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时光斗转,三天时间一晃而过。

    等这一天很久了的苏映在尹碧的通知下,早早的候在了机场,翘首以盼。

    这场景有点熟悉,好像经历过。那时候的她还傻傻的拿着横幅跟一堆男友粉抢老婆呢,想想还挺搞笑的。

    左等右等,终于等来了姗姗来迟的景絮。

    景絮的样子还是没有变化,不过这次难得戴了墨镜。

    苏映靠近景絮,跟着她一起出机场,侧头问对方:“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没休息好?”苏映猜测景絮应该是眼睛肿了。

    事实也是如此,景絮只是轻微点头,没有开口说话。

    跟在后面的季圆这时候出声了,如果她不说话的话苏映可能还没发现她的存在,注意力全部放在了景絮身上。

    “景絮姐太累了,她昨天刚拍完夜戏,今天一大早又赶飞机。”

    景絮看了季圆一眼,不过墨镜挡住也不知道她的眼神和情绪。

    苏映有些心疼:“那得回去早点睡觉才行,食材我都准备好了,你睡醒了我再给你做。”

    “你手没问题了?”景絮开口说了见面之后的第一句话。

    苏映将手给景絮展示了一下:“只要不过于用力就行,日常生活都没关系。幸好手没废,不然我还怎么为景老板打工,照顾景老板。”

    景絮嘴角轻轻扬了一下,有了上勾的弧度。

    出了机场她们上了等待多时的保姆车,景絮一上车就开始补觉,是真的非常累了。

    季圆却小声跟司机说了一个地点。

    苏映听见了,疑道:“不是一起去景絮家吗?你要去哪里。”

    季圆脸颊肉嘟嘟的,显得很无害,她怕吵到景絮睡觉因此声音压得比较低:“我中途下车就行了,我要回家了。”

    “你不上班了?”

    “本来就是来应聘的短期工,现在时间到了我也就该去重新找一份正式工作了。”季圆接着说:“我相信你可以把景絮照顾的很好,我也就不再去打扰你们了。”

    苏映竟然对这个没见过几次面的人产生了不舍。她之前可不知道季圆是短期工啊,看来是白担心那么多了。

    剧情真的已经变了,连恶毒同事都只是打个酱油就要走了。

    更奇怪的是,本来该恶毒的同事竟然非常善良,下车之前还给了她一个温暖的拥抱。

    苏映一时觉得是不是自己太过于较真,之前竟然还对季圆有敌意,真是不应该啊。

    等车门重新关上,车内只剩下景絮和苏映以及开车的司机。

    景絮睡的很沉,连季圆走了都没把她惊醒。

    苏映看着景絮的黑超眼镜有些别扭,都睡觉了还压着会把鼻梁压痛吧。

    出于好意她伸手将它取下来了。

    景絮之前被盖住的青色暴露了出来。

    看着景絮的眼眶,苏映想,她真是辛苦,这么拼又是为了什么呢。

    跟景絮相处的这段时间,对方除了工作就是工作,生活都被各种通告占据了。这样的生活换成苏映来,她肯定是吃不消的。

    所以大明星又有什么好的呢?

    等到了家之后,苏映即使不想叫醒景絮,司机的眼神暗示也让她不得不伸手推醒她。

    景絮醒过来之后没有生气,只有一种无力感占据她,哪里还有力气对吵醒了她的苏映说什么。

    她默默地下了车,准备直奔自己的卧室,扑在床上好好补觉。

    可大门刚打开。

    一只小煤球就吓了她一跳,她退后一步,远离了那个先要蹭她腿的小家伙。

    在她身后的苏映走上前将猫咪抱了起来:“这就是我之前电话里跟你说的小猫咪,它的名字叫花花。”

    景絮收敛了下情绪,之后说:“这名字跟它并不搭。”

    苏映笑着解释:“因为是花坛后面找到的,所以就叫这个了。你现在可能不喜欢它,过段时间就会发现它的可爱之处了。”

    “我是要全国各地跑的人,你也得跟着跑,能照顾好它吗?”景絮虽然不喜欢小动物,但出于对生命的尊重,既然开始养了就还是要负责它的安危的。

    苏映也理解景絮的担心:“放心吧,有能寄养的地方,没问题的。”

    景絮这才进门休息去了。

    苏映将怀里的花花放下自由活动,也去准备食材了,就等景絮睡醒给她美餐一顿。

    -------------------------------------

    入夜,坐在沙发上追无声的战斗的苏映将电视声音关了,对身边被她拉下一起看电视的景絮说:“你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讲的演唱会吗?”

    “嗯,怎么?”景絮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苏映,她现在挺不开心的。

    她不喜欢看自己演的作品,这是她一直以来的习惯。结果苏映这人大胆的要命,竟然还强迫她坐下一起看,能不郁闷吗?

    苏映将自己提前备好的门票给了景絮一张,道:“也就是下周六的事情了,你到时候能把晚上的时间空出来吗?”

    景絮看拿着手里的门票,她其实现在刚结束拍摄,尹碧应该会给她几天休息时间。

    她是有时间的。

    可看见门票上印着的人中的其中一个,她忍不住指着她说:“这是谁,怎么好像看见过?”

    苏映想景絮的记忆力还不错,见过一次的人都还记得,解释道:“这是宋彤,就是她送我的门票。那天剧组杀青的酒吧里,我们三个都见过。”

    记忆彻底回笼的景絮挑了下眉梢,不紧不慢道:“怪不得有种眼熟感,我在微博上好像也见过她们的照片。那你们呢?怎么又见上面的。”

    连景絮这种不关注女团的都能刷到宋彤她们的安利照片,这也就能看出lal现在有多火了。

    苏映也不隐瞒,她从接到苏妈妈电话开始讲起,到兼职了一天模特结尾。

    景絮没有打断,耐心听完之后说:“所以你背着我接私活,我该罚款了。”

    苏映怎么也没想到景絮的关注重点竟然在这里,她委屈道:“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不努力哪里去给我哥哥筹彩礼钱啊。”她用眼角偷瞄景絮的脸色:“你难道不同情我?罚款就免了吧,我现在真的承受不住。”

    景絮面无表情地说:“同情。”

    苏映见游戏,进一步试探:“那你愿意帮我一把吗?”

    景絮将苏映的毯子往自己这边扯了一下,盖住膝盖:“怎么帮?”

    苏映很狗腿的将所有毯子给了景絮,将景老板裹得严严实实。

    她厚起脸皮才把接下来的话说出了口:“能借我8万吗?我保证一定认真工作争取早日将钱还给你。”

    景絮:“用你一个月5000的工资还吗?”

    “我还可以去挣外快,无论是兼职模特还是捡易拉罐还是偷电瓶,我都尽量想想办法吧。”

    景絮哼笑了一声:“我考虑考虑。”

    苏映见景絮没立刻答应,但也没拒绝,也算是看见了希望。她原本还以为景絮会直接拒绝,不会犹豫的。

    她说:“我也不着急,还有一段时间。现在更加值得关心的是演唱会你愿意去吗?”

    这可是价值1万+的两张票,她都忍痛让出来用了。

    如果景絮不领情那她也不去了,找地方把票卖了。虽然对不起宋彤,但她不得不对现实低头,她缺钱啊。

    反正,要脱手就乘早。

    景絮裹着毯子考虑了几秒,最后说:“既然你都诚心邀请了,就一起去玩一下吧。”

    苏映高兴还是胜过肉痛的。

    “那到时候我提醒你。”苏映继续扭头看电视。

    景絮强行睁开眼皮问苏映:“你喜欢看?”

    苏映看见了自己参与的镜头,这么少一点过了今晚就再也不会播了,她撑着下巴说:“其实挺有意思的,剧情这些也设计的很新颖,跟传统谍战剧不一样。”

    景絮:“可能是剧本看了太多次,对剧情都有些腻了。”

    苏映看着电视上景絮的脸,下意识接了一句:“剧情我看多了可能会腻,但看着你的脸我永远也不腻。”

    ……

    她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有些紧张地去看景絮的脸色。

    好在景絮没什么太大的变化。

    她们就在沙发上守着无声的战斗将今天的剧集播完。

    现在的剧情已经进入了下半部分,离结束不远了。

    苏映在关电视的时候还有些舍不得,她都不知道假如追完这部剧之后该做什么了。

    关完电视的苏映才发现景絮竟然闭着眼又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她有些无奈的想,怎么这么久不见,景絮突然变成了瞌睡虫。

    拍电影这么辛苦的吗?

    她不想打扰景絮的睡眠,只是上楼去拿了被子和枕头,轻轻将景絮扶在了枕头上,给她盖上被子掖了掖被角。

    做完这些之后她在沙发边蹲下,小声对睡着的景絮说:“你应该学会对自己更好一点,何必把自己活得这么累呢?看的我都替你不值得了。”

    是啊,她如果有景絮的身家,不早就去周游世界了。

    会让景絮这么努力付出的原因是为什么?难道是想在艺人的路上发展的越来越好吗?应该是吧,毕竟景絮的事业心一直都很重,是个有上进心的人。

    她突然觉得这两张门票能跟景絮分享真是太好了,至少能发挥它最大的作用。

    能让景絮轻松快乐哪怕一点,也就够了。

    她开始期待起了跟景絮一起去看演唱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