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8、她是我的人

    于是局面变成了苏映和段意渊一左一右的坐在景絮身边。

    苏映态度落落大方,又有礼貌,自然的融入了这桌人里。

    本来桌上女性就不多,漂亮的也只有她和景絮。景絮,剧组的人都知道她确实不适合喝酒。种种原因之下,大家就更喜欢给苏映劝酒了。

    在座的都是前辈,苏映自然不好拒绝,让气氛冷了下来。于是她喝酒的时间比吃菜都多。

    好在都是啤酒,度数并不高。

    可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还能记得时不时给景絮用公筷夹些对方喜欢吃的菜放她盘子里。

    景絮斯斯文文地吃着饭,偶尔吃碟子里的,偶尔自己夹。

    段意渊也想给景絮夹菜,不过这里人多眼杂,不适合表现的太亲密。也就歇了心思。不过他在吃饭间隙还是会笑着跟景絮搭话。

    景絮秉着食不言的原则,只会微笑点头回应。

    这么几次下来段意渊也看出景絮不想聊天,也就不再找她搭话。

    一顿饭下来最受瞩目的竟然是苏映。

    在苏映的幽默将桌上的大部分人逗得哈哈直笑之后,陈导拍着她的肩膀说:“小苏的形象很好,演技又很不错,特别是哭戏都不需要借助外力很快就落泪了。是个演戏的好苗子,都让人不相信以前没接触过演戏了。以后有机会跟我合作,到时候来试镜,是金子就不能蒙尘了。”

    苏映知道陈导喝的有点上头,可能现在的许诺明天也就忘了,也没太过当真,只是谦虚道:“您太看得起我了,跟科班出身的演员比这都不算什么。”

    陈导收回手:“哈哈,都是真心话。”

    景絮一瞬间感觉嘴里的腊肉不香了,她咽下去之后不明意味地说道:“不过就是流了几滴眼泪罢了,确实不算什么。”

    她正是电影学院科班出身,成绩在同学中也是佼佼者。因此由她说出这样的话倒也不会显得太倨傲。

    苏映并不因为景絮的奚落而难过,反而认可了她的话。这种情况下大家也就一笑而过了。

    这顿饭总体来说吃的还算满意,气氛也比较好。

    宴席结束后的段意渊跟导演打过招呼之后就来跟景絮道别:“我还有别的工作在等着我,得赶回去了。”

    景絮:“工作要紧下次见。”

    段意渊看了眼旁边的苏映,随后说:“下次应该是在派对见了,地址和时间我都发给你了,到时候好安排时间。”

    景絮收到了短信,她也已经看过了,也没几天就到时间了。

    段意渊说完又跟景絮闲聊了几句工作方面的,看着他的脸苏映都已经开始不舒服了,更别说他还是在跟景絮两人交谈。可惜她也确实插不上话。

    她再次意识到她跟景絮之间的差距,这导致她们不能在同一高度对话,也让她失去了话语权。

    交谈的两人就像在发光,俊男靓女的搭配看起来就很般配。苏映摇了摇脑袋,将这奇怪的想法甩掉。

    有些理解原著里的贱受了,因为自卑将自己放低到了尘埃的位置,因此再怎么被践踏也觉得是理所当然的,也不害怕被人踩低。

    可是她做不到像尘埃一样,总有一天她要让景絮听她的。

    想到这里,燃起了上进心的苏映心里也就被希望填满了,至少不会因为插不上话而难过了。

    她成功的第一步就是练功,忍功。

    段意渊走了,景絮这才发现苏映竟然在发呆,神游天外了。

    她皱眉了,伸手在苏映眼前晃了晃,看人回过神才道:“你这是喝酒喝懵了吗?”

    “没有,我酒量还是不错的。”

    景絮想起这女人可是在自己家将昂贵的烈酒喝完大半,第二天就恢复正常的人,酒量肯定是不一般的。景絮想到这就说:“等会儿还要接着喝,能喝就行。你还欠我一瓶酒钱,我会从工资里扣除的。”

    苏映刚燃烧的心一下子凉了大半,助理就没有人权,她委屈道:“什么呀,明明还剩那么多又被你私藏回去了。为什么是赔一整瓶?不要这么对我好不好。”

    景絮无情道:“你这是没经过允许偷酒喝,没叫你偷一赔十就算好的了。”

    苏映抱住景絮的胳膊,撒娇般地将下巴搁在对方肩膀上,小声哼哼:“就当请我喝的行吗,或者……我以身抵债也行。”

    每个字都清楚地进入景絮的耳朵,她一下子甩开苏映缠着她的手,不自在地上了剧组提供的车。

    这几个月苏映□□分了,让她都快忘记这人对她别有企图了。

    苏映想要跟上车,不过被挡在了外面,只能上了别的车。

    他们又要开始下一轮活动了,大家都热情不减。

    k歌这种消遣是麦霸的天堂,享受的是嚎那两嗓子的愉悦感。当然也有不愿意嚎的坐在角落玩手机。

    景絮和苏映就属于坐在角落的那种,苏映看景絮好像又刻意在跟她保持距离,只能又去没话找话的烦着她,好在景絮还是会有一搭没一搭的偶尔回应一下。苏映不至于一个人表演单口相声。

    包间里的男人们叫了佳丽来陪着喝酒,但是也仅限于倒酒聊天这种程度,不至于太过于乌烟瘴气。

    副导为了照顾到每个人,特别是景絮,担心她无聊,走过来邀请她和苏映去点歌唱歌。

    包间里的大部分目光一下子都隐秘地放在了景絮身上,都还是挺期待的。

    景絮一开始是拒绝的,可副导演拿出骰子要求两人赌一把,赌赢了她就不用唱,赌输了她和苏映都得唱。一把定胜负。

    被无辜牵连“照顾”的苏映抿了杯子里的红酒一口,她现在已经有点微醺的状态了,看见景絮这种为难的模样心情竟然更愉快了。

    毕竟是景絮难得一见的窘态。

    最终副导不负所望地赢了这把,周围传来了欢呼。

    副导又说:“你们唱什么,我去给你们点。”

    景絮说了一首粤语歌的歌名,而苏映则点了首英文歌。

    景絮接过话筒,大家都知道她是演员,对她的演唱实力并不抱太高的期望。

    而景絮却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期,她干净纯粹的嗓音将歌里所表达的感情传递的很到位,让人听了都不禁为歌里的细腻情感所打动。

    苏映没看屏幕的mv,而是看着低垂眼眸演唱的景絮。景絮将这首歌的歌词一字不差地背了下来。她演唱的模样很美,也跟平常很不一眼。

    特别是唱到:你当初一带走便再不归,虽今天再遇你浓情仍然似水逝,从前莫再提。

    那尾调微微的颤音显得格外痴情。

    等景絮唱完包间安静了几秒之后才响起掌声,有些人甚至被牵扯出了某段回忆,脸色都变得悲伤了起来。

    接下来就该轮到苏映了。

    大家对她抱有期待,甚至是在景絮的铺垫之后这期待更高了。

    毕竟她的长相不差,说话时的嗓音条件也好。唱歌自然也不会相差太远。

    在接过话筒之后苏映先清了下嗓子之后才温声道:“我的演唱水准可没景絮高,献丑了。”

    …………

    副导一等人都觉得苏映开始是在谦虚,可等一首歌完了之后他们才知道苏映说的献丑是真的献丑。

    嗓音条件好又怎么样,一句都不再调上,好好的一首歌七扭八拐的,听起来别提有多漫长了。

    苏映也知道自己一直以来都音感不好,找不到调。所以她才不怎么愿意唱歌,这次还不是情势所迫,不然她也不想给大家冷场。

    好在没过多久气氛就被其他人带动了起来,倒也没真的就冷场下去。

    回到位置的苏映发现了景絮在笑,是那种用手遮着隐晦的笑。

    苏映说:“想笑就笑,不用遮着。”

    景絮放下手,同时表情也就恢复成了平常那样。她评价道:“其实你唱的不错,至少让人听了终身难忘。有自己的特色在。”

    被揶揄了的苏映耸了耸肩:“谢谢夸奖。”她就当做这是夸奖吧。

    又在ktv嗨到了将近凌晨00点,一行人兴致不减,没有一人提出要离开的。

    于是接下来的酒吧苏映和景絮自然也得去的。

    景絮是滴酒未沾,苏映有些微醺,她知道自己等会儿得控制一下量了。

    他们去的酒吧是影视城周围最好的一家之一,里面消费的都是上流圈子的人,自然也不会因为见到明星而大惊小怪。

    他们也不用遮遮掩掩,就大方坐在卡座欣赏台上的群魔乱舞。

    景絮有点嫌吵,揉了揉太阳穴,天知道她最不喜欢的活动之一就是来酒吧。

    苏映同样也感到头疼,不过不是因为吵,而是因为这满桌子的酒,花样繁多,琳琅满目。

    餐厅和ktv都是寻常酒,平凡单一。酒吧的酒就不一样了,明明想着要控制量,可看着这么多美酒,她又有点馋了。

    最终理智还是被弄丢了,她加入了摇骰子大军,一杯接着一杯很快灌下肚。

    幸运的是她酒量还行至少桌上其他人都不怎么行了的时候她还坐的笔直,屹立不倒地继续吆喝:“摇啊,继续喝。”

    有人摆了摆手,又有人去拉她上舞池跳舞。

    选择埋头用手机打发时间的景絮发现有男人在拉苏映去,她伸手想阻止,可在看见苏映笑着点头同意的时候,伸出去的手就又收回去了。

    她想,管她这么多干嘛,苏映自己乐意。

    景絮继续埋头玩起了消消乐。

    苏映被剧组的一个场务拉进了舞池,之后那场务被挤到别的地方了,她一个人在台上跟着音乐蹦着迪。

    酒精让她的脑袋有点迟钝,但还算清醒,动作幅度也就不大。

    大概dj放完了一首歌的时间后,苏映感觉到有人靠近了她。

    那人挤到了苏映身边,靠近了她的耳畔在喧闹的音乐中说:“加个微信吗?”

    苏映退后一步避开了那人的靠近,发现跟她要联系方式的竟然是一个女生。

    那女生染着一头粉色长发,妆容是偏韩式的奶油肌,看着就觉得皮肤很好。妆容也不会让人觉得浓艳,相反有几分清新感。

    当女生笑着的时候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

    至少苏映看着这女生之后,被人冒昧搭讪的不快消失了大半。

    那女生见苏映退后只当对方不喜欢别人靠近她,心中反而更多了几分喜欢。她掏出自己的手机在屏幕上打了几个字,之后把屏幕举到苏映面前。

    我知道我们是同类,所以你不用拒绝我,交个朋友吧。

    苏映可不会单纯认为女生要联系方式只是想要交朋友,都是成年人,明白这种场合只是适合猎艳。

    那女生收回手机又敲了几下,随后将二维码名片亮了出来。

    那女生还双手合十做了个拜托的动作,表情让人不忍心拒绝她。

    苏映想,这是高手啊。

    她甚至犹豫了一番,最后正要摆手拒绝的时候,有人比她先了一步将粉发女生的手机压了下去。

    对于景絮的出现苏映并不意外。

    她看见景絮对她说了什么,不过她听不清,光是唇语她也看不懂。

    于是苏映做了个我听不见的手势。

    景絮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中脸色变得更臭,她凑到苏映耳边大声吼道:“聋了吗?你倒是挺会玩的呀,还舍不舍得走?”

    苏映浮现出笑容,她同样凑到景絮耳边说:“你不用这么大声,假聋都要成真聋了。我们走吧。”

    苏映怕人多了走散,拉住景絮的小臂带她从人群间挤了出去。

    景絮走之前回头看了那女生一眼。女生同样也在看她们,目送她们离开。

    她看不清女生的表情。

    而且总觉得女生的脸在哪里见过,可惜记不起来了。

    直到苏映叫她的名字她才停止了思考,原来已经被拉到了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