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这么多人看着,景絮当然不能无礼拒绝。她只能轻轻将手搭在对方的手上。

    交际舞的步伐并不难,更多是为了在抒情的音乐中享受两个人交流的放松感。

    但就是这么简单的交际舞,苏映都不会。

    她只能做个旁观者,看场内登对的段意渊和景絮搂在一起跳着舞,时不时还贴着耳朵说点悄悄话。

    嘴里的虾就突然变得难吃了起来。

    她桌子上摆了不少吃的,丝毫没顾及淑女形象。模样不像参加宴会,倒像是参加自助餐。

    也有几个人来邀请她跳舞,不过她都以不会跳的理由婉拒了。

    看着糟心的画面,她食欲都被败光了。满桌食物也被浪费了。

    她决定眼不见为净,离开了大厅去阳台吹风。

    外面的空气很好,扑面而来的海风带着微微的咸味。

    苏映趴在栏杆上,下巴垫在手臂上,有些意兴阑珊。

    跟过来简直是自找罪受。

    孤单的苏映远处海面上又大又圆的月亮,感慨着自己的人生,怎么就变成了这样了呢?

    她不禁吟打油诗一首:

    阳光总在风雨后,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拨开云雾见光明。

    这诗就取名狗屁不通吧。

    苏映还记得系统说过,如果她完成任务,可以完成一个她的愿望。

    她到时候一定要回家,她想念母亲做的家常菜,还有和父亲一起钓鱼的时光了。

    她不想回去呼吸糟心的空气了,在这里看月亮就很好。

    而发觉苏映不见了,才找出来的景絮看见的画面就是趴在栏杆上闭着眼的苏映。

    这场景很安静,也很唯美。

    她拖着裙子走过去,对着苏映的后背猛地一戳,打破了这安静的画面,问道:“你一个人在做什么,装悲惨?”

    被吓了一跳的苏映咻地一下睁开眼,她直起身不再趴着,哭笑道:“不用装,是真悲惨。”

    景絮也欣赏起了海面的月亮,发现确实很美,怪不得苏映愿意躲在这里。

    她不太明白苏映悲惨的点,直言道:“为什么?”

    苏映斟酌了一下语言,她悲惨的原因太复杂了,但是跟景絮说清楚她也不会相信。

    她最终道:“我是不是有点多余?你会不会觉得我不该来,来了也在烦你。”

    苏映以为景絮多少会安慰她,结果却也能在想象之中。

    “嗯,是有点烦。需要我现在给你订离开的机票吗?”

    苏映心中的伤感被景絮的冷漠冲走了。

    “不用了,我不走。”

    第二天,苏映终于明白了狐狸的用心良苦。

    他们玩的近的几个人包括许镜在内,都是他的助攻。

    他们都知道段意渊喜欢景絮,作为好朋友的他们总是想要撮合他们。

    比如言语上不过分的打趣,或者在吃饭入座问题上,还会时不时给他们两人独处的空间。

    苏映没有忘记自己跟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消灭种子的。

    所以她会不合时宜地插话,装傻不懂他们的眼色;入席段意渊在左她一定在右;他们独处的时候也能在背后找到苏映要么看天空,要么玩沙子的身影。

    她这么折腾弄得段意渊还没找到合适的告白契机。

    到了下午,有人提议去海边做日光浴或是玩点别的。

    一群人对大海的兴趣还是很高涨的。

    景絮自然不想做日光浴美黑,她喜欢白嫩的皮肤。而观众自然也不想看见一个拥有小麦色皮肤的女演员。

    段意渊恰恰相反,大多男性好像都有种觉得白皙皮肤不够男子气概的想法。所以他很乐意将自己晒黑,而且男演员的外貌条件也没有女演员要求严苛,短暂的黑段时间并不影响。

    苏映看着段意渊不粘着景絮,选择了去躺椅上晒太阳。嘴角止不住上扬了几分。

    景絮的声音对她说道:“帮我涂一下防晒霜。”

    防晒工作做好了才能下海去玩水,她对摩托艇很心动。

    苏映一时手足无措起来,拿着瓶子想,这么快就要对景絮的身体上下其手了吗?不是吧,不是吧,真的要真的快吗?

    最后她表情带着几分不好意思,手却毫不迟疑地沾满了防晒向着景絮的手臂去了。

    景絮躲开了,皱眉对沉浸在自己想象中的苏映说:“你只用帮我涂背就好了,其他地方我已经涂过了。”

    苏映失望的啊了一声,然后安慰自己背也好,于是转而替景絮涂背。

    景絮趴在沙滩椅上,背部曲线凹的很好看。背部皮肤也同样没有瑕疵,就像剔透的白玉,苏映怀疑自己如果稍稍用力,就会留下红痕。

    她有这个想法,理智却阻止了她,只是轻柔地替景絮涂抹着。

    这过程持续了很久,久到景絮质问道:“还没好吗,你到底涂了几层?”

    苏映知道再涂下去景絮的耐心就被耗光了,她道:“好了好了,你可以坐起来了。”

    景絮见弄完了就打算去遨游大海了,可她刚迈出去第一步就被苏映拉住了。

    她疑惑地看向苏映。

    “能帮我涂下后背吗?我也涂不到。”苏映知道自己刚帮了景絮,景絮再怎么也不好拒绝。没错,她就是要挟恩图报。

    正如她所想的,景絮就算再不愿意,也还是乖乖地给她上防晒了。

    不过她动作就没苏映磨蹭,娴熟的涂完,把防晒霜往桌子上一丢。留下一句:“快点来,我不会等你的。”就往心心念念的摩托艇去了。

    苏映抹完其他地方就去找景絮了。

    两人之前都没接触过摩托艇,由着两个教练带着他们在海上飘了一圈之后,她们就尝试着一人开了一辆去闯荡那片宽广大海了。

    两人上手都很快。

    苏映这个心机girl在上手没几分钟后就装作学不会一头掉进海里面。

    扑腾扑腾游回岸边之后,对着已经熟练的景絮说:“小景絮,求带,你再教教我呗。”

    景絮:“让教练教。”

    “教练好凶,我害怕。”茶艺满满的苏映将自己一头湿发捋到后面去。

    玩不过苏映的景絮还是将苏映放在了摩托艇的后座。

    于是苏映就有了光明正大搂着对方腰,体验被霸总带着兜风的快感了。

    她在心里狂笑三声:这次来的真不亏。

    之前的委屈在这一刻烟消云散,至少怀里人的温度将她冷掉的心重新又暖了起来。

    她们都穿着紧身泳衣,这种时候就是很能抓人眼球。

    晒日光浴的基本都是无所事事地关注着她们。

    尤其是段意渊。

    在她们玩完摩托艇准备去冲浪的时候,他坐不住了。

    这种时候怎么能少了他?冲浪他可是行家。

    展示魅力的时候到了。

    景絮和苏映一人抱了块冲浪板,她们二人正在交谈。

    景絮执着地认为苏映这么菜不适合做这种极限运动。

    即使苏映很认真地表达自己很有经验,不用担心。

    “什么,你是认为我在担心你?不,我只是怕你脑袋进太多水而已。”

    “你作为第一次冲浪的人才更危险,我跟你作伴才比较好。毕竟我从小在海边长大的。”

    景絮眼带质疑:“这么说,你刚才不会玩摩托艇是装的吗?”

    苏映笑了笑又开始装傻:“哈哈,只是会冲浪,不会摩托艇。”

    景絮抱臂,微微仰着下巴:“我看你是想被开除了。”

    这熟悉的威胁。苏映余光中发现段意渊走向了他们。

    景絮随后也发现了他,主动问道:“你不做日光浴了吗?”

    段意渊笑的如沐春风,指了指他夹着的冲浪板:“我看你好像想学习冲浪,刚好我有些经验,就想着能不能帮到你。”

    与他一起来的许镜也说:“他会是好老师的,他还参加过专业比赛拿了不错的名次。”

    段意渊只是谦虚道:“就是一点小小的兴趣爱好而已。”

    苏映看景絮的样子就知道比起自己,景絮更愿意相信段意渊,她不忿地想:我就看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

    段老师先在岸上教了景絮基础的一些要领,随后带着她到了沙滩边走边说:“今天这天气还不错,很适合新手学习。”

    景絮:“麻烦你教我了。”

    “这有什么,你还不会抓浪我就给你推板吧。”

    景絮不明白专业术语,只知道段意渊是想帮她。

    她扫视一圈海面,视线就定在某个身影上了。

    从段意渊出现之后就消失了的某个女人现在正稳稳地站在冲浪板上,她背后汹涌的绿浪成为了她最大的助力。

    随着海浪消失,苏映也随之落入水中,过了约莫2分钟,苏映的脑袋重新浮出海面。景絮知道,看来她之前还真的小看苏映了。

    景絮呼吸平稳了起来,她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刚才会憋气。

    段意渊看着出风头的苏映眼神暗沉,在苏映上岸的时候他才调整好情绪变成了平常的他,对景絮道:“你现在只能从白花浪开始,跟我走吧。”

    景絮闻言就跟着他走了。

    拖着冲浪板,奔着景絮方向而来的苏映只看见了两人离开的背影,她有些落寞,手中无力,冲浪板掉在了沙滩上。

    有点像开屏失败的孔雀。

    这时有人对苏映道:“一起去玩吗?我看你技术还挺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