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二章:李儒归来

    不足两个时辰后,在距离长安城不远的一条小道上面,快马加鞭的张绣带着数十名士兵来到了这里,望着下方出现的一个小村庄后,立刻面上有些兴奋的带着人冲了过去。

    而此时,在马家村外,一处农田当中,一名带着斗笠,皮肤白皙,透着儒雅,不似耕种之人的男子正在默默垦种荒田,偶尔擦拭一下脸上的汗水。

    当张绣带着士兵匆匆来后,望了一眼,礼貌的高喊道:“这位农家”

    男子一愣,看了一眼到来的士兵,顿时目光一紧,随即偷偷压了一下草帽,弯腰道:“草民拜见将军,不知有何吩咐”

    “这里是不是马家村”张绣语气柔和的问道。

    “真是”

    听到这话,张绣立刻下了战马,抱拳道:“请问,马家村这段时间是不是收留了一位文人,或者说有一位男子来过这里?”

    耕地的农夫微微沉默后,摇头道:“这个草民没有听说过,我们马家村虽然在长安附近,但地处偏僻,一般很少有人来?”

    “很少?”张绣眉头一皱后,看着眼前这个面积不大的村庄,高声道:“立刻给我挨家挨户的找,一定要找回军师”

    “是”

    “记住,不许随意欺辱百姓,尽量要温和一些”张绣提醒道。

    “诺”

    听到这话,男子不由的抬起头,那深邃的目光当中,有些意外,望着张绣道:“这位将军,如何称呼?马家村在下很熟悉,或许能帮忙一下”

    张绣一愣后,抱拳道:“某乃牛辅将军麾下振武校尉张绣”

    “牛辅将军”男子终于站起了身,慢慢将斗笠摘了下来,道:“牛辅将军不是在河东吗?”

    张绣眼神一凝,仔细看了一眼男子后,顿时面色一喜,立刻单膝跪拜道:“军师,你就是军师啊!”

    听到这话,其他正准备寻找的士兵一愣,随即纷纷抱拳。

    望着跪拜的张绣,李儒从田里面慢走了出来,点头道:“不必多礼,不错,我就是李儒”

    “太好了,军师,将军知道您还在,立刻命末将前来护送”张绣高兴道。

    “勇安起兵了”李儒面色一动后,有些激动道。

    “真是,军师,将军已经杀李肃,平新丰,斩徐荣,就等军师归位,便挥十万大军,威逼长安,匡君侧,而除奸臣”张绣大声道。

    李儒浑身一颤后,瞬间含泪道:“好,好啊!勇安果然没有辜负太师的厚望,当日若早点招勇安入长安,何来这般之祸啊!”

    “军师,如今真是最关键的一战了”张绣道。

    听到这话,李儒一抹泪水后,点头道:“你说的不错,不拿回长安,不重新夺回天子,关中难以安定,我们立刻回去”

    “是”

    “等一下,你刚才说什么,徐荣死了”李儒反应了过来,着急道。

    “禀军师,事情是这样,将军多次劝导,但徐荣将军确宁死不降,我军没有办法,只能尽起三军攻破新丰,最终徐荣将军为李校尉所杀,他死前说军师在马家村”听到这话,张绣解释道。

    “怎么会这样啊!”听到这话,李儒有些伤感,若不是徐荣的帮助,他早就死在长安了,其实他也知道,就因为徐荣不是凉州人,所以一直没有得到相应的待遇,此乃太师之过,亦是他之无为也。

    微微沉默后,李儒道:“勇安是怎么安排徐荣的身后事”

    “将军命人厚葬徐荣,墓刻西凉将领徐荣之墓”张绣回答道。

    “那就好”听到这话,李儒松了一口气,目光一动后,道:“还有,某问你,贾诩,贾文和是不是在勇安身边了”

    “真是,军师,此次我军能连战连捷,除了将军英明神武之外,更多亏辅军的谋略”

    “哈哈,他贾文和终于出世了,快,我们走”听到这话,李儒高兴道。

    “诺”张绣起身后,严肃道:“护送军师”

    “是”

    “夫君”这时,远方一位农妇装扮的女子,望着被士兵包围的李儒,顿时吓得丢下了手中食盒,从远方着急,担忧的跑了过来。

    “夫人”李儒看后,连忙迎了上去。

    董欣,董卓的二女,董玉儿的姐姐,也就是李儒的妻子。

    “夫君,他们是?”董欣过来,有些害怕道。

    “拜见二小姐”看到到来的董欣,张绣微微惊讶后,连忙施礼道。

    “夫人务忧,他们是勇安的麾下,勇安如今以挥军十万,威逼长安,准备为岳父报仇”李儒道。

    “真的”董欣听后,顿时激动道。

    “哈哈。”李儒高声一笑。

    。。。

    当天,在新丰城的府衙外,当李儒扶着董欣刚刚下马后,便见牛辅带着一批人匆匆的冲了出来。

    “文优,二姐”

    “勇安”李儒和董欣看后,顿时激动道。

    牛辅跑了过来后,一把握住李儒的双手,激动道:“文优务死,真乃天不绝我西凉啊”

    “勇安,真未想还能在见面啊”李儒感慨道,自从王允到处派人搜索他开始,他还以为自己一辈子都只能带着董欣,在那个隐秘的小山村耕田了。

    “哈哈”牛辅高声一笑后,看着董欣,尊敬的施礼道:“二姐,您受委屈了,弟明天就安排人,送您去河东,玉儿这段时间因为家族之灾,悲痛不已,夜不能眠,如今二姐尚在,必定高兴不已”

    “我也很思恋玉儿了”董欣摸着泪水道。

    “二姐,不必悲伤,都过去了,来人”牛辅道。

    “将军”

    “快派人服侍二姐进去,好好休整”牛辅道。

    “诺”

    董欣对着牛辅,以及诸将微微行礼后,便先行跟着士兵,家丁走了,牛辅再次仔细看了一眼李儒,突然看着竟然光着脚,上面还有许多泥巴,似乎刚刚从田里出来的李儒,连忙将自己的靴子给拖了下来。

    “文优,地上凉,来,快穿上”牛辅竟然直接蹲了下去,要为李儒穿靴。

    “将军”看到这一幕,身后李傕等诸将面色一惊,李儒虽然功劳大,但如今牛辅也不是当年,这新丰的十万大军,除了牛辅之外,还有何人有资格指挥,牛辅早已是他们认定的西凉下一代主公了。

    “勇安,你这是干什么?”李儒也是一惊。

    “文优,你这段时间受委屈了,来,来”牛辅直接强行为李傕穿上了自己的靴子,随着笑着起身,望着那感动的面容,道:“自今日后,但本将还在,就绝不会让文优在受如此遭遇,来,来,我们入衙”

    牛辅说后,左手一把拉着李傕,随即看着旁边微笑的贾诩,右手拉上了去,道:“走,走,今天必然要痛饮几杯”

    说完之后,便光着脚,拉着自己的两位辅国之士向着府衙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