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三章:貂蝉和吕布

    当天晚上,酒宴过后,在新丰府衙的内堂当中,已然换了一袭华裳,比起刚来之时,更显气势卓尔,仪态从容,恢复往日风采的李儒,看着牛辅道:“将军,此时王允必定以收到新丰被破,徐荣战死的消息了,但他确没有命令吕布直接出击,也没有裹挟天子出逃,估计是打算死守长安,同时派人向关中其他各处求援”

    牛辅冷冷一笑,“他那是异想天开”

    “将军所言甚是,不过长安城城防坚固,易守难攻,若要强取,估计我军损失会很大,另外还有吕布这个奸贼率领的两万多并州军在”李儒道。

    牛辅点了点头,道:“文优,可有良策”

    经过今日的礼待,尊敬,爱护之举,牛辅和李儒已经基本定下主臣之别。

    李儒神秘一笑后,道:“将军可知,儒是怎么逃离长安的”

    “密道”听到这话,旁边的贾诩立刻反应了过来。

    “不错,这条密道就在太师府,是很久以前留下的,具体是西汉哪一位帝皇,已经无法查询,唯有太师和儒知道,当日太师为王允所害,我便知大事不妙,立刻带着夫人去找了徐荣,在他的保护之下,偷偷进入了密道,后来因为王允派人到处搜寻,各处关卡又严密防守,便去了马家村,不过这条密道,徐荣后面也知道了,所以儒已经立刻命人前去查看一番,看看徐荣是不是派人封了密道”李儒道。

    “不会,徐荣绝不会封,以他的谨慎,肯定明白,事情一旦传出去,那么以王允多疑的性格,肯定不会让他领军”贾诩笑道。

    “若是如此,那就太好了”听到这话,牛辅拍案兴奋道。

    “真是,将军,若是密道无问题,明日一早,将军便可率雄兵十万直接兵威长安,随后命李傕率飞熊军换上并州士兵的军甲,自密道而入,直杀西门,理应外和之下,攻破长安”李儒道。

    “李傕”牛辅一愣后,摇头道:“不,横义虽然勇猛忠城,但武艺确稍显一般,此次入城破袭,更在武勇,让张绣去吧”

    “张绣,就是今日那位接儒的校尉吗?”听到这话,李儒意外道。

    “不错,文优,张绣虽然资历还不够,但他武艺高强,且对将军十分敬佩,的确乃是最佳人选”贾诩道。

    “其实最佳人选乃是本将”听到这话,牛辅突然开口道,张绣的确武艺高强,但还不是他的对手。

    “不可”然而听到此话,李儒和贾诩同声阻止道。

    “将军,儒知道您这段时间以来,武艺飞进,但这次面对的毕竟是吕布,将军肩负西凉大业,十万大军的兴盛,决不能冒入险境”李儒道,虽然他才刚刚到来不久,但从刚才酒宴上面情况,他以看出,如今的西凉诸将,只认牛辅,若牛辅出了问题,必然谁也不服谁,那好不容易反转的局面,就彻底丢了。

    “真是,将军,为主者,当居中调动,如今将军麾下猛将如云,大军十万,以无须将军在亲自犯险了”贾诩也道。

    望着着急的二人,牛辅笑道:“本将也就是说说,两位放心,霸王之局,本将一直记在心里,武勇只能为辅助,征战天下,靠的还是你们这些大贤”

    “将军英明”

    “两位,如果密道还是通的,那长安必破,但本将要的不仅仅是长安,本将要在这一次,留下吕布这天下第一神将的性命”牛辅冷声道。

    “吕布的性命”李儒和贾诩纷纷眉头一皱,打败吕布不是问题,他们的兵力占据绝对的优势,但要杀掉吕布,那就有些难了,毕竟吕布的武艺太惊人了。

    微微思索后,李儒严肃道:“将军,若要堂堂正正的杀吕布,那估计有点困难,赤兔宝马的确纵横千里,另外吕布麾下还有不少猛将”

    “这个本将清楚,所以本将打算让张绣和赤儿一起入密道,随后分为两路,一路为我军夺下城门,而另外一路,则前往吕布府,抓住貂蝉,怎么样?”牛辅道。

    “貂蝉”李儒一愣后,道:“将军,您可能误会了,的确貂蝉是吕布杀害太师的一个理由,但不是主要的,吕布此人生性凉薄,且自傲为天下第一人,貂蝉虽有美色,但如今也不过区区妾侍,绝不会值得吕布这个花心之人,为他丢了性命,其实说来吕布杀害太师,还有将军的原因”

    “我”牛辅一阵意外。

    “真是,将军,这数个月以来,将军战功赫赫,深的太师欣慰,太师准备招将军入长安,立为下一代的辅国之臣,这也给了吕布不少的刺激,在加上貂蝉和王允的毒舌,终于决定逆反弑父”李儒道。

    “是啊!将军,以前诩就听说吕布瞒着自己的妻子,同部下的妻子厮混,如此这般之人,怎么会是情比金坚之辈,估计也就是新箍的马桶香三天”贾诩道。

    李儒听到这话,顿时喷笑了出来,但随即连忙端正态度道:“文和形容的极为合适,此策可以试一试,但绝不能作为主要计划”

    “这??”牛辅一阵意外,吕布貂蝉的爱情,不是千古流传吗?看来很多书里面的东西,都是后人想象的美好存在。

    “将军,不必失望,吕布此人,虽然武艺绝顶,但反复无常,早晚必失人心,如今夺回天子,拿下长安,才是最重要的”贾诩安慰道。

    “文和所言甚是,吕布在勇,亦不如霸王,霸王尚且自刎,何况他呼,早晚有一天,吕布之人头,必会摆在将军案前”李儒也赞同道。

    牛辅听后,点了点头,随即冷笑道:“他吕布武艺绝顶,不确定的确太高,不过本将也要给他一个教训,他不是喜欢貂蝉的美色吗?那好,传令赤儿,一定要把貂蝉给本将抓住,抓住了本将就赏赐给他做小妾,杀不了他吕布,我也要找人给他带顶绿帽子,能气几下是几下,最好能气的他吐血身亡”

    李儒和贾诩一愣后,苦笑道:“将军英明”

    “吕布不说了,但王允,皇甫嵩这两个老贼,某势杀之”牛辅冷酷道。

    “皇甫嵩”李儒一惊,连忙抱拳道:“将军,王允的确罪该万死,绝不容情,纵然千刀万剐也不为过,但皇甫老将军是不是在考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