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给的价格高,私家侦探办事效率自然就高,二十四小时还没过去,韩佳欣的资料,夏晚柠就到手了。

  韩佳欣在富二代中,工作能力算是比较出色的,从不仗着父母有资产,就混吃等死,相反,还很有野心的。恒庆集团由她主导的几个项目,盈利都非常可观,也得到了父母的认可。

  最近,恒庆集团和峰岩集团有商业合作,韩佳欣代表着恒庆集团。

  如若韩佳欣就是狗男人外面的女人,这两人是通过工作接触,勾搭在一起的?

  看完资料,夏晚柠心情颇为复杂,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

  首先,狗男人的生命,还剩下两个多月,再就是,韩佳欣是一个比较有野心的富二代,说明肯定有脑子的,在短时间内,做不出来怀孕逼宫的事情吧。

  但,同样作为女性,她了解女性有多注重细节。

  故意让男人染上自己的香水味,不就是在挑衅吗!

  她什么都不做的话,对方只会越来越嚣张吧,毕竟,欺软怕硬是人类的劣根性。

  收拾小三这种事,夏晚柠兴趣不大,因为丈夫出轨,最主要的责任是在丈夫,是丈夫背叛了自己,要收拾人,也是先收拾丈夫。可她又不能收拾言斯年,也不想跟小三抢男人,她要的只是言斯年全部的遗产。

  感觉像陷入了困境,她有点烦。

  可老天嫌她不够烦般,韩佳欣和言斯年的事还没处理,又有麻烦找上门。

  夏连海没让自己的公司成为峰岩集团的供应商后,贼心不死,打着她的名号,要发展新的业务,到处拉投资,还拉到她朋友那里。

  她朋友还特地打电话来问她,是不是跟言斯年的婚姻出了什么问题?

  夏晚柠揉了揉太阳穴:“没有问题,我也不知道我父亲拉投资这回事。”

  夏连海找到张漫雪要投资时,张漫雪被吓了一跳,想也不想地认为夏晚柠有婚姻危机。

  要知道,夏晚柠大学刚毕业就嫁给了言斯年,专心在家待着,围着言斯年转,一直没有工作过,未曾听她说起过商业上的事情,显然是不懂得经商,突然听说她插手夏家的生意,张漫雪觉得她是在给自己找一份保障。

  出于关心,张漫雪才打了这个电话。

  得到夏晚柠的回答后,她尴尬地笑笑:“原来我还以为你在婚姻里,遇到难以解决的问题,要自己赚钱,好保证……”

  剩下的不说,张漫雪相信夏晚柠能懂她的意思。

  夏晚柠确实能明白,理解她的好意。

  张漫雪跟她一样,找到的丈夫,都是条件比自己好很多的,但张漫雪婚后,仍在奋斗属于自己的事业,不像她净忙着当贤妻良母去了。

  她时不时地就被张漫雪暗示,丈夫再好,也难以保证能靠谱一辈子,不会改变,女性还是要有自己的事业,避免日后丈夫不靠谱时,自己没有任何抵御风险的能力。

  夏晚柠不是那种想着要靠男人生活的女人,她没穿越到这里前,是在知名投行工作的,一天二十四小时,恨不得变成四十八小时,拼命地去赚钱。

  可到了这里,活命比赚钱重要,加上言斯年的千亿财产,太过诱人,她只好优选完成任务。等任务完成,她能拿着大把钱,不用再为钱去工作,而是因为兴趣,想做什么工作,就做什么工作。

  夏晚柠像往常一样,忽略掉张漫雪的暗示,道:“谢谢你今天告诉我,我父亲到处拉投资!你不用理他!”

  “好的。”

  张漫雪也习惯夏晚柠的忽略,身为朋友,她能暗示一下,不太好明说,况且,人各有志,夏晚柠真要一辈子围着言斯年转,这可能对于夏晚柠来说,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挂了电话后,夏晚柠看到微信上发来新消息。

  点进去一看,她想立马动手收拾夏连海了,不止打着她的名号去跟张漫雪要投资,还打着言斯年的名号,去跟她其他认识的人要投资。

  人家语气很是疑惑不解,问言家是不是有资金缺口。

  夏晚柠忍着不生气,致电夏连海。

  找完张漫雪后,女儿会主动找自己,早在夏连海的意料中。

  电话一接通,夏连海宛若是个慈父般,笑呵呵地道:“晚柠,你是因为我拉投资的事找我吧。我跟你说,我只用了你和言斯年的名义,不会给你们造成麻烦的。”

  不能直接从言家拿到利益,他想了个好办法,就是用女儿和女婿的名号,去拉投资。

  反正这个项目,是他绝对看好的,夏家肯定能过项目来翻身,不会让别人亏掉投资,也不会让女儿和女婿有麻烦。

  听到夏连海的笑声,夏晚柠怒火差点要压不住,冷声道:“你用我的名号也就算了,用言斯年的名号,是想找死吗?你知不知道这样,会让人以为言家资金链有问题!”

  捷达集团和峰岩集团竞争已经是彻底摆在明面了,这时候,传出言家资金有缺口,会影响到峰岩集团。虽然,她知道在言斯年车祸前,峰岩集团会稳如泰山,但因为夏连海,而给言斯年添麻烦,难保他不会迁怒她。

  韩佳欣还没搞定,夏连海给她来这么一出,存心给她添乱。

  没从女儿和女婿手里要到钱,夏连海不怕女儿生气,也不怕女儿会对夏家做什么,再不济,他也是她的父亲。夏家要是倒霉,被上流圈子除名,女儿脸上也不好看。

  夏连海佯装人生艰难地叹了一声:“生活难啊,我这也是没办法!不过打着你们的名号要点投资,不至于让别人以为言家资金链有问题的。我有个会,先不跟你说了。”

  说罢,夏连海秒挂电话。

  夏连海明摆着就是不要脸,夏晚柠明白生气也没有用,但她不会就这么算了。

  她给张漫雪发消息,叫张漫雪找机会,装作无意地说,她和夏家关系十分恶劣,而后,她发了条朋友圈,内容意思大概是,她父母缘淡薄,没怎么感受过父母的疼爱,这辈子只想跟言斯年好好地生活。

  ***

  因为和峰岩集团有合作,李风逸又来这里开会。

  开会的人员,不止他们公司和峰岩集团,还有恒庆集团的人。

  在这项目上,峰岩集团和恒庆集团投资金额差不多,李风逸公司是最小的投资方,说话的分量不重,基本上要听他们的意见,开会开到一半,插不上话的李风逸,拿出手机,看看微信新消息,顺便刷刷朋友圈。

  看到夏晚柠最新发表的朋友圈,言语间不忘表白言斯年,李风逸不禁轻笑。对一个人的爱如果是百分制,夏晚柠爱发小的程度,他一定给夏晚柠打两百分,夏晚柠真的给人感觉,非常非常爱发小。

  所有人都神情严肃地工作,李风逸的笑过于突兀,在座不少人的目光往他那里看,其中包括了言斯年。

  时间仿佛停滞,李风逸忽地感到一丝奇怪,马上抬头。

  见发小微微拧着眉地注视他,他面上的笑意瞬间消失,然后把手机递给发小,让发小也看看夏晚柠的朋友圈,以此来缓解自己笑了的尴尬。

  看完妻子朋友圈的内容,言斯年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妻子类似这样的朋友圈,他看过不少。她上一条说到他的朋友圈,距离也才几天,那时她说,好想他快点出差回来,她想他了。

  坐在旁边的韩佳欣,看见李风逸和言斯年的互动,好奇地问:“你们在看什么?”

  李风逸斜眼扫看韩佳欣:“在看有意思的东西。”

  韩佳欣扬起笑容:“是跟项目有关的东西吗?能让我也看看吗?”

  说实在的,李风逸欣赏韩佳欣的工作能力,但不想跟她有过多的接触,他也不是讨厌她,就单纯地跟她相处不来。刚进入会议室,韩佳欣就嫌弃这里有味道,竟然从包里掏出一瓶香水,喷了好多下,弄得他想打喷嚏。

  李风逸没接韩佳欣的话,无声地婉拒。

  这么多双眼睛看着,韩佳欣丝毫不尴尬:“什么东西神神秘秘的,值得让你们两位放下工作,去看?”

  李风逸翻了翻计划书:“当然是不方便给你看的东西。”

  韩佳欣望了望言斯年,似打趣地道:“不会是斯年妻子给你发消息,查斯年的岗吧?”

  通过丈夫身边人来查丈夫的岗,放在普通人里,再正常不过,可李风逸从没收到过这方面的消息,据他所知,夏晚柠从不查发小的岗,

  韩佳欣的打趣,李风逸觉得很尬。

  谁不知道韩佳欣追过发小,但没竞争过夏晚柠,没当成言太太。

  李风逸一本正经地回答:“工作时间,有什么好查岗的,而且,不是所有人都喜欢查另一半的岗。”

  韩佳欣颇有深意地哦了一声。

  这一声哦,让李风逸对韩佳欣的观感变差。

  竞争不过别人,也不用一副等着看笑话的样子,想发小和夏晚柠稳定的婚姻有裂痕吧。世上又不是只有发小一个男人,盯着发小做什么,圈子里也有其他优质的年轻异性。

  李风逸转头看了眼言斯年,发现他如是无事发生过,没听到韩佳欣说了什么。

  开完会后,李风逸跟着言斯年去他的办公室,没忍住道:“恒庆集团那边,不能换个代表吗?韩佳欣有一些事儿,搞得我都不想亲自负责项目,想派我底下的人出马。”

  “恒庆集团里的人,她是最适合当代表的。”

  “……”李风逸撇撇嘴,“她开会的时候,还问嫂子是不是查你岗,她那样,好像想让你跟嫂子夫妻关系不和,挺讨人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