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3、你成功引起我的注意

    而正在球场运球的高挑女人则更是占据人的眼球,那灵活的身姿,熟练且潇洒的动作,不可一世自信的气场,无不让人欣赏。在一群男人的拦截下也能顺利的突破防线。

    这样的苏映,很陌生。和之前那个她印象之中的人似乎不一样。

    刚才还在想人跑哪里去了,原来在这里。

    景絮让司机把车停在路边,一边嫌弃着那一看就又臭又脏的某人,却又不得不对苏映的球技感到赞叹,虽然她并不想承认。

    喘着粗气,苏映终究感到有些累了,这才去拿椅子上的水喝。无意间抬眸,见着路边停靠的一辆黑色保姆车开走了,她并不在意。拧开瓶盖,抬手直直地往嘴里灌水,一口气喝下了一大半。

    苏映感到前所未有的舒畅。她拿出包里的手机看时间,已经凌晨了,没想到都这样晚了。又发现还有一条未读短信,和一通未接电话,都来自同一个人。

    景絮。

    苏映有些疑惑,好奇的点开短信,看完有些无语。

    ‘呵呵,不回电话等着瞧。ps:来xx饭店。’

    看来电时间应该是晚饭时间,苏映抓了抓后脑勺,搞不通为什么这种应酬的场合景絮还要叫上她这个小助理,况且之前不是说不准她来的吗。

    不过她倒是挺好奇景絮能让她瞧什么,她等着。反正都这么久没回了。

    毫无压力地穿上运动外套,踏着轻松的步伐,悠哉哉的回了酒店。还心情颇好的哼着调调。

    结果很是意外的在自己房间里看见了景絮,吃惊道:“你怎么进来的?”

    “你管的着吗?你以为我想躺你这床啊。”还伴随着一声冷哼,状似嫌弃地拍了拍和自己房间基本一样的床。

    苏映默默瞥了一眼房间里摆放在墙边的凳子,又收回视线。

    苏映对景絮这种理所当然的鸠占鹊巢的行为在心底默默吐槽,脸上却并不显露,反而笑道:“景老板躺你的,睡我床一辈子我都不介意。”

    这么一说之后景絮反而很不自在,露出嫌弃的神色,啧了一声:“我才不要。”

    苏映看见她一下子从自己床上下来,觉得有点意思。

    她促狭道:“那真是太可惜了,明明我的床又大又软的。”

    这句话让景絮被噎住了,她胳膊被激起了鸡皮疙瘩。

    “以后少说这种恶心人的话。”景絮脸色很差凑近苏映警告道。

    “这怎么恶心到你了?我开个玩笑嘛。”苏映有些无辜,感觉景絮有点小题大做。

    景絮也没再多说什么,就转身利落地走了。

    苏映在她背后叹了口气,表情有些无可奈何。

    第二天,剧组正式开始了拍摄,苏映也挺好奇的,认真的跟着观摩学习。

    看着被一堆机器围着的景絮,感到有些别扭。特别是代入了角色,跟人对戏的时候,简直就是换了个人。距离感一下子就拉远了。

    景絮饰演的居明云穿着一身墨绿色的女式军服,显得精神奕奕,成熟稳重。她整个人都与角色融为一体,眼神坚定,举手投足间俱是大将风范。

    居明云戴着手套的手摘下自己头上端正的军帽,规矩地放在桌上。又优雅地摘下了手套,她手指细长的双手拿起面前一个信封。动作缓慢的拆开,略有些沉重。

    过了片刻时间,她放下信,举手去揉捏自己的眉心。表情显得有些疲惫。

    居明云的双目中闪过复杂的情绪,嘴角有些僵硬,眉眼间还带上了煞气。

    这时,传来敲门声。她朗声道:“请进。” 同时放下手,把信收好,掩盖好了自己的情绪。

    门外的人进了门,带着些得意的道:“居少将,好久不见。”说完伸出有些肥嘟嘟的手,想要与居明云握手。

    居明云重新戴上手套和帽子,这才站起身,显得很热情地与这人握手。

    “没想到竟然是赵团长,有失远迎啊。”脸上还挂上优雅得体的笑容,让人感到她的话很真诚。

    这赵团长装作没察觉居明云对她的嫌弃,面色不改,依旧笑嘻嘻的。

    两人虚与委蛇的寒暄了一番,就进入了正题。

    赵团长:“想必居少将也收到了消息吧,我团攻打敌军得力,让他们屁滚尿流的退回了根据地。哈哈,真是大块人心啊!”

    “是啊,赵团这次可是立了大功啊。李师长给的奖赏可不少吧,恭喜啊。”居明云脸上的笑意不减,眉头一挑,语气略带几缕嫉妒的意思。

    赵团长摆了摆手,谦虚道:“也没什么,就几杆枪,一些军饷而已。都是要分到兄弟手里,上阵杀敌用的。”话语里的得意却怎么也掩盖不住,炫耀之意很明显。

    居明云低笑一声,也不在意。

    赵团长也觉出自己太招摇了,不好意思的咳了咳。继续说:“其实师长的意思是乘胜追击,我也认为不应该给敌军喘息的机会。所以,这次来找居少将其实是有一个不情之请。”言下之意就是这不是我要来,而是李师长要他来的,你不干也得干。

    居明云怎么会不明白,微微垂下眼眸,盖住眼底的精光。修长的食指轻微曲起敲击着桌面,作沉思状,好听的嗓音道:“还请赵团长明说。”

    “还请您与我团一起出兵攻打共军。”

    居明云眼皮一抬,手也停住了。果然,她一早料到的事还是来了,这还真是自己打自己。

    “卡!”导演叫停,所有人都嘘了口气,放松了。“完美,一次过。景絮表现很好,保持住啊。”

    景絮摘掉帽子,感到有点热。

    “谢谢陈导,会的。”她接着又对刚才对戏的老演员说:“和前辈合作很愉快,接下来还请多多指教。”今天是第一天进组,谦虚低调才是打好关系的关键。

    虽然她生活中不会这么谦逊,但工作中她却很认真,自然不会那么目中无人。

    那个演赵团长的老演员对景絮很满意,年轻一辈这么优秀的已经不多了,笑呵呵道:“应该互相指教才对,你把这个间谍演的惟妙惟肖,一点不比任何人差啊。”说完还赞赏地拍拍景絮的肩。

    苏映见到这幕不知为何感到有些刺眼。

    默默凑过去的苏映认同的点头:“是啊,看的我更加为你着迷了,小景絮。”说完她就欲把手往景絮被腰带勒得更显纤细的腰肢上放。

    景絮面色不快,冷冷道:“可我一点也不喜欢你,别贴我身上,离远点。”说完还掐着苏映的手把她从自己身上扯开。

    苏映:“我也没说你喜欢我啊,难道你在向我表达你喜欢我?”

    “脸真厚,佩服。”景絮说完就去休息了。苏映提脚跟上,黏人的紧。

    之后的每天苏映都是在围着景絮打转,但她也不觉得难以忍受。相反,景絮却被她烦的一个头两个大,可让人惊讶的是,景絮把以前最喜欢对苏映说的,要她滚蛋的话闭口不提了。当然,死变态还是不变的。

    系统给她的任务正是要让景絮爱上她,再报复她。而景絮爱上她之后就得被抛弃,要惩罚这个原著里的渣女。只因为在原著里,景絮从头到尾都没喜欢过苏映,甚至还在苏映因她而死之后,转头就与一个男人结婚了。原来的苏映是一个付出型的女人,自然和普通人不一样,不仅没有生恨,相反的,在最后还是深爱着景絮。

    就是这么一本典型的渣攻贱受文,让苏映欲罢不能,熬夜看完,再熬夜写了超长差评。然后就这么悲剧穿进来了……

    而现在的苏映对景絮表里不一的别扭性格感到很有趣,很喜欢逗弄她。

    因为拍戏的缘故,景絮的头发被盘了起来,搭上白皙的肤色显得很干净清爽。耳廓上戴的饰品也摘掉了。完美的身材穿着帅气的军装,一向冰冷的脸庞更显高不可攀,她只有在拍摄时才会有灵活的表情。而经常对苏映恶语相加的嘴唇唇型也很完美。

    单论外表来说,景絮确实是完美的,也是当红的偶像派的领军人物。大家甚至会把过多的注意力放在景絮的外表上,却忽略了她不俗的表演实力,导致一些莫须有的罪名会被扣在景絮头上。

    明明演技很好,该安静的时候就安静,该用力的时候就使劲。可黑粉不买账啊,就要说她是该使劲的时候面瘫,该安静的时候太浮夸,一个个说的就像是戏剧学院的专业老师似的。

    不过景絮这个科班出身的优秀学生自然不会在意,偶尔看见苏映拿个手机在那跟网友撕逼的时候还要用刀子嘴刺苏映几句。

    有次还直接夺过苏映的手机,嫌弃道:“骂个人都骂不好,让我来。”接着用漂亮的手在手机屏幕上快速敲打着。苏映嘴角一抽,心想道:都不用思考怎么骂吗,不会经常这么干吧。

    也就几分钟后,景絮把手机还给了苏映,风度翩翩的离开,表情很淡定。

    苏映好奇的拿着手机看景絮到底回复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