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暑假的欧洲之旅(Ⅶ)

    夕夏听见这句话的时候,一脸的不淡定,巴利安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她自然是在了解不过,说不定彼得真的很有可能是有去无回。

    “能不能不去。”夕夏可怜兮兮的看着已经坐到沙发上的狱寺,“爸爸,那是一群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贝尔、弗兰,还有他们一个个的都不是好人!”

    狱寺抬手戳了戳夕夏的脸颊,“如果被xanxus听见你这么评价他,我觉得他会非常难过的。”

    “可我说的是实话!”夕夏嘟着嘴一脸的不满,“我们能不能不去?”

    “你觉得呢?”狱寺挑眉看向夕夏,“我估计他们只是想要确定彼得是不是能够成为你身边的那个人。”他又将目光看向一边的彼得,“彼得你想要去那边吗?”

    夕夏自然也把目光看向了坐在身边的彼得,就连抱着看戏心态的狱寺光也将目光看向彼得。

    感受到周围视线的彼得,对着他们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来,他握住夕夏的手,“小夏以后将会是我的妻子,我想要得到你所有家人的认可。”

    夕夏一脸激动的抱住了彼得脖子,似乎在给他加油打气,“那我等一下和你一起去,虽然我也并不是他们的对手。”

    “你们等一下可以直接从巴利安回总部,今天吃饭应该会很早,毕竟他们晚上还有一些要事要处理。”狱寺说着就打了一个呵欠,“这几天一直忙着亚瑟的消息还没有好好的休息过,你们自己去吧。”

    “爸爸好好休息,那我和彼得一起前往巴利安。”

    依小颖住宅的地址距离三方的总部并不算很远,在三方距离的中心处,走路前往也只不过需要十几分钟的时间。

    一路上夕夏都在担心彼得,尤其是担心弗兰会用幻术对付彼得,她一直都在担心彼得没有超直感,没有办法应付这样的事情。

    “小夏,你不用担心。”彼得轻轻握住女朋友的手,转头看向夕夏也是一脸轻松安慰地开口,“我知道该怎么做?”

    “彼得,你虽然想要为了我变成更好的自己,可是我不想要看见你受苦。”夕夏挠挠头似乎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巴利安的那些人和你之前接触的那些人都不一样,他们和我们所接触过的超级英雄也不一样。”夕夏轻声叹口气,“反正你到时候就知道了。”

    彼得给了夕夏一个拥抱,仍旧是让她不用担心,毕竟他对自己的武力值还是比较有信心的,毕竟他能够举起一辆校车的重量来。

    “彼得,如果到时候你出事的话,我一定会第一时间内通知母上的!”夕夏一脸泄气的开口,“我是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

    彼得晃了晃手上的手表,“小夏,你不要忘记了,我们还有特查拉先生给我新升级的战衣,在战斗的时候穿上战衣并没有影响,而且特查拉先生不是说过,这个衣服是振金制造刀枪不入的吗?”

    夕夏瞧着彼得自信满满的样子,虽仍旧有点担心彼得,可堵在心口的那些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在抵达巴利安门口的时候,她在彼得脸上落下一枚吻。

    巴利安的大门缓缓地打开,可就在那一瞬间夕夏还是微微察觉到了不一样的地方,在贝尔的刀扔过来的同时带着那个标志性的笑容。

    “听说小夕夏带了一个男朋友回来,所以就想要来看一看啊!”贝尔的声音出现在夕夏的耳中,与之而来的是顶着凤梨头的弗兰。

    “me觉得这个小伙子不适合小夕夏呢。”弗兰看着夕夏将目光看向一边的夕夏,“虽然是小颖姐认可的,但是巴利安素来也不是好糊弄的呀!”

    弗兰作为六道骸的唯一的徒弟,在幻术一方面自然也得到了六道骸的真传,所以在他们已进入巴利安的时候,就已经进入了弗兰的幻术中,夕夏知道这是幻术,可彼得却不一定。

    在贝尔的刀再次扔向夕夏的时候,彼得一下就把夕夏重新拉回到身边,可谁知道换来的却是更多的飞刀,彼得只能换上战衣把夕夏紧紧地搂在怀里。

    毕竟从一开始踏入这里他的蜘蛛感应就一直在提醒他,这里危险重重。

    “小夏,你没事吧!”彼得一脸关心地说着,可谁知接下来迎接他的是巨大的雷击,一道天雷直接劈下,彼得紧紧地把夕夏护在身边,不让她遭受这样的伤害。

    夕夏心中猜到几分这是幻术,可是她的幻术虽然还不错,可却无法打破这样的幻术。

    “彼得,这是幻术!”夕夏在彼得的耳边小声道,可谁知道下一秒夕夏就从彼得身边消失了。

    彼得蹙着眉观察着周围的一切,蜘蛛感应能够让他的精神稍微集中一点,按照夕夏的话来说,这里是什么巴利安的总部,他们又是夕夏的亲人,所以他们想要对付亦或者考验的只有他一个人。

    彼得迅速让自己冷静下来,可等不及他思考清楚,另外一个东西就袭击过来,彼得只能放出手中的蛛丝让自己远离这样的怪物。

    彼得从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事情,如果真的是幻术,那能够掌控这样的的幻术也未免太厉害了一点,伤害明明都是实打实的。

    容不得彼得多虑,他只能应付着接二连三的攻击,索性新升级的战衣给他提供不少方便的地方,承受多大的力量都可以反作用,所以周围也被彼得破坏得差不多了。

    真正的巴利安总部内,一群人就这样看着彼得破坏周围的环境。

    “蜘蛛侠吗?”弗兰看向身边的夕夏小声道,“他可真是一个有趣的孩子。”

    “你们这样对待我的男朋友怕不是不好吧!”夕夏气鼓鼓地开口,不过看见彼得这样单打独斗的一面,她还是比较开心的,至少他没有因为这件事情而受伤。

    “如果他受伤了,我就哭给你们看!”夕夏仍旧是气鼓鼓的开口,“不过彼得明明没有超直感,为什么能够感觉到未知的危险。”

    “可能是类似超直感一样的东西。”贝尔看着镜头里大战的彼得笑眯眯的开口,“还真是一个好东西啊!”他说着又把目光看向一边的夕夏,“你的男朋友还真有意思!”

    “贝尔!”夕夏气鼓鼓的样子看上去甚是可爱,“你们考验也已经考验过了,不如放过彼得吧!”

    “不行!”坐在椅子上的xanxus沉声道,“夕夏,如果这样就认可这样渣滓的话,那我们还是什么巴利安!”

    夕夏听着xanxus的话气鼓鼓地坐在一边。

    不是xanxus的对手,好气啊!

    xanxus看了一眼身边的弗兰,“将幻术的范围控制到最大,再给他来一点最厉害的,我可不相信这个孩子能够抵挡得住诱.惑。”

    “找到他的软肋,攻击他的软肋!唤醒他记忆深处最痛苦的事情。”xanxus继续开口,“一个情窦初开的高中生,不可能没有暗恋的人!”

    “那我爸当年也不是只有我母上一个吗!”夕夏仍旧是气鼓鼓的开口,“你们怎么就偏生要这样对待彼得啊!”

    “当年狱寺那个家伙比彼得惨多了。”贝尔蹲在一边玩着飞刀凉凉的开口,“平行世界的记忆传到boss的脑海中,他差点就没把狱寺给崩了!”

    还是好气啊!

    作为整个黑手党数一数二的幻术师,弗兰的确是可以控制人心,挖掘出人心底最柔软的一部分,暂时可以称之为软肋。

    看着屏幕上出现的身影,夕夏忍不住的蹙着眉,因为呈现在屏幕上的幻影是一个年长的男人,彼得在看见那个男人的时候也是一脸的吃惊,彼时她甚至能够看见彼得嘴巴一张一合的叫着那个男人“本叔”。

    哪里有什么暗恋的小姑娘,原来彼得心底最深的记忆竟然是这个男人。

    夕夏只知道彼得是蜘蛛侠,可却不知道他在成为蜘蛛侠之前经历过什么样得痛苦,夕夏从来没有问过,所以彼得也从来没有谈过这些事情。

    她的心中竟然产生一丝心疼的感觉,就好像彼得那种切身体会过的痛苦她也能体会到。

    “不要继续了好不好!”夕夏一脸哀求的说着,她指着屏幕泪如雨下,“如果这就是你们想要的答案的话,你们是不是满意了!”

    夕夏很少哭,即便是面对绑架的时候也很少流眼泪,可是如今却在面对这样的情况,眼泪却一直不停地流着,让巴利安的这些人顿时就慌了。

    此刻他们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弄哭小公主,到时候不好和依耶塔交代!

    “结束!”xanxus一声令下之后,弗兰也收回了幻术。

    夕夏跑到彼得身边紧紧抱住了他,口中还口口声声地说着“对不起。”

    彼得抱着一脸泪水的夕夏,心疼地开口,“我没事,小夏你不要哭了。”收回装备之后,彼得拍着她的后背,“不过刚才我竟然看见了本叔,我这辈子最遗憾的事情就是没有照顾好本叔,都是因为我,本叔才会死。”

    “那不是你的错,你不要因为这样的事情而自责。”夕夏柔声道,“都是巴利安的那群家伙,他们不可原谅!我到时候一定会告诉妈妈!”夕夏埋在彼得怀中气鼓鼓地说着,“都是我让彼得经历这样的事情,是我不好!”

    “怎么会是小夏的错呢!”彼得笑道,“自打本叔离开之后我也很久没有见过本叔了,虽然知道那只是一个梦,但至少我见到了本叔不是吗?”

    “我们回彭格列总部吧!”夕夏握住彼得的手,“母上说我们可以早一点过去,毕竟他们晚上还有其他的事情需要处理。”夕夏靠在彼得的肩膀上,“这边走过去的话,需要半个小时的路程,我在巴利安有车,我载你过去吧!”

    “小夕夏。”

    夕夏听见这个声音转头望去就看见山本武的身影,她拉着彼得手一起走向山本武,“山本叔叔,你怎么来了?”

    山本抬手抚上夕夏的小脑袋,笑着开口道,“还不是阿颖不放心你,担心你和彼得在巴利安的安危,就让我过来看看!”

    “我和彼得挺好的。”夕夏不由自主的靠近彼得,“但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不好。”她说着还竖起了小拇指,“对了,千雪阿姨也在总部吗?”

    “在的,而且纱织也在,你已经很久没有见过纱织了吧!”山本武看着夕夏仍旧是一脸笑意,“上车吧!等一下纱织应该会和她妈妈一起抵达彭格列总部。”

    “我很想念纱织妹妹啊!”夕夏拉着彼得坐进了车子里,她靠在彼得的肩膀上,想到之前他们说的那些话,“山本叔叔,这次的事情很严重吗?我指的是你们所需要面对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