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六章 第生死之间

    如果不能及时出来,便要被重达几万斤的隔世石封闭在这地室之中!

    一旦困在里面,就可以宣告自己将要变成文物了......

    谁能想到,帮人炼个药搞不好还要搭上性命!?

    “轰~~~”

    不等李墨回话,倾月女帝提息运气,纤长的玉手之上,石门开始被缓缓抬起。

    重达千斤的石门,被眼前这绝美的女王一掌托起。

    那看似柔美无比的身躯里,雄浑的内力如汪洋大海,整个人都散发出无上的宗师之威!

    要不是这般惊爆眼球的场景......

    李墨都差点忘记了,这绝美的女帝可是有着七品宗师修为的顶级高手!

    不仅是一国之主,容貌超绝,执掌天下。

    而且还身负大宗师修为,立于武道之巅!

    这个女老板,真的是很强啊......

    在这样完美的女强人怀中,肯定能够遮风挡雨,安享一生繁华......

    呸呸呸!

    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现在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

    “你最多只有半柱香不到的时间!”

    托着石门的女帝神情严峻,沉声下令。

    自我检讨了一下之后,回过神来的李墨拿着女帝递来的木箱,毫不犹豫地闪进了石门。

    抗旨不遵,便是死......

    如今这种情形之下,他已然没有了选择的余地!

    快步走进石室之中,丈高的丹炉静立于左侧空地之上。

    这丹炉通体都由天外陨铁凝练而成,外部除了刻画着诸多辅助阵法,还有四条霸道无比的金龙戏珠的图样铭刻于表面。

    奇怪的是,图样中龙头之上理当刻画龙珠之处,却是四个形状不一的孔洞。

    略微打量之下,就连李墨也不忍心生赞叹。

    这个龙纹炉,绝不是普通术士能够打造出来的!

    可眼下情势紧迫,也容不得他再细细端详揣摩。

    将手中木箱放在地上打开之后,炼制九色紫萝烟所需的各种珍宝异草尽在其中。

    随即,神情严峻的李墨开始运转灵元,打出一道引火诀!

    同时,再以灵力启动丹炉之上部分法阵。

    眨眼间,灼热无比的气息从丹炉里向四周扩散开来......

    随着不断地运转灵元操控灵力,他的额头渐渐渗出了一层细细地汗珠。

    可这种细微的事,李墨根本没有办法注意到。

    短短十息的时间之内,全神贯注的李墨不停地投放着各种宝材,手上法诀更是变幻不止!

    原本九色紫萝烟的炼制虽然十分繁复,但对他而言并没有如此艰难。

    可是,此刻的情况根本不算是正常的炼丹!

    术士炼丹之时,容不得任何的差错,一旦有错便前功尽弃。

    九色紫萝烟这种丹药,炼制的过程极为繁杂。

    那繁杂的程序,就更容不得丝毫马虎,但李墨别无选择,只能一味的加快速度!

    如果今后某些时候,想要获得女帝的支持,就要争分夺秒地去完成这件事。

    更何况,生死攸关!

    因此,在既要保证没有差错,又要不停地加速进程的前提之下。

    这种炼制,就变成了一件极为变态的事!

    就算是身为修真者的李墨,也渐渐有些疲惫了起来......

    石门之下,已经换手几次的女帝,额头更是香汗淋漓!

    就算她修为高深无比,但毕竟也是血肉之躯,托着如此的庞大重量,浑身的内力也在不断地消耗!

    但能做到这般地步,足以称得上是当世少有的高手了!

    “轰~”

    一声轻响,石门已经下滑了寸许,女帝渐渐已经开始有些脱力的迹象了。

    那绝美的凤眸目光坚定,但弯眉却已经开始轻皱了起来。

    再次换手之后,石门才停止了下滑的趋势......

    本就因为炼药无比闷热的地室,再加上托着这样重量的巨门,女帝的身上也开始渗出丝丝的香汗,甚至渐渐呼吸都开始紊乱了起来。

    眼看马上就要力竭,却仍不见那个红衣少年出来。

    看来,终究还是有些太勉为其难了......

    想到这里,倾月女帝红唇轻轻张开,沉声出言道:“李墨,立刻退出来!”

    话音落下,既没看见那少年的身影,又无人声答复。

    几息之后,竟仍不见动静......

    这奇怪的情形,让女帝心中不自觉地有些疑惑,随即又开口发话:“李墨,朕命你立刻退石室!”

    一语之后,石室之中仍是一片沉寂......

    但女帝已然无法再坚持下去,让她进去寻找李墨,更是万万不可能的事。

    她是一国之君,身后还有着天羽国的万万子民,绝不能以身犯险!

    但那个才貌双全的少年就此隔绝于世,让人深感惋惜......

    遗憾的神色一闪而过,女帝抽离出她那纤长的手掌。

    却只觉浑身脱力,身子向前倾去,右脚更是迈入了即将落下的石门之内!

    一旦石门落下,必定非死即伤!

    面对这种局面,倾月女帝的中心不忍有些后悔。

    为了等那个少年,她托着石门的时间太久了,久得早就超出了自己的极限......

    或许是对那件事的担忧,让她有些失去了往日的冷静。

    可惜,后悔也晚了......

    千钧一发之际,只听见一声疾呼从即将落下的门内传出:“陛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