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五第章第:杨彪

    不久后,当一场草草的攻城结束不久,在一处临时的军营帅帐内,牛辅怒气冲冲的迈步走了进去,气愤道:“可恶,可恨,就差一步,就能让吕布这个蠢货直接出城来战,我一定要杀了高顺,一定要杀了他”

    听到这话,旁边的贾诩和李儒微微苦笑,知道将军说气话,高顺能在那样的情况下,还保持冷静,实在是难得的将领,估计若是肯归降,牛辅要高兴的摆宴了。

    “将军,干脆我们直接强攻吧”樊稠这时道。

    牛辅摇了摇头,严肃道:“刚才已经试了一下,这长安城果然非比寻常,若要强攻,估计会损失极大,我们等”

    “等”樊稠等一愣。

    牛辅这时看向了贾诩和李儒,见两人轻轻点头后,道:“好,传命李傕,郭汜,告诉他们,把动静搞起来,进攻不要断,本将要把吕布的所有兵力全部吸引过来守城,但要提醒,是佯攻”

    “诺”贾诩和李儒领命道,而樊稠,张济等确满是疑惑。

    “另外,给我射劝降书,本将要让整个长安的文武百官,军民士子明白,我牛辅是除奸臣,匡天子,只要能消灭奸臣,我牛辅绝不伤害无辜,然若天子执意不听忠言,那本将一旦入城之后,必定大开杀戒,绝不留情”牛辅道。

    “是,将军”

    。。。。

    大约一个时辰过后,在长安的皇宫当中,恢弘大气的未央殿朝堂之上,百官云集,一片阴云。

    “请陛下安心,牛辅虽说拥兵十万,但最多四五万,而长安城城防坚固,温侯武艺绝世,那牛辅是万万攻不进来的,待其他各地援兵一到,便可彻底清除叛逆”站在众臣之首的王允,看着上方皇座之上,大概只有十一二岁,穿着龙袍,带着冠冕,还是个孩童的汉天子刘协,自信的说道。

    刘协听到这话,老实的点了点头,似乎还有些分不清轻重。

    然而刘协分不清,其他老臣就不是这么好糊弄的了,只见一名大概四,五十岁,留着短须,满脸威仪,目光当中带着丝丝愤怒的官员站了出来,看着王允道:“王司徒,你到底知不知兵啊!”

    王允眉头一皱,看着对方道:“那不知杨大夫有何指教”

    杨彪,大汉名臣,弘农杨氏出身,弘农杨氏乃是可以媲美汝南袁氏的大士族,杨彪的曾祖父杨震、祖父杨秉、父亲杨赐都曾官居太尉,并且皆以忠直而闻名,杨彪也没有辜负祖上的威名,勤政爱民,忠心侍君,一路上位到了三公当中的司空,后来因为极力阻止董卓迁都长安,被免去官职,但不久后又被赐予光禄大夫的虚衔,同时他也是因鸡肋而死的杨修之父。

    以前杨彪同王允交情不浅,但自从王允杀了董卓,居功自傲,无视天下之后,两人的关系便恶劣了,先是对凉州军的看法,杨彪的意思是厚待之,收起心,但王允确仗着有吕布,一再打压,后面蔡邕,他亲自去求情,竟然被王允嘲讽了一顿。

    若说这些,他还能看在王允杀了董卓,拯救大汉的面子上,忍下去。

    那新丰被破,徐荣战死后,他不值一次的提出,立刻放弃长安,率军回转洛阳,躲开牛辅的锋芒,保留实力,但确被王允直接拒绝后,则彻底恶劣了,如今牛辅十万大军围城,他心中的气愤便再也控制不住了。

    望着王允,杨彪冷声看着所有人道:“诸位大臣,我等皆是遍阅古书之人,自古久守必败的道路,想必大家应该都知道”

    “杨大夫,何来久守,待各地援军一到,温侯便可杀出去”王允冷声道。

    “那是你自己在异想天开,不错,如今关中其他各地,的确尚有数万兵马,但这个时候,谁敢冒然来触那牛辅的锋芒,是华阴的段煨,还是其他二辅的官员,牛辅打着的,可不是灭亡大汉,而是除奸臣,尔仗着自己是吕布的岳父,便以为天下尽在掌握,但你完全忘记了,只要牛辅不伤害天子,关中根本不会为了你一个王司徒,而不顾性命而来,你的狂妄,你的自大,毁了我大汉中兴的希望”杨彪怒声指责道。

    “你!”王允顿时气的脸色煞白。

    看到这一幕,一位满头白发,拄着拐杖的老者站了出来,大声道:“两位别吵了,如今最关键的是,如何让那牛辅离去”

    “离不去了,那牛辅如今占据绝对的上风,如今只能靠上天庇佑,温侯能够挡住,有奇迹降临”杨彪挥袖,气难消道。

    太常马日磾听到这话,面色一凝,道:“如今大汉已经经不起任何折腾了,若能化干戈为玉帛,那是最好了”

    听到这话,王允眼皮一跳,这不是打算把他卖了吗?这个老狐狸,面善心狠啊!

    而杨彪这时也看了一眼,摇头道:“没用的”

    王允一愣,意外的看向了杨彪。

    “牛辅率军十万而来,名义上是除奸臣,但很明显他除了想为董卓报仇之外,更因为他想重新掌握陛下,控制世间大权,他不会因为一两个人的性命,就放弃回转河东”杨彪道。

    “文先所言甚是,这个时候我们不能窝里斗,只能寄托温侯,击败牛辅”大鸿胪韩融赞同道。

    马日磾脸色一沉后,没有在多说什么了。

    “某看这段时间我们就不要离开皇宫了,他牛辅若真的杀了进来,就杀某吧!董家百口是某带兵诛灭的,郿坞也是某破的”一位气势威严,身材高大,鬓角有些白发的老者沉声说道。

    他便是汉末名将皇甫嵩。

    听到这话,王允微微松了一口气,目光复杂的看向了杨彪。

    一场没有结果的朝会结束后,王允同杨彪走在了一起,这一刻,望着不失中正的杨彪,他似乎感觉自己前段时间的行为,难道真的有误了。

    “文先”

    杨彪一挥手,阻止了王允的话,认真道:“某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大汉,牛辅野心勃勃,纵然没有你的那些事情,他也依旧会反,如今只能寄托温侯,他若胜,则大汉国祚绵延,若败,则大汉将再次深陷水深火热当中,而你估计也不得善终”

    王允一愣后,苦笑道:“自从董卓为祸后,允就没想过什么善终了,文先,若是牛辅真的攻入长安,保卫天子,绵延大汉的重任,就只能交给你了”

    王允说完之后,弯腰施了一礼,便带着一丝决然的直接离开了。

    杨彪看后,不由的望着苍穹,神情有些悲凉的喃语道:“老天啊!难道你真的要坐视绵延四百年,历经武帝之辉煌,光武之再兴的大汉,遭受如此多的苦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