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十二 雨林深处

    麦成和辛雨抵达了一处热带雨林,这是元博士安排给他们的任务,到雨林深处寻找一个失踪的男孩卡恩。他们当时都被元博士配备了特制的银盔和轻薄而坚韧的银色战衣。辛雨拿着一杆银戟,麦成拿着一对八角锤,两人出发,向丛林深处走去。

    雨林里除了滴滴洒落的枝头雨露,再就是一望无际的绿色植被,有点闷热,无处躲藏。

    两人背靠背,互相为依托,朝前走去,拨打着草丛和高过人头的大叶子,以免被毒蛇所侵害。

    他们走进了好远,也没发现卡恩的踪迹,这里还是一望无垠的雨林,密不透风。

    卡恩在哪?这是个问题,只有继续寻找。

    两人走出了几里地外,看到了一个山穴,内空如鼓,四下里藤萝掩盖在山穴石壁外边缘。

    两人正要走近这山穴,还和山穴差着几步的距离,这时陡然从山穴中飞出了两道绿色藤萝,一下子缠住了他们的腰腿,他们都无法挣脱,旋即被这藤萝拉起,倒挂在山穴外的一个树梢,悠悠荡荡。

    两人的兵刃也都因为倒挂时的冲力,撒手落地,铛啷啷的直响。

    两人惊呼声中,看到了一个满身绿叶的妖人,走了出来,嘿嘿冷笑。

    麦成说道:“你是何人?”那满身绿叶的妖人说道:‘我是绿盈怪,你们死定了。“

    麦成说道:‘你是哪路的毛神,敢挡我们的去路?“

    绿盈怪冷笑道:‘臭小子,别跟我扯,你们今天就是寿终正寝之日,我的盘中餐。“

    麦成威胁道:‘我们是云迦行在的人,你敢动我们?“

    绿盈怪笑道:‘小子,今年我遇到了八十五个人,八十三个都说自己是云迦行在的人。嘿嘿,我就不信了,当时我干掉了他们,吃了他们,都想冒充云迦行在的人,找死。“

    辛雨很好奇,问道:‘怎么是八十三个,另外两个呢?“

    绿盈怪笑道:“一个是哑巴,不会说话,一个是呆子,说不清楚话,我相信,如果他们都会好好表达,都会说自己是云迦行在的人,这是他们的保命符,哈哈。”

    麦成一呆,说道:‘我们真是云迦行在的人,你看我们的衣服,我们的兵器,就知道。“

    绿盈怪笑道:‘别逗了,去年我遇过的二十三人,都穿着你们这种衣甲,还不都是冒牌货。“

    麦成叹道:‘唉,山寨版的真害人不浅啊,我投诉。“

    绿盈怪出奇的格格直笑,说道:‘小子,告诉你,来这雨林的,死在我手里的数不胜数,人人都说是云迦行在的人,可我不信邪,我就干掉他们,他们越这么说,说明他们越心虚。如果真的是云迦行在的人,他们不会主动报上名号,就跟我死磕了,这就是实力,不是靠嘴的。“

    麦成点头,说道:‘实力说明一切,你是高手。“

    辛雨说道:‘你吃了我吧,放了他。“麦成说道:‘不行,吃我吧,放了她。”

    绿盈怪笑了:‘嘿嘿,你们俩跟我玩苦情戏啊,跟我玩没用。嘿嘿,我今天吃这个男孩,明天吃这个女孩。我就喜欢,女孩子看着心上人死了,那种凄楚的表情,最有趣了,呵呵。“

    麦成说道:‘你个死变态,杀了我们吧,我绝不求饶。“

    绿盈怪笑了:‘好勒,那我不客气了,等死吧,小鬼们。“

    绿盈怪一时脸上绿气大作,张牙舞爪扑向了麦成,舌头伸出了三尺多长,探向了麦成。

    辛雨和麦成大呼声中,暗道完了,找人不成反被杀,这是多惨的事。

    绿盈怪的手都抓住了麦成的手臂,准备将他塞入口中。

    那时,辛雨麦成都吓得闭了眼睛,无法可想。

    忽然,一只箭飞了过来,宛如流星赶月,绿盈怪得意忘形之际,猝不及防,一时被一箭射在了背心。

    绿盈怪哎呦一声,跌落地下,一个骨碌身,窜进了山穴,不敢出来。

    辛雨两人听到了哎呦声,一时睁眼,看到了一个黑大汉,宛如一座铁塔。

    黑大汉一时飞出了猎叉,划开了藤萝,两人坠地,解开了藤萝绑缚。

    麦成谢道:‘这位兄台,不知高姓大名?“

    这个人笑了,露出一排整齐的大牙,说道:‘我是熊三,这里的猎户。“

    麦成说道:‘事不宜迟,我们走吧,快走,是非之地不可久留。“

    当时,熊三带着他们出了这里,向前走出了十几步,然而,三人脚下忽然被这藤萝绊住,无一例外的都被挂起,拉到了半空,悬于树梢,悠悠荡荡,三人的兵器再次坠地。

    那时,绿盈怪从山穴里走出来,哈哈笑道:‘你们三个,真是低估我啊,所谓明枪好躲暗箭难防,你看我这藤萝,可还和三位的胃口吗,哼哼,熊三,你屡次坏我好事,等死吧。“

    这时,熊三箭壶里的雕翎箭因为自己身体倒挂,都滑出了去,落在了草地上,够不到了。身上只有这一张弓,有弓无箭,猎叉脱手,无计可施。

    麦成说道;‘绿盈怪,你别嚣张,我们云迦行在的人,转眼即至,你别张狂。“

    绿盈怪冷冷说道:“小子,你别虚张声势,你用过一回了,不好用了。现在你的帮手熊三都被我擒了,你还有什么伎俩,都使出来,我看看啊,去你的吧。”

    麦成说道:‘我说真的,一旦我们云迦行在的人,到了这里,就是你的末日。“

    绿盈怪这次不再听他胡诌,一时飞身过来,扑向了空中的麦成,准备吃了他。

    三人都同时惊呼出声,这时熊三陡然一个探手,从靴子筒里抽出了一只雕翎箭,弯弓搭开,射向了得意洋洋的绿盈怪。

    绿盈怪因为得意洋洋,失于大意,而且距离太近,这种偷袭几乎是百发百中。

    当时,雕翎箭射中了绿盈怪的背心,直透至后心。

    绿盈怪刺痛下,还未当时就死,立时下沉身体后,一个窜跃,抓向了只有宝雕弓的熊三。

    熊三只有弓没有箭了,一时惊呼出声,在半空倒挂的时候,是斗不过这绿盈怪的。

    这时,麦成陡然从靴筒里,抽出来一只飞镖,射向了绿盈怪。

    绿盈怪也是大意之下,噗地一声,被射中了脖子后边,鲜血奔流,一口气断绝,坠地而死。

    三个人看到绿盈怪不动了,这时十分惊魂未定,缓了好久,还是没法下去。

    这时麦成灵机一动,说道:‘熊三,你那有匕首吗?“

    熊三空中说道:‘另一只靴筒里有,做什么?“

    麦成说道:‘你能斩断脚上的藤萝吗?“熊三探身试了试,抓住匕首,割不到藤萝,干着急。

    麦成说道:‘这样,熊三,你朝我这头晃荡过来,先用你的匕首,割断我的藤萝,你看行不?“

    熊三当时笑了,说道:‘还是你聪明啊。“一个摇荡过来,匕首过去,吃的一声,割断了麦成的脚上藤萝,麦成一个翻越,身子坠地。麦成说道:’嘿,熊三,你把匕首扔下来,我帮你解除藤萝。”

    这时,熊三把匕首抛了下来,麦成捡起,一个飞射出去,吃的一声,划断了他脚上的藤萝。

    当时,熊三落地,麦成捡回了匕首,再次投掷,划断了辛雨脚上的绑缚,三个人全部解脱。

    三人除掉了脚上多余的藤萝蔓枝,才各自捡起了兵刃,和弓箭,继续寻找卡恩。

    走了一会,麦成问道:‘熊三,你们这哪有比较隐蔽的所在,能藏人的?“

    熊三想了想,说道:‘十里开外,有个以前的仓库,没人用了,可能会藏人吧。“

    麦成点头,说道:‘那好,带我们去,你开路。“

    熊三笑着点头,不多时带着他们,到了那仓库外围,却是看到了不少的荷枪实弹的兵士。

    熊三一愣神,低低说道:‘别过去了,那边有带枪的兵驻守,我们不是对手。“

    麦成想了想,说道:‘我们绕过这里啊,去看看其他地方。“

    他们一时准备绕路,没走出了十几步,就被几个侦察兵发现了,举着枪示意,拦住了他们。

    三人只好停步,在这没动,一个队长喊道:‘你们干什么的?“

    麦成比较机灵,说道:‘长官,我们演戏的,古装戏。“

    那队长看了看,说道:‘不对啊,你们拍古装戏,怎么穿的这么稀奇古怪,这是什么衣物?“

    麦成扯谎道:‘这是戏服,没什么穿的,故意弄这种扮相,这种戏服不是抢眼吗?“

    队长似乎信了几分,说道:‘你们这去哪啊?“

    麦成说道:‘我们在山里,拍戏时遭遇了暴风雨,和大家走散了,回去找组织。“

    队长打量一下熊三,立时疑心大起,因为熊三长得太结实了,不像演员,反象是随身保镖。

    麦成看出了门道,解释道:‘长官,他是军人出身,会射箭,演武戏的。“

    队长又瞄了下熊三,看到他虎背熊腰,说道:‘你在哪学的武?“

    麦成解释道:‘他是祖传的,跟他爸学的,他爸跟他爷学得,祖传技艺。“

    队长问道:‘你说,是真的吗?“熊三点头,顺着话茬说道:’我们家族都习武,不用枪。”

    队长点头,说道:‘行了,你们去吧,快点走,这里是军事禁地,不能擅入。“

    几个人点头,仓促离开,简直是宛如漏网之鱼,丧家之犬。

    三个人总算是摆脱了这伙军人的纠缠,到了一处空地,这里有几间木屋,空置多时。

    熊三说道:‘这里是一些猎户临时搭建的,以供秋猎时使用,现在空了。“

    麦成觉得肚子饿了,看看辛雨,她也是,一时熊三去采了野果,几个人暂时充饥。

    然后,三个人继续在这浓密的雨林里,寻找失踪的卡恩。

    他们来到一处山坳前,这里浓密的树林遮掩了周围的日光,十分幽暗。

    山坳的里头,却是隐隐传来了鸟鸣和淡淡的蝉鸣。

    当时,他们到了一处斜坡前,陡然吃的一声,从一侧的树丛里,窜出了一只大蟒蛇。

    三人惊呼出声,同时举起了兵刃,朝着大蟒蛇攻击过去。

    大蟒蛇足足碗口粗细,五六米厂,气势汹汹,尾巴大甩开去,登时击飞了麦成的一只八角锤。

    那头,熊三的猎叉攻向了蛇腹,蟒蛇却是一个扭身,躲开了锋刃,转而一个甩尾巴,击飞了辛雨的长戟,两人一时退却,熊三挥舞猎叉,会斗蟒蛇。

    须臾之间,熊三被这蛇一个近身,陡然蛇身旋转,勒住了他的腰腹,大力收紧。

    当时,熊三顿觉气息大窒,身子难受,手中猎叉坠地,箭壶和宝雕弓都无处施展。

    当时,麦成仅剩一只八角锤,也是飞身过去,一锤砸向了这蟒蛇的头部。

    蟒蛇也不回头,一个甩尾,当时那时八角锤被击飞,径直上了一棵大树上,落入茂密树枝中。

    那时,麦成看去,另一只八角锤被这蟒蛇击飞后,插到了树干上,登时无法拔出。

    那头,辛雨的长戟,也是直透树干,短时间难以抽出。

    辛雨和麦成这点拳脚功夫,可是三脚猫,就算是有点功夫,对于这皮糙肉厚的大蟒蛇,也是无济于事。两人急的团团转,眼看着蟒蛇就要勒死了熊三,情况危急。

    麦成看着熊三在那苦苦挣扎,心头难受,一时右手聚力,一股劲气冲上去,一个发狠,一拳过去,击中了这蟒蛇的腹部。

    这蟒蛇很有灵性,其实他知道,无论麦成怎么打它,它不会有事,于是大意了。

    麦成这一拳,聚集了火珠的灵力,一时发出,恰好克制蟒蛇的寒冷体质,蟒蛇登时宛如遇到烈火焚身,打着滚,扭着身子,一时松开了那头的熊三,在地下翻腾了几下,哀鸣而死。

    熊三那时如遇大赦,呼呼喘气,一时坐倒在地,呼呼喘了一阵,才道:‘真有你的,可以打死它。“

    辛雨一时万分敬佩,过来查看熊三有无伤势,熊三低头看时,宝雕弓都变形了,连同箭壶都已扭曲,雕翎箭都难以取出了。麦成回头看了看那树干上的八角锤,和银戟,一时愕然。

    熊三傻笑了一下,说道:‘没事,我去拔出来,就好了。“

    当时,熊三缓足了力气,才把这银戟和八角锤从树干里,抽了出来,两人拍手叫好。

    熊三再次爬上了那棵树,从树叶中取出了另一只八角锤。

    三个人恢复了原始配置,看了看地下蟒蛇尸体,一时继续找卡恩。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终于在蟒蛇的一个蛇穴里,发现了昏迷的卡恩。

    卡恩当时十分危险,气息全无,也没有脉搏,双目紧闭,毫无生命体征。

    当时熊三背起了昏迷的卡恩,这边麦成联系了元博士,元博士派来了飞行器,接走了他们。

    元博士的实验室里,看到了卡恩现状,元博士都略微皱眉。

    元博士说道:‘他的心跳速度,只有乌龟的十分之一,微弱之极,看来他是特殊的人种。嗯,另外,他没有心电图,没有脑电波,但是他的生命还是存在的。他的呼吸模式也很奇怪,不知道怎么回事。“

    麦成几个人就更是没办法了。

    元博士甚至请来了女医生,来此会诊。

    女医生看了看这头昏迷的卡恩,一时说道:‘他多半是呼吸靠氮气,不是一般的人。“

    元博士一拍大腿,说道:‘嘿,还是你比较专业,我服。对了,大气层里氮气居多,嗯。“

    这时,元博士取来了氮气瓶,给这卡恩缓缓输上,速度很慢,卡恩也吸收极慢,直至过去了三个小时,才算是输完了一小瓶氮气。这时,卡恩慢慢的苏醒了,睁开了眼睛。

    缓了一会,元博士才道:‘卡恩,你为什么流落至此啊?“

    卡恩说道:‘我迷路了,跌落空间之门,掉下去了,昏迷了。“

    元博士说道:‘哦,那你在蛇穴里,昏迷的时候,蟒蛇为什么没有吃你?“

    卡恩说道:‘嗯,我们从小都吃一种蛇胆,可能满身有点蛇气,所以蛇错以为我是同类啊,所以没吃我,也许是这样。“

    元博士叹道:‘真是幸运啊,如果没有小时候吃了蛇胆,身染蛇气,早被蟒蛇生吞了。“

    卡恩得救了,向所有的救人的,都表示感谢,几个人谦逊几句。

    卡恩坐着飞行器,回奔自己的星球,不再赘述。

    元博士对女医生说道:‘上次那个白舟星球事件,我操之过急,如果听你的,使用改变染色体的办法,将人体质改变成超强力度,就会避免了很多麻烦,我错了,特此道歉。“

    女医生说道:‘不必道歉,就算用我的办法,也许也要十年八年,未必能成。另外,那个白舟星球下头的地心里,扣着一个冰骨王,我们也都不知道。如此看来,我们也不必觊觎地表的宝石了。谁能因为觊觎宝石,而放出来地心的冰骨王,导致四方几百个星球集体降温,生灵涂炭,我们不成了罪人吗?“

    元博士淡淡笑道:‘没想到,我们费尽周折,折腾了好几年,终于能够接触宝石了,却得知里头的玄机,也只好就此止步了。“女医生说道:’对了,那个宝石的研发检测,什么结果?”

    元博士叹口气,说道:‘说到价值,其实不大,和很多星球外表的宝石,地下的宝石,无甚区别。“

    女医生说道:‘也不必叹气,这个事,谁也无法料想到结局,顺应天意啊。“

    元博士说道:‘不过那个火珠,倒有点用,可以拿去明火场,摆在那个寒冷星球的附近,做个卫星,那么那个寒冷星球,就可以不再严寒,恢复日常的运作了。这事,红衣女同意了。“

    女医生问道:‘为什么没把这火珠,放回到原来的白舟星球?“

    元博士叹道:‘一个东西,有一个东西的场,如今白舟星球变得奇寒,再把火珠拿回去,也无济于事。不比从前,那时火珠和寒气彼此辉映,还能克制些,如今今非昔比,弄回去火珠也是徒劳,不如摆在了明火场,还可以造福那里的一个星球,何乐不为呢?“

    女医生点头,说道:‘也是,过去了就过去吧,我走了。“

    女医生坐着飞行器,回奔诊所了。

    元博士在这招待麦成三人,给他们讲解一些生存之法,和自救之策,以及防卫之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