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苏映很快不再看景絮,只是目光向下看着地板声音有些沉闷:“打我做什么,别把手打疼了。”

    景絮的手也在微微发热,她握紧了拳头,咬牙切齿道:“苏映,你知道你今天这么做的后果吗?”

    “如果段意渊将今晚的事宣传出去,我多年来努力维持的形象就会被毁光。”景絮这几年没有绯闻,也能够因为作品带来好口碑,这都是她无尽的努力换来的。

    如果因为什么‘景絮是同性恋,与助理暧昧不清’的传闻而让她的形象崩塌,甚至影响到后续的工作,她会恨死苏映。

    苏映放下手,不在意地笑笑:“放轻松,无凭无据的事情谁会信呢?”

    景絮看着苏映的笑脸,她的表情已经很难看了:“你想的还真是简单啊,先不提段意渊会不会传出去。你今天过线了这件事,怎么解释?”苏映已经大胆到这种地步了,这很不妙。

    她是真的动怒了。

    苏映原本白皙的脸颊现在微微发红,让她显得有几分狼狈,她只是说:“你知道的,我喜欢你,自然是情不自禁才会这么做。”

    景絮后退两步:“果然就该离你远一点。”她说完也就走了。

    留下苏映一个人留在原地。

    直到景絮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苏映才低声呢喃道:“我是不是真的做错了。我只是不想让他们再继续纠缠而已。”

    这下好了,段意渊和景絮没萌芽的感情被她搅黄了,她自己和景絮的未来也被她搞黄了。

    在这之后的一段时间,这件事对她们两人之间关系的影响很大。

    而在第二天的时候段意渊就先行离开了。

    景絮也没有心情继续享受假期了,跟这座小岛道别了。

    回家之后,她们的轨迹像是回到了原来,又像是交错开了。

    甚至连尹碧都在询问景絮为什么会提前结束假期,毕竟是她期盼了那么久的一次旅行。

    景絮想将那晚发生的事情告诉尹碧,让她有个心理准备,好准备应对措施。可话到嘴边又忍了下去。

    算了,等真的出问题了再说吧。

    幸好的是一切都还是风平浪静,并没有什么轰动性的新闻出现。景絮猜测段意渊还是惦记着旧情,因此没有真的把事情做绝。

    而事实跟景絮想的相差不远,不过真正的原因更复杂点。

    一是因为顾念旧情,再就是段意渊冷静下来之后对这件事还是抱有怀疑,他在想到底是谁发给他的短信将他引到那里去的。

    当时收到信息的他只是因为好奇心作祟所以过去了,没想到会看见那样的画面。

    到底是不是有人刻意想让他看见这些……

    因为这样,他选择暂时将这件事搁置。

    不过一想到景絮,眼前就是她们接吻的画面,这让他无法直视景絮。

    因此他这段时间都没再去找过景絮,估计过段时间也不会。等他把这件事情查清楚了再说。而且,他也不是非景絮不可。

    他还从没追求过一个女人这么久还不得手的,这让他这个情场高手有些挫败。

    还是先换个菜吃一段时间吧。

    苏映倒是乐见其成,没有了段意渊的叨扰,景絮的身边都干净了不少。

    而且在一次娱乐新闻上,她看见了段意渊被狗仔偷拍到的照片,那是段意渊在酒店门口勾着一个女人的肩膀一同进去。

    新闻下面的评论倒是没有什么恶评,基本上都是让路人多关注演员作品,少关注私生活,以及对狗仔的抨击。国内就是这样,对于男性的包容性总是比女性强。

    她想,只要让景絮看见这个新闻,这两人就再也不可能有任何发展了。她搅黄段景二人的计划就彻底完成了。

    问题是怎么让景絮看见呢?

    自从海岛回来,景絮对她的态度就很冷淡,这也让苏映心里很难受。但她目前还找不到让她们关系回暖的办法。

    最后她选择了默默将这条新闻转发了朋友圈,景絮能不能看见就靠缘分了吧。

    不过热搜也有,景絮多半还是能知道这件事。

    尹碧发现了她们之间诡异的情况,她当然不能忽视这些问题。

    私下拉住苏映谈心,眼神中带着关切的意思。

    “你们之间是不是出现了什么误会?”

    苏映轻笑了一下之后说:“怎么了,尹姐为什么这么问?我们之间挺好的呀。”

    她不想把问题弄大,既然景絮没有去跟尹碧说这些,她也就不多嘴多舌了。

    尹碧眉心出现了川字,她道:“你别瞒我了,你知道吗?景絮昨天问我要新的助理。”

    苏映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她没有说话。

    尹碧叫她不开口,接着说:“别不说话啊,有什么困难就跟我讲,是不是景絮欺负你了?放心吧,虽然景絮很认真在跟我讲这件事,但我还是把她拒绝了。我相信你,没人比你更能胜任这份工作。”

    就因为这件事,她们还吵了一架。

    最后尹碧甩下一句:“反正招不到新的助理,没有正当理由你就别想着换。”态度难得强硬。

    景絮只有臭着张脸走了。

    苏映见尹碧确实是在关心她,她也知道这次的错还真不在景絮身上,不能让景絮替她受冤枉:“跟景絮没关系,是我自己的原因。就算她想把我开除,也没有错。”

    “别卖关子了,到底发生了什么说清楚!”

    “也没什么大事,我们自己就可以解决。你真想知道就问景絮吧。我还有别的事要做,先走一步了。”

    尹碧看着苏映,无可奈何道:“你们两个就跟成哑巴了一样,我也懒得管了。操心太多还要折寿,你走吧走吧。”

    苏映笑着离开的。

    不过她勉强的笑容持续不了太久就消失了。

    出门之后抬头仰望灰蒙蒙的天空,看来是要下雨了啊。

    为什么不是晴天呢,这样她的心情也不会难受的像现在这样。

    有些窒息,有些憋闷。

    不行,不能持续这样下去。

    她们两个人之中注定有一个人要先低头,那这个人除了她还能是谁?

    难道要让高傲的景絮为了那一耳光跟她低头认错吗?

    苏映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将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拍了出去。

    深呼吸了一下之后,她对自己说:“你可以做到的。以后总有机会看景絮低头,到时候一定要踩着景絮的后背穿鞋。”

    她放下了这样的豪言壮语,终于气顺了不少。

    苏映决定要在今晚做出点不一样的事情。

    她先是去花店订购了一大批各式各样的花,荷包一下瘪了不少。店家见她花费不少,热情地送了她很多装饰用的星星灯。她留下地址以后就回家了。

    而回家之后她又在手机上点了各种各样的食材,今晚她要做一顿大餐。

    紧接着,她回了卧房,在书桌上写起了道歉信。

    写字的态度比她学生时期认真多了。

    苏映想,做到这个地步总能得到景絮的原谅了吧。

    再不成功她只有下跪抱大腿流泪了。

    虽然她要放低姿态,但也不想低到这种程度,所以能不做到下跪这种,尽量就不要吧。

    都怪太着急了,为什么要在时候没成熟的时候去吻景絮啊。

    现在想后悔都来不及。

    她想到这里忍不住手指轻碰了一下自己的唇,回忆到了当时的触感。

    如果再让她重新选择……

    她应该还是会选择这样做吧。

    察觉到自己又走神了,并且还想了些少儿不宜的东西,苏映脸颊微微泛红。

    好不容易才静下心写字。

    等她将信写好,晚餐也做好之后,规定时间送达的花也到了。

    她拿着花着重布置了餐厅和客厅,和景絮的卧室。

    她最后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愉悦的开始哼起了调调。

    一首不在调上的曲子。

    她坐在沙发上等待景絮回家,没有开电视,也没有开大灯,只是让那些制造氛围的星星灯亮着。

    只希望在景絮到家的时候能给她个惊喜。

    可景絮到了平时回家的点都还没回来,她等的无聊了之后不小心就歪倒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最后是被开门声惊醒的。

    明亮的灯光有些晃眼,她懵了几秒。

    进门的景絮比她更懵,楞在原地了。

    过了一会儿她才开始换鞋,很久没有主动跟苏映说话的她问:“都是你自己弄的?”

    布置这些要废不少工夫吧。

    很少有女人不喜欢花,景絮也不例外。

    她鼻尖萦绕着花香味,视觉冲击让她误以为这里不是她的家。

    但她表情还是淡淡的。

    苏映彻底清醒了,点点头:“你觉得好看吗?”

    景絮看出来了苏映眼中的期待,但她选择了忽视:“等会儿全部弄干净,味道很刺鼻。”

    苏映心都凉了,她对景絮说:“这么晚回来肯定饿了吧,快吃饭吧。”

    景絮顺着苏映的话看向餐桌,满满的一大桌。摆盘很精致,看得出来厨师很用心。

    “我已经在外面吃过了,没有胃口。”

    苏映强撑着说:“吃过了啊,那有点可惜。”

    “还有别的事吗?没了的话我就回去睡觉了。”她抬起手腕看了表,都23点多了。

    苏映抿了抿嘴唇,这次她没有说话而是将信递给景絮。

    景絮接过信,当着苏映面拆了。

    信封里装了2页纸,上面写的内容只有3个字。

    对不起。

    但就是这3个字占满了信纸。

    字迹工整,标准的楷体。

    景絮本以为都是一样的内容,却在第二页发现了异样。

    在第二页的右下角,有5个小字。

    “别再生气了。”

    景絮的手稍稍用力,纸张被她捏皱了一点。

    苏映:“原谅我吧。”

    “原谅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