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71章 找上温婉

    穆清寒和凌越帆的婚礼终究还是没有进行到最后一步,穆老爷子拿出态度来,直接就把还穿着婚纱的穆清寒带回了穆家老宅,撂下话说如果凌夫人不上门道歉,便权当这场联姻不算数。

    经过短短半天的媒体和网络传播,凌夫人的这波骚操作就已经传遍了国内的大街小巷,她以前营销出来的人淡如菊的佛系人设一夕之间崩了。

    众大网友一致讨伐她,即便人已经晕倒住进了医院,也被认为是故意卖惨行径。

    凌夫人不仅没得到同情,反而让键盘侠们骂得更凶了,说她罪有应得这种话都是轻的,有些偏激的直接就喊她老妖婆,干脆死了算了。

    凌家人根本不敢让凌夫人知道这些,病房里断了网络和所有通讯设备,否则一向自负以为全天下就我最高贵的凌夫人,那还不得气得进急诊室?

    而与之相反的是穆清寒的处境。

    从今往后她敢爱敢恨勇斗婆婆的女王人设是立住了,大家都喜欢上了这样的穆女王,以前的嘲讽变成了赞誉和崇拜,谁不想有颜、有性格、有钱、有权又任性?

    可现实给了很多人一巴掌,于是人们只能在其他人身上找寄托,因此穆清寒在一夜之间拥有了众多迷弟迷妹们。

    从下嫁给陆卫航到她和凌越帆举办婚礼的前一天,可以说她在外界众人眼中是满身黑点的二婚女,如今局势翻转,她成了走路都带风人人模仿的女王,可不是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吗?

    端木亦思与凌夫人同流合污,也没逃掉被骂的结局,不过更多人觉得她蠢得搞笑,对她还算比较善良。

    可即便这样,一向被家人捧在手心里、十七岁便以一首钢琴曲横空出道誉为天才少女的端木家的大小姐,还是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再加上她深爱的越帆哥哥娶了其他女人,她心里的抑郁更难以纾解。

    端木天仙在短短几天便患上了抑郁症,整天把自己锁在卧室里,不吃不喝靠着一口仙气吊着。

    她拒绝出门和家人交流,更甚至一向敬业的她从那天起连演出都不参加了,她的家人们轮流守着她,生怕她想不开会自杀。

    对比以上几人命运的翻转,更惨的可能是陆卫航了。

    婚礼被破坏后,有所察觉的他早就跑了,凌越帆在这个时候派人全城寻找他的下落。

    屋漏偏逢连夜雨,警方那边突然查出了陆卫航以前以权谋私、收受他人巨额财物的违法犯罪行为,更被盛氏以前的某些女职员们,联名举报对她们进行过性侵犯。

    警方开始全国寻找陆卫航的下落,凌越帆这边也懒得管了,反正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他相信在不久的将来,陆卫航终究还是要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而这个时候,在医院养伤刚睡了一觉醒来的宋初凝,通过手机看到发生了一切,她一脸懵逼,许久没反应过来。

    这感觉就像她只是睡了一觉,醒后就改朝换代了,惊得她赶紧把所有的报道都翻了一遍,生怕这件事牵连到自己。

    半小时后,宋初凝放下手机大松一口气,虽然她并不期盼着穆清寒好,但至少自己没被殃及,所以对于穆清寒一夜之间成为国民女神,她也不是很在意,只是不得不感叹穆清寒的破茧成蝶。

    不过,如今她是穆南山的情人,眼看着因为当上了穆家的家主,穆清寒和穆南山的父子关系有所缓和,这也就意味着要不了多久,她还是会跟穆清寒正面杠上。

    穆清寒的存在始终是她前进之路的最大阻碍,她不能让穆清寒现在太过风光了。

    宋初凝躺在床上想了很长时间,觉得脑子有些疼,她支撑着身子坐起来,想喊人给她倒杯水。

    可宋初凝张了张嘴,许久都没有说出话,发出来的只是“啊啊啊”类似小孩子和哑巴不会说话的声音。

    她怔愣数秒,依旧不明白自己怎么了,于是按了床头的铃叫来医护人员。

    检查结果很快出来了,宋初凝被毒成了哑巴,药是加在打点滴的瓶里,随着药水一起进入血液的。

    五个小时过去了,毒性完全侵入,已经没有任何办法来补救了,也就是说这辈子宋初凝都不能开口说话了。

    宋初凝难以接受这样的打击,尚未哭出来,已经晕了过去。

    穆南山很快赶来,当着跟在身后的穆夫人的面,把宋初凝搂在怀里安慰着。

    宋初凝一直哭,想说话也说不出来,只能用手指着穆夫人,无声地对穆南山控诉着是穆夫人下的手。

    “没有证据的事不要乱说。”穆南山的脸色很不好看,心里虽然也认定了是穆夫人做的,但这样的家丑怎能公之于众?

    穆南山瞪了一眼穆夫人,摸着宋初凝的头发安抚着,“你放心,我一定会把这件事调查清楚,到时候还你一个公道。其他的你什么都不要担心,安安心心地在医院养伤,我对你的心意不会变。”

    穆夫人???以前靠着一张嘴和美貌撩男人的宋初凝都成哑巴了,穆南山竟然还会对宋初凝不离不弃,难道穆南山真的爱上了可以做她女儿的宋初凝吗?

    穆夫人气啊。

    原本以为把宋初凝毒哑了后,穆南山会遗弃宋初凝,可此刻他们这对父女恋竟然在上演患难见真情,她反而成了神助攻吗?

    宋初凝在穆南山的再三保证和承诺中,终于慢慢地接受了事实,闹够了也不烦穆南山了,因为一直奋斗上进的她比谁都清楚与其自暴自弃,倒不如出手还击。

    原本她还念着穆夫人对她的知遇之恩,也没想着真的上位做穆家的夫人,但现在……是穆夫人容不下她,那就不要怪她对穆夫人不客气了。

    宋初凝的目光与穆夫人的视线交汇几秒,迸发出仇恨和阴冷来。

    很快在面对穆南山时,她恢复了一贯楚楚可怜又风情的模样。

    没过多久宋初凝便因累了而睡着,穆南山温柔地给她盖上被子,甚至俯身亲了亲她的额头。

    这一切看在穆夫人眼里都心痛如刀割。

    从嫁给穆南山开始,她管理着偌大的家业;用自己的才华给穆南山出谋划策;跟名媛贵妇们来往,通过她们来扩展穆南山的人脉;为他生育女儿,多年来任劳任怨;因为没有儿子,承受着来自家族内部和外界的压力,……等等。

    她的所有付出,可换来过穆南山这样温柔珍视的对待?

    后来穆夫人跟着穆南山一起出去,门刚关上,迎面穆南山的一巴掌就甩在穆夫人的脸上,“易云芳,你的心肠怎么这么狠毒!凝凝她才二十多岁,你这是要把她的人生毁了才甘心吗?”

    那一耳光太用力,穆夫人没站稳栽在地上,半边脸火辣辣得疼,很快就肿了起来。

    她捂着脸,眼含泪水痛心又愤恨地看向穆南山。

    在宋初凝之前她可是对很多女人下过手,制造车祸当场死亡的有之,被化学物品毁了脸的也有好几个,还有的被绑架后遭遇凌辱……等等,她们哪一个的下场不比宋初凝惨?

    穆南山什么都知道,可对于穆南山来说,那些女人没有就没有了,大不了再换就是了,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对她兴师问罪,甚至出手打了她。

    她不明白宋初凝怎么就与众不同了?

    穆夫人头发散乱,双目通红,直接承认了,“我就是要毁了她又怎样?南山,你从来不在乎这些的。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你难道能容忍她骑到我的头上,在不久的将来取代我的位置吗?”

    穆南山突然间哑口无言。

    最终他只是对穆夫人撂下话,“你如果再敢动凝凝试试,看我会不会让她代替你成为穆家的女主人。”

    “穆南山!”穆夫人对着甩袖而去的穆南山大喊。

    但那男人始终没有回头,很快就消失在了转角处。

    穆夫人眼中的泪猝然落下来,穆南山,我是你的原配妻子,你怎能如此对我?

    “妈。”听到风声的穆清寒匆忙赶过来,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她立即弯下身把穆夫人扶起来,带到旁边的椅子上休息,吩咐助理拿消肿止痛的药物来。

    穆清寒给穆夫人抹着药,到底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哪怕对于穆夫人来说她这个女儿并没有多重要,她还是心疼穆夫人。

    她红着眼劝道:“你搬过去和我一起住吧,我会让人好好照顾你。”

    穆夫人不想让女儿看到自己如此狼狈的一面,擦了擦眼泪对着女儿摇头。

    因为她对女儿的照养和疼爱太少,也因为她害了穆郁修和温婉,她很清楚穆清寒大概这辈子都不会亲近她这个母亲了。

    就算搬去和女儿一起住又如何呢?到时候穆清寒只会让无数的佣人伺候她,而不会亲自陪在她身边。

    既然如此,她何必再给穆清寒添堵?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穆夫人理了理凌乱的头发,转瞬间便恢复以往的优雅和高贵,冷笑着对穆清寒说:“锕寒,你不懂,我若是跟你走了,不就意味着把穆家女主人的位置让给了宋初凝那个小贱人吗?”

    穆清寒蹙眉,颇有些残忍地反问穆夫人:“依照目前的局势,难道你留下来就能阻止一切的发生了吗?”

    这话仿佛戳了穆夫人的心口,她一愣,许久后推开穆清寒站起身,“这是上一辈人之间的事,你这个年轻人就不要管了。先把自己和凌大少爷的婚事处理好……”

    ————

    穆大爷和温婉的豪宅这边。

    温婉挂断穆清寒打来的电话后,坐在沙发上看着落地窗外秋日的阳光,忧心忡忡地叹了一口气。

    经过婚礼上凌夫人的这一波操作,穆清寒的身价水涨船高,如今她可能是凌越帆都高攀不起的女神了,众大网友甚至出谋划策让穆清寒如何对付凌夫人。

    不管怎么说,凌夫人如果不亲自上门道歉,跪在穆清寒面前求她,并且十里红毯迎接穆清寒回凌家,他们绝对不会原谅凌夫人。

    温婉觉得这些吃瓜群众们真好笑,他们是凌夫人什么人?原谅不原谅,凌夫人为什么要在乎呢?

    不过也正是借着外界舆论,穆清寒才能在这场婆媳大战中大获全胜,温婉认为真是败也键盘侠,成也键盘侠。

    接下来就看凌夫人的诚意了。

    这时手机铃声响起,温婉一看来电显示是律师事务所的韩琦莉打来的,疑惑地蹙眉。

    她和韩琦莉一向不对付,韩琦莉找她干什么?

    难道是因为沈度?

    温婉迟疑数秒,还是接起电话。

    在听到韩琦莉说了什么后,她的脸色一点点变了,颤抖着声音问:“你确定是这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