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明杰全然忘记了一旁的景絮,喋喋不休地对苏映说:“你的瞳仁相对于别人来说要小一点,嘴唇丰满一些,皮肤又带了些病态的苍白,这就是典型的厌世脸啊!天生适合吃模特这碗饭的,并且你脸上的纱布让我有了灵感,我已经想好为你拍摄的主题了。”

    明杰说的有理有据,苏映一时不知道怎么接话,她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夸人方法。她脸上的疤痕还没消,所以用了一块纱布遮了起来。

    她现在的形象应该不好看吧……难道好看么……

    苏映陷入一种自我怀疑里。

    景絮端起她一贯的伪装,柔声道:“你别把她吓到了,她现在还在养伤。”

    明杰也察觉到自己失礼了,他收敛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递出去一张名片给苏映:“希望我们会有机会合作,等你伤好了如果想联系我就给我打电话吧。报酬不会少的。”

    苏映接过名片收了起来。

    明杰这才去跟景絮谈工作,他们聊好之后就又回到绿幕之前。

    苏映看着被灯光围绕,本身皮肤就白皙的景絮整个人都像在发光,那么靓丽,那么闪耀。她想:

    如果景絮是太阳,那自己能不能成为月亮借着她的光熠熠生辉呢?

    想到了这里之后她忍不住在心里自嘲了一下,怎么感觉她自己越来越贱,怎么能够自卑起来?

    她是独一无二的苏映,没有几个人能有她这样的奇遇。就算是景絮,也只是小说里的原住民,是虚假的。

    大概又过去了半个多小时,景絮就结束了工作。

    她们一起回家了。

    季圆也是跟她们一起的,现在景絮家也有了她的房间。

    双手行动不便的苏映在生活方面很麻烦,她不想在景絮面前出太多丑,可有些事情是控制不住的。

    她连自己吃饭都做不到。

    景絮看着苏映对着满桌子外卖干瞪眼的样子,她将嘴里的醋鱼吞了下去之后才说:“明天还是再给你请一个护工到家里吧。”

    苏映想说没关系,但她的理智告诉她不要逞强。

    而且只有一个礼拜她就可以把绷带也拆掉,再忍一忍就可以了。

    想到这些她也就接受了景絮的好意。

    可关键问题是现在要怎么吃饭?

    肚子不合时宜地又响了起来。

    景絮看苏映脸有些羞红了,感到有点有趣。

    她最后还是对季圆说:“喂她吃饭。”

    季圆当然没有异议,而是放下她自己的碗筷转手喂起苏映来了。

    这顿饭苏映只是单纯填饱了肚子,倒没有怎么品尝其中的美味。

    第二天,景絮要去外地赶通告,没办法留在家里了。她走之前将季圆也带走了。

    苏映就这样与新护工呆在家里,继续无聊的养伤生活。

    她想,虽然有时候景絮挺招人烦的,但是有她在的时候也很有趣。

    她同时又在担心,在远方陪着景絮的季圆上位成功没有。

    万一受伤之后接着是失业那也就太惨了,她第一次有点后悔自己当时那么坚决地往下跳了。

    否则现在也不会这么麻烦。

    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有这么大的胆子。可能当时是因为被某种情绪冲昏了头脑吧。

    不过短短几个月经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她已经感觉到深深的疲倦感了。

    她越发想家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完成任务,好像离回家还遥遥无期。

    这真是个糟心的世界,景絮到底什么时候才爱上她啊……

    一想到景絮她的思维发散起来。

    从认识到现在她们每天都呆在一起,可这次从景絮离开医院开始工作,到现在都这么久了她们都还没好好相处过一天。

    也不知道她现在在x市呆的怎么样了,那边气候好像很干燥,要经常补水才行。

    苏映好像操心的太多,已经养成了习惯,现在还在为景絮的生活着想,像个老妈子一样。

    千盼万盼终于到了拆绷带的时候。

    取下束缚的她除了手臂有些无力,除此之外没有什么不适感。

    医生告诉她:“以后最好不要搬重物,激烈运动也不要参与了。回去要注意个一年半载,毕竟是断过的,有什么不舒服就来复查。”

    “篮球不能打了吗?”

    医生语气不太好:“篮球也是激烈运动。”

    苏映点点头,她不发一言,心底遗憾为数不多的爱好得中断了。

    她本以为景絮应该很快就会回来,可并没有。

    通过尹碧她才知道,原来景絮是又去进组了。

    这次是给某部电影做配角,具体结束的时间应该是一个月左右。

    苏映知道之后心里也有底了,不再好奇景絮到底去了哪里。

    护工搬走之后,在一个人的夜晚里,她会看着上次花店送的星星灯想,景絮应该是喜欢浪漫的人吧。

    虽然上次嘴上说讨厌,要全部扔掉。但实际上都还是全部收纳到了储藏室,没有扔掉。

    她在储藏室找到那些已经干枯的花的时候,还有些不敢相信。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苏映等到了“无声的战斗”开播,却没有等回景絮。

    要不是发工资的时候,还是像往常一样转到了她的账户。她都会以为她自己已经被景絮遗忘了。

    她就窝在沙发里,裹着小毯子,追着一部不是她喜欢的类型的电视剧。

    每天晚上播两集,她就耐着性子看,最后发现竟然还是挺好看的。

    而且更偏向于群像戏,并不是所有主线都是围绕主角居明云转的,很多配角也有自己的主线剧情。

    只不过说是相比较起来还是剧明云的戏份最多。

    她每次看见片尾曲居明云拿着妹妹的照片睹物思人,心情就很微妙。

    至少景絮从来没有用那种眼神看过她。

    也不知道分开这么久之后景絮想过她没有。

    她看完电视剧就扔开毯子伸了个懒腰。朝卧室走准备去睡觉了。

    可走到半路她就想起来还没关阳台的门窗。

    于是换了个方向,往阳台去了。

    到了阳台,她刚把窗户拉过来关上,突然听见了一道微弱的声响。

    苏映仔细一听才发现是很小声的猫叫声,她有些奇怪。

    开始在角落这些地方找了起来。

    最后在花坛背后发现缩成一团的煤球。

    确切说是一只小黑猫,大概3个月大,正团成一团喵喵叫着。

    它是怎么上楼的,从外面爬进阳台的吗?这么高的地方,它一只小猫咪是怎么爬的动啊。

    苏映有些好奇地用手指戳了一下这小煤球。

    小猫咪发现她的存在后站了起来,开始使劲蹭她的手指,叫的更大声了。

    苏映心都化了,也不知道小煤球是饿了还是想妈妈了,总之这种样子跟撒娇也没什么区别。

    苏映将小煤球捧在手里,爱不释手地摸了一会儿。

    她决定将这么可爱的猫咪留下,而且自己送上门的猫跟她一定也有某种说不清的缘分。

    可她很快清醒过来,这里不是她家,她有什么资格做主把猫咪留下呢?

    苏映还是在把阳台关好之后,带着猫咪先下了楼。阳台的风有些冷,猫咪不能呆太久了。

    她很纠结,最后的答案是还是找景絮询问一下意见。

    她基本很少给景絮主动打过电话,所以她们没见面的日子里她也从没找过对方。

    当然,景絮也从来没找过她。

    其实她也想听见景絮的声音,不过怕打扰到对方也就没去打扰对方。

    现在有了正当理由,她在犹豫之后还是拨通了手机里景絮的号码……

    她实在不忍心把小猫咪送走。

    电话拨出去很久才有人接了起来。

    不过电话里传来的不是景絮的声音,而是季圆的。

    “苏映姐吗?”季圆的称呼还是带了姐字,改不过来。她是通过来电显示上的名字才知道是苏映的。

    苏映嗯了一声,声音透出点低落。

    季圆道:“景姐太累睡着了,找她有什么事情吗?”

    苏映感到自己好像有些多事了,她有些想退缩,想说没什么。

    可最后一刻,她还是没忍住:“能将电话给景絮吗?”

    季圆开始为难起来,景絮脾气不是很好,她有些不敢去打扰景絮睡觉。

    景絮是一边卸妆一边睡着的,电话响起的时候她意志就迷迷糊糊清醒过来了。

    她彻底清醒睁眼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季圆拿着她的手机,一副为难的模样。她问:“找我的?”

    季圆眉头舒展开:“是苏映姐的电话。”这下好了,省的她纠结要不要叫醒这个问题了。

    景絮伸出手:“给我。”

    她结果电话之后叫身后的化妆师暂停了一下。

    之后才对着手机说:“找我什么事?”

    苏映怀里坐在沙发上,小猫咪蹲在她的腿上,很乖巧地睡着觉。

    苏映轻轻摸了把它的背之后,说道:“打扰到你了,很抱歉。我就是想跟你商量个事情。”

    “有话直说,不要卖关子。”

    景絮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更少了几分人情味。

    苏映:“我刚才在阳台捡到只小黑猫,它很漂亮。可以把它留下吗?”

    她问这话的时候自己都没什么底气,景絮同意的可能性太小了。对方本来也就不喜欢动物。

    她静静等待景絮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