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七章第:解释

    第十七章:解释

    顾婉兮突然想到从将军府带回来的那个盒子。她把那两个盒子找了出来,上锁的梨花木盒子她没有管,只是打开了那个装有药丸子的那个盒子,拿出了里面的纸。

    “(噬心蛊解药,一候一服!)”一候是什么意思?难道原主中了噬心蛊?那我这么久没替她吃药,好像也没什么事,不如和南风宸一起去看看。

    决定好了,她也出门告诉南风宸自己的答案了,也顺便和南风宸解释一下月儿。

    刚到前厅就听见南风宸再和人商量事情,可才刚偷听就没发现了,不得不说南风宸这洞察力还不错。

    她尴尬的走出来,南风宸狠厉的眸子立马变柔和了,柔声唤她:(“月儿。”)

    “(王爷!”)

    (“七哥,这想必是七嫂吧?)”一旁的墨衣华服的男子打量着顾婉兮,顾婉兮才发现这个人和南风宸有几分相似。

    “(这位是?)”顾婉兮看向南风宸问道。

    “(他是九王,逸,这是你七嫂。”)

    九王爷南风逸,酷爱丝竹音律的那位王爷,之前听紫棠说话,这位王爷为了寻觅音律游历在外,今日一见,确实身上的艺术气息比较重。

    “(九王爷,久仰久仰!”)

    “(七嫂客气了!)”南风逸知道顾婉兮毁容带面纱一事,所以面对眼前的人也不觉得惊讶。

    南风宸看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互相吹捧,把他晾在一边心里也不是滋味。

    (“好了,逸,先回宫给父皇母后请安吧!下个月父皇的寿辰你可要好好准备啊!)”南风宸虽有不悦,但面上肆意春风。

    逸王爷也知道他在下逐客令,所以也没有多待,与顾婉兮闲聊几句就匆匆告辞了。

    她看了南风宸一眼,径直走到离她最近的位置上,她在思考该怎样开口解释。

    “(月儿,你这些年…)”南风宸正准备诉说这些年的相思之情,避免待会儿无话可说,顾婉兮索性打断他。

    “(王爷,我想你应该认错人了,我并非你口中的月儿,我是将军府顾婉兮,你知道的!)”

    “(可是,世上怎会有两张一模一样的脸!”)他难以置信,站起身来向她走去,顾婉兮一见立马站起来后腿几步。

    “乚其实也并非一模一样,据我所知,你与月儿分别已有四年,那时她不过十四岁,可是我才…才十七岁啊!)”现代的叶惜舞已经24岁了,说自己17岁还有点变扭。

    南风宸觉得她的话也不无道理,若有所思的想着,是啊!他的月儿只是扉落国的一个富家小姐而已,怎么可能会变成南衡国的将军府小姐呢?真的是自己太思念月儿了吗?

    见他不为所动,顾婉兮打算继续编:“(四年的时间容貌是会变化的,说不定她现在不长我这个样子呢?而且,我身上的胎记,我家人最清楚了,这总没错了吧?”)反正你也不可能会去问我身上的胎记。

    “(对了,那个当玉佩的女孩,我见过,她的样子估计你也听别人描述过了吧?”)顾婉兮在心里一遍遍的夸自己简直无敌极了,谎话都能编的这么溜,还不时的观察他的反映。

    当玉佩的女子,南风宸突然回忆起来,那个差点被自己的马撞到,被自己抱在怀里的女子,当时就觉得她的眼睛很熟悉,可是…

    想着,南风宸突然一个轻功就飞了出去,等顾婉兮反映过来,大厅里已空无一人。

    她长舒了一口气,总算是瞒过去了。

    直到下午顾婉兮才知道他那么匆忙的跑出去干什么,南风宸在书房画了记忆中月儿的画像,然后让白夜他们去找。

    只有顾婉兮知道他们做的一切都是徒劳。她到了一杯茶慢慢地喝着,突然她想到了什么。

    她把这一切全梳理了一遍,紫棠口中的大小姐,南风宸和月儿的信物玉佩在她身上。

    倘若自己真的是冒充的顾婉兮,那么紫棠和真正的顾婉兮是知情的,而自己穿越过来的宿主才是月儿?那么这一切都解释得通了。看来想知道是怎么回事还得找到紫棠问清楚才行。

    紫棠已经几天未回王府了,估计也是真的不回来了,问这些事也问不了,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突然想着,还没有回复南风宸。顾婉兮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她往南风宸的书房走去。

    房门紧闭,灯火通明,南风宸在房内不知道在做什么。

    顾婉兮敲了敲门试探性的说:“(那个,去蜀州的事?)”你还要我陪同吗?她没有说完,也怕他无情的拒绝。

    “(本王既然说了,就一起吧!)”南风宸的声音传来,没有温度,他没有拒绝,顾婉兮心里也在窃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