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众多千金名媛想得到的男人,在夏晚柠心里,就是一个难伺候的主。

  言斯年这个狗男人,谁稀罕,谁拿走,她不想伺候。

  奈何,不管心里如何腹诽,夏晚柠面上还是维持浅笑。

  她略微抱歉地对言斯年道:“抱歉,我可能放盐的时候,手抖了。”

  说着,她把他的碗拿走,让佣人拿个新的碗给他。

  倒追言斯年的那段时间,她仔细研究过他的喜好,知道吃饭时,他不喜欢说话。

  因此,接下来,她都是安安静静的。

  李风逸本想多夸几句夏晚柠厨艺好,见言斯年和夏晚柠都没有再说过话,便自觉地不说话,准备好好尝尝夏晚柠做的食物。

  他和言斯年认识这么多年,第一次有机会在言家吃饭。

  当他拿起筷子,夹起一块肉时,只见坐在对面的言斯年,幽暗的视线往他身扫了扫,一股微弱的寒冷气息随即扑面而来。

  李风逸略感奇怪,但又说不上来哪里奇怪。

  一吃饱,他没在言家多待,立刻回家去了。

  目送李风逸离开后,夏晚柠眼中夹杂着希望地注视言斯年,含笑问:“老公,你今晚要在书房里处理工作吗?”

  作为庞大集团的管理者,言斯年每天下班到家,不意味他一天的工作结束了。通常,他吃完晚饭,就要去书房里,继续处理工作。

  了解这一点的夏晚柠,蛮喜欢言斯年忙碌工作,减少他们的相处时间。

  表面上,她还是得装出希望言斯年多点陪她的样子。

  言斯年没有让她失望,点了下头。

  ***

  凌晨十二点多,夏晚柠已睡着很久。

  忽地有沉重的东西,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迷迷糊糊地半睁眼睛。

  柔和不刺眼的灯光下,她看到言斯年压在他身上。

  见她醒来,言斯年对准她柔软的红唇,急促而肆意地掠夺着她口中的香甜……

  激烈的负距离运动后,夏晚柠浑身软绵绵,躺在言斯年的怀里休息。

  按照惯例,她对他说了几句表面很享受、实则内心想呕吐的情话。

  一如既往的,言斯年对此,没有任何反应。

  夏晚柠早就习惯了他这副十足像拔x无情的样子,换做是以前,要不是身上的痕迹,证明他和她有做过,她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梦一场。

  怎么会有人一结束,就像事情没有发生过似的。

  明明每次他和她做,她都能感受到他对她身体的喜爱。

  她面上仍装着满足的表情,想抱着他。

  手还没抬起,她就听到言斯年说:“我去洗澡。”

  “……”

  闻言,夏晚柠立刻从言斯年怀里离开,不耽误他洗澡。

  不料,她又听到言斯年说:“一起。”

  想咸鱼,再躺久一点的她,不得不去浴室洗澡。

  言斯年说是洗澡,是真的洗澡,并没有在浴室做其他的事情。

  看着他诱人的八块腹肌,淡漠的眼神,夏晚柠越来越觉得自己就是bug的存在。

  言斯年作为书中的反派男配,清冷无心,在商场上狠绝无情,是男主的头号敌人,把男主逼得节节败退,要不是男主的光环强悍了点,言斯年会在结婚三周年的时候车祸去世,男主也不会在商界称霸。

  他会和一个炮灰女配结婚,设定非常bug,看起来像是作者,为了显得言斯年这反派没有好下场,特意给他安排个妻子,来继承他所有的遗产,让他生前的努力,都变成别人的果实。

  她也不指望言斯年对她这个炮灰女配有感情,甚至都不想知道言斯年为什么会答应跟她结婚。她只想赶紧完成任务,继承言斯年的千亿遗产,能够放飞自我,不用再戴着假面具生活,不必再扮演贤妻良母的人设,伺候他。

  ***

  次日早上。

  夏晚柠六点就被系统给叫醒,看着还在睡的言斯年,她很想把他给弄醒。

  想一想,系统随时随地的死亡威胁,她只好强迫自己弄醒他的念头。

  做好早餐,与言斯年一起吃完,在言斯年出门前,夏晚柠还得为他系好领带,再含情脉脉地目送他去上班。

  任务总算是完成了,她立马回到房间里补眠。

  没睡多久,她就被管家吵醒了。

  管家:“夫人,您父亲有事找您。”

  夏晚柠接收了原主的记忆,知道原主在母亲去世后,继母和她父亲结婚后,她不但收获了一个继母,还收获了一个继父。

  这两人都不是什么好货色,没善待过原主,在夏家即将要破产时,甚至,想把把原主送给一个有钱的糟老头子,来换取钱财。

  夏连海今天来找她,百分百没有好事。

  没睡够,对方又不是自己待见的人,夏晚柠在面对夏连海时,没有好脸色。

  若在女儿没攀上言斯年前,女儿对自己的脸色不好,夏连海是要教训她的。如今,他似是没看见般,还笑眯眯地道:“晚柠,最近过得怎么样?和斯年还好吧?”

  夏晚柠冷眼瞥去:“有什么事就直说,不要绕弯子。”

  既然女儿这么说,夏连海也不绕弯子了,直言道:“受大环境影响,家里生意今年不行,资金又有点短缺,你看……”

  “没钱!”

  话没说完,女儿就扔句“没钱”,夏连海表情僵硬了下:“爸爸也不是要问你要钱,想让你跟斯年说一声,能不能让我们家成为峰岩集团的供应商。”

  夏家的公司,曾经也是上游,无奈夏连海不善经营,底下大量人才出走,技术跟不上时代的要求,变成了下游,只能成为别人的供应商,做一些要求不高的产品,不过,还是差点倒闭了。

  得亏女儿认准言斯年,不知用了什么办法,让言斯年和她结婚,虽然言斯年没有直接给夏家好处,但凭着言斯年岳父的头衔,夏家间接获得不少好处。

  人的胃口嘛,会越来越大,夏连海现在已经不满足于当前的盈利,想通过言斯年,获得更大的利益。

  夏晚柠红唇勾起,嘲讽一笑:“想当峰岩集团的供应商,你也不看看就你那家公司的技术有多差,多不符合峰岩集团的要求。”

  峰岩集团对供应商的要求,她有所耳闻。

  就言斯年在生活里要求就够高了,做生意,怎么可能会降低要求,夏连海这行为,无疑是痴心妄想。

  女儿说的这句话,夏连海也没生气,想要得到更多的钱,脸皮就得厚点:“晚柠,娘家永远是一个女人的底气,娘家越来越差,以后,你要在言家受了委屈,我们家为你撑腰的底气也不不足啊。”

  夏晚柠没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管家,送客!”

  与其听夏连海不要脸的废话,她还不如接着睡觉。

  听到夏晚柠说送客,管家急忙按她的吩咐,将不情愿离开的夏连海请了出去。

  走出言家,夏连海回头看了眼别墅,倒也没有灰心丧气。

  女儿这里行不通,他还可以找言斯年。

  言斯年和女儿结婚两年多,婚姻看起来稳定,他也没听说过言斯年在外面有女人,认为女儿在言斯年心中是有点位置的。既然女儿把言太太的位置坐稳了,言斯年也会对他这个岳父爱屋及乌,给他点好处吧。

  想到做到,夏连海立刻去峰岩集团找言斯年。

  没有预约,他跟前台表明了身份,还特别强调是言斯年的岳父。

  前台也接待过不少厉害的人物,一知道夏连海的身份,没有特殊对对,只是当即联系言斯年的助理徐泰宇。

  此时,顶楼的总裁办公室里。

  徐泰宇刚向言斯年汇报工作完毕,有来电,他立刻接起。

  被前台告知,夏晚柠的父亲夏连海来找言斯年,徐泰宇挂了电话后,马上跟言斯年说:“言总,夫人的父亲来找您,这会在楼下。”

  言斯年抬眸注视徐泰宇:“他来做什么?”

  他对夏连海并没什么印象,只见过夏连海两次,一次是和妻子结婚前,一次是和妻子举办婚礼时。妻子和夏家的关系并不好,平时也不跟夏家来往,夏连海突然来找他,难免会让人觉得奇怪。

  夏连海没说自己来找言斯年做什么,徐泰宇也无从得知,按照言斯年下的命令,去下楼把夏连海,带到总裁办公室里。

  一见到言斯年,夏连海没有那种岳父对待女婿的态度,而是有求于人的讨好,笑着道:“言总,你好!”

  对于妻子的父亲,言斯年应有的尊重还是要给的。

  他停下手上的工作,冷眸扫向夏连海:“夏总来找我,有什么事?”

  单独面对言斯年,夏连海气势是自动矮一截。

  没办法,夏家巅峰时,也和言家的距离很大,何况,现在峰岩集团随便一家子公司,规模都要比他的公司要大,还有就是言斯年接手峰岩集团前,如何获得继承权,和接手峰岩集团后的狠绝手段,让人心生不自觉心生惧意。

  想了想,夏连海把自己的来意说得较为婉转,还夹杂了一丝卖惨的味道。

  没想到,言斯年听完后,沉思了会,才对他说:“你的意思我明白,这件事,等我和晚柠商量过了,给你回复。”

  峰岩集团的供应商众多,增加一个小供应商没什么,不过,先不管夏连海的公司,能否做出让他满意的产品。夏连海是妻子的父亲,他要问妻子的意见,虽然妻子并不懂做生意。

  听言斯年要和女儿商量,夏连海回想,他来之前找女儿,女儿的态度,脸色就变了变:“言总,晚……”

  话没全部说出口,言斯年冷漠凌厉的眼神就扫了过来,夏连海的话不自觉全部咽回去,讪讪一笑后,自己找理由走了,但心里对女儿和言斯年都有了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