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五十五第章 争战进行百时

    <strong>书友交流区已经开通,欢迎书友来发书求书!<a href="http://bbs.22k.org/" target="_blank" rel="nofollow" style="color: red;font-size:24px;">点此进入22k书友交流论坛</a></strong></p>

    岚青云甫一上台已经被奚天涯战败,这让还未上台的陆相对宗门道帝境修为者有了新的评估。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他正要问樊碧漪奚天涯的情况,樊碧漪已经笑着说道:“师弟,你师兄可不是我师兄的对手哦,不知我们谁更强哦

    要不我们先打一架看看,战台上我们不一定就是对手呢”

    对于这个自呈是师姐的少女,面对她时,陆相总有几许哭笑不得的感觉,因为她总是语出惊人,让人颇感无可奈何。

    “师姐说笑了,我可不是你的对手,再说我们没有必要争个胜负的,我只是想争取一个接引名额,并不想找师姐打架”

    “我也是啊,我也想到外面去看看,大罗天究竟是一个什么模样如果可以,我和师弟你一起离开这里,到外面的世界去玩,师弟你说好不好”

    陆相不敢接话,他可不想带着这么一个非常闹腾的师姐回到云海,上一次在死亡之地带着摩羚回到观阳,已经吃了不小的苦头,虽说他们之间根本没有什么,但是总给人一种四处留情的感觉。

    “师姐,我曾经生活的地方,修练资源贫乏,我劝师姐还是不要去了,关键根本没有什么好玩的东西”

    陆相以为樊碧漪听了自己的话后,要么是反驳自己,要么是说她毫不在乎。

    但是并没有,樊碧漪听了陆相的话,好半天都没有回音,这不禁让陆相非常奇怪。

    转首一看,陆相发现樊碧漪面露凄然之色,垂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陆相一见这样的情况,知道不妙,正在想着如何是好时,樊碧漪已经轻声说道:“师弟想来是怕我和你前往成为累赘吧那我不和师弟一起就是了,我自己有手有脚的,总可以去吧”

    头瞬间大了无数倍,陆相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总是成为别人眼中的罪人,樊碧漪的说法无非是要告诉他,陆相带不带他前往,她都会去,只是是否和陆相一道的问题。

    本想继续劝导一番,但是战台之上第一轮交手已经结束,看着关注着战台的樊碧漪,陆相没有再说话。

    因为自己是不是能够取得接引资格,是不是能够返回云海都还不知道,而樊碧漪所要求的事,根本不是当前需要解决的问题。

    如果自己根本取不到挑选战的胜利,那一切根本不会有可能,樊碧漪当然也不会和自己一同返回。

    不管她是不是要去,是不是和自己一道去,那都得在这一次挑选战中胜出才有可能,而且后面争战之中当然也会有无尽的变数。

    “师姐,我们还是先准备好如何取得挑战胜利吧不然我们无论如何都回不我曾经生活的地方。”

    樊碧漪并没有理陆相,显然是因为陆相没有答应他的要求而生气。

    对于这样的情况陆相也只能无可奈何摇头,他心中有些沉重,因为一轮比试下来,他感到归元宗道帝境修为者,并不是他想象的那样简单,如果以自己未闭关前的实力,这一次定然不可能在归元宗挑选中胜出。

    便是在他闭关之后,他也不是非常有信心,因为他并不知道自己修为增加到什么样的程度,他在道技方面根本没有丝毫进步,他只知道他当前的修为处于道帝境初期巅峰。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就在陆相想着该如何取得挑选赛资格的时候,一道洪亮的声音响起。

    “坠落峰陆相对战腾龙峰舒尧承”

    陆相听到叫自己的名字,慌忙往声音传出的高台走去,他并没有使用身法和遁法,只是缓缓走向高台,因为他还在思考着刚才的问题。

    他的心并不平静,所以他需要时间平静自己的心绪,只是他这样似乎又把樊碧漪得罪了。

    看到陆相离开之时并没有和自己打招呼,而且就当她不存在一般径直往战台而去,樊碧漪在陆相离开之后,嘟着嘴生闷气,她心中非常希望下一次的对手便是陆相。

    因为他希望自己有机会可以教训陆相,她认为陆相实在太目中无人。

    陆相那里想到这些,他没和樊碧漪打招呼是因为他真的忘记了,便是没有忘记,陆相也未必会打招呼,因为他怕樊碧漪不理他。

    他此时站在战台上,心绪终于平复,看到对面的对手正似笑非笑的看作自己,这是一个非常俊秀的年轻人,似乎修为不弱,至少陆相当前的修为探测不出他的修为境界。

    陆相心中有些不喜,但尽管如是,他还是拱手一礼。

    “师兄请了,坠落峰陆相请教”

    “你就是前两年加入宗门便成为真传弟子的人,我看你很普通吗,似乎也没有什么出奇之处”

    “我并没有说自己有什么出奇,至于被宗门列为真传弟子也非常惭愧。

    只是,这些和你又有说没关系呢,我到这里只不过和你一较高下而已”

    陆相心中本就不是很乐意眼前的人,不想自己见礼之后他还冷嘲热讽的,这就让他更加不爽,所以瞬间怼了回去。

    那年轻男子舒尧承见陆相开始的时候还是好话,面上不禁升起一丝高傲之色,他根本想不到陆相的话语,会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转变的如此生硬。

    舒尧承再不说话,他眼神冷厉地看着陆相,对于这样一个新进的弟子,他原本是打算手下留情,让他知难而退的。

    可他根本想不到陆相既然对于自己这样的老弟子,不但没有丝毫的敬畏,反而还说什么分出胜负,他以为进入宗门便成为真传弟子他就有真传的实力吗

    当想到这一切,舒尧承那里还会给陆相好脸色,“既然你这么想要分出胜负,那我就成全你”

    舒尧承说完,瞬间手中出现两个巨钹,只听“哐”的一声,他那巨钹已经飞旋着朝陆相飞来,而巨钹还未飞临,一个比平时枭鸟大上许多倍的枭鸟虚影已经伸出巨爪抓向陆相。

    陆相说完话之后,已经作好了激怒舒尧承的打算,所以当枭鸟临近,他疾影一划,根本没有使出全力,一道青芒从疾影之中冲射而出,青芒瞬间斩在枭鸟的巨爪之上。

    只听那枭鸟如真鸟一般嘶鸣一声,已经返向舒尧承。

    舒尧承面色一变,他想不到自己利用道魂发出的一击,竟然被陆相毫无丝毫魂技可言的一式劈斩抗下,并且自己似乎还处于下风。

    此时他才知道陆相一进入宗门便被列为真传弟子并不是侥幸,而是实力强悍使然,他那里还敢怠慢。

    巨钹一转已经被他收入储物戒,并且手中已经执着一把长刀斩向陆相。

    见到舒尧承将自己的道器收了后,陆相一愣,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不想舒尧承已经换道器攻向自己。

    陆相以为一个人使用的道器始终只是一种,他想不到舒尧承的道器竟然是两种,一种被破,瞬间便换成另一种。

    见长刀向自己斩来,陆相眼神一转,疾影才一划下,左手食指一弹,瞬击瞬间朝舒尧承脑袋袭去。

    舒尧承面色又是一变,因为他发现陆相弹指所发的指气只是瞬间便要击中自己,他只有慌忙后退,意图避过这来势迅猛的一击。

    但他遁法才起,陆相不知何时已经转到他的身后,一道青光瞬间已经斩向他的脑袋,舒尧承此时可谓激怒攻心,他那里想到陆相只是一个道帝境初期的人,在交手不过两式已经战败自己。

    因为在陆相双管齐下的攻击之下,舒尧承连魂技都来不及施展,这一次的失败让他感到非常窝囊,因为他的实力根本没有发挥出来。

    可他毕竟败了,因为如果不承认失败,陆相长刀便要斩向下他的脑袋,虽说脑袋掉落可以用道魂重塑,但那根本没有必要。

    毕竟道魂竖体的时间非常长,所以就在陆相的疾影将要斩到他脑袋的时候,他已经冲陆相一抱手。

    陆相斩出的疾影在他抱手之时,一缩一弹已经被陆相收回,这时,一个老者落到台上宣布:“坠落峰陆相取胜”

    舒尧承有些许不甘地深深看了陆相一眼,转身离开了战台,陆相冲宣布结果的老者一抱拳也转身离开。

    当陆相走下战台之际,老者已经在主持下一轮的比试,“明源峰黄子怡对战伏凤峰千寻幽”

    对于下一轮交手的是谁陆相当然非常关注,因为他听说一个战台只选择一个优胜者参与接引争夺战,十个战台只选择十人。

    因为这一个战台的胜者将会是陆相的对手,陆相缓步走向樊碧漪,见她气鼓鼓的模样,陆相一愣,因为他并不知道自己离开时没有打招呼已经让樊碧漪非常生气。

    见陆相走了回来,樊碧漪阴阳怪气地说道:“恭喜师弟大胜归来,想来挑选赛胜出是必然的的了”

    陆相并不知道哪里得罪樊碧漪,所以见到樊碧漪这般模样,正打算问询。

    “虬龙峰樊碧漪对战剑锋花春风”

    樊碧漪听到叫自己的名字,嘀咕着朝战台而去,“一会回来再收拾你”

    只是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的话语陆相听的一字不漏,对于这个师姐,陆相心中突然升起一种面对卓铃菱的感觉,因为卓铃菱也是这般嘴不饶人。

    陆相对于自己总是遇到这样的师姐,心中颇为郁闷,毕竟他并不是一个善于争辩的人,甚至可以说他根本就是一个不善言谈的人。

    尤其是面对这样什么歪理都能够说的振振有词的师姐,他更是头大如斗。

    陆相虽然颇感郁闷,但是也知道毫无办法,所以抬头看向樊碧漪走去的战台,看到一个身着黑衣的年轻男子站在樊碧漪的面前。

    这黑衣男子此时正满面春风地看向樊碧漪说道:“碧漪师妹,想不到我们会是对手,这一次,小兄就不和你打了,让你直接晋级吧不知道你要怎样感谢我”

    樊碧漪嘻嘻一笑,“这样啊,那我感谢花师兄了”

    “了”才说完,樊碧漪的火红光华已经瞬间向花春风轰去,显然她根本就不买账,那花春风哪里想到樊碧漪会毫不领情地出手。

    所以在完全没有抗拒的情况下,被樊碧漪火红光华瞬间逼落台下。

    花春风虽然心有不甘,但是也知道自己被樊碧漪击败,即使是在自己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形下。

    对于挑战赛是否能够胜利,花春风并不是很在意,在知道自己的对手是他一直倾慕的樊碧漪之后,他已经有了打算,正是想通过这一次的交手机会让樊碧漪感激,那样他以后就有机会亲近樊碧漪了。

    只是他想不到樊碧漪完全没有按照他预期的方式完成这一次比斗,而是近乎偷袭地将自己轰下战台。

    “我需要你让吗花春风我自己一招便可以将你战败,还会要你让吗你想错了”

    樊碧漪说完之后,还不等宣布胜负的长老出现,便向陆相站立的地方走去,她并没有遗忘自己上台之前的嘀咕之语,想来他正是打算去收拾陆相。

    陆相只有苦笑等待樊碧漪的到来,毕竟还没有到自己比试的时候,想要避开也找不到合适的借口。

    当樊碧漪回到她们二人站立的地方见到陆相的神态,心中更是火冒三丈,她感到自己被陆相无视了。

    虽然她对于自己的容貌并不是非常在意,但是在陆相还没有来到宗门之前,她知道自己很受宗门男性弟子青睐,但是因为她一心向道,所以对那些弟子颇为鄙夷。

    所以樊碧漪故意将自己装成一个非常害羞的人,正是不想受到打扰,也正是她利用这样的方法避免了很多骚扰,从而让他能够很好的修练。

    但是陆相进入宗门之后,似乎有些害怕自己,并且对于自己的容貌似乎根本没有见到一般。

    这自然让樊碧漪非常生气,所以她在遇到陆相之时,便一点都不在装,而是想怎么来就怎么来。

    樊碧漪也并不是对陆相有什么好感,她只是很好奇,好奇陆相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好奇陆相来自一个什么地方,好奇他有什么样的故事。

    所以当樊碧漪走到陆相身旁,看到他那恨不得有多远跑不远的模样,更是生气,正要履行自己前往比试时许下的诺言。

    “陆相,你和碧漪来赛场左方大阵中,宗主有时交待”

    听到源道圣尊的话,陆相对樊碧漪微微一笑便打算前往练武场左方。

    还在找&quot;觅道图&quot;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