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没人打扰,夏晚柠以为自己能够一觉睡到下午。

  系统却不遂她的愿:“宿主,今天是你整理言斯年衣帽间的日子。”

  睡得好好的,系统突然冒出来,夏晚柠极为不愿地醒来。

  吃过中午饭后,她就去整理言斯年的衣帽间。

  衣帽间一周一整理,一般情况下,不难整理。

  可今天品牌送了一大批夏天的衣物过来,这就很耗时间。

  足足花了一下午,她才把衣帽间弄好,也把她累得够呛。

  回到房间里,夏晚柠瘫在床上休息。

  而系统没放过她,提醒:“宿主,又到做晚饭时间了。”

  夏晚柠很想发飙,她这哪是言家的女主人,分明是言家的佣人,总有干不完的家务活等着她。

  她面无表情地道:“我可以学潘金莲吗?”

  搭档将近四年,系统知道她在想什么,声音仍是机械冰冷地提醒:“剧情崩坏,言斯年提前死亡,你也得跟着死亡。”

  夏晚柠烦透了听到“死亡”这个词,不是小命要紧,她一定要学一次潘金莲。

  一个鲤鱼打挺地从起来,她到梳妆桌前坐下,翻找抽屉里的日记本。

  系统看到日记本,调侃:“宿主,你这两年多来,写日记的爱好,保持得挺好的。”

  写日记,对于夏晚柠而言,不是记录生活,而是发泄的地方。

  每次感觉贤妻良母这个人设要装不下去的时候,她就通过写日记来宣泄情绪。

  夏晚柠将日记本翻到最新一页,写之前,看了看日历,然后特地数了数今天,离言斯年出车祸的日子,还有多少天。

  数到一百天时,她就停下。

  原有许多怨言要写的她,一个字的怨言都不想写了。

  从和言斯年结婚的第一天起,她就等着结婚三周年的那天到来。

  如今,还剩一百天,就三个月多的时间,咬咬牙,闭着眼睛,肯定能过得很快。

  于是,她开开心心地在日记本写上:

  3月18日  晴

  距离狗男人死亡的日期,倒计时100天。

  欧耶,终于快可以不伺候狗男人,继承狗男人的遗产,找小鲜肉了,激动!

  看见日记内容,系统好奇地问:“宿主,你为何对小鲜肉如此执着?”

  夏晚柠边合上日记本,边道:“一夜暴富,再找年轻貌美的异性当对象,才符合当代年轻人的梦想。”

  伺候狗男人这么长时间,等狗男人不在人世了,她要找几个帅气嘴甜的小鲜肉伺候她,弥补回来。

  不是人类的系统,难以理解当代年轻人的梦想,再一次催促夏晚柠去做晚饭。

  夏晚柠翻了个白眼。

  有时候,所谓的贤妻良母,对于女人,绝对是枷锁,容易被束缚住。

  因为是贤妻良母,所以必须什么都得干,把别人伺候得舒舒服服。

  怎么就不见世人发明“贤夫良父”,让男人把女人当贤妻良母时的活,全部都给干了!

  傍晚六点多,言斯年下班到家。

  夏晚柠照常地营业,和他一起吃晚饭。

  碗筷刚拿起,她就听见言斯年说:“你父亲今天去峰岩找我,想让他公司成为峰岩的供应商。”

  夏晚柠:“……”

  真够不要脸的,找她没达到目的,就去找言斯年。

  夏晚柠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其实,他今天也有找过我,但被我拒绝了。”

  此刻,她在心里给夏连海记上一笔。

  若夏连海不识趣,非要从言家这里得到好处,令言斯年对她的印象变差,从而对她的人产生了不喜,影响她的人设,看她不让夏连海吃不了兜着走。

  妻子已拒绝,言斯年就没当回事。

  话题似乎到此结束,夏晚柠偷偷观察言斯年的神情,发现他没有因为这件事,流露出任何的情绪,像只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妻子在观察自己,言斯年能感受到,问:“怎么了?”

  夏晚柠快速收回目光:“啊……那个……你母亲生日马上就到了,我想问问你,准备什么礼物送给她好?”

  言母生日快到,确有其事,她不过是拿这件事来掩饰自己观察言斯年。

  婚前,人情往来都是他助理和管家打理,婚后,则由妻子去打理,言斯年从来没费过心,道:“你看着准备就行,往年你送她的礼物,她都很喜欢。”

  “嗯嗯。”

  夏晚柠表面上,轻松一笑。

  内心里,她只觉得累,想把这些事扔回先前负责的人管。

  然而,系统不会答应的。

  ***

  一周后,言母的生日到了。

  夏晚柠拿着礼物,前往言母居住的别墅。

  她跟言母打过的交道不多,并不清楚言母具体是个什么人,原著中也没有描述,目前,她只了解到言母爱清静、喜欢淡雅的东西。

  她这次挑选的礼物,按照前两次的那样,风格淡雅、又不失贵气。

  到达目的地,她被佣人告知,言母在拜佛念经,要稍等一会。

  等了约半个小时,她才终于见到言母,便立刻奉上礼物,笑道:“妈,祝您生日快乐,我今天来是给您送生日礼物的。”

  言母示意佣人接过礼物后,随即让夏晚柠坐下,淡声问:“斯年工作还是那么忙?”

  “是的。”

  只有儿媳妇过来,儿子不来,言母丝毫不在意。

  两人不熟悉,可聊的话题不多,聊了几分钟后,夏晚柠便识趣地找借口离开。

  言母不是难相处的婆婆,也不习惯管儿子夫妻间的闲事,逢年过节都未必能见面,有这种婆婆,她挺开心的。

  否则,一边装着贤妻良母,还要一边应对婆婆的刁难,努力让自己的人设不崩掉,她一定会提前进入更年期,非常想甩手不干了。

  开心地踏出别墅,夏晚柠准备开车走人,不远处忽然传来“啊”的一声尖叫。

  她下意识地扫向四周,发现隔壁别墅的门口,有一对年轻男女在拉拉扯扯,男人似乎要把女孩拽到别墅里,女孩满脸愤怒地反抗男人。

  看两人模样都长得很好,男帅女美。

  她不由猜,难道是情侣发生争吵?

  刹那间,她思考着要不要管闲事。

  就在这时,女孩挣脱男人的禁锢,往她这边冲来,宛若是遇见救星地紧紧抓住她的手,眼睛含泪地说:“姐姐,求求你,救救我!”

  一个漂亮女孩,哭得可怜兮兮地向自己求救,让人心生同情,夏晚柠也不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拉开车门,让女孩赶紧上车,然后她自己也上车,一脚油门,飞快地远离这里。

  男人看到夏晚柠带女孩走后,戾气从脸上一闪而过。

  开出一段路,夏晚柠反复看了后视镜几次,确定男人没有追上来,松了口气。

  而旁边的女孩,仍在哭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好不可怜。

  她指了指纸巾所在处:“拿纸巾擦擦吧。”

  女孩泪眼婆娑地注视夏晚柠:“谢谢你,姐姐。”

  夏晚柠不介意女孩称呼自己为姐姐,在这个世界,她已经二十五岁了,女孩看起来大概就二十岁左右,看样子,应该还在上大学,比她小几岁。

  等女孩哭得差不多了,她问:“那个男的,跟你什么关系,你们发生了什么?要帮你报警吗?”

  女孩哽咽道:“他是我老板。”

  “那你们怎么好像打了起来?”

  “他怀疑我偷了他的东西,叫我还回去,可我没有偷,哪里有东西还,他不信,要搜我的身。”

  “……”夏晚柠还是一次听到这种事,一个男的,要搜一个女孩的身,多少有点不要脸了,真要搜身,找个女性搜不就行了。“你是他们家佣人,他怀疑你偷了东西,报警的可能就轮到他了。”

  “我是他们家佣人,但我是第一天上岗。”

  “需要帮助吗?”夏晚柠不是同情心泛滥,只是,一个当佣人的女孩,对上一个能住别墅的男人,地位不对等,容易吃亏。

  “姐姐,谢谢你,我能自己解决。”

  “好吧。”女孩不需要帮助,夏晚柠也不管闲事了,“你要去哪,我送你?”

  离言斯年下班还早着,她有时间,就顺便好人做到底。

  女孩报了一个地址,夏晚柠根据导航开车过去。

  路上,女孩感激地道:“姐姐,我们加个微信吧,改天我请你吃饭。”

  来到这世界后,夏晚柠满脑子都是完成任务,没怎么交过朋友,想到,还有三个月,任务就彻底完成,能继承言斯年的遗产,成为有钱有闲的亿万富婆,能到处浪,她觉得提前交几个朋友,可以约着一起玩。

  因此,送女孩到地方后,她拿出手机,添加女孩为微信好友。

  看到对方通过好友申请后,女孩笑问:“姐姐,我叫沐晴天,你叫什么?”

  夏晚柠想按女孩说的名字,给她微信备注。

  刚打出“沐”字,她就抬头,紧紧地看着女孩:“三点水的木,形容天气的晴天吗?”

  沐晴天点头:“是的,姐姐!”

  夏晚柠想了想,她记得女主的名字就是叫沐晴天。

  莫非,这女孩就是女主?

  她将名字备注好,道:“我叫夏晚柠。”

  沐晴天微微一笑:“今天很高兴认识晚柠姐,我们改天见!”

  看着沐晴天一蹦一跳地往消失在破旧小区里后,夏晚柠立刻召唤系统,“刚刚那个女孩是女主吗?”

  系统:“是的。”

  “那……在别墅区跟她纠缠的男人是男主梁皓轩?”

  “宿主,你说的没错。”

  “……”

  夏晚柠在刚穿越之初,一字不落地详细阅读过原著,观后感就是男女主都病得不轻。

  男主有个爱而不得的白月光,因误会和女主认识、熟悉后,起了让女主当替身的念头,于是,强迫女主做他情人,当白月光的替身,朝夕相处后,慢慢地爱上女主不自知,而女主也对男主动了情。

  偏偏这时,白月光从国外回来了,看到男主身边有了女人,妒忌心发作,开始陷害女主,想把女主从男主身边赶走,男主呢,智商不咋高,本就易怒暴躁,每次都相信白月光,对女主打一耳光还是轻的,最后还发展成让女主移植一个肾给白月光。

  女主怀有身孕,做不得移植手术,加上对男主彻底死心,带球跑了。女主逃跑,白月光又暴露真面目,男主被一刺激,发现自己早就深深爱上女主,苦逼地去追妻,用了点甜言蜜语,再凭借卖惨了得的功夫,就把女主和孩子骗回家,结局he。

  在夏晚柠看来,男主是一个有躁郁症的渣男,女主是没有脑子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

  有了对比,她忽然觉得上天让她成为继承千亿遗产的炮灰女配,挺不错的。

  从追求言斯年的那天算,一共熬过四年,她就自由了,而女主则要一辈子都和渣男度过,想想也是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