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瞎子阿爷死了,陈保儿便一个人了。

    而世上最糟糕的事情,莫过于一个人死去和一个人活着……

    赵父遣了几个人,深一脚浅一脚的往这黑暗中的深处去了,回来的时候,只颤着声说了一句:“都死了!”

    或是雨水把身子浇透了的缘故,短短三个字,陈保儿只觉得浑身冰冷,这似曾相识的情景,把他一步一步拉回那场深渊一般的噩梦。

    陈保儿记得,阿爷还在的时候,老天已经有了要大旱的种种迹象,整个冬天都没有落下一片雪来,更遭孽的是,好不容易等到了开春,雨水没有盼到,那积了一个冬天的暴雪,似乎是泄愤一般,铺天盖地的席卷了下来,雪厚数尺,民宅不堪其重,倒塌不计其数,刺骨的寒冷似是催命鬼一般把人撕裂。

    如此一场充满戾气的暴雪,猝不及防的不止百姓,还有地里的庄稼。

    常言道,冬雪如被,春雪如鬼,这一场大雪过去,田里被冻死的春苗还不及干枯,便已经在雪化时成片的腐烂,而一同烂掉的,还有世间的民心。

    落完了那场雪,老天爷就像哑了火一般,滴雨未落。

    赈灾之余,朝廷官家设坛祭祀,给自己颁下罪己诏,祈求上天原谅自己的过错。

    可不知道是不是这罪己诏诚意不够的缘故,老天爷不但未给出任何好脸儿,反而闹了一出人心惶惶的异象。

    约莫是清明前后,天生怪珠,墨一样的夜空被映得赤红如火,怪珠盘旋于西北崇州之地,最后落于群山之中,而后,山火肆虐一月有余,崇州一片焦土。

    这片山火,不只留下焦土,更像是一记响亮的巴掌,结结实实打在了朝廷的脸上。

    官家自然是不肯轻易承认这是老天在惩罚于他的,于是,在当朝国师和经天监一众大学士的苦心推演占卜之后,朝廷终于得到了一个想要的结果,原来,不管是大旱还是暴雪亦或者那片莫名的山火,都是因为,国将有妖生,上苍才以天谴罚之。

    于是,朝廷责令各州府颁下行文,其一,召各山野之间能人异士,肃清妖患,以平天怒,凡不从者,守押入监,抄其米粮,入库赈灾。其二,各州县府衙役差人,凡能缉拿妖物者,赏万金,赐良田百亩……

    如此怪诞的行文,谁都看得出来,这是朝廷官家,只不过是在给自己寻一个台阶下,维护最后一点体面罢了,当不得真!

    可不管具体如何,这行文里的赏与罚,却是人们真真切切看得见的。

    因此,这本就乱糟糟一片惨淡的世间,便被迫多了些寻常见不到的衣衫褴褛的僧人或道侣,更有背了一柄锈迹斑斑的铁剑,便自称侠客的人,听起来快意,而那饿出了菜青色的枯瘦脸庞以及勒紧的裤腰带,却无不向人诉说着其中艰苦落魄,最后,妖物不曾寻到,人,却倒在了路旁,于是,满地白骨,便不再孤独。

    与这些被朝廷为了体面而抛弃掉的人不一样,官府里的衙门差人,却颇有成效,坟里刨出两具长了白毛的尸体,亦或者长了六根手指的女人,都成了邀功的手段。

    或许朝廷自己也是不信这世上有甚所谓的妖物的,以至于起初这些荒唐的请功折子被呈上去的时候,朝廷竟真的有赏赐下来,如此,那些红了眼的差人衙役便愈发的变本加厉,最后竟连是非也不分了……

    也就是那一年,陈保儿没记错的话,正是春末的时候,山上的老槐惨淡的开了半树槐花。

    清晨来了两个官差,和阿爷说了些什么,等那两个差人气势汹汹的走了之后,瞎子阿爷只是长叹了一口气。

    而官差来做什么,陈保儿其实是不在意的,他当时正忙着用竹竿绑了镰刀,站在凳子上准备割几束槐花混些面粉好拿来蒸饼子吃。

    瞎子阿爷则坐在树桩上,睁着无神的眼,不知道在眺望什么。

    陈保儿力气小,肚里又饥,不小心踩翻了凳子,结结实实的摔了下来,竹竿砸到瞎子阿爷身上,镰刀则不偏不倚的卡在瞎子阿爷颈后,当然,阿爷是看不见的。

    瞎子阿爷奇怪的没有来哄陈保儿,只是推开了身上的竹竿,问陈保儿:“娃儿,山上多久没有来人了?”

    陈保儿挠着头,一脸的愁苦:“阿爷,除了那官差,已经许久没人上山了,咱们已经没粮了!”

    瞎子阿爷便沉默了。

    到了晚上,阿爷吃了半个槐花饼,只跟保儿说,要下山去看看,保儿去搀他,却被瞎子阿爷推开了:“阿爷虽眼睛虽瞎,可这下山的路,却早已经走了千百遭了,都刻在脑子里了!”

    保儿问:“阿爷下山到底要去做什么?”

    阿爷说:“县里的差爷要让阿爷去捉几个妖物来,以平天怒!”

    保儿笑道:“哪里来的妖物,阿爷其实是想下山讨些口粮过日子吧?”

    阿爷不说话,只是在门后寻出了他那根探路的棍子来。

    保儿有些急,扯过阿爷的袖子:“阿爷非要晚上去么?”

    阿爷迟疑了许久,揉了揉宝儿的头发,只说让宝儿去把屋里的包裹拿出来,保儿便依言去了,出来时还想问阿爷多久回来,可,院子里,已经空了。

    阿爷走的那个夜晚,月色红的妖艳。

    保儿在月下守了一宿,阿爷没有回来,屋里的油灯,却已经灭了。

    苦等无果,陈保儿好奇之下,打开了阿爷那收拾好的包裹,里面,却只有两本残书。

    保儿一瞬间慌了神,他终于反应过来,这包裹,其实是阿爷留给他的,半本《地玄决》半本《天玉经》。

    阿爷就是靠着这两本残书,才被山下的人看做活神仙,至于这两本书阿爷是从哪里得来的,保儿从未得知,阿爷也从未谈起。

    保儿疯了一般往山下跑,却在半山道上,看到了之前那来山上的官差,已经死了,扭曲到变形的面孔,让保儿心底的惶恐越来越重。

    阿爷是早就知道了这两个差人会死,才急着下山的么……

    保儿不敢想,拿手背抹着眼,一路跑下了山,山下的村子里,一样的死寂,那些死掉的人,就那么瞪大了眼,似乎在等着陈保儿的到来。

    保儿是在一口枯井旁找到阿爷的,阿爷的模样,比所有保儿路上见到的人都要凄惨,牙缝里满是血渍,舌尖也咬破了,手指也烂了,同样烂掉的,还有阿爷手里那用了一辈子的三合罗盘……

    陈保儿一直都想不明白,阿爷为何要执意在那晚下山,以及阿爷为何像是早就预料到那两个官差要死掉一般,亦或者,甚至意识到,会死掉的,也包括阿爷他自己……

    这些,保儿都想不明白!

    可阿爷到底是阿爷,阿爷是活神仙,他陈保儿,终究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