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375章 弄死你就是一句话的事

    牛德群抽了钱永新一巴掌。

    在场的人都呆住。

    牛德群不是钱永新找来,找陈阳麻烦的吗?

    为什么这刻牛德群会抽钱永新?

    好像有点不合理吧。

    倒是丁安安,张依清她们都面面相觑对视一眼。

    她们都好像习惯了。

    这种不合理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在陈阳身上出现。

    难道说,等下陈阳请张巨硕过来,也是真的?

    丁安安和张依清想着,她们都觉得有点太疯狂了吧。

    “牛叔叔,这~”

    钱永新还不了解。

    “你给我闭嘴!”

    牛德群吼了一声。

    “阳少,你没事吧?”

    转头牛德群又讨好地笑道。

    “你认识我?”陈阳带点惊讶问道。

    “认识,认识。”牛德群连忙点点头。

    牛德群对陈阳印象深刻啊,他以前的派出所所长,就是因为惹了陈阳,最后才被纪委捉走的。

    正是这样子,牛德群才有机会做到派出所所长的位置。

    而且牛德群也对自己说,绝对不能犯上一任的错误。

    在天都市这里,遇到陈阳必须得恭敬来着。

    要不是惹了陈阳,自己还真的没有好下场。

    当然牛德群也万万没想到,今天在这里遇到陈阳。

    刚才他看到陈阳的时候,他都倒吸了几口冷气,整个人都吓得不轻。

    旁边的人看到牛德群对陈阳的态度,他们也是目瞪口呆的。

    他们都是普通的老百姓,平时看到派出所所长,自己心里都会害怕。

    却没想到如今一个派出所所长对着陈阳这般尊敬。

    “那你要捉我回去?”陈阳问道。

    牛德群听到陈阳这话,他冷汗就狂流不止。

    给他一百个胆子,他都不敢啊。

    捉陈阳回去,岂不是给自己找麻烦。

    “不是。不是。我只是来了解一下案情。”牛德群连忙解释着。

    “牛叔,没什么好了解的。刚才就是他打的我,所有人都看到的。”钱永新激动地说着。

    “你闭嘴。我有问你了吗?”

    牛德群呵斥着钱永新。

    钱永新被呵斥着,他就乖乖地闭上了嘴巴。

    不过他还是一脸的不甘心,一脸的怨恨盯着陈阳。

    “阳少,这件案子的实情,是怎么样的?”牛德群转头又向陈阳问道。

    “恩。其实事情是这样的,他要来这里闹,大家看他不爽,所以就把他赶出去。没想到,他被赶出去,气急败坏的,然后就一不小心在楼梯那里踩空,然后就滚了下去。”陈阳说道,“他是自己摔倒的,他不服气,他想来敲诈。”

    “牛叔,你别听他胡说。明明是他打的我,你看我脸上的巴掌印。我要是自己摔的,能摔出巴掌印吗?”钱永新指着自己的脸说道。

    牛德群看了一眼,巴掌印确实很清晰。

    “那里有。我没看到。”牛德群却直接地说道。

    钱永新这下子就有点捉狂。这么清晰,竟然说没有看到。

    “你们说,这件事情,是不是这样的?”

    牛德群又向旁边的人问道。

    “是。我看得清清楚楚,他是自己摔的。”丁安安立马说道。

    “我也看清楚了。就是他自己摔的。”

    “恩。他摔到了不服气。”

    大家都赶紧说道。

    他们早就不爽钱永新了,自然这刻都站在陈阳这边。

    钱永新听到众人的话,他都快疯了。

    “胡说。你们全部都胡说。”钱永新喊道。

    牛德群却一口咬定说道,“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大家都说是你摔的。难道还会骗人吗?”

    “牛叔叔,我~”

    钱永新差点没有郁闷到吐血。

    “阳少,你放心吧。这件案子,我会查个清清楚楚的。他要是敲诈你们的话,我一定立案查办。”牛德群向陈阳说道。

    “恩。那麻烦牛所长你了。”陈阳说道。

    “不麻烦。”牛德群说道。

    “把钱永新给我捉回去。我们得好好审。”

    牛德群大手一挥,对着手下喊着。

    他的手下虽然还没有反应回来,不过他们还是伸手将钱永新扣住。

    “我是真的被打的。我不是摔倒的。”钱永新激动地喊道。

    “带走。”

    牛德群说道。

    钱永新被捉走。牛德群就向陈阳说道,“阳少,我先走了。”

    “恩。走吧。”

    陈阳点点头。

    牛德群听到这话,他就重重地松了一口气。幸好没有跟陈阳发生冲突。

    “牛德群,你为什么捉我。明明被人打了。你眼瞎吗?”

    “牛德群,我爸跟你是朋友,你竟然这样子对我。”

    钱永新被捉下楼,他还激动地骂着。

    牛德群让人把他捉上车,他才跳上车。跳上车以后,他还听钱永新在骂着,他就一巴掌抽到钱永新脸上。

    钱永新被抽了这巴掌,他就安静下来。

    “钱永新,尼玛的,你知不知道,老子今天可是救了你。”牛德群沉声说道。

    “救了我?”钱永新不解。

    “尼玛,老子不怕告诉你。阳少不是你能惹得起的人。他要是追究下来,你家随时被查得通透。你别忘记了,你家做的生意,算是踩界的。不查你,是不管你。要是查你,你们就是犯法了。而且他要弄死你,就是一句话的事情。”牛德群盯着钱永新说道,“不怕告诉你,我们的市委书记,郑有言都得听他的。”

    钱永新听到牛德群这话,他吓了一跳。

    他弱弱地问道,“他,他真的有那么大的能力?”

    钱永新还真的看不出来。

    “当然。”

    牛德群非常肯定地说道,“他要弄死你,就是一句话的事。”

    钱永新听着,他就带点颤抖说道,“牛叔,没,没那么夸张吧?”

    “呵。没那么夸张。你知道,以前我们的局长是谁搞垮台的不?”牛德群说道。

    钱永新一听,他就咽一泡口水问道,“该不会是他吧。”

    牛德群点点头。

    “那你又知道,这次李冬要做局长,是谁在背后支持他吗?”牛德群又说道。

    “难道是他?”

    钱永新吓得都有点说不出话。

    “是。”牛德群说道,“本来李冬是没竞争力的一个,基本是不可能做局长的。现在能逆袭做局长,你说那得有多大的能量。你说这样的人,要弄死你,是不是一句话的事?”

    钱永新听着牛德群这话,他这次脸色都吓青了。他不敢再说话。

    他只是觉得全身一寒。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