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景絮沉默了一下。

    大约30秒之后她说:“你是无聊吗,还有养猫的心思。”

    苏映就料到会被拒绝,这答案也能在预想之中。

    苏映回答:“只是看这个小家伙太可怜了,你不喜欢的话我明天看能不能把它送到宠物店去。”

    膝盖上的小煤球耳朵微微动了一下,眼睛却没睁开。完全不清楚自己的命运在左右摇摆。

    “不管你了,记得把卫生收拾好。”景絮疲惫地揉了下自己的太阳穴。这就当做是对苏映的补偿吧,一只猫而已。

    大不了以后看不惯再叫苏映送走就是了。反正又不是她照顾。

    苏映道了谢,想再跟景絮多聊几句。

    不过景絮的声音很疲惫,她也就不忍心打扰她休息了。

    短暂的通话结束之后,苏映靠回沙发。

    她对小黑猫说:“要给你起个什么名字呢?”她的声音含着笑意,思考一阵子之后就说:“不如就叫花花吧,因为是在花坛找到你的。”

    睡醒的花花弱弱地叫了一声。

    “你会不会饿了呀?”苏映有点担心道。

    花花自然不会回答她的,只是用头挨着她。

    苏映为了保险起见,等不到第二天了,当即把小猫咪用毛巾裹起来。

    她打算带花花去宠物医院做体检和买点吃的,既然决定要照顾,那就要负责一点。

    到了之后等晚上值班的医生将这些都做好之后,苏映才又抱着猫走了。

    等把花花安顿在临时搭的小窝之后,她躺在床上之后还在为明天做什么而打算着。

    好像多了只小猫咪之后事情也多了些。

    可等第二天早晨清醒过来之后,她发现花花不安分地爬到了她的被子外面趴着。被她揪住的时候还很无辜地喵了一声。

    算了,一只可怜的小猫罢了,睡就睡吧。

    她洗漱完毕出门转悠的时候多了一个新任务,那就是给小猫咪带东西。

    什么猫砂猫砂盆食盆等等。

    等她采购好回家的时候,手里提了满满当当的东西,放下这些东西之后,她才觉得手臂很痛。

    看来又要多养几天了,苏映有些头疼。

    那小家伙被她关在了卧房里。关起来的原因是因为怕它去了别的地方藏起来,那样会找起来很费劲,或者直接找不到了。这种后果太可怕了。

    她瘫在沙发上,让自己的手臂缓一缓。

    过了好一阵子才去打开卧室门,房间里没有花花的踪影,只有地板上一滩诡异的水迹。

    苏映在水迹前站定,她能确定,这是花花撒的尿。这种味道,这种颜色,一定不会猜错。

    算了,谁让它是一只可爱的小猫呢?还是继续选择原谅它吧。

    她在卧室里寻找起来,花了一段时间才找到了花花。它每次都能躲在隐秘不好找的地方。

    她将猫咪带到阳台,放进新安置的猫砂盆里,企图教会它使用猫砂。

    还好花花挺聪明的,一进去就开始用爪子开始刨猫砂,不用苏映太过于费心。

    她就这么好奇地看着一只猫拉粑粑。

    她从前从没有养过宠物,所以对这一切都感到有趣。

    猫这种生物,优雅又神秘,尤其是这种纯黑色的玄猫,一直都带着点神话色彩。

    有人说玄猫不吉利,也有人说是辟邪镇宅的。苏映更相信后者,这也是她一见到花花就很合眼缘的原因。

    最后花花出来的时候在地板上蹭屁屁,她才感到不妙。这……景絮应该会不喜欢吧。

    她得努力纠正这个小猫咪的不良习惯,她伸出手,打算插着它的腋下将猫抱起来与它对视,必须得好好教育一下才行。

    也就在她的手刚碰到花花的时候,她兜里的手机响起来了。

    苏映有些奇怪,会是谁给她打电话呢?

    她从兜里掏出手机,看着上面的名字时疑惑了:“嗯?”来电人竟然显示着‘妈’。

    她这部手机还是从原身那里继承来的,她一直都没换手机。里面通讯录人数没几个。

    而这个人就是其中之一。

    可这么长时间来,苏映的妈妈从来没给她打过电话啊,突然来电会是为了什么。

    苏映有点紧张,她不了解原身的妈妈,但原身的妈妈应该很了解从前的苏映。如果待会儿说错什么引起怀疑了怎么办……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原身的家庭应该是那种很普通的家庭,会被一笔带过的那种,根本没有着重描写过,所以她什么都不清楚。

    就算苏映多不情愿,她还是得右划接听。

    电话里传来一个中年女性略微有些粗的声音:“苏苏你刚才在忙吗?怎么这么久才接妈妈电话呀。”

    苏映含糊地回答:“刚忙完。怎么了?”

    苏映妈妈语气有些差了起来:“没事就不能找你吗,整天忙些什么,为什么从不给家里打电话。是不是都忘记了你还有家了?以为你是石头里蹦出来的?”

    苏映妈妈说话跟机关枪似的,又快又急,堵得苏映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她了。

    她都来这世界这么久了,她不主动给家里打电话,家里也就不给她打。这就说明苏映跟家里关系也不是很亲近,而今天突然来电,那肯定是有什么目的的。

    苏妈妈又跟苏映说了几句,多半都是在问她现在在做什么工作,一个月多少工资,多久休假回家看看之类的。苏映耐着性子回答了几句,后来她发现即使她不开口说话,苏妈妈也可以自言自语。

    在苏映开始无声打哈欠的时候,苏妈妈终于说到了重点。

    “你现在手头有闲钱吗?”

    苏映回答:“现在没有,你需要吗?”

    苏妈妈叹了口气后说:“是你哥哥要结婚了。我给你打电话也不想跟你要钱,但实在是没办法。婚车婚房我和你爸用大半辈子的积蓄给你哥解决了。他自己也存了点钱给彩礼,但现在的问题是……女方临时加价,说还要10万的彩礼钱。”

    “我们这真是被逼的没办法了,实在没有多余的钱。可她们家说钱不够这婚就不结了。这怎么行呢?”

    “所以为了你哥哥的终生大事,你妈妈我才厚着脸皮来找你。”

    苏妈妈说了这么多,苏映也明白她的要求不是多么无理,算是情理之中。

    可她哪里能有钱,她一个月的薪水也就5千块,除掉开销这些真没剩多少了。她将这个情况告诉了苏妈妈。

    苏妈妈:“你看看你有没有朋友这些能借你的,这也算帮了大忙了。我们家这边亲戚朋友都已经借完了,也借不到了。”

    苏映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景絮,景絮可是富豪,10万对她来说只是小意思。可她一想到自己去开口,下一步就会想到景絮会怎么回答她,多半会刻薄地笑道:

    \"没门,想都别想。\"

    是不是把景絮想的太小气了,但苏映就是感到这是景絮会说的话。

    苏妈妈还在电话里讲道理,中年女性的一个特质就是啰嗦,同一句话她都能重复个3次。

    苏映听得头大,但同时也能看出苏妈妈是真的很苦恼。

    算了,就当为原来的苏映尽孝吧,她对电话那头说:“我尽量去筹吧,能不能筹到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苏妈妈笑了起来:“你这么说我就放心很多了。你哥的婚期定在下个月的月底,还有一段时间,在这之前准备够彩礼钱就行了。到时候婚礼顺利举行的话你也回来参加吧。”

    其实苏妈妈压力也很大,最近都没睡好觉。她也没找到解决办法,只能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找自己的女儿试试看。

    其实她对女儿能不能帮上忙本身也没抱太大的希望,毕竟女儿也才大学毕业没多久。

    而且通过刚才的打探,她也知道苏映是没多少存款的。

    “我知道了,到时候再说吧。”苏映说。

    对面的手机似乎被另一个拿走了,一道陌生的声音说:“就看你的了苏苏,爸爸相信你能做到的。”

    看来这就是苏映的父亲了,估计苏妈妈是开了免提的,苏爸就在一边全听着。这会儿要结束了就给她加油打气呢。

    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事就是几大万。

    苏映的底气只有存款近2万,她奄奄回:“好的,我加油。”

    苏爸不满意了:“怎么这么没精神,很为难你吗?对了,你怎么一直都不叫声爸妈,出去久了还不懂事了是不是?”

    苏映心想:这不是为难是什么,她哪里能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搞到十万啊。

    但迫于压力她还是低头了:“爸妈,我会尽最大的力去帮哥哥的。”

    苏妈妈见丈夫不会说话,她就重新拿回手机对苏映说:“其实你真的能帮倒忙是最好的,帮不到我们也不会怪你。但也希望你放轻松一点,态度还是要乐观的。千万别因为这个事跟家里生分了。你也知道你哥哥从小到大都很疼你,这种事情上帮他也是情分。你说是吗?”

    “嗯,我想想办法。”

    苏妈又说了句让苏映头更大的话:“等你哥的婚姻大事解决了,你的婚事就该安排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