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5、不许碰我的女人

    赵团长右手把身前人的脖子死死地勒着,一招锁喉非常的老练,左手则握着一把枪,对准被她勒着的人的太阳穴,把她制的死死的。

    这也让居明云不敢做什么,现在她妹妹的命被李师长握在手里,随时都能要掉她的命。更何况......

    居明云扫视了一圈举枪对准她的士兵们,嘴角挂起了嘲讽的笑容,这李师长根本做好了杀掉她的万全准备了。

    “救我啊!姐!”被李师长的枪抵着脑袋的居明芯颤颤巍巍地说着,眼泪也跟着滚下来,她呜咽的接着对目前唯一的救命稻草,也是她的亲生姐妹说:“我本来抽烟抽的正放松的时候,突然来了群人把我大老远的绑...绑来了。姐姐,她们要什么你给她们就是了,总之……救,救我啊!”

    居明芯的眼圈下微微泛青,以及缺乏红润的唇瓣表明她吸食大烟已久。

    居明芯现在一口一个姐姐叫的相当亲热,实际上在以前的时候她一直嫉妒着这个抢尽风头的居明云,从不肯心甘情愿的叫姐。一直都是直呼其名。现在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倒叫的心甘情愿。

    居明云看着居明芯这贪生怕死的孬样,心中泛起冷意,呵斥道:“哭什么,丢脸。给我闭嘴。”

    居明云自从加入了党,就没跟家里人联络过了。并不是她没有孝心,而是参加革命本来就是脑袋别腰带上的事,撇干净关系对居家才是有益无害,不联系只是怕牵连了她们。而且居家也是个富裕人家,少了个居明云并不会有什么,她的父亲能顾好齐家。

    只是她没想到还是连累了家人,眼底的紧张渐渐掺杂进了愧疚,她看居明芯被她斥责,眼中的泪珠不要钱似的往下掉,情绪十分复杂。

    “李师长,有什么话先放开我妹妹,再慢慢谈不好吗?”居明云眉头拧起来,说话倒还冷静客气。寻常人遇到这事怕是暴躁如雷了。

    李师长看着居明云,想从她身上找出漏洞,但他失望了。自顾自地笑了起来,发出一股刺耳的笑声,笑够了就停下来。

    眼神冰冷的说道:“你现在有什么资格跟我提条件?居明云。你是我一手提拔上来的,你的军事才能也很出色这么多年从没让我觉得自己看走眼过。现在你这表里不一的女人把我们往死里逼,害死我们不少弟兄。而让我最气愤的却是造成这一切的却是你。枉我那么信任你,真是可笑,可笑,哈哈!”

    他着重重复了可笑这一个词汇,随后的大笑就像真的听了笑话一样夸张。可旁人听来,笑声中带着莫名的悲哀。

    居明云咬了咬下唇,脸上没什么表情,随后抬头直直的看着李师长:“我什么都没做,李哥。”

    自从她们之间因为种种原因疏远了之后,居明云一直是恭敬的称呼着李师长。

    现在一声李哥让李师长想起了以前他还不是师长,居明云也只是一个他手下的通信员的日子。想到这里他没有感动,也没有怀恋,只觉得物是人非,更觉居明云可恨:“明云啊,你可真能耐啊,现在了还要继续骗我,继续伪装吗?”

    说着因为情绪激动,手上的力气就更大了。勒得居明芯喘不过气,手脚并用的挣扎起来。

    李师长见居明云只是默默无语的站在那里,坚定的看着她,眼中没有丝毫虚伪只有真挚。居明云在用这种方式告诉她,她不是间谍。

    李师长心中的结论开始动摇了起来,对居明云就是内鬼的结论产生了动摇。

    这时候,把居明芯绑来的用途就该用上了。

    “你现在还不承认的话,你妹妹的命就没了。相反,如果你现在坦白,我不仅对你从轻处理,还保你家人平安。”李师长突然温柔起来,放松了紧紧勒着居明芯的手臂。

    居明芯大口大口的开始喘气。

    居明云却依旧重复道:“如果李哥一定要说我是,就请拿出证据来。”

    被李师长用枪指着的居明芯这时候也不犯傻了,缓过气来就急忙帮着居明云说话,生怕自己的小命没了,语气中带着讨好:“是啊是啊,李哥。我姐姐真不是你说的那种人,您一定误会了。”

    李师长侧头看了眼身边的女人,突然又笑的不怀好意。

    “ 只要你杀了你妹妹,我就永远无条件信你,但你要是不愿意杀,那就说明你对党国不忠诚,你......就是那个叛徒。”

    居明芯闻言惊惧的睁大了双眼。

    -------------------------------------

    “卡!!!”导演激动的打板。

    “没想到这么重要的一场戏,竟然这么顺利。”导演兴高采烈的说,本来以为苏映会添很多乱子,没想到恰恰相反。

    苏映一改刚才的怂样,又恢复了轻浮的本性,揉着被勒痛的脖子向导演诉苦:“我这么辛苦,就不能给居明芯这角色一条活路吗?给我加点戏呗导演,当然,同时也要加钱。”

    陈导遗憾的回答:“你的表演一定会让观众眼前一亮,但一开始这角色就是个过渡用的小角色,也不可能临时改剧情的,抱歉。”他还真挺内疚的,强制性让苏映帮了忙,却答应不了她的要求。

    苏映却没在意,笑笑道:“开玩笑的,拍戏这么累,我就过过戏瘾就够了。”

    突然在远处的景絮声音传来了:“苏映,快过来!快点。”

    “导演,我过去了。”苏映闻言二话不说就朝景絮去了。

    苏映很不愉快的发现了站在景絮身旁的段意渊,那男人笑眼弯弯的注视着景絮,眼中满是深情。

    苏映一过去就假装无意的挤在两人中间,将他们隔开,笑嘻嘻地对景絮说:“什么事,尽管说,甭客气。”

    景絮脸上闪过一丝无奈:“告诉他,我等会儿的行程。”

    苏映面色不改,依旧笑着:“拍摄结束之后还要飞去x市参加一个访谈节目,我们要快点离开,否则误机就麻烦了。”

    段意渊当下笑容弧度下去了不少,这话不就是说给他听的吗?他笑容淡了不少,直接略过挡在中间的苏映对景絮说:“我也不耽误你的时间,就是看剧组快杀青了,之后想邀请你一起去海岛玩几天放松一下。我有个朋友租了个海岛,要举行派对。怎么样,赏脸一起吗?”

    景絮显然将他的话听进去了,没几天就要离开剧组了。而她没进组之前本来就打算去旅游看美景,是伊碧打扰了她的计划。到底要不要去呢?

    苏映在景絮还在思考的时候,脑中也闪过书里的片段,这剧情怎么这么熟悉。一起旅行?这不就是这两人埋下定情种子的时候吗?之后景絮就会一边跟段意渊纠缠不清,一边接受苏映的深情付出,做一个脚踏两条船的渣女。

    不行,必须得将这种子消灭掉,不能给它埋下去的机会。

    苏映抢先开口:“这件事必须跟伊姐商量才可以,现在做不了决定。”她决定采取迂回战术,只要不当场答应,之后就肯定没戏了。这事必须搅黄。

    段意渊向着某个方向看了一眼。

    收到暗示的男助理小周上前揽住苏映的肩膀,看似自来熟实际使了不让人拒绝的力气,将她强行带走。嘴里还说道:“导演叫我带你过去核算片酬呢。快走吧,别跟钱过不去。”

    景絮从思虑中回过神看着被小周揽走的苏映背影,挑了挑眉,轻轻发出一声冷哼。

    段意渊脸色恢复如常,连心情都愉快了不少,心中暗道小周做的不错回头一定加奖金,嘴上却说道:“小苏第一次演戏能拿到不错的片酬真是激动啊,身子都发抖了。”

    如果走远的苏映能听见这句话一定会当场反驳:你胡说,我没有,我那是用力在挣扎才会抖的好吗?

    景絮似乎相信了这样的说辞,收回了看向远方的目光,眼神对上段意渊养眼的笑颜,礼貌的回笑道:“如果不会给你们带来麻烦的话,我当然是想参加的。”

    段意渊摆了摆手“你太客气了,怎么会呢。不过这次属于私人聚会,我们都不会带助理之类的,你应该不会介意这点吧?”段意渊已经感到苏映的碍事了。

    景絮有些许迟疑,她不是犹豫没有苏映会怎么样,而是纠结她独自照顾自己会怎么样。眉头微微皱起来。

    苏映好不容易挣脱了小周这个牛皮糖,回来就听见段意渊这个老狐狸想将她给踢出局。呵呵,想的美。

    她当下发挥自己3秒落泪的高超演技,眼眶微微泛红注视着景絮,小心翼翼地伸手抓住景絮军官服的衣袖,一滴清泪从眼角滑落“我,我不能离开你,哪怕一天,一小时,一分钟,一秒,都……都不行。”

    她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

    这种深情告白真是让人闻者落泪见者伤心。

    唯独段意渊看着疑似被打动的景絮,额头开始青筋暴跳,咬紧牙关将一句脏话憋进心里。

    操,这他妈是在演琼瑶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