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竟敢喝我的酒

    端着泡好的茶回来的苏映听见伊碧对着景絮游说着:“你是个演员啊,不接戏怎么行?”表情十分为难。

    “我说了,现在想拍电影。”景絮皱眉。

    “可我也送了电影的剧本来啊,你倒是挑啊。”伊碧气急。

    苏映善解人意地把茶放在她面前,拍了拍她的肩让她冷静。然后才放了一杯给景絮。

    随后自己也捧了一杯坐沙发上做个安静的旁听者。

    “全是圈钱电影,我挑不出来。”景絮当然有自己的原则,不会接个破电影毁自己名气。

    “像以前一样接电视剧不挺好吗?而且现在有个难得一遇的大制作在面前,你要放过?”伊碧只有面对景絮才能急得滔滔不绝,她实在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全面发展的艺人要钻牛角尖,非要现在拍电影。

    两人一番争执之后,先妥协的还是景絮。

    景絮有些不开心道:“好了,我知道了。既然你说的这么好,那先把剧本给我看下。”

    这是部谍战剧,名为无声的战斗。剧本写的很好,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精彩,结局更是出人意料。邀请的演员阵容也很强大,导演更是目前国内数一数二的。

    虽然近几年谍战题材的电视剧已经不吃香了,但是这部剧播出的话一定会引起轰动。

    就如伊碧所说这是大制作,错过了就会非常可惜。

    虽然只是看了个大概,景絮也掩不住自己满意的心思,难得露出了纯粹的笑容。

    伊碧见景絮的反应之后面带喜色,这剧本是她好不容易争取来的,道:“这可不能错过,一定能凭借这部剧再拿奖的。最好明天就去王导那试镜,之后拍定妆照。”

    其实王导本来就很看好景絮,演技颜值都很好,更重要的是人气摆在那里,稳稳的收视率保障。

    “这么急干什么?我还想去旅游一次呢。”景絮懒散的打了个哈欠。

    “当然要急,马上就要开拍了,能不急么。旅游还是等拍完再说吧。”伊碧恨铁不成钢道。

    苏映这时才适时开口:“也就是很快要开始跟组?需不需要准备什么。”她看起来对剧组生活很好奇。

    伊碧回答道:“你可以给她多准备一点新鲜水果和一台榨汁机。”

    景絮却说:“不,你什么都不需要准备,只需要准备离开。”转头又对伊碧道:“你应该给我安排一个新助理。”

    “你在开什么玩笑,苏映不是挺好的吗?再说了,短时间之内哪里找能忍受的了你的好助理。”

    “啊……烦人。”景絮长叹了口气,之后厌恶地看了眼苏映,不耐地拿起剧本离开了。

    苏映对着伊碧一摊手,满眼写着无奈,整个人显得十分无辜。眼神仿佛在说——我做错了什么……

    伊碧反倒觉得尴尬起来,不好意思地说:“她就是这种脾气,你忍忍吧,相处久了你就会发现她是一个很好的人了。慢慢的就会喜欢她的。”

    ……

    送走了伊碧,苏映去景絮的酒库给自己拿了一瓶酒来,想用它来浇灭心中的烦躁。

    她为什么要这里受这些气,真是倒霉。

    拿起酒瓶往嘴里灌了一口,她很少喝酒,只有心情烦闷的时候才会喝。她确实是个酒瘾不大的酒鬼。

    苏映只觉得入喉的东西很辣嗓子,也不知道是什么酒,既不是白酒也不是啤酒。

    总而言之,一口也就醉了。

    这不是别的,正是世界上度数最高的酒——波兰的伏加特。苏映连勾兑都没做直接喝了自然不会好受。

    楼上的景絮在房间里看了会才到手的剧本,因为太过投入,当看了眼手上的腕表之后,才发现已经到了深夜。

    可手里的剧本还剩了那么几页没有翻看。她最后还是决定下楼去叫苏映给自己磨杯咖啡,喝了提神之后再继续。

    既然决定接了,肯定要费心的,这是她一贯的原则。

    于是她合上了剧本,打开了房门,踩着舒适的拖鞋下了楼。

    本来心情平静的等她到了客厅,看见了让她大为恼火的情景。

    她忍着怒气靠近茶几,拿起了酒瓶,简单的看了眼名字又放下。接着又把视线放在睡在沙发上躺尸的某人……

    她想,为了她这瓶价值不菲的酒,就不会轻饶了苏映。

    双手抓起苏映,揪住了她的领子,提起来问:“谁允许你擅自动我的酒的?”

    苏映没反应,完全像尸体一样安静。景絮手上又加大了一分力度,加大了音量:“喝了我的酒还想睡安稳觉?快给我醒过来,否则你就等着喝马桶水吧。”

    “……干嘛啊,别吵我睡觉……”苏映口齿不清的嘀咕着,一看就知道还没清醒过来。

    “你还想睡?”景絮向着苏映的耳朵招呼了过去,直接拧住了。

    苏映低声痛呼。但喊两声之后又睡着了,醉的不轻。

    景絮可没有真把人头往马桶里塞的恶趣味,松开对方泛红的耳朵之后,面对一个醉死了的醉鬼也束手无策。

    她只能等明天再跟苏映说说这罚款的问题。

    ……

    清早,苏映从自己的房间里醒来,打了个哈欠,脑袋还有些茫然。

    慢慢地回想了一下昨天晚上的事,隐约记得喝了点酒,然后在沙发上睡着呢……

    嗯?沙发,那她是怎么回来房间的……

    拍了拍有些疼的脑袋,不去思考这些。

    强打起精神,出了房门。往楼上望了一眼,又看了眼挂在客厅的时钟,都已经下午三点了。

    没想到她一觉睡了这么久,也不知道景絮这么久没见到她会怎么想。

    不会要扣工资吧?或是又要叫嚣着让她滚蛋?想到这里不知道为什么竟然笑了。

    去浴室清洗了一下,去除了一身酒味。整个人清爽了许多。简单的擦拭了下头发,换了身休闲的家居服。

    苏映去榨了杯蔬菜汁就端上了楼,礼貌地敲了敲房门,却没听到回应声。按理说景絮应该在房间里的,难道出门了?

    不过景絮有时会出去跟朋友聚会,不在也正常。

    她把手里端着的蔬菜汁几口就喝完了,并不是很习惯这奇怪的口感,咂了咂舌。喝完才反应过来——这是景絮的杯子。

    反正她也不会知道,想到这一点苏映就放心了。

    可谁知道就在这时候,房门被拉开了。全身上下仅仅裹着一条浴巾,湿漉漉的长发还贴着脸颊的景絮站在房门内侧,一双黑眸直直地看着苏映……手中的杯子。

    苏映:卧槽,房间隔音也太好了,一点水声都听不见,怪不得刚才没来开门。心中暗道糟糕,脸上却堆起奉承的笑容:“小景絮,别着凉了,快去穿衣服。”

    景絮皱眉,大夏天的哪里会着凉,还想转移话题。她伸手拿过自己的杯子,淡淡说道:“好喝吗?”

    注视着杯子的视线让苏映发毛,感叹对方小气的同时也不得不想办法化解这份尴尬。

    苏映伸手将自己的头发别在耳后,另一手给景絮来了个典型的壁咚。

    她故意放柔嗓子说道:“你喜欢喝的,我自然也喜欢喝。要尝尝味道吗……”说完她凑近景絮,意图不轨。

    如果是个其他人怕是会受到苏映的行为影响。可惜…景絮是个直女。

    ……

    “我的杯子碎了。”眼神冷淡的景絮指了指地上的东西。

    貌似更尴尬了。

    “你可以走人了。”景絮伸手准备推开苏映,哪料苏映纹丝不动。

    “让开。”景絮推不开虽然有些窘迫,但被她的气势掩盖的很好。

    苏映不仅没让开,直接夸张地抱住景絮的大腿,假哭道:“老板我错了,我立刻去给你再买一个。”

    这场无比尴尬的闹剧在苏映的求饶声中结束了。但景絮恼怒的余温却一直持续到进组那天。

    苏映拖着两个大大的行李箱,来到剧组为她们安排的酒店,准备收拾好房间。让她不知道该喜还是该忧的是她和景絮的房间是紧挨着的。

    虽然已经过去三天了,但是景絮还是没理过她,属于看见她不仅没有笑脸,还要翻个白眼的那种。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她开始当景絮助理开始没过多久,景絮就认定她是个同性恋,并且还喜欢她。景絮的这个迷之自信让苏映流汗,背地里不知道吐槽多少回了。

    不就是长得漂亮点吗?还一副全世界都会疯狂迷恋她的样子。自恋过头都要得癔症了吧。或许是第一次在机场的时候,自己稍稍发挥了一下疯狂老婆粉的演技,才让她产生误会了。

    苏映先把身上的背包扔进自己的房间,才拖着属于景絮的两个行李箱去了她的房间。

    仔细地把她的一大堆衣服挂好,接着把笔记本为她摆好。然后把酒店的床上用品全换成自带的。把洗漱用品也从箱子里拿出来摆好。

    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都得住在这里了。苏映环顾四周,发现没什么好收拾的了,才离开。

    景絮这时候应该在参加无声的战斗的开机仪式,特意吩咐了不准她去,她也没那心思过去热脸贴冷屁股。

    既然是自由时间了,当然要去玩耍一番。

    她的娱乐方式不多,为数不多的其中之一就是……篮球。

    这或许让人惊讶,但她作为一个女人确实就是喜欢篮球。

    站在篮球场上,双手握着篮球,那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寻常人体会不到。

    “美女,干嘛呢?!快投篮啊,发什么楞啊!”临时组队的队友朝她喊着。

    苏映开心的回应了一声,轻轻一跃,抛出了一颗完美的空心球,三分就到手了。

    一场下来,其他伙伴都是汗流浃背,气喘吁吁。除了苏映,她感到体力充沛,精神奕奕,整个人像是重生了一样。

    苏映抬头看了眼万里无云的天空,露出了爽朗的笑容,对着其她人说:“继续,谁认输谁就是孙子。”

    本来刚开始抱着陪这个女生玩玩的男人们也不再轻视她,跟她打成了一片。

    景絮坐在保姆车里,单手支着下颚,望着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刚从导演邀请的酒吧出来,一身衣服被染上了不该有的烟酒味。

    剧组配备的司机眼睛不安分的从后视镜里窥探着景絮。

    景絮感受到了这视线,有些不耐道:“专心开你的车。”说完还低声说了句国骂,刚才沉静的样子不复存在。

    司机听见这句话一惊,立刻收回视线,同时在心里嘀咕:不就看几眼吗,还不让看,脾气真差,果然镜头前都是假的。还自以为不会被发现的翻了个白眼。

    “你不去拍鬼片真是浪费了人才。”景絮嘲弄的笑道。

    司机心里一跳,嘴上言不由衷地奉承道:“是的,是的...”

    “闭嘴。”

    景絮不再言语,随手把车窗开的更大些,任随晚风吹乱她精心打理的发型。眼睛在风中眯了眯,开始有些犯困。

    司机虽然为人不讨喜,但车技还可以,车开的很平稳。

    很快就要到酒店了。

    这时车经过了一片篮球场,在一片夜色中,这里却亮如白昼,非常惹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