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当宣誓完毕,诸将皆下去准备后,牛辅再次跪拜在了董卓的灵位前,贾诩陪伴再侧,胡赤儿率领亲兵守卫在外面。

    “文和,此战你觉得胜算几何?”稍稍沉默后,牛辅看着灵位,轻声问道。

    听到这话,贾诩目光一动后,抱拳道:“此战将军必胜”

    “为什么?”牛辅道。

    “其一:经过将军灵台拜祭,麾下将士一心,为求保命,必定誓死杀敌,勇不可当”

    “其二:吕布,胡轸等辈,虽然兵多骁勇,但确无大略,且残害太师,必失军心,战斗力可想而见”

    “其三:将军虽然目前只有三万多兵马,但因为太师之死,各地混乱不堪,将军的出现,如水中之孤船,各地西凉将士必定积极响应,依照诩看,抵达长安之时候,或可增加到十万”

    “其四:王允已美人计,杀害主公,看似计谋不凡,但以诩看,其为人只通权术,而不明战略”

    “其五,将军早早便将李傕、郭汜两位将军召回,并且发掘出了徐晃这样的勇将,无后顾之忧”

    “所以此战,将军必胜,定可重新尊天子”

    “而掌大权”只见牛辅突然拳头一握,目光炙热道。

    贾诩一愣后,抱拳道:“将军英明”

    “文和,自你归顺而来,也已有数年时光,此次本将和你约定一番如何?”牛辅沉声道。

    “约定”贾诩疑惑道。

    “一个月,一个月内,本将若夺回长安,你我二人共同辅助天子,成就霸业,平顶乱世,若超过一个月,则代表我牛辅,不为天下所容,皆时你尽可离去,本将绝不强迫”牛辅道。

    贾诩面色一动,弯腰道:“将军严重了,诩本就是将军部下”

    “是吗?”牛辅淡淡一笑,慢慢站了起来,看着贾诩,认真道:“天下估计没有人,比本将更知道你贾文和的本事,你从来没有真心归顺我西凉,为何呢?因为悠悠四百年大汉,底蕴犹在,你怕!!”

    贾诩低着头,看不见表情,但右手确微微抖了一下。

    “你怕我西凉最终落败,你怕一旦你威名日盛,那将来大汉的士子文人将会掘了你贾家祖坟,辱你贾家各代,所以本将今天跟你赌了,因为一旦本将获胜,大汉最后的希望也会消失,所以天意在汉,还是在凉,就看此战,此战若败,则无需多言,但若胜,你依旧不肯真心归降,那你就自裁吧”牛辅说完之后,向着灵位施了一礼,便转身暂时离去了。

    单独留下的贾诩恭敬的送行后,方才抬头望着已经离去的背影,摸了摸额头的汗水,目光严肃的喃语道:“莫非真乃天赐真龙与西凉,将军的变化竟然如此惊人”

    。。。

    不久后,在郡守府的后院当中,牛辅站在一间雅致的卧房的窗口,望着半遮面的月空,喃语道:“上天既然让我穿越而来,希助我大胜”

    “夫君”这时,柔声响起,轻轻的脚步声后,一位长相美艳,红通通的目光当中带着担忧的女子走了过来。

    真是牛辅的妻子,董卓的女儿董氏董玉儿,她算是如今董家唯一存活的女人了。

    “夫人,你放心,为夫一定会为岳父报仇”牛辅看后,坚定道。

    “夫君,谢谢你”听到这话,董玉儿再次含泪道,这段时间以来,她已不知自己哭了多少回,父亲死了,董家被灭族了,那种无边的哀伤,让她感受到无尽的绝望,这个时候,若不是牛辅对她更加的关怀备至,体贴又加,她估计自己已经撑不住了。

    “你我夫妻一体,又何须如此,若不是夫人你,为夫何来如今的地位,放心,西凉大业不会就此结束的”牛辅将董玉儿缓缓搂入怀中,柔声道。

    这个女人,不是董卓,她没有继承他父亲的残忍,反而十分的温柔贤惠,也许刚刚穿越而来的时候,他心中还有警惕,但到了如今,他已经将董玉儿视为自己的妻子了。

    “夫君,你一定要小心,若你也不在了,玉儿绝不会在苟活于世”董玉儿落泪伤情道。

    牛辅轻轻一笑,轻柔的抹去了董玉儿脸颊上泪水后,柔声道:“玉儿,为夫很快就要出征了,此次出征,关系重大,为夫会让公明率三千精兵留下,镇守安邑,公明性格忠直,有大将之才,尤其擅长防御,你如果有所需,就直接找他”

    “我明白,夫君”董玉儿点了点头。

    “我待会还要去为父亲守最后一夜,你好好休息,这段时间,你瘦了不少,记住,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为夫还在,你就不会受委屈”牛辅在董玉儿的额头上吻了一下后,便起身向着外面走去。

    董玉儿满是感动看着离去的牛辅后,咬了咬嘴唇,对着外面喊道:“来人”

    “夫人”一名丫鬟立刻跑了进来。

    “把父亲当年赐给我的那些嫁妆,全部交给目前掌管钱粮的文和先生,一个都不留”董玉儿摸了摸泪水后,认真道。

    “夫人”丫鬟一惊

    “还有那卧房内的金银珠宝,也全部交出去,夫君此战,不但关乎我董家之仇,更关乎一家之性命,这些东西都是虚的”董玉儿严肃道。

    “是,夫人”

    匆匆一夜过后,当刺目的阳光照射到大地上时,灵堂的位置上,牛辅依旧跪在那里,一些守候的亲卫,不时看后,皆露出了敬佩之色。

    自古孝为天,若无孝,则必无业。

    当一阵脚步声后,胡赤儿跑了进来,抱拳道:“主公,各军已经集结完毕,就等主公号令”

    听到这话,牛辅按着左膝,慢慢站了起来,扭头道:“赤儿,谁让你现在叫主公的”

    胡赤儿一愣后,抱拳道:“主公,他人怎么做,末将不理,但自从主公在战场上救过末将的性命开始,末将心中的主公,就只有将军一人”

    听到这话,牛辅感叹的笑了笑,这位前世似乎亲手杀死牛辅的亲卫大将估计确实变了。

    “你的心,本将明白,但现在不行,本将以在灵台发誓,不报此仇,绝不上位,你身为本将亲信,理应更加遵守,唯上下一心,为父报仇,方能无往不利”

    胡赤儿面色一凝,随即立刻领命道:“是,将军”

    牛辅听后,满意的点了点头,拍了拍胡赤儿的肩膀。

    “将军,好消息,好消息”只见贾诩突然匆匆而来,脸上带着一丝喜悦,似乎昨晚赌注的事情已经忘记了。

    “文和,怎么了”牛辅意外道。

    “将军,中郎将董越率军八千而来,目前以至城外三里”贾诩道。

    “董越”牛辅眉头一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