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9、希望你看穿我的逞强

    苏映带着景絮上车,从酒吧回酒店的路上距离不短。

    她一坐下困意就上来了。

    景絮端坐在后排右侧,她习惯性地摇下车窗,吹着夜风看车窗外的风景。

    她的发丝被风吹起,凌乱了些,但她并不在意。

    肩上突然传来的重量让她不得不收回注意力。

    脸颊上微微酡红的苏映靠在了她肩上。

    她伸手想推开这个铁脑袋,压的她肩膀生疼。

    可手停在对方头顶的时候停顿了一会儿,她又将手放下了。

    景絮复又重新看窗外的霓虹灯,耳钉被暖色的灯光映出闪耀的一点。

    ——-————————————

    苏映伸手抓了抓自己的脑袋,刚睡醒的她迷茫地想,怎么天就亮了。

    终于慢慢找回了一些记忆。

    她好像带着景絮离开了酒吧,随后上了出租车,然后……好像是在车上睡着了吧。

    那怎么回到房间的呢?完全没记忆了。

    苏映决定暂时放下这个问题,她看了眼时间。

    今天还要回景絮的家去,得马上收拾好行李才行。

    还好时间还来得及,不算太晚。

    于是她爬起床,飞快的洗漱。

    收拾好了的她敲开隔壁景絮的门,急忙道:“我来帮你打包行李,抱歉,好像睡过头了。”

    景絮冷淡的点点头,随后坐回电脑桌,继续敲起了笔记本。

    苏映尽量将自己的动静弄小声些,不打扰到景絮。

    可好奇心还是让她忍不住问了景絮昨天晚上她是怎么回房间的。

    景絮回答道:“让司机帮忙把你弄上来的,睡得跟死猪似的,重的不行。”

    苏映隐约感觉景絮在说她胖……这是她不能容忍的,怎么说她以前也是健身教练,身材管理还是很到位的。难得被人嫌弃重过。

    无语的她选择多动手,少开口。

    动作利索地将景絮所有东西装进了行李箱,她拍了拍手准备回她房间收拾东西。

    她看苏映还在噼里啪啦地敲键盘,走上前问:“电脑装箱吗?还是你等会儿提着。”

    景絮头也不回地说:“我等会儿自己装。”

    离景絮近了的苏映这才看清景絮在忙活些什么。

    游戏。

    感情她在旁边忙活这么久,景絮却在这里玩游戏玩的这么投入。

    亏她还以为是忙工作,真是高看景絮了。

    她最后只是轻叹一口气:“别近视了,离屏幕远些吧。”

    景絮敷衍的嗯了一声。

    苏映也不自找无趣,去忙自己的了。

    等收拾好之后就有保姆车来给她们送机了,俩人带着几个行李箱离开了这个影视基地。

    直到下了机出了机场,苏映还有种不真实感。竟然还有点不舍得那边了。

    景絮倒是很习惯这种进组生活,对她来说就是结束了一份普通工作。

    这次是尹碧亲自来接她们的,久违的重逢尹姐给了她们俩各自一个大大的拥抱。

    尹碧:“走吧,我送你们回去。”

    于是他们就回到景絮阔别已久的别墅。

    房子很干净整洁,看来尹姐是让人收拾了的。

    景絮一到家就想将没有利用价值的尹碧赶走:“我到家了,你也可以回家休息了。”

    尹碧有种自己对景絮来说只是一个工具人的挫败感,她只当没听见主人家赶人的意思:“我不急着回家,还是先聊几句正事吧。”

    苏映去厨房端了茶过来,放在了俩人手边。

    她自行坐下,安静品茶。

    现在她的地位要比刚开始好些了,至少她随意的行为不会引起景絮的注意。

    苏映只听到尹碧的大概意思是给景絮半个月假期,假期结束之后回来参加一个综艺节目,为了保证片子没播前的曝光率。

    无声的战斗后期制作以及审核中间肯定还要段时间,现在参加其他活动也比较合适。

    景絮表示知道了,眼神暗示:难道你还想留下吃饭吗?

    尹碧这才起身,走之前还在说:“你们看起来已经不仅仅是工作上的合作伙伴了,应该也是相处不错的朋友了。”

    她对着景絮笑了笑接着说:“我真替你高兴。”

    景絮因为尹碧提到的朋友二字勾起了某些不太好的回忆。

    尹碧只是单纯替一直独来独往的景絮有了朋友而高兴,并没有多想。她说完这些也就走了。

    接下来的几天景絮就恢复了她的宅女生活,天天将自己关在卧室里。

    而苏映则兢兢业业地干着保姆般的工作,还好景絮的事情也不多,她还有很多富裕时间去做别的事情,比如篮球。

    这样的日子仅仅持续了5天,时间到了与段意渊约定的时候了。

    她们又得飞去那个海岛所在的城市,上午出发,下午就能到。

    约定的时间是晚上,那时候人也到齐了。

    景絮她们在路上又折腾了些时间,一番曲折之后才顺利到达海岛。

    因为景絮是公众人物,一路上她都只有把自己包裹严实,而沿海城市总是要比其他地方闷热一些。她把自己捂得很难受。

    通过游轮登上小岛之后,段意渊所说被他朋友租下的海岛没有让她失望。

    她站在柔软细腻的白沙滩上,第一件是就是摘掉头上的东西,狠狠地深呼吸了一下。

    苏映顺手接过她手里的东西,放进了挎着的包里。

    而守在码头专门迎接她们的人,上前来接过了所有行李,为她们引路先去酒店休息,距离晚餐时间还有一会儿,她们还能自由活动一会儿。

    路上的景色很美,天空澄净,白云朵朵,沿路经过的建筑都有别具一格的特色。是一个不错的放松消遣去处。

    至少比大城市里千篇一律的高楼大厦养眼多了。

    回去放了行李的景絮比起在酒店闲着更愿意在出去走走,苏映自然是愿意陪她的。

    她们去了海滩边,因为已经接近落日时分,太阳也没有了多少温度,只留下余晖洒在她们身上。

    苏映去买了两个椰子,一个给了景絮,一个留给了自己。

    椰汁带着淡淡的甜味,并不浓郁,也很美味。

    穿鞋在沙滩行走反而不舒服,于是她们脱了鞋放进了包里,并肩赤脚走在沙滩上。

    细腻又带了些温暖的白沙踩在脚底的感觉很是舒服。

    沿着海岸走了一段时间,景絮突然有了倾诉的欲望:“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一个人吗?”

    苏映咬了下吸管,心道我知道,但说出的话却是:“我猜不出来。”

    景絮将被海风吹得贴在脸颊上的发丝顺了一下之后才不紧不慢地说:“因为永远不会背叛你的人,只有你自己。”

    “小景絮怎么这么哲学,是经历了什么吗?”

    景絮却不愿意再多说什么了:“我跟你说这些又有什么用,你就当刚才的话没听见过吧。”

    苏映不会忘了她刚才说那句话时蒙昧的侧脸,她有些遗憾自己为什么不会画画,如果可以她想将少见收起所有锋芒柔和起来的景絮画下来好好珍藏。

    她也知道,在这个世界里,除了景絮自己,最了解景絮过去的非她莫属。

    甚至连她的未来她都知道,不过现在苏映要做的是改变原定的诡计,所以未来会发生什么她也就不清楚了。

    至少在现在的她看来,景絮没有她想象之中的惹人厌。

    她们没有逛太久,赶在太阳消失在海平线之前又回去换了礼服。当然苏映的裙子是景絮借给她的,毕竟这种价格昂贵的高定礼服不是她现在能拥有的。

    她有些感谢地道谢,景絮却只是翻了个白眼,仿佛在嘲讽她只是个乡巴佬。

    习惯了的苏映只是一笑而过,那笑容倒是有些晃景絮的眼睛,让她扭头不再看她。

    打扮得体的二人同去了宴会所在的大厅。

    大厅周边摆放了各种各样的食物和红酒饮料,供大家自取食用。而且还贴心地放置了些漂亮的座椅在不起眼的角落。

    而正中央则是留给大家跳舞的区域。

    早就在等景絮的段意渊一看见对方出现,就大步迈向她站定在景絮面前。他穿着正装,被裁剪合身的西装衬托得更英俊了几分。

    而作伴的景絮和苏映也很亮眼。

    景絮穿着一条白色花瓣的抹胸长裙,裙摆有一部分托在地上,而头发是半盘起半披散中间点缀了些饰品,妆容是偏素雅的淡妆,整个人看起来优雅贵气。她微笑着回应段意渊的问候,与他交谈。

    生面孔的苏映反而引来了更多人的打量,毕竟景絮在场没有人不认识,而苏映却让人好奇她的身份。

    苏映则穿着与景絮白色相反的黑色长裙,高开叉的设计加上她的短发给人一种冷艳感,为了搭配还涂了色调偏暗的口红。她行走间,一条白皙的大长腿若隐若现,激起了人心底的窥探欲。

    实话说苏映很不适应这种打扮,好在裙子也不是特别低胸,而且有两条窄窄的肩带拖着,不用担心裙子掉下去很有安全感。不像景絮,但对方应该不会像她这样缺乏安全感,估计是习惯了的。

    苏映不太喜欢被人过多关注。

    段意渊客气的也跟她说道:“苏映今天看起来跟平常简直是判若两人,很漂亮。”

    苏映露出了虚伪的笑容:“过奖,都是托了景絮的福。”

    “呵呵。”

    “呵呵。”

    两人简短的对话在两声干笑中结束。

    景絮是第一个被苏映的装扮惊艳到的人,虽然苏映比她还是差些,但能引来别人的赞美也就说明她装扮洋娃娃的技巧还是不错的。莫名有种成就感,让她心情更愉悦了几分。

    一道突兀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原来是这次派对的主人正拿着话筒开始说起了开场白。

    也就是一些寻常的场面话,苏映没什么兴趣的听着。

    肚子有些饿了,可那么多食物摆在那里却没有机会去吃,这就是一种折磨。

    终于开场白说完了,苏映正想往食物那边去,刚才讲话的人却往他们这边来了。

    “意渊,这就是你之前说的朋友们?”举行派对的人问道。

    段意渊点点头,注意到他说的是朋友们,看来是把景絮和苏映归为一类了。

    景絮并没有开口反驳什么,算是忽略了这个错误。

    而段意渊自然承担起了互相介绍的程序,先介绍了派对主人的身份:“这位是我的朋友许镜,他拥有自己的建筑公司,是位成功的企业家。”

    在介绍景絮的时候又夸了景絮好一通,而轮到苏映的时候————

    “这位是景絮的助理苏映,景絮被她照顾的很好,所以出来玩也会将她带上。当然,苏映的工作能力也很出色。”

    苏映被当众指出助理的身份,仗着自己的厚脸皮也不尴尬。在场所有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而她的身份却与这里格格不入。

    周围留意着他们的人心底开始蠢蠢欲动,本来景絮肯定很难追的到手。到苏映难度肯定会低很多。

    女人嘛,学历和工作都不是重要的,只要够漂亮能作为玩具就够了。某些社会上层人士如此高傲的想。

    苏映能感受到自己被那些无所顾忌的目光打量着,她尽量挺直了腰板,不让自己因为这些目光而难堪。

    段意渊说的也是事实,她能做的就是笑着点头,友好地伸出手与派对主人握手。

    果然这老狐狸总是要玩点心眼的,她会将这些都记在心里,总有一天会还给他。

    许镜:“你们看起来就像黑白玫瑰一样,美得截然不同。”

    苏映盈盈笑道:“那我们也是并蒂花,毕竟离开景絮的话我就平平无奇了。自然也美不起来了。”

    苏映很谦逊,这并不让人讨厌。

    ““你们感情真好。””

    苏映伸手挽住景絮的胳膊,亲昵道:“景絮是我的偶像,为了能更靠近她我才选择了助理的工作。现在能时时刻刻陪在她身边我就算完成心愿了。我还没奢望跟我的偶像成为朋友,不过我相信会有那么一天的。”

    景絮顾及在外人面前的形象,没有把手抽出来,只是面带笑意不开口认同,也不反驳。

    这点事并不会影响今夜愉快的派对。

    段意渊见景絮将场面圆了过去,也就不再执着给她找难堪,转而对景絮说。

    “景小姐,我有荣幸邀请你跳一支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