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4、你吃醋的样子很可爱

    她心底还是相信景絮毒舌的功力的,直觉那可怜的网友会被气的不轻。

    匿名网友:你是秀儿吗,景絮是你谁啊,就知道在这跪舔。本来就是个花瓶而已,你还在这儿讲她的实力,骗自己有意思?

    爱国青年小苏:“总比你这种只会敲下键盘就随意否决别人的垃圾好。景絮至少有我舔,至于你,怕是只有去舔老鼠屎的份。她有没有实力,关你屁事,不喜欢就不要评价。最后,她是这个世界上最闪亮耀眼的那颗星星,是我仰望崇拜的女神。”

    这是另外的价钱:……

    直接把网友怼的都不匿名了。

    苏映对于景絮用自己的账号,自己给自己加戏,堪称戏精的自我修养十分佩服。并下定决心,从此再也不当着景絮的面刷微博了,不能给景絮再自夸的机会。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除了偶尔在撩与被撩的过程中会产生些小矛盾,其余相处都很愉快。连伊姐都大跌眼镜,没料到到她们之间能相安无事的处这么久。

    苏映并不在意景絮对她有没有越界的想法,也就是说友谊以上的想法,她看不出对方的想法,也不想去揣测。她关心的是自己对景絮的想法,到底怎样才能自如的控制自己的感情。

    要想做到爱一个人就能去爱,真的简单吗……可惜,她是人,不是神,七情六欲哪是那么容易操控的。

    如果景絮真如荧幕上,既温柔又睿智,苏映觉得这任务应该会容易很多。但这只是如果,事实就是景絮跟刻意塑造的形象相反,刻薄,情商低。这并不让苏映讨厌,但也让她喜欢不到哪里去。

    她决定暂时放下自己这道难题,还是先解决关于景絮相对来说要简单点的任务。

    “耳朵聋了?没听见我在叫你吗?”景絮声音里充斥着浓浓的不悦。

    “没听见。”苏映仅仅上下嘴皮子一碰,态度懒散。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依旧像之前一样瘫着。

    “看来真聋了。”大晚上刚外出回酒店来的景絮翻了个白眼,很是毁形象。她自然地躺在苏映旁边,也放松自己,软绵绵的在床头靠着,又细又直的长腿微微敞开 ,和苏映的姿势如出一辙。

    其实从前的景絮虽然不拘小节,但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放纵自己,毕竟她一直秉持着优雅矜持的淑女仪态,思想可以粗俗,做事却一定要有风度。

    但自从认识苏映以后,竟然慢慢被同化了。本来还可以的形象管理也越来越差。甚至一次有来剧组探班的粉丝看到她跟苏映一人叼着根冰棍咬着吃,还是蹲着的。

    好在剧组不准拍照,否则形象大毁。

    不过说到底还是要怪苏映多管闲事的把她的冰咖啡拿走,硬塞给她一根只值2块钱的廉价冰棍,吃起来口感太甜。本来她是不喜欢甜的,但那凉爽的感觉确实是咖啡代替不了的。

    “你现在对你老板的态度真是越来越差了,以前可不这样。”景絮话语虽然带着委屈的含义,但是声线平稳,看起来并没有没什么情绪。

    “那是因为刚开始不熟,客气客气。再说了,现在天气越来越热,真心不想动啊,下次,下次一定听见之后立刻来。”苏映笑嘻嘻的。

    她接下来的话却带着几分酸溜溜的意思:“况且我的老板刚从帅气小哥哥那里回来,春风得意,那需要我迎接啊。”

    景絮进组已经快三个月了,跟剧组的人也都算认识了,不陌生也不熟悉,一直保持着距离。只是不知道最近是走了狗屎运还是桃花运,跟自己搭档饰演男主角的演员对她展开了猛烈的追求。

    在景絮明示暗示的拒绝之下,他依旧不为所动,仍然不停找机会约景絮。

    景絮虽然性格不怎么样,但她在众多缺点对比之下,最大的一个优点就是表面优雅。所以她对待不熟悉的人一直是有礼且温柔的。

    这样也让她被缠的很头痛。

    剧透过的苏映明白景絮对那男人没意思只是暂时的,等过段时间这渣女就要被打动然后彻底甩掉她,走上普通人的人生了。

    但她现在还是挺欣赏景絮苦恼的样子。

    所谓男追女隔座山。苏映想,现在景絮跟那男人之间隔的应该是珠穆朗玛峰。

    景絮冷笑一声:“所以你现在是在嫉妒我吗?”有些讽刺地说:“也对,像你这种特殊人群怎么会懂我的烦恼。”随后闭上眼,不想搭理苏映。

    苏映已经被讽刺习惯了,也不生气。

    她只是突然凑近景絮,用手指在景絮的脸颊上戳了一下,对她耳语道:“那么你现在发现我的好了没?”

    景絮感受到脸颊上的肉凹陷下去,也不睁开眼,直到耳畔传来一阵湿热,她才一下子睁开眼。烦躁道:“喂!干什么啊,烦死了。”

    说完就出了苏映的房间,大步就回了她自己的房间。

    苏映清楚的看到离去的景絮耳垂变得一片通红,被骂的郁闷感顿时清空了。

    次日,照常像往日一样忙碌。

    苏映的主要工作是给景絮端茶递水,擦汗扇风。可景絮拍戏也很忙,不可能时时让她做这些,所以大部分时间她只能看着,并没事可做。

    “这不是小苏吗?怎么在太阳下站着啊,快找个凉快点的地方坐着吧。”一个男人的声音突兀的出现了。

    苏映向来人看去。他浑身上下穿着名牌,长相属于干练精英型的,细长的凤眼带着几分狡猾,总体来说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

    苏映对他的总结就是狐狸的脸庞,模特的身材。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对景絮追的正欢的段意渊。

    苏映笑着回应道:“这里离她近些,看得更清楚。”

    段意渊也知道这两人的关系好的跟朋友似的,不是一般的雇佣关系,因此对苏映话语里透出的亲密也不在意。

    况且苏映还当着她的面对景絮上下其手的时候,他就已经感到这两人感情要好的过头了。要不是都知道景絮的性取向,再加上每次苏映这样都会被打,可能他都要误会。可事实就是,这两人只是好闺蜜,没有怀疑的必要,那也太大惊小怪了。

    段意渊笑容亲切,清楚的知道要跟景絮进一步,就得先跟她的朋友处好关系,好让苏映给他美言几句。

    语气更加轻柔,关心道:“可这里这么热,我叫小周给你拿瓶饮料过来吧。”小周是他的助理。

    “谢谢段哥,不用麻烦了,我不渴。”苏映笑着拒绝了段意渊的好意。“段哥的戏份不是结束了吗?怎么在这里。”

    段意渊饰演的虽然是男主角,但戏份不多,与景絮的感情戏也少的可怜。就是一个女主角为了报仇的引子,推动戏份用的角色。两个多月的拍摄就领了便当。

    段意渊凭借直觉感受到苏映话语里的不欢迎,隐藏住些许不舒服,带着温柔的笑容:“留下来跟景絮学习一下,反正接下来也没什么通告,可以休息几天。怎么,怕我抢了你的工作?”

    “端茶递水的工作段哥要抢我还求之不得呢。”苏映嘴上开了个玩笑,一双眼却含着凌厉 。

    段意渊跟苏映对话总觉得不舒服,又说不上哪里不舒服。他被热的有些难受,用手对着脸扇了下风,礼貌告辞之后转身去了太阳伞之下。

    苏映继续和剧组的工作人员一起,站在烈日下,看着全心全意投入到角色里的景絮。

    导演匆忙跑过来遮住了苏映的视线,慌忙道:“苏映,有件事不得不拜托你。”

    苏映点点头:“陈导别急,能帮我肯定会帮的。”说完还拍了拍导演的肩,一股领导的气质油然而生。

    导演顾不上这些。

    “本来今下午客串的演员不来了,没办法等她了。你就顶替她拍一场吧。”陈导也很为那任性且没有职业道德的演员气恼,偏偏这个角色还得看脸,非苏映不可。

    不论演技如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

    “放开她。”气质冷艳的居明云依旧一身军装,风采无人能及。她眼中隐藏着的慌乱的神色却让她的气质有了变化,不再高高在上。口吻中也有了些紧张,接着道:“没想到李师长请我来吃的竟是鸿门宴啊,这可真在我的意料之外。” 语气带着些嘲弄。

    她口中的李师长是她的上级,也是之前让赵团长和她一同去打击敌党的人。李师长脸上有一条不大不小的刀疤,一身匪气,不过被一身军装遮去了大半,但这样依旧不会让人觉得他是一个好人。

    而现在这李师长正干着土匪才干的事,挟持了居明云的家属做人质。就为了揪出一直潜伏在党内,害他们吃了无数亏的内鬼。

    虽然没有确实证据,但他根据种种迹象做出推测,就居明云最有可能会是这可恶的内鬼。今天他就不信抓不了这混蛋。想到这里他就冷冷一笑。眼神一片漆黑。

    而被他挟持的是一个穿着普通,脸上有些脏兮兮还带着伤的女人,即使这样掩盖不住她秀丽的容貌。这人双手被绳索紧紧地束缚住,神色间透露着一股畏畏缩缩的懦弱样让人心生厌恶。气质与脸孔完全不符,整体并不怎么讨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