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苏映现在的心情不太好,对于别人的搭讪有些不悦。

    可回头看见来人是谁的时候,她又只能扯起笑容:“不好意思,我有点累了,想回去休息一下。”

    许镜没有什么其他表示,只是道:“既然你累了就去好好休息,晚上的篝火晚会你别忘了。”

    “谢谢你的提醒,我会记得的。”苏映本想就这样结束话题。

    忽而她脑中一转,想到了一个实现她计划的绝佳计策。只不过有点麻烦就是了。

    可只要能成功,她就不怕麻烦。

    她喊住了许镜:“稍等一下,许先生,能将段意渊的联系方式给我吗?”

    许镜有点惊讶的反问:“你要这个做什么?”

    “其实是这样的……”苏映编了个顺当的理由。

    结果不负所望,她要到了自己想要的。

    回酒店房间的步伐都轻快了几分。

    有了应对方式的她心里自然也没有那么堵得慌了。

    回去就是洗澡更衣,重新装扮自己,不过不用那么隆重,可以休闲一点。

    等她慢悠悠收拾完了,就去了景絮房里等着对方。

    她趴在对方床上,举着手机玩起网游打发时间。

    又过去好一阵子景絮才回来。

    她用房卡打开门后,一眼就看见自来熟趴在自己床上的苏映,不禁有些不爽:“谁允许你过来的,从我床上下来。”

    苏映微微偏头看她:“你之前躺我床的次数也不少啊,就不许我躺一次你的了。话说,景老板跟小鲜肉发展的怎么样了?”

    景絮不想跟她讨论这个:“这不是你该关心的。”

    “你怎么会有我的房卡?”

    苏映:“没话语权的小助理怎么不能有,他们为了让我更好的照顾你给我的。”

    苏映回答的合情合理,不过她的说话方式就是让景絮觉得怪怪的。

    “你现在可以走了,我要换衣服。”

    “都是女生在意这些做什么。”苏映刚说完就见到景絮给她拉开了房门指了指门外表现出了请滚的态度,她只好又接着说:“行了,我走。等会儿再来找你。”

    说完收起手机利落起身,她经过景絮身边的时候低头在对方颈间嗅了一下,随后在景絮反应过来之前抬起头说:“我说你床上的味道怎么这么好闻,原来和你身上一样。”

    说完留下风中凌乱的景絮潇洒离开了。

    景絮倒是没生气,她只是有些无语的想:我刚从海里出来难道不是一身的海腥臭味吗?到底是苏映的鼻子出问题还是她的床脏了?

    等景絮也收拾整洁之后他们才一起往要举行篝火晚会的沙滩去了。

    到了之后才发现不仅有火势熊熊的篝火,还摆放着好几台烧烤架准备做bbq。

    夜晚的海边还是有点凉意,有零散的几人在围着篝火烤火。其中就有段意渊。

    他在发现景絮之后就站起来找他了。

    苏映像是懒得管他们了,见段意渊来了就一言不发向烤架去了。

    景絮看了一眼苏映,微微皱了下眉。

    段意渊拍了拍她的肩,说道:“你的小助理还真是勤快,这么积极去帮忙。”其实他真正想说的是,苏映终于识趣了些,没那么碍人眼了。

    景絮:“她有名字。”

    段意渊一时摸不清景絮说这句话的意味,便转而说道:“去那边烤火吧。”

    他带着景絮去那边坐下,他说话方式幽默风趣,即使景絮话比较少也不会冷场。

    而且周围的其他人也热热闹闹的,整体气氛都是很让人放松的。

    景絮到后面也感觉出了惬意,她手中拿着一条鱼放置在篝火里烤着,不时偏头跟段意渊聊天。

    这么一对比,还在烧烤架那里顶着油烟味当烧烤师傅的苏映更显凄冷,她也不气馁,只是默默将油刷到烤鸡翅上。

    在她一番付出后,一盘荤素搭配的烧烤就被她盛盘了。

    她在端盘子的同时还拿了瓶饮料,将这些放在了桌上,随后对篝火旁的景絮说:“快来尝尝我的手艺,景老板。”

    景老板纡尊降贵慢吞吞起身,端着点偶像包袱在众人的注视下在藤椅上坐下。可惜这种场合讲不了包袱,如果她手里不拿着烤鱼的话她的形象应该还是不至于会垮。

    围观群众里有人说:“有没有我们的份啊,我们都还什么都没吃到。”

    苏映只是理所当然道:“这是我为景絮特意烤的,分量比较少。不过你们的应该快了,别着急。”

    她刚说完就有其他的端着烧烤放在了其他桌上,倒没有真的让别人看着景絮吃,避免了尴尬。

    景絮问坐在她对面的苏映:“你不吃吗?”

    苏映单手撑着下巴,笑眯眯道:“你吃吧,又没多少。”

    景絮看了一眼自己的烤鱼,又看了苏映为她准备的烧烤,最后不情不愿地将烤鱼递给她:“给你。就当做是烧烤的谢礼吧。”

    苏映接过来之后看着有些焦糊的烤鱼,低笑一声之后咬了一口,发现味道也如同它的外貌一样,一股糊味。

    景絮注意到苏映难以下咽的模样,单边眉毛一挑:“怎么,你觉得不好吃?”

    苏映哪里敢说不好吃,想尽了几个最浮华的辞藻无脑吹了一波这个烤鱼,昧着良心说瞎话。

    景絮这才满意的点点头,低头继续吃烧烤。

    苏映最后还是没怎么吃鱼皮,只是把肉吃干净了。吃完之后还是撑得不行。

    苏映的烧烤技术还不错,景絮也没控制住量吃多了一点。

    苏映摸了下微微鼓起来的肚子,提议道:“我们去转转路消食怎么样?”

    景絮同意了。

    沙滩已经黑了,她们只能去有光亮的建筑转悠。

    这里之前是度假岛,所以有很多民宿酒店卖特产的店。由于被租了下来,商家们也只能暂时歇业几天。

    走到一家民宿门口的时候,苏映见那里有安置躺椅,就说:“我有点累了,我们去哪里歇歇吧。”

    景絮有些嫌弃:“就你事多。”

    苏映:“一定是刚才烤串消耗了我太多的体力。”纯属扯淡。

    两人坐下之后,苏映掏出手机来玩。

    等她放下手机抬头的时候,对看起来有点犯困的景絮说:“你是不是想睡觉了?”

    景絮:“没有,应该是这两天睡的太多了。才会有点注意力不集中。”在岛上她们上午没有任何活动,大多数人都只剩下了睡觉。

    一觉睡到自然醒是很好的,不过睡到中午时间还是有点过长了。

    苏映听见景絮这说,直接站起来走到景絮身后,说:“我帮你揉下太阳穴吧,会好一些。”

    景絮接受了苏映的好意,向后靠在椅子上,闭上了眼。

    苏映伸手开始轻轻打圈替景絮按摩。

    过了几分钟,她余光瞄到了什么。揉太阳穴的动作也就停了。

    双手顺着景絮的脸颊向下,轻轻捧起了景絮的下巴。

    景絮正要睡着的时候被打断,她有点疑惑地微微睁眼,只能感觉到自己下巴被迫扬起。

    她的眼睛里能看见的是苏映愈来愈贴近的脸。

    一时有些无措,问道:“你要做什么?”

    苏映没有回答她,只是轻轻地把唇贴在了她的唇上,也就没有了其他的动作。

    苏映的发丝扫到了她的脸上,弄得她有些痒。

    她不明白苏映为什么这样做,因此呆了一下。

    等从不敢置信的状态回过神的景絮想要摆脱苏映,她双手撑住椅子把手作势要起身。

    就在这时候一道突兀响起的男声说道:“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苏映远离了景絮,先一步开口说:“段哥你怎么来了?这可真不是时候。”

    被一条短信引过来的段意渊控制不住自己的风度,他情绪有些失控:“我以为你们最多是朋友,没想到你们是这种关系?!”

    他是真心喜欢景絮的,没想到一过来就看见这么让他受到惊吓的一幕,那他之前的付出的又算什么。

    “怪不得,我就感觉你们之间的氛围有些特殊。景絮,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好这一口了,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的?我哪里不如苏映?”

    景絮急忙解释道:“我跟苏映没关系,你不要误会。”

    段意渊的理智基本没了,他怎么会相信景絮的解释:“你是不是害怕被我发现你的真实性取向开始撒谎了?你这样只会让我觉得可笑,真是恶心。”

    苏映忍不住段意渊的唾骂,回击道:“请你注意你的素质。我们就算有什么又怎么样,请问是犯法了吗?”

    景絮狠狠瞪了苏映一眼,她这是在给她坐实同性恋的黑锅,她到底是哪里对不起苏映,她现在要这样害她!

    段意渊冷笑一声,随后说:“是不犯法,就是脏了人的眼睛。”他需要回去冷静一下,再也不想跟这两个女人多待一分钟了。

    说完他快步走了,没有再给景絮解释的机会。

    景絮眼眶微微泛红,身子也有些颤抖。

    苏映见她这幅模样,才意识到这次自己把事闹大了,开口道:“我……”

    一记响亮的耳光打断了她想说的话。

    苏映脸被扇偏了过去,散乱的发丝盖住了她大部分的脸。

    她缓慢转过过头,手指抚上微微发麻发热的脸颊,看向景絮的眼神带着几分不可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