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十章 裴言的愤怒

    调查局停车场内。

    在林老等人在裴言体内的意识被牧凡尘击散之后,意识瞬间回归到本体所有人都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气血翻涌。

    “这,这怎么可能!就算他占着地利,也不可能这么轻松将我们的联手一击而溃。”袁少卿来回抹着鼻子气喘吁吁的说道,而他的胸口此刻已被鼻中所流出的鲜血染红了一大片。

    “是我们大意了!没想到他离开调查局这些年,居然成长的这么快!我会为此次事件负责的。”众人之中最先站起来的是林老,他不顾调理自身所受到的伤害,优先来到了昏迷不醒的叶久暮身旁。

    作为这次行动中实力最低的人,也是受到精神冲击后受伤最重的一个,叶久暮在意识恢复的刹那便一声不吭直直的栽倒在了地上,林老上前将手掌搭在其身体之上,源源不断的内源从其体内涌出调理着他的身体。

    “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是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难道任由牧浩,不,牧凡尘!将裴言控制住吗!”左化仙从地上爬起看着飘在空中的裴言,忿忿不平的说道,今天晚上他被一个晚辈如此羞辱,那多年未在心中升起过的杀意再次被牧凡尘激荡而起。

    “当然不行!我们必须再联手一试,刚才我们的确大意了!稍等片刻!待我恢复后奋力一搏一定能够掐断裴言的对外的意识联系。”说话的正是人群中看似十一二岁年纪的梅处,可这时他的身体却在发生的惊人变化,身高不断生长年龄也越来越大,在一片光芒闪过之后,一个身穿制服满头大汗的青年出现在了原地。

    袁少卿快走两步来到他身前一把将其搀住抱怨道:“梅处,你强行解开能力对身体损害太大了。”

    “三部联手,却被人如此轻视怎能罢休!林老,您能维持住裴言的身体状况吗!给我五分钟时间,这次不仅要救回裴言,更要给那个狂徒一个教训,否则神欲的气焰定会更加嚣张!”梅处一把推开袁少卿,深呼吸一口气看向林老沉声说道。

    林老扫了眼梅处,这个与顾生辉年纪相仿有着怪异能力的后辈,曾经给自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之后更是被上面看重调走着手组建全新的情报部门,并成为其中数一数二的人物。

    “你安心恢复剩下的交给我吧!”听到对方的请求,林老心知他说的没有错点头应允道,说完林老伸出另一手探向空中,大量内源涌出不断安抚着裴言那几近崩溃的神经与**。

    五分钟后,调整完状态的梅处一拍大腿猛地站起沉声说道:“我准备好了,各位呢!”

    “我们也调整的差不多了!”

    “这次必将全力以赴!”

    “等等,老顾,老顾!顾局怎么没反应!”在几人应和之中,部队的董世刚终于察觉到了顾生辉的异样,方才见他一动未动还以为他在气闷自行调息。

    就在众人诧异之际,悬在空中的裴言失去支撑陡然跌落在地,林老见状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接住了他的身体,一袭黑水从其体内涌出流向顾生辉的身体。

    “他没事儿了,我已经将他的意识逼回体内了。”双目紧闭的顾生辉缓缓睁开眼睛,悠悠说道。

    左化仙上前一步错愕的问道:“你方才留在那里了?”

    “用了点小手段,算计了那家伙一次。”

    梅处皱着眉头问道:“他吃亏了?”

    “算是吧!林老他的身体怎么样。”顾生辉点点头不想多做解释,转而看向抱住裴言的林老关切的问道。

    “咳咳咳!”这时裴言一连串的咳嗦声从林老怀中传出,此刻的他脸色惨白七窍流血看起来好不渗人。

    “别动裴言,你已经回来了,回到调查局不用害怕!你的精神还不稳定我来帮你稳固!”林老按住在怀中不住挣扎的裴言,好言安慰道!

    “我从来都未害怕!”裴言瞪着血眼看向林老,一字一顿的吼道,接着一把将其推开,瞬间全身机械化一个纵跃平地而起。

    “为什么!”裴言盯着顾生辉怒吼道!

    “你怎么了!裴言,怎么能这么和林老说话!”

    “大家都在想办法救你!”

    “他是不是神智还不清醒,我们先压制住他再平复他的情绪!”周围几位领导看着裴言这副疯癫的模样惊愕之余,从几个方向慢慢将裴言围了起来。

    林老并未因裴言无礼举动而生气,从地上爬起心平气和的问道:“小裴,究竟发生了什么!”

    “你、问、他!”

    面对愤怒不已的裴言顾生辉抬手阻止了自己同事想要上前制服他的举动:“对于那个混蛋说的大部分话我都当是放屁,但是有两句话他没说错,第一年轻人的确要吃些苦才能成长,第二我也的确想看看你究竟是如何获得这样的力量,你自己不也是想知道吗?”

    裴言苦笑着点点头:“那我还要谢谢你喽!”

    “不客气!”

    “轰!”话音刚落骤然加速的裴言,一记重拳狠狠的轰击在了顾生辉的脸上,将他整个人直直的轰了出去!

    裴言感到了愤怒和屈辱!虽然他的意识被牧凡尘控制,但是他依然能感受到外面的一切,听得到他们交流,知道发生的这一切!

    他忍受着比第一次做传送阵还要难受百倍的痛苦,精神仿佛是被一条条小刀按在菜板上被一把钝刀来回的切割,不仅如此他从小到大的记忆,就这样被人强行打开像是挑拣垃圾一样,肆意玩弄!

    屈辱,不甘!已经让他愤怒到了极点,如果仅仅是这样他只会恨那个疯子和自己的无能,可是眼前这个男人明明有实力在第一时间结束他的痛苦,却只为了自己的目的纵容对方继续那样的行为!

    在顾生辉击退牧凡尘的那一刻,裴言并未感到解脱而是感到了双倍的屈辱!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颗任人摆弄的棋子!自己的感受根本微不足道!

    “裴言,你疯了!”

    “他不会是被牧凡尘控制了吧!”

    “先把他拿下事后再说!”董世刚,袁少卿互视一眼便准备动手!

    这时,顾生辉的声音从停车场另一边传来!

    “让开!不要拦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