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改革天下:第三十章,司空袁逢异想天开,求收藏。

    听到太医李枫的话,司空袁逢心里非常气愤和不甘心。

    这个时候,司空袁逢脑海里闪过一个大胆的想法。

    “太医,现在公路的耳朵不见了,你们把别人的耳朵移给他,能不能长在一起?”

    司空袁逢对着太医李枫大胆的说道。

    此时,司空袁逢一脸冰冷的看着家丁和丫鬟,只要太医李枫说有希望,他绝对会割下这些下人的耳朵为袁术接上。

    在司空袁逢看来,这些下人的命根本不值钱。

    在这个时代,司空袁逢这个想法非常太异想天开了,如果在未来,或许还有可能。

    可是在这个时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大人,您这是为难下官,不要说下官,就算是最厉害的神医也做不到这一点儿,或许只有大罗神仙可以做到这一点儿。”

    太医李枫对着司空袁逢跪了下来,无奈的说道。

    太医李枫在这个时代虽然医术不错,可是他受到时代的限制,眼光有限,他以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听到太医李枫的话,司空袁逢心里非常生气。

    家丁、丫鬟此时都松了一口气,虽然他们已经卖身袁家,可是他们也不想被割去耳朵。

    “兄长,不要异想天开了,让太医为公路治疗,别让公路流血过多而死。”

    太傅袁隗对着司空袁逢提醒的说道。

    听到太傅袁隗的提醒,司空袁逢也点了点头。

    “都出去吧,让太医为公路治疗。”

    司空袁逢压着心里的怒气,对着家丁、丫鬟说道。

    “是,老爷。”

    家丁、丫鬟连忙对着司空袁逢说道。

    随后,家丁、丫鬟全部都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

    司空袁逢、太傅袁隗、袁绍也走了出来。

    太医李枫开始治疗袁术。

    袁家大堂之中。

    “本初,你现在立刻前去调查这件事,老夫要为公路报仇。”

    司空袁逢满脸杀气的对着袁绍说道。

    “诺,父亲大人,孩儿这就去查清楚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袁绍对着司空袁逢恭敬的说道。

    次日。

    “父亲大人,叔父,大事不好,孩儿之前派了三波人通过密道离开洛阳,可是现在还是一点儿音讯都没有,恐怕他们已经遭遇不测,密道已经泄露出去。”

    袁绍对着司空袁逢、太傅袁隗急忙的说道。

    “你说什么?”

    司空袁逢、太傅袁隗对着袁绍震惊的说道。

    现在,司空袁逢、太傅袁隗的手都不由自主的开始颤抖起来。

    他们手里拿的茶杯也开始颤抖。

    毕竟这三条密道是袁家花费几十年的时间建造的。

    为了保密性,袁家付出了大量的心血,这是袁家为自己准备的后路,现在再想建造一天不让人知道的密道,恐怕也需要几年的事情。

    “到底是谁?老夫和你势不两立。”

    司空袁逢此时疯狂的喊道。

    这个时候,袁府管家小心翼翼的走了今天。

    在门口的时候,他就听到了司空袁逢的怒喊,他知道现在司空袁逢很生气,可是他必须进来。

    毕竟现在袁术醒了,如果他不进去立刻禀告司空袁逢。

    等以后司空袁逢知道了这件事,绝对会杀了他。

    “启禀三老爷,四老爷,袁术少爷醒了。”

    袁府管家低着头,弓着腰,对着司空袁逢小心翼翼的说道。

    听到袁府管家的话,司空袁逢眼前一亮,刚才的愤怒表情全部消失了。

    随后,司空袁逢直接向着后院走去。

    袁绍看着司空袁逢离开的身影心想:“父亲大人,以后我受伤醒来之后,你会这么关心我吗?呵呵,我知道,你不会,真是可恶。

    就是因为我不是嫡子,你就这么对我,父亲大人,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明白,我才是你最出色的儿子,袁术除了出身,什么都比不过我。”

    在现在的袁绍心里,他非常嫉妒袁术的出身。

    袁绍不知道的是,袁术虽然瞧不起袁绍,可是也嫉妒袁绍能力比他强。

    精雕细刻的栏杆、玉石砌成的台阶,富丽堂皇的房间。

    袁术此时被包的像粽子一样躺在床上。

    “公路,你感觉怎样?”

    司空袁逢对着袁术关心的说道。

    “父亲大人,我疼,疼,疼。呜呜呜呜呜呜。”

    袁术痛苦的对着司空袁逢说道,说完之后,袁术哭了起来。

    这个时代没有止疼药,虽然华佗已经发明了麻沸散,可是在华佗看来,麻沸散还不够成熟,还有很多缺点,因此,华佗还没有把麻沸散传给其他人。

    没有止疼药,袁术当然感觉非常的痛苦。

    袁术从小到大娇生惯养,这次严刑拷打,疼的袁术怀疑人生。

    虽然以前袁术折磨过别人,可是没有被人折磨过。

    看到袁术这么痛苦,司空袁逢也非常的心疼。

    “公路,放心,太医说了,你这只是皮外伤,修养一段时间就好了,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司空袁逢对着袁术安慰的说道。

    “父亲大人,孩儿带着家丁出了洛阳之后,遇到了丁原的手下,孩子已经讲明了身份,可是他们根本不听孩儿的话。

    直接把孩儿打晕了,当孩儿醒来之后,孩儿已经被他们关押在密室之中,并且他们对孩儿严刑拷打。父亲大人,您一定要替孩儿报仇啊。”

    袁术此时对着司空袁逢哭着说道。

    “公路,你放心,老夫一定替你报仇,他们都问你什么了?你都说了什么?”

    司空袁逢此时对着袁术询问的说道。

    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