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九十六章 神器天秤

    “可是我没在你战斗报告中看到你使用这种能力的描述,你在对战辻堂的时候还留了后手?这种新能力和能源有关吧?正是这种新能力提供的能源才能让你发动那么多机械分身是吗?”顾生辉盯着因说漏嘴将头撇到一边暗自生气不想理自己的裴言笑着问道。

    “哎!”裴言长长叹了口气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没好气道:“有时候人不想说自然有他不想说的道理,能不刨根问底吗?还有我对战辻堂龙司和对战巴尔思的时候都没有留手,我之所以不施展那个能力是因为我自己还没有掌握它,我不想因此误伤别人!”说到这裴言顿了一下沉声道:“这也是我不想吸收新能力的原因,变强谁都想变强!可是我现在已经拥有了五种能力,别说久慕赐予我的新能力了,就是之前四种能力我都没有融会贯通使用自如。”

    这不是裴言自谦而是他发自内心的心里话,他真正觉醒也不过一年多时间,却走完了夏语等人三年多的成长,虽然在这段日子里他很刻苦战斗一场接着一场,但是给他的时间还是太短了他根本没时间系统的好好学习掌握自己的能力。

    厅里裴言的话顾生辉满意的点点头摊开手笑道:“面对诱惑能冷静的思考自己能力极限的范围,这很好我来之前还担心你会因为愤怒而失去理智看来是我多心了,但是这个能力你必须接受这是你体内那个人和调查厅谈判的条件之一,至于你对于能力掌握问题你也放心接下来你们将会有非常长的一个训练期!”

    “来得及吗?现在不是形式很紧张吗?”裴言闻言一愣疑惑道。

    “到时你就知道了。”说着顾生辉开始翻动自己拿来的文件夹。裴言得知自己必须要接受这个条件后,耸耸肩表示接受既然如此能多一项能力总不会是坏事,想到这他脑海中突然一闪开口说道:“选择吸收谁能由我来选择吗?”

    顾生辉抬头扫了裴言一样轻笑道:“怎么囚犯中有自己想要的能力吗?”

    “有!梁广生!”裴言双眸中露出贪婪渴求的目光,这个能力在裴言看到它时就一直想将其收入其内了。

    顾生辉用手舔了舔手指翻着档案头也不抬道:“我就知道你要他但是抱歉这个能力已经有人选了,他已经分配给夏语了。”

    “啊!”裴言闻言一楞随即又哦一声。

    顾生辉看着裴言阴晴不定的面孔轻笑道:“哦什么!你以为这是厅里为了制衡你机械能力而留的后手?别想太多了!”

    “你不这么说我还真没往那想,如果是夏语想要我当然会让给她,只是我不明白明明我才能发挥其最大的威力啊!”裴言手搭桌面不解道。

    “的确我们也是这么想的,可是你体内的那个人在翻阅囚犯档案后点名给你选取了这个异能,我们只能遵从。”顾生辉说着抽出文件夹中的一页档案递到了裴言手中。

    看完手中档案的介绍裴言错愕道:“你确定吗?她指名让我吸收这个异能?”

    “我确定,怎么你还看不上?你可不要被这个异能的表面字体所迷惑了,就像久慕的相机、摄像机能开发出超强异能一样,这个人当初可曾掀起过不小波的风波,是秘监所内看押级别最高的犯人之一。”顾生辉手指敲击桌面笑着提醒道。

    裴言闻言又低头看了看档案上姓名栏文学武三个大字,又抬头看了眼一脸无奈的顾生辉知道他不是开玩笑,将档案扔了回去没好气道:“也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我总觉得是我体内的她在恶整我,算了无所谓既然是她指定的那我就接收吧!”

    接下来的异能转移的过程简单的让裴言感到吃惊,在被带到秘监所一间密室之后,裴言第一次看到了那件传说中可以剥夺他人异能的神器,看外形居然是一座老式黄金天秤。

    在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命令下,裴言疑惑的脱下了鞋袜,当他看到这名医生拿着手术刀在自己脚趾上来回比划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你这是在干什么?”

    “切下你的脚指头,这是举行仪式的必须步骤之一,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你身体的其他部位来代替,毛发可不行哦!”带着口罩的医生晃了晃手术刀笑道。

    “什么?”

    看着裴言惊讶的表情医生摊开手无奈道:“别惊讶了,你只是被切了根脚趾头,另一个人可是要付出生命代价呢,哦对了忘了告诉你因为整个转移过程你必须保持清醒,所以不能对你使用麻药,但是我觉得对于像你这种经历多次战斗的人这点痛苦应该不算什么吧?”

    “那被切的脚趾头还能接回去吗?”

    “不能,这是夺取能力必须付出的代价!”

    “切吧!”裴言说完无语望向天花板,他的身体已经残缺一眼一手臂了,对于一个脚趾头他还真没放在心上。

    在这一阵刺骨的疼痛之后,裴言的一根小脚趾头被切除,望向整齐的伤口和忙着止血的护士,裴言不得不感慨这个医生的手法还挺专业伤口很整齐。

    “快!快!快!”当裴言小母脚趾头被切下之后,密室的门被推开几名同样身穿白大褂的人提着一个医用箱子从外面急忙冲进来高声催促道。

    在顾生辉的主持下,这几个人飞速从箱子中拿出一颗血淋淋的心脏放到天秤的一头,随后医生又将小脚趾放到天秤的另一头,因为两边重量不一致天秤自然倒向心脏的一头,这时就见顾生辉拿起桌子上的黄金砝码不断往脚趾头这侧的天秤施压。

    随着黄金砝码一个接一个被摆放上去,天秤终于开始向裴言脚趾摆放这侧倾斜,而裴言逐渐感受到了身体异样,一道力量伴随着一股哀怨仇恨的情绪在他体内蔓延,裴言受这股力量影响瞬间双眼通红呼吸变得粗重起来。

    那晚的月色靠在墙边的重伤的赵元胡,上星惨死的画面、倒在泥地中的叶久暮,一幕幕在他眼前不断的回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