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6、生病只是小问题而已

    鉴于昨天成功破坏了老狐狸的计划,今天的苏映心情很不错。

    她特地挑了条粉色的连衣裙,衬托的她面如桃花,齐肩的短发一侧被别在耳后露出了白玉般的耳廓。

    她就这样站在一旁关注着景絮的工作,心无旁骛。

    但某些群演却把她当做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时不时的偷偷瞄几眼。

    甚至有胆大的上前与她搭讪道:“你站这么久了累不累呀?”

    苏映只是淡淡看了群演一眼,态度冷漠:“不累。”不是她摆架子,只是她没耐心跟这些一看就别有所图的人多话。

    群演也是个豁得出去的,他想着既然是助理,那么跟他一样也只是个普通人,又不是那些遥不可及的人物。只要舍得下面子,总归是有机会的。

    群演掏出自己的手机,眼中带着求情的神色:“能加个联系方式吗?拜托拜托,我跟朋友打了赌,没加到一千块就没了。如果你讨厌我的话回头再把我删了也没关系。”

    苏映听着这话就感觉绿茶味满满,什么叫讨厌他?打赌估计也是种借口罢了,不过为了避免这人过多纠缠,她还是拿起对方的收起输了自己的微信号,直接发送了好友申请。

    群演没想到苏映这么爽快,有些惊喜地笑道:“谢谢。”

    苏映也回笑道:“就留10分钟吧,既然你不介意我删的话。”

    “!!!”为什么要当面说出来,群演感觉被噎得慌,没想到苏映的行事风格这么不按常理出牌。

    群演落寞的离开了苏映的身边,估计会去跟他的朋友们宣传这件事。苏映得了清静乐见其成。

    她感受到某种目光,顺着望过去就发现在被化妆师补妆的景絮正看着她这边,也不知道看了多久了。

    景絮发现苏映在看自己之后就面无表情的收回视线。

    苏映感觉对方应该是心情不太好了,但为什么心情不好就不知道原因。毕竟景絮是个时常让她一头雾水的人,害,女人心海底针。

    正当苏映感慨着的时候,一个副导演过来对她说:“小苏走吧,去拍照。”

    拍照,拍什么照?虽然不明白,但她还是配合地跟着走了。

    被拉在一个背景没有其他人的地方,副导说道:“小苏展现一下你悲伤又灿烂的笑容。”

    苏映不懂什么是悲伤又灿烂,敷衍地牵扯起唇角,笑容意外的有那种淡淡的忧伤。

    副导还算满意地点点头,举起相机对她随手一拍,就几分钟就完成了。

    苏映道:“这照片做什么用的?”

    副导回答:“居明芯的遗照啊,得摆在居明云的桌上随时供她怀念用的,毕竟是她亲手杀了的妹妹,得挽回些负面形象。至少说明还是有深厚的姐妹之情的。”

    苏映点了点头,随后说:“可是不换衣服没关系吗?”

    “黑白照片不碍事,过会儿来我这领红包。”

    苏映对着副导的背影想,没想到还能有这种额外收入。不过被拍遗照这种感觉她还是不想再体验第二次了。

    她再回到景絮那边的时候,发现景絮已经站在了河边,看样子是要拍跳水戏。

    居明云得下去救人。

    导演跟景絮确认道:“真的不用替身吗?河水还是比较冷的。”

    景絮就像之前一样回绝了,并不多说什么矫情的话。

    导演满意的点点头:“那各机位准备。”

    苏映清楚景絮本身就是很敬业的人,跟着她进组这几个月她们天天都在一起,没有人比她更清楚景絮的付出了。

    至少在研究剧本,揣摩角色,对演绎要求完美,能在大多时候做到一条过也是因为背后的付出。当然,她在演戏方面的天赋也是不能忽视的,至少很自然。

    苏映自然没看过景絮的其他角色,但至少她原来的世界里,能跟景絮实力相提并论的明星不多。

    而且……

    她看着那个已经在岸边脱外套的女人,这种有实力又有颜的那更是凤毛麟角。

    不知道自己被苏映在心里夸了一通的景絮毫不犹豫地一头扎进水里,卖力地向前游着,表情并不过分用力,水里的她有着另一种美感。

    苏映去找了条浴巾守在河畔,景絮还穿着白衬衣,为了避免她出水时的狼狈模样展现在这么多人面前,她要保护好她。

    很快景絮就将河里的小演员捞了上来,爬上岸的时候还是有些力竭。她已经很久没有运动过了,再加上这几个月工作消耗了她很多的精力。

    景絮裹上为她准备好了的浴巾,却没有对苏映多说什么。

    苏映主动拿小毛巾给景絮擦脑袋,习惯了景絮喜怒无常的她只是调笑道:“景大演员怎么了,是不是被水泡的难受了?表情这么不愉快。”

    景絮夺过对方手里的毛巾,自己擦,眼神不看苏映,对着空气说:“要你瞎猜?闭嘴。”

    她的气势还是挺足的,说的话还是一如既往的刺人。如果不是不合时宜地打了个喷嚏,她会更凶狠一点。

    苏映莫名觉得这样的景絮有几分可爱,因此也不会因为景絮的态度而产生负面情绪:“我去给你准备杯红糖姜茶,驱下寒气,避免感冒了。”

    景絮被其他人带去换衣服了,换完衣服之后造型师给她重新整理发型妆容。

    现在白天的戏结束了,还有晚上的戏得拍。

    导演也是提前跟景絮讲过的,因为场地的租期时间限制,要在尽可能快的时间内将能拍的都拍了。而且大概5天不到就要结束了,最后关头总是要更拼一点。

    景絮对此没有异议。

    在她被摆弄头发,而她低头看着手机的时候。

    一杯姜茶放在了面前的桌面上。

    她慢悠悠抬眸看了一眼,听见了那柔和的声音对她说:“喝吧,我调过温度看合适了才给你送来的。”

    景絮也搞不清自己为什么情绪不高,她说道:“放在这里吧,弄完头发我再喝。”

    苏映微微蹙眉,有些强硬道:“那不放凉了吗?姐姐麻烦暂停一下。”

    造型师依言停下手。

    苏映将姜茶递到景絮唇畔,作势要喂她,语气里透着担心:“感冒了就麻烦了,你不在乎自己的身体,还得考虑下会不会影响后续的工作。”

    景絮微微后仰,避开了苏映的好意,自己抬手捧起杯子,小口喝了起来。

    苏映带着空了的杯子走了,她这才松了口气。

    可感冒这种东西,不是你想避免就能避免的。而且有种比感冒还严重的情况,那就是——发烧。

    一杯姜茶的作用实在是有限。

    拍夜戏的时候景絮都还是好好的,可回酒店去睡了一夜之后情况就变化了。

    苏映左等右等,往常早就该起床起来吃早餐准备去工作的人竟然还没起。这是睡过头了吗?

    她顾不得其他的了,用自己手里景絮房间的备用房卡打开了房门。

    进去之后就看见床上将自己全部裹在被子里的人,她光看着就闷得慌。

    苏映伸手推了推蚕宝宝:“该起床了,这都几点了。”

    没有反应。

    她又多试了几次,还是没有反应。

    苏映只好使了些力气将景絮从被子里挖了出来,结果眼前人那绯红得不正常的模样惊了她一跳。

    她探手碰了下对方的脸颊,温度很烫手。

    糟糕,发烧了……

    必须得立刻送到医院去才行。

    苏映打开手机的通讯录,从里面找出了剧组副导演的电话号码,带着歉意的说明了情况,替景絮请假。

    副导也同样关心景絮的身体,可同时也很难过,毕竟最重要的女主生病了,这下拍摄进度会被耽误的很严重。

    “真的十分抱歉,景絮需要休息两天。您看能不能去找其他的替身演员代替景絮拍摄一部分吧,我们也没想到会有这种情况。”

    “小苏你不用这么内疚,要怪就怪昨天的河水太凉了吧。这是谁也想不到的情况,景絮的身体是最重要的。剧组这边你们不用担心,我们会有解决办法的。”

    苏映挂断电话之后看着烧的迷糊的景絮,有些发愁怎么把她带到医院去。

    忽然,高烧中的景絮断断续续在呢喃细语些什么。

    苏映听不清楚,只好低头附耳过去,好在这次终于听清楚了。

    景絮有些微苍白干裂的唇瓣说道:“妈妈,你快回来,不…不能去……”

    苏映看着这般模样的景絮,现在是少见的脆弱模样。正如她名字一般,就像柳絮一样下一秒就要随风飞散。

    她联想到了些什么,但现下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于是强行忽略掉这些。

    她叹了一口气,别无他法的她只好帮景絮换了常服,并且拿出口罩帽子将景絮的脸遮住。

    在这个过程中景絮似乎清醒了很多,她甚至认出了苏映,有些疑惑:“你怎么在这里?”她声音还是有气无力的。

    “我如果不在你烧成傻子了怎么办。”苏映开了个小小的玩笑。

    景絮想反驳,却也没力气了。

    收拾好之后,苏映让对方的手臂搭在自己身上。承担了景絮大多数的重量,就这样搀扶着她下了楼。

    景絮虽然病的头晕,但还好在还能走路,在苏映的帮助下顺利下了楼。

    当坐进出租车里,苏映才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