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7、不要勾引我

    景絮就在这样半清醒的状态下被带去医院了。

    当她在私人病房输着液的时候还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护士帮她弄完之后念念不舍地走了,似乎是想要签名,不过最终还是没有鼓起勇气开口。

    她的口罩眼镜都放在了柜子上面。

    耳边传来苏映的声音:“怎么会烧到39度,是不是身体素质太差了?”

    景絮懒得开口回应。

    在苏映伸手来试探她额头的时候倒是动了下头躲开了。

    苏映苦笑着摇了摇头:“知道你生病了不舒服,先闭着眼睡一觉吧。很快就输完了。”

    说完之后就起身去将遮光窗帘拉上,让室内光线暗了下来。

    苏映重新回到靠椅上坐下,撑着下巴看着合上眼眸的景絮。

    说实话,挺养眼的,只要不开口说话的话。

    就这么静静地过了一会儿,苏映都以为景絮睡着了的时候,景絮忽的问:“剧组那边怎么样?”

    “别担心,已经请假了。”

    景絮没有睁开眼,轻声道:“输完液我就回去。”

    苏映挑挑眉,戏谑的说:“你都这样了,在这里呆着不回去添乱就算在帮忙了。后天再回去。”

    景絮睁开眼,斜视着苏映的目光带着不满:“谁允许你自作主张的?我的身体状态我自己清楚。”

    “你就放心吧。副导说应付的过来。我知道你现在状态很好,等状态更好再回去也可以呀。”苏映笑嘻嘻的,翘着二郎腿靠在椅背上的样子有几分不正经。

    景絮无奈的再次闭上眼,这次顺利入睡了。

    等她睡醒了的时候,输液管还在缓慢地滴着水。病床旁边的椅子上却没有了苏映的影子。

    景絮想,这人怕是等的无聊了去哪里打发时间去了吧。

    心中的不快更甚。

    门口传来的开门声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她转移了目光。

    消失的人打开房门进来,手里还提着刚买好的东西。

    苏映将手里打包好的食物放桌上,接着边将病床上的餐桌支起来边说:“你睡得还好吗?现在都下午了你都还没吃过任何东西,我就去找了点吃的。”

    景絮:“有你在旁边我睡觉都在做噩梦。”

    苏映拿餐盒的手顿了顿,之后也没放在心上,只是说:“医院的粥看起来不怎么样,我就去外面一家口碑不错的广东粥铺买回来的。”她没有说自己在路上耽搁了多少时间。

    景絮看着面前卖相不错的粥,闻到它的香味之后胃开始有了饥饿感。

    她正打算开动的时候苏映却阻止了她。

    “你在输液,手不方便,我喂你吧。”

    苏映用勺子将粥喂给景絮,景絮却毫不领情地伸手把勺子接了过来。

    “我又不是两只手都在输液,自己来就行。你是把我当小孩子喂上瘾了吗,以后别再出现这种举动了。”

    苏映将景絮披散的头发扎了个低马尾,笑着点头:“好的,老板。”

    景絮低头吃粥,一口之后才又闷闷说:“肢体接触也禁止。”

    “这不是怕你头发弄脏吗?”苏映有些无辜地坐回椅子上,她自己都只是草草在医院食堂解决了肚子,特意为景絮做这些,还吃力不讨好。

    不过看景絮的样子还是对粥挺满意的,这样也就足够了。

    她还从来没有将一个人这么放在心上过,不知道是原身苏映对她的影响,还是系统给的任务让她止不住想让景絮快点爱上她。

    总之,她知道自己对景絮的好已经超出一定界线了。

    想她二十多年来一直以为自己是性冷淡,对恋爱没有丝毫想法。工作除外的兴趣爱好也不多,只是偶尔看点小说而已。

    没想到就遇见这种奇奇怪怪的事了。

    景絮吃完之后,苏映将一切收拾回原样。

    景絮看了看窗外的斜阳,发现快到夜晚了。可她现在刚睡醒没多久,是再也睡不着了。

    收回视线,景絮有些无聊。

    房间里的两人相顾无言,没人开口挑起话题。

    还是进来的小护士打破了这份沉默。

    显然是之前来过的那个护士回去跟同事讲了这个病房住的是景絮,所以这次一起来的护士竟然有3个。

    中午那个护士仔细地将输液针从景絮手背取下,嘱咐道:“你们可以在这里休息,也可以回家去。明天再过来输液就行了。”

    景絮在外人面前惯常一副有礼和善的模样,微笑道:“辛苦你了。”

    略有几分苍白的面孔更是容易让人心动。

    护士在心底尖叫一声,看景絮这么亲切,终于勇敢开口:“请问能给我们签名吗?如果有机会跟您合照就更好了。”

    景絮正打算开口,苏映却先一步说:“合照就免了,这场合不太合适。”

    景絮看了苏映一眼,还算配合地对护士说:“确实是这样,不过可以签名。有纸笔吗?”

    护士能得到签名就已经很满足了,将提前准备好的纸笔拿了出来。

    最后捧着签名就像珍宝一样,开心地走了。

    等护士一出门,景絮一秒变脸,笑容一下子就垮了:“我们走吧。”

    苏映没多说什么,回酒店休息也能住的更舒服些,还是明天再过来吧。

    这次景絮没有要苏映扶,自己上了计程车前排。

    苏映刚在后排落座,关上车门。景絮就对司机说:“去xxx。”

    苏映:“你的身体不适合去,司机去xx酒店。”

    景絮有些不悦:“你别多话,师傅听我的。”

    最终还是拗不过景絮的执着。

    她们俩人出现的时候,把原本以为景絮不会来的人都惊讶了。

    陈导看着景絮的面色,道:“你脸色这么差,还是回去休息吧。”

    “不碍事,上了妆也是一样的。”她不想在这种时候耽搁整个剧组。

    “不行不行,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见导演这么坚决,景絮也不好再说了:“我回去也没事,在这里看看你们,不打扰你们吧?正好可以向前辈学习下演戏方面的经验。”

    于是苏映就陪着景絮在剧组呆到了深夜,直到剧组快收工的时候。

    工作人员对景絮的好感又上升了不少。

    第二天一早苏映就陪着景絮又去输液了。

    输完液下午景絮就回归工作,这次无论陈导怎么说也想开始演戏。

    休息了一天景絮的状态确实恢复了,除了气色不好一点,头至少不晕了。

    进入角色的情绪也很快,总的来说就是没有大碍了。

    这让苏映和导演放下心。

    第三天的时候苏映又陪着她去了次医院,护士告诉她们,景絮已经不需要再来了。

    这场发烧风波这才结束。

    回归工作的景絮又开始拼了起来,起得早睡得晚,常常会因为对手戏其他演员的ng耽误时间,而熬到清晨4,5点。

    苏映为景絮身体担心的时候,对方却像个没事人一样。

    有时候她会觉得这么纤细的人,却意外的强大。

    可对方时不时拿出巧克力来吃时,她也知道景絮也不过是在强撑。

    她除了日常端茶倒水的工作以外还有了新的工作,提醒景絮吃药。

    景絮不喜欢吃药,这让苏映费了些劲。提醒一次完全不管用,至少3次对方才会吃掉。

    从而导致她吃药时间从不准时。

    好在景絮药所有药吃完之后,无声的战斗剧组也杀青了。

    明明苏映并不辛苦,她却分外开心。终于………终于结束了!

    景絮在这几天的强撑之后,一旦放松下来所有的劳累都出现了。

    她难得睡了一个懒觉,直到午饭时分才醒过来。

    打了个哈欠,伸了懒腰。

    习惯性拿起手机看看新信息。

    剧组群里的一条信息很惹眼——

    陈导:今晚去吃杀青宴,吃完去ktv,ktv完了再是酒吧,一定要玩的尽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合作了。

    信息下还紧接着一个中老年表情包。

    再下面是剧组重要的几个演员和工作人员的回复,纷纷表示愿意参加。

    景絮头疼地捂着脑袋,单手敲出几个字:我身体不舒服,就不去了。这种时候她就想到了用身体当推辞的借口。

    在回车键上犹豫了几秒,想想自己的人设,不行,不能崩,不能让大家冷场。于是又一个字一个字删掉了。

    等到18点时候,景絮带着苏映站在了群里定位的餐厅门口。

    这是一家私密性极好的餐厅,价格也不便宜。

    上次开机宴苏映没能跟着一起来,这次杀青她却没机会溜去打球了。

    说实话她并不喜欢这种场合。

    俩人在迎宾的接待下入了席,不过是分开坐的两桌。

    苏映在隔得有些远的地方发现与景絮同桌坐的还有段意渊,注意力就放在了他身上。

    对啊,都是主演自然是同一桌,可他们说说笑笑的样子还真有几分刺眼。

    苏映坐不住了,她走到景絮的背后,双手放在了她的肩上,微微偏头笑道:“景絮的身体还没好,不能饮酒,你们可不要给她灌酒哦。”

    她说完刻意看了段意渊一眼。

    段意渊还不知道景絮生病,他是从其他地方赶过来参加这顿宴席的。

    陈导也在,他对景絮的印象很好,当下说:“既然景絮不能喝,你就坐下来喝几杯怎么样?这样更热闹些。况且离得远了也不亲近,小苏来这桌吧。”

    苏映没客气,笑着点了点头。

    服务员很快就来给她添了椅子和碗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