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苏映第一次被人用这种甜腻的嗓音这么称呼,有点称呼。不过之后被宋彤多叫几声之后也习惯了。

    “姐姐,那你的全职工作是什么呀?”

    苏映不觉得自己的工作是什么隐私,她回答:“我是景絮的助理。”

    宋彤猜测道:“是那天晚上那个黑长直的女人吗?”

    苏映:“嗯,她是我老板。”

    宋彤还想说什么,明杰打断了她:“你别再烦人家了,让苏映去换衣服去。苏映你快去吧,换了之后就来吃东西,辛苦一天肯定也饿了。”

    苏映早就想把裙子换掉了,她顺着明杰的话就去更衣室了。

    她还是想念她的运动长裤白t裇。

    等苏映走了之后,明杰才又问宋彤:“你们在哪里见过一次?”

    “酒吧。”宋彤眼神停留在苏映消失的地方。本以为再也见不到了,没想到竟然这样偶遇了,这是什么奇妙的缘分。

    明杰恨铁不成钢:“你怎么又去那种地方玩了,告诉你多少次了?女孩子去很危险,而且你还是公众人物,影响也不好。”

    “你别担心我了,我现在都很少去夜店玩了。”她说完拉着明杰的胳膊带到电脑旁:“给我看看你刚才给苏映拍的照片吧,我有点好奇。”

    明杰想都宋彤,于是说:“你说想看就给你看?”

    宋彤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明杰:“就看在我大老远专程来给你送饭的份上吧。”

    明杰笑了起来,爽快的打开电脑。

    宋彤看见其中一张拍的很有感觉的侧脸微微低头的全身照,指着说:“把这张发给我。”

    “你要去干嘛?”

    “我就是想要嘛,反正迟早也会公布在网上的,发给我也没什么。”

    明杰奈何不过宋彤,发到了宋彤的手机上。

    等苏映换完衣服卸完妆回来的时候,明杰他们已经在桌子上摆弄那些吃的了。

    苏映跟宋彤面对面而坐。

    明杰递给苏映一盒饭,苏映接过之后也不客气,慢慢吃了起来。

    吃饭中途,宋彤像想起什么,问明杰:“哥,你刚才为什么要跟姐姐提我的公司啊?”

    “我想给苏映介绍公司,可惜她拒绝了。否则她会发展更好。”明杰有些遗憾。

    宋彤同样不理解,但她也不过多打探苏映的想法,只是说:“我们公司对模特待遇挺不错的,如果你以后有想法随时可以找我,我跟一个模特经纪人姐姐还算熟悉。”

    苏映面对宋彤的好意,有些盛情难却:“本来杰哥让我一个圈外人担任模特我就挺过意不去的了。哪里好意思再给你添什么麻烦。”

    她自己从前可从来没往模特这个方面想过。

    要不是明杰给她机会,她也不可能接触到这个圈子。

    宋彤很亲切:“这有什么呀,我也是在帮我们公司挖掘人才。你想继续做助理是不是舍不得景絮呀?”

    宋彤的眼神很澄净,只是有些好奇并没有恶意。

    苏映并没有被冒犯到,这也不是什么不好回答的问题:“她对我很好,我确实还不想离开她身边。”

    宋彤放下筷子,说了句意味不明的话:“未来谁说的准呢。”

    苏映看向宋彤,宋彤回笑了一下之后离开了餐桌。

    明杰:“她真是不懂礼数,客人还没吃完就离席了。你多体谅一下她,别看她打扮的这么成熟,其实也才是20岁的小孩子。”

    “没关系,我也吃饱了。”苏映吃完就打算走了。

    明杰送她到门口:“路上小心一点,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我自己可以的。”苏映穿好鞋。

    宋彤这时叫住了她:“等等。”

    苏映疑惑地看向她,停住了扭开门把的手。

    宋彤从包里拿出一样东西。

    “这是我们组合演唱会的门票,位置是前排。想邀请你和你的朋友来观看,你会来吗?”

    苏映接过来,发现门票上印着5个人的照片,并且还有显眼的字母“lal”。这应该就是她们组合的名字了。

    她平常对女团不怎么关注,因此也不了解这个组合。

    苏映知道这票一定很珍贵,平白无故不能收。她正打算拒绝的时候,突然又想到了它的价值。

    倒卖成黄牛票应该不便宜吧……

    不行,这样是不对的。

    苏映正心思百转的时候,宋彤又接着说:“还有一个礼拜演出就要开始了,就在本市,你去的话也比较方便。”

    抵不过诱惑的苏映接过了这两张票,嘴上虚伪地客套了两句:“平白收了你的礼物,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礼了。”

    宋彤笑笑:“你如果愿意跟我做个朋友就是最好的回报啦。我私下没什么朋友,有时候想去哪里玩都没人一起,方便加个微信吗?以后有机会一起去玩。”

    苏映怎么还好拒绝。

    加了好友之后,苏映才离开了明杰的工作室。

    这次出来收货满满,不仅有了一万的进账,还有了两张价值不菲的门票。

    她回家的步伐都轻快了不少。

    回家一打开门,迎接她的就是花花。

    花花用脑袋蹭着她的腿,让她忍不住伸出手将它抱了起来。

    “你怎么这么爱撒娇啊,是不是饿了?”

    她抱着猫去了食盆所在的地方,一看,发现还真是没有多少粮了。于是又去找了一包湿粮包放进碗里。

    看着花花吃的这么开心,她止不住又开始发起呆了。

    演唱会门票她查了一下,应该能卖个5000左右一张,这还是预估的。这么好的位置可能会更高。

    可她又想起宋彤跟她讲过,希望她能跟朋友一起去参加。如果自己没去,宋彤应该也会失望吧。

    但是,她也没有朋友啊……要不,卖一张留一张?

    她沉思了一番,纠结地捂住脸,最后还是想到了不该想的人。

    或许应该问问景絮的意见,没准她会想去的。

    又过去了半个小时,苏映经过慎重考虑之后决定向景絮发出邀请,会不会被拒绝再另说吧。

    她不好再打电话,怕景絮工作忙也接不到。就选择了发微信消息。

    ‘在忙吗?多久回来。’她看着输入框里的字,觉得不妥,又删掉了。

    ‘忙不忙,现在有时间接电话吗?’不行,还是删掉。

    这次先发了一个猫咪的卖萌表情包,她下定决心,终于发出去了一句:你还有多久回家,我们一起去看演唱会吧。

    她放下手机的时候吐出一口气,发现自己竟然在地上蹲了这么久。花花早就吃完走猫了。

    她去洗漱,之后回到卧室趴在柔软的大床上。

    又打开屏幕看着手机,想看看景絮回消息了没有。

    结果让她很欣喜,虽然景絮只是回复了一句话。

    ‘3天后,谁的演唱会?’

    苏映这次回复的很快:‘lal的,那我会做好吃的等你回来,路上注意安全。等你。’

    还顺手发了一个爱心的表情包。

    苏映放下手机,双手撑着下巴,脸上止不住笑意。

    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这是怎么了,明明刚到这个世界也反感景絮的,要不是为了完成任务她都懒得撩她。

    而现在,她不仅不反感,她还喜欢上了。

    她也不是小孩子了,自然知道对景絮的思念,以及忍不住想与她亲近这不是普通朋友之间能有的。

    这时候从第一次出现后就消失了的系统出声了:“你是不是不想做任务,想维持原样,也不想回家?”

    苏映被吓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大晚上的,她差点以为闹鬼了。

    她心跳加速,好一阵才平静下来。

    其实她确实有过就这样下去的念头,但那也只是一小会。回家的欲望战胜了一切。

    至于景絮,她是很喜欢,但这喜欢却不是能胜过一切的爱。

    苏映还做不到为景絮放弃原有的一切。

    她可以为景絮跳楼,但那是建立在知道摔不死的情况下,她还不想真的死在这个世界里。

    “系统,我完成你交代的任务,帮原来的苏映报了仇,就能够回家了吗?”

    “帮你达成一个任何你想达成的愿望,回家只是很简单的一件事。”

    苏映忍不住猜测:“那是不是我想长生不老,想穿越回古代当皇帝,想毁灭世界都可以?”

    “所有的,都可以。但是只有一个,你考虑清楚再做决定。不过毁灭世界只能是一个世界,毁掉全部世界我也就要消失了。”

    系统是当真了,以为苏映真的有这些不着边际的打算。

    苏映才没那个胆子去毁灭世界,而且长生不老多孤单啊她也不想要,至于当皇帝那可是一件苦差事,既不自由也容易被人责骂。

    但听系统的意思,原来有很多世界存在。

    那她现在所处的是书里的世界,同时也是能够完整允许的平行空间,只是原作者赋予了这个平行世界合理的框架帮助它运行。

    而系统……她问系统:“那你是来自哪个世界?”

    系统漠然道:“你不能了解的世界。既然你还想继续游戏,那就完成任务再跟我提愿望吧。”

    苏映懂了,感情系统出现只是确认一下她是不是要放弃任务了。

    那如果她说想放弃任务会有什么后果?

    系统就像能知道她的心声一眼,说:“我会把你整个人抹去,再去找个新的人参与游戏,不再在你身上浪费时间。”

    说完系统就再次沉寂消失了。

    留下苏映一个人浑身发冷,她能明白抹去的意思。

    她之前不知道系统说的这些的时候,她还没什么心理压力比较轻松。现在乍然知道这些之后竟然陷入了一种害怕被抹去的恐慌里。

    看来她必须得认真完成任务才行。

    每天扪心自问自己三次,为什么自己还没被景絮爱上,是不是自己太没用了。

    做人怎么这么难,连任务的第一步都一筹莫展。

    她更想念景絮了,各方面的想。因此她一夜都没睡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