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景絮在反问之后将手中的信纸往地上一扔,然后才不紧不慢说:“就做点这种事,就像想让我将之前的都忘记,你觉得可能吗?”

    苏映看了下被当做垃圾扔掉的道歉信,眼中神色不明,她问:“那我要怎么做才好?”

    她算是体验到了心被揉碎还撒了一把盐的感觉了。

    景絮其实也没想到要真让苏映在做什么,不过她又不愿意就这样放过苏映,既然是她问的,她多少也得给点回应才行。

    “你什么都可以做?”

    苏映点头了。

    景絮哼笑了一声:“跟我来。”

    景絮说完就顺着扶手上楼去,苏映虽然不知道景絮想做什么,但也只能默默跟上了对方的步伐。

    景絮最后带她上了三楼空旷的阳台。

    苏映看见景絮双手撑在栏杆上,道:“要做什么?”

    景絮沉思了一下之后才说:“你看这高度怎么样?”

    苏映搞不懂景絮的意思,但她还是往下看了看,3楼的高度不高,而且下面就是柔软草地。

    凉爽的风吹的景絮很舒服,她头脑也很清醒,即使她接下的话让人不敢置信:

    “你不是什么都能做吗?从这里跳下去,让我见到你的诚意,没准我立刻就原谅你了。”

    景絮说这番话的时候表情很平静,平静的让苏映像进入了冰川雪地,感受不到温度。

    苏映:“你……”她想说,你真的这么狠吗?但她没有勇气说下去了,一时语塞。

    景絮抱臂倚靠在栏杆上,挑了挑眉,用有点不屑的语气说:“你做不到?看来你的诚意也不大。”

    “那为了不再两看相厌,你明天主动去离职怎么样?这样也不必继续给对方添堵,各自都能过的更好。”

    景絮就知道没人会答应这么疯狂的要求,她就是刻意在为难苏映。好让苏映知难而退。

    苏映觉得景絮没给她添堵,应该是她给景絮添堵了所以才迫不及待地想要赶走她。

    可她是这么容易被吓退的吗?如果就这么放弃了,她也不叫苏映了。

    景絮就看见苏映忽地笑了起来,她感到几分不解,放下手走到苏映身边,看着她的眼睛问:“你笑什么?”

    苏映道:“我自然是开心才会笑。我好庆幸,只要你没说永远不原谅我,给了我留住你的机会,我自然会去抓住它。”

    “只要能让我陪在你身边,这又算什么呢?”

    景絮表情凝重起来,她只是想要吓唬苏映,可听对方的意思,不会……

    “你真要跳?我可不会拦你的,死了可别赖我。”不,她想说的不是这样,她其实想收回之前的话,让苏映不要这么傻。

    可她既说不出好听的话,也没有办法放下脸面伸手去拉住苏映。

    苏映翻越护栏的动作很干净,没有丝毫扭捏造作,是说跳就真的跳了。

    景絮本来想再说点什么,嘴唇无声地开合了一下,最后在只剩下她的阳台咽了下去。

    她给了苏映机会,苏映可没给她机会。

    她连劝阻的时间都没给景絮留!

    景絮最后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栏杆边,往下就看见草地上痛晕过去的人影,她气极,自制力再次失控,吼道:“苏映,你就是个疯子!”

    她不知道局面怎么会变成这样,这一切都很幼稚。现实怎么会像演电视剧,真的会有人为了另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用性命去当赌注。

    她在拿出手机拨通救护车号码后又转而给尹碧打电话。

    一种眩晕感包围了她。

    最后她蹲在晕倒的苏映身边等待救护车的到来,她不敢轻易挪动她。

    苏映的脸被摔破了,有血流了下来,这让她秀美精致的脸变得凄惨起来。

    景絮就这样抱着自己的腿蹲着,下巴垫在膝盖上,眼睛看着苏映,神智却已经飘在了云雾里。

    救护车到了以后将苏映用担架抬了进去,景絮也跟了上去。

    她连遮脸这种事都忘记了。

    等到了医院,尹碧也到了。

    她看见景絮之后嘴就停不住:“怎么弄成这样的,你们两个人到底在做什么?都闹到医院了算小事吗?”

    景絮底气不足地反驳道:“这都是她自找的。”

    尹碧忍不住双手抓住景絮的肩膀来回晃了晃:“你今天不说清楚我跟你没完,信不信我把你所有工作都暂停了!”

    景絮头本来就晕,这么摇她更晕。打掉尹碧的手,她简短的用一句话说:“我们吵架了,她跟我道歉,为了让我原谅她自己从阳台跳下去的。”

    百分百事实。

    景絮冷淡的语气让尹碧都有些看不惯,她又问:“为什么吵架,她是这么偏激的人吗?无缘无故会用这么极端的求和手段?”

    景絮忍无可忍,音量都加大了点:“够了,别再烦我了。是她自己犯傻,你一副质问犯人的态度是什么意思?”

    尹碧也知道自己要冷静一点,拿出经纪人的姿态将一切处理好。而且景絮也被她逼的有些受不了,于是她放缓了语气:“这里是医院,小声一点。好了,我不提了,一切都还是等苏映醒过来再说吧。”

    给苏映安排了最好的病房,护工把她衣服给换了,脸也收拾干净。

    身上挫伤的地方都贴了纱布,她跳下去的姿势是双手着地。

    因此对手臂的损伤比较大,现在两只手臂都打了石膏。

    睡着的苏映很安静,睫毛看起来很长。

    护工见到有人进来了就先退出了房间。

    尹碧和景絮都守在她的床前。

    尹碧的工作很多,没办法呆太久,她说:“这几天你的通告我会帮你推掉,在苏映出院之前你就负起责任照顾她吧。”

    景絮一直都是被照顾的那个,她哪里会照顾人:“不是有护工吗?我的工作不能推。”

    “没让你亲力亲为,只是陪在她床边。这样她也能好受些。这几天都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推掉也没有关系。”

    景絮还想开口说什么,最后她却没说出来,只是微微点头。

    “不过苏映现在这样的状态肯定要休养一段时间,我还是会去找个人暂时代替助理的职务。”

    之前景絮主动找她换,她不同意。这次景絮什么都没提,尹碧却都替她安排好了。

    等尹碧走了之后,房间就只剩下景苏二人。

    景絮拿出手机,打开消消乐玩了起来。

    她在同一个关卡卡了很久,就是过不了关。但她就是执着于拖动方块。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房间里终于有了些别的动静。

    床上的人难受地嘤咛一声,应该是平躺太不太舒服,想要翻身。结果发现她连翻身都做不到。

    景絮收起手机,问:“你醒了吗?”

    苏映这才睁开眼,她首先看见的是病房的天花板,接着扭了下头才发现旁边的景絮。

    她开口说话,嗓子很干哑:“我想喝水。”

    景絮没想到苏映醒来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她本想叫门外的护工进来喂。但想了想就作罢了,这么简单的事还是她自己来吧。

    于是她端起水杯,递到苏映唇边。

    苏映因为无法使用双手而很不习惯,她见景絮递到她唇边也就没有下一步动作了,眼中中闪过无奈。

    “吸管。”

    景絮这才反应过来,她又从抽屉里找出吸管放在了杯子里。

    苏映这才喝到了水,嗓子舒服了很多。

    景絮在苏映喝够水之后将杯子放下,她看苏映又将眼睛闭上,以为她要睡觉也就没说话。

    苏映却在这时候突兀地开口了:“现在,你原谅我了吗?”

    景絮想,苏映在某些地方真的很偏执,仿佛不从她嘴里听见她想要的答案就要誓不罢休一样。

    她看着表情平静没有睁开眼的苏映,放低了声音:“嗯,哪敢不原谅。”

    苏映没在乎景絮的说话方式,她嘴角上勾了几分,带着些笑意。

    她想总归是度过这关了。

    闭着眼睛的她又忍不住睡了过去。

    景絮注意到了她浅浅的笑意,在对方睡过去以后她又拿出手机玩了起来。

    这一次,她很快就通关了。

    之后的几天,护工勤勤恳恳地担起了照顾苏映的责任。

    景絮则像在医院度假一样,自己要了一间不错的病房,来苏映这边串门够了就回去睡觉。

    串门的时候,大多就是在玩手机,就像是在完成陪伴苏映的任务。十分不走心。

    不过靠在床头的苏映已经很满足了。

    虽然不能立刻回到曾经那种轻松的相处模式,但景絮至少不跟她冷战了。

    而且她能感觉到,景絮还是有些细微的改变。

    就像当下,替她削苹果这种事放在从前景絮是怎么也不会做的。

    她认真的样子看的苏映心里很暖。

    虽然景絮的削的时候连皮带肉都削下去了,但是没削到手就已经不错了。苏映对景絮的要求真不高。

    可最后景絮将不多的果肉切块放碗里之后,竟然就搁桌子上了。

    景絮迎着苏映的目光,看懂了里面的含义,问:“替你削了就算不错的了,你难道还想我喂你?”

    苏映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自己打了石膏的手叹了一口气。

    这暗示很明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