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会吃不会做,还好意思对她做的饭有诸多要求!

  夏晚柠克制自己表情不要变,将狗男人拉到冰箱前:“做早餐不难,你今天想吃什么?”

  妻子已经把冰箱门打开,示意自己拿食材,言斯年想着早餐不宜丰盛,从冰箱里拿出面条、鸡蛋、青菜和包子。

  夏晚柠扫了眼狗男人选的食材:“包子拿来蒸,剩下的一起煮就行。”

  没见过猪跑,也吃过猪肉,不用妻子说,言斯年知道这几样食物的做法。

  不想动手的夏晚柠,就站在旁边,看着言斯年做,时不时地说一句话。

  半小时后,两人坐在餐桌旁吃早餐。

  虽然味道一般,但夏晚柠还能接受,心想,要是晚饭也由狗男人做就好了,或者厨师做也行,总之她不想做饭。

  做饭这种活,简直就是在浪费她的生命,她活着的意义,不是把时间浪费在繁琐的家务活上。

  夏晚柠朝言斯年莞尔一笑:“老公,我好幸福呀,能够吃到你亲手做的东西。要是,除了早餐以外,你还能做午饭和晚饭给我吃,我一定会更幸福的。”

  指望不了狗男人在工作日做午饭和晚饭,可狗男人有休息日!

  言斯年接收到妻子的暗示,原本想说自己对下厨没有任何兴趣,看着妻子脸上洋溢的幸福笑容,到了嘴边的话语改成:“等我休息的时候,我给你做,不过丑话说在前头,我做的饭可能不好吃。”

  煮个面条,放点水蒸包子,他可以。

  但午晚饭跟早餐不同,不能简单,要做的菜会有难度一些。

  夏晚柠笑意加深:“怎么会,我老公是天底下最聪明的人,区区做顿饭,有什么难的。很多菜,网上都有教程的,你这么聪明,随便看看教程就能学会,味道肯定差不了。”

  想让别人干活,彩虹屁少不了。

  言斯年也不敢打包票,一定会好吃:“我尽量。”

  夏晚柠继续彩虹屁:“老公,你真好!我是攒了多少辈子的福气,这辈子才能找到像你那么好的老公!哎呀,老天对我正是宠爱有加,我……”

  说完彩虹屁,她早餐也吃完了,突然想起有件正经事没跟言斯年说。

  夏晚柠放下碗筷:“老公,我昨晚忘记跟你说一件事了。”

  “什么事?”

  “我父亲打着你跟我的名号去拉投资。”对言斯年说起这件事,夏晚柠免不了担心言斯年会因此迁怒她。

  实在是夏连海办事太蠢,他要的那点投资,跟言家的资产对比,就是毛毛雨。按常人的逻辑,这点钱,言家直接给夏连海就得了,哪还需要他出来拉投资。

  夏连海到处拉投资,还用她跟言斯年的名号,相当于委婉地告诉别人,言家没有这个钱。

  资金链出问题,对于任何一家企业,都是致命伤,何况,峰岩集团如今还有捷达集团这个虎视眈眈的对手。很难保证,捷达集团会不会利用这件事来做点什么手脚。

  妻子说话的语气,从刚才的轻快到现在的小心,言斯年明显地听了出来,眉宇不禁一皱:“你父亲拉投资做什么?”

  看到言斯年皱眉,夏晚柠本来微微向他倾斜的身体,顿时,调整了姿势,端端正正地坐着。她不想再跟言斯年谈论这件事,但不跟他说,日后,他在别人口中听到,迁怒她的几率会不低。

  和言斯年结婚前,她就清楚,他不喜欢有人插手他的生意,也不喜欢有人走后门到峰岩集团工作,更不喜欢有人打着他的名号,去给自己谋求好处。

  夏连海在节骨眼上搞事情,她很烦。

  夏晚柠抿了下红唇:“他要弄个项目,需要的资金大概是3亿左右,但我昨天对外说了,我跟他没什么来往,关系很差,他应该没办法再打我跟你的名号。”

  事情已经发生,她也做了补救,但愿狗男人不会迁怒她。

  听完,言斯年嗯了一声。

  夏晚柠没料到,狗男人仅是嗯一声,看他淡淡的神色,她也无从分辨他心里是怎么想的。她挤出一抹显然是讨好的浅笑:“老公,我父亲这样做,不会对你有什么影响吧,捷达那边……”

  说到捷达,夏晚柠颇为懊恼。

  她做言斯年的妻子,不干涉他的生意,也无需了解他的生意做成什么样,跟他捷达,显得她好像多关注他的生意一样。

  夏晚柠立马改口:“我去下洗手间。”

  妻子话没说完,就去了洗手间,言斯年什么都没想。

  待在洗手间里,夏晚柠心累地叹了几口气。

  当贤妻良母累,装爱狗男人累,跟狗男人相处也累。

  她和狗男人的地位不是平等的,狗男人是绝对地占据上风,她什么事都要顺着他,有些事可能会碰触到狗男人的原则和底线,她要小心翼翼和大方得体,不能惹怒他。

  否则,那么多千金名媛想要得到的狗男人,怎么会落在她手里。不就是因为她比其他人会做人,会讨好狗男人嘛。不然,单靠她装爱他这一点,她敢确定,狗男人不会多看她一眼。

  夏晚柠撇下言斯年,来到洗手间,系统不明白地问:“你人设又没崩的危险,你跑来这里做什么?”

  “是没崩的危险,但我累!”

  夏晚柠累得想跟狗男人翻脸不认人了!

  ***

  无法确定狗男人会不会,因为夏连海打着他名号拉投资这件事而生气,夏晚柠再次打电话给夏连海,警告他,若再是让她听到他打着她跟言斯年的名号,别怪她不留情面,收拾夏家。

  女儿把话说到这地步,夏连海认为她做得出来,差点大动肝火,想像女儿没结婚前地教训她,最后只能在挂电话后,骂骂咧咧几句。

  张漫雪得知此事,佩服夏晚柠敢勇于警告自己的父亲。

  别人眼中,夏晚柠是夏家不受宠的女儿,但她毕竟是夏家人,自己当上峰岩集团的总裁夫人,却没给自己的娘家拿一丁点好处,也不顾和夏连海的父女情谊。

  微信里,聊着聊着,张漫雪干脆约夏晚柠出来喝下午茶。

  狗男人白天不在家,夏晚柠无事可做,打扮打扮自己,便出门。

  到达后,发现张漫雪约了不止她一个人,还有几个她也认识的人。

  张漫雪略微尴尬地拉着夏晚柠的手腕,附耳小声说:“刚好碰到她们,听说我约了你,非要凑热闹。”

  S市上流圈子不大,大家吃喝玩乐,都是选高消费的地方,而这种地方最容易碰到熟人。

  夏晚柠扬了扬眉,示意自己能理解,顶着言太太头衔的她,在圈子里,是许多人想巴结讨好的对象,他们图的不过是利益而已。

  刚坐下,就有人对她一通无脑吹捧。

  夏晚柠对这些话早已免疫,想看看她们还能吹捧她,吹出什么花样来。

  愉快和谐的气氛,忽然出现了一道破坏气氛的声音。

  “言太太年纪也不小了,不准备生个孩子吗?”

  像这类催生的话语,夏晚柠不是第一次听,每次听到,她都是怼回去的。怼人之前,她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觉说话的这个人面生,她好像不认识,今天是第一次见面。

  她不由转了转眼珠子,侧目注视张漫雪,眼中明明白白地写着疑惑。

  张漫雪恍然,想起自己忘记跟夏晚柠介绍容子妍了。

  她急忙介绍:“晚柠,这是容子妍!”

  夏晚柠听都没听过容子妍,眼中仍布满疑惑。

  张漫雪补充:“恒庆集团副总裁韩腾飞的太太,他们刚结婚不久。”

  韩腾飞?

  这不是韩佳欣的哥哥吗!

  夏晚柠缓缓放下手中的茶杯:“难怪我看她眼生,不认识。”

  容子妍笑意绵绵地道:“言太太,你跟言总恋爱时,我就听说过你了,你和言总结婚也快三年了,还不打算生个孩子吗?”

  生活中,总有一些人闲着没事干,别人什么事都要问一问,说一说,仿佛不惹人讨厌,嘴巴就白长了,夏晚柠将容子妍纳入为这一类人。

  她视线扫过去:“你刚刚说,我年纪也不小了,我想知道,在当今社会,什么时候,二十五岁就变成年纪大的代名词了?我跟你初次见面,你就问这种私事,你觉得合适吗?”

  闻言,众人目光中藏着点看容子妍笑话的意思。

  她们和夏晚柠见过不少次面,知道夏晚柠最不喜欢别人问她什么时候生孩子,谁问,谁就得挨怼。

  要说,夏晚柠也是奇怪,换做别人,嫁给言斯年,肯定会忍不了多久,为言家生继下承人,来稳住自己言太太的位置,但她就是没有一点想生孩子的意愿,不急不缓的,继续跟言斯年过着二人世界。

  容子妍并非是上流圈子出身,她是靠嫁给韩腾飞,才挤进来的,为了能迅速在圈子里混熟,有时间就跟别人出来社交,想多认识一些人,好站稳脚跟。

  女人结婚后,避免不了要生孩子,她就想通过生孩子这个话题,来和夏晚柠聊天,达到交上朋友、互换联系方式的目的,没想到用词不当,话题没打开,反倒被夏晚柠怼。

  容子妍连忙解释:“言太太,抱歉,我说错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