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梁皓轩昨晚做的事情,一大早便传遍了整个商界。

  言斯年刚来公司,他的助理徐泰宇就跟他说了这件事。

  峰岩和捷达仍在你来我往地竞争,现阶段没明显地分出高下,不过,峰岩隐隐地占据上风,关键时候,竞争对手出了丑闻,可以拿来攻击对方,成为自己的致胜法宝。

  徐泰宇打的就是这个主意,可言斯年听说事情以后,没有表态,他也不好说自己的想法。等了片刻,也没看到言斯年要利用这件事的意思,他壮着胆子问:“言总,我们不利用这件事吗?”

  言斯年冷眼瞥去:“事情真假,暂未有定论,人家女孩说要告他,我们着急地上门去帮她?你有没有思考能力?我们峰岩全部的人都没脑子吗,要靠竞争对手的私生活,来击败他?”

  徐泰宇低了低头:“对不起,言总,是我考虑不周到。”

  “梁皓轩的私生活与峰岩无关,我们是在商场竞争,不是在生活里掰手腕。”言斯年已经做好一整套跟捷达竞争的计划,正当手段就够了,其他手段不需要。

  “是,言总!”

  徐泰宇悻悻地出去。

  李风逸来找言斯年,见徐泰宇低头从里面出来,看表情,显然有可能被言斯年训了。心想,若是发小今天心情不佳,他改天再来峰岩,免得触到发小的霉头。

  李风逸问:“徐助理,你这是怎么了?”

  徐泰宇立马打起精神来:“李总好,我没什么。”

  李风逸半信半疑,最终犹豫了会,还是踏入言斯年的办公室里。

  发小神色如常,在处理工作,他自己找位置坐下:“我们跟韩佳欣约的是九点半,这都九点二十分了,他们那边一个人都还没来,不会是要迟到了吧。”

  上次来开会,弄了一身的香水味回去,李风逸很是嫌弃韩佳欣,希望她今天不要随便喷香水。

  言斯年拿好资料,往外面走:“他们来,也不是到我的办公室。”

  李风逸赶忙跟上言斯年,去楼下的会议室。

  韩佳欣等人是踩点到峰岩的。

  见到韩佳欣动作熟练地从包里掏东西,李风逸面露嫌弃地朝她说:“韩总,麻烦你照顾一下旁人的感受好吗。窗户开着,会议室里没有异味,请你不要喷香水了。”

  众目睽睽,被李风逸这么一说,韩佳欣表情自然,从容地收起掏东西掏到一半的动作:“真是抱歉,不知道李总不喜欢香水。”

  李风逸不是不喜欢香水,他是不喜欢韩佳欣像洒水一样地喷香水,香味留在空气里,久久散不去,身上也都是这股味道。

  他像没听到韩佳欣的话语,翻开资料,准备放空自己。

  作为小投资方,话语权有限,他这次,也差不多是来打个酱油,光听韩佳欣和言斯年做出来的决策就行。

  这一分神,时间过得特别快,会议到尾声时,李风逸才集中注意力,听到韩佳欣说:“言总,李总,不如我们今晚一起吃个饭,预祝我们这次合作成功!”

  “我们”指的不是他们三个,是说三家公司有参与项目的高层,正常情况下,李风逸都会答应邀约,要和韩佳欣吃饭,他就不乐意了。

  因此,他拒绝:“我今晚有事,去不了。”

  李风逸的拒绝,正合韩佳欣意,她一脸遗憾:“行吧,李总派个代表就可以了。”

  望了眼自己助理,李风逸打算派他出马。

  话还没说出口,他就听到发小也拒绝韩佳欣:“不好意思,我要回家陪我太太。”

  李风逸想给发小点赞,外面的饭菜再好吃,哪里比得过自己妻子亲手做的。

  韩佳欣遗憾地笑了笑:“言总和言太太感情真好!”

  说着,她话锋一转:“说到言太太,我昨天有幸遇到她,还是我大嫂介绍给我认识的,不然,我也不知道言太太长什么样。早知道,当初我就该参加你们的婚礼,这不,要没有熟人在身边,遇到也不认识,尴尬。”

  言斯年看也不看韩佳欣一眼:“不认识,就不存在尴尬。”

  李风逸接话:“斯年说得对。”

  韩佳欣面上不能瞪李风逸,只能偷偷地咬咬牙。

  她非常讨厌李风逸的接话,极想把他踢出这次的合作。

  ***

  中午,夏晚柠还时不时地想着,沐晴天被梁皓轩强迫了这件事。

  虽然沐晴天是女主,最终定会和梁皓轩在一起,但目前沐晴天就是一个弱小的休学大学生,哪里能是梁皓轩的对手,被男人强迫发生关系,估计对她造成很大的心理影响。

  想了想,夏晚柠给沐晴天发消息:梁皓轩昨晚做的事,我听别人说了,你还好吗?

  许久后,沐晴天才回复:晚柠姐,我刚在警察局录完口供。

  夏晚柠问:需要帮忙吗?我可以给你介绍律师。

  看到这条消息,沐晴天鼻子酸酸的:谢谢晚柠姐的好意,不过我不用律师,因为警察说,梁皓轩的行为不构成犯罪。

  梁皓轩已经在S市能彻底横着走,一手遮天了?

  夏晚柠疑惑地眨眨眼睛:他强迫你跟他发生关系,这样都不构成犯罪?

  沐晴天想起同事对她的落井下石,说她知道梁皓轩的身份,想攀龙附凤,故意趁梁皓轩喝醉,给他下套,成为他的女人。

  她只是想打工赚钱,碰巧遇到梁皓轩,被他强吻,丢了初吻,并没有发生关系,可别人就是诬赖她。

  见夏晚柠听信别人乱说的,沐晴天澄清:梁皓轩没有强迫我跟他发生关系,我是被他夺走了初吻。

  事情的真相,和传闻中相差太远了吧……

  夏晚柠突然不想说话了。

  安慰几句沐晴天,确定她不要帮助,夏晚柠就结束聊天。

  原著没有梁皓轩在会所强吻沐晴天,闹到报警处理这一出,剧情变了,她把系统找出来问:“男女主的剧情有变化,没有关系吗?”

  系统:“宿主,他们剧情有变,与你无关。”

  “……”

  夏晚柠无比地想系统是个人,将它狂揍一顿。

  午饭时间,她要去吃饭,懒得关心男女主的剧情如何变化,再变,他们也是男女主,会he,她一个炮灰女配关心也没有用。

  还没从沙发站起来,夏晚柠收到李风逸的消息。

  李风逸:嫂子,本来今晚有应酬的,斯年拒绝了,你猜原因是什么?

  他跟夏晚柠说这件事的本意是,夏晚柠那么爱发小,像发小这种暖心的行为,自然要分享给夏晚柠,让她感受发小的爱。

  夏晚柠没有玩猜一猜的童心,但李风逸是言斯年的发小,表面功夫绝不能少,勉强配合回复:他工作很忙,没时间去应酬,所以拒绝?

  李风逸:错,斯年拒绝的理由是,他要回家陪你。

  ……

  这什么烂原因!

  夏晚柠不信狗男人放弃应酬,是真的想回来陪她。

  狗男人绝对是不想应酬,拿陪她当挡箭牌,才这么说。

  她发了个表示感动的表情包过去,而后说:你怎么知道他今晚原本有应酬,还知道他拒绝的原因,你今天跟他在一起?

  李风逸:是的,嫂子,我来峰岩开会。

  夏晚柠:工作加油!

  李风逸:害,我不用加油,这个项目,我投资不多,要听斯年和韩佳欣的。

  看到韩佳欣的名字,夏晚柠指尖从表情包选择上移开,随即打字:小股东也有话语权,不能全听他们俩的吧?

  李风逸:小股东没有人权!

  想到夏晚柠从不关注峰岩的发展,跟谁合作,李风逸温馨提醒:对了,嫂子,韩佳欣就是你昨天认识的那个。

  没料到李风逸说的后一句,夏晚柠微微一怔。

  李风逸从哪里知道她昨天和韩佳欣认识的,韩佳欣跟他说的?

  韩佳欣这是什么意思?

  夏晚柠皱了皱眉:昨天和我一起喝下午茶的人有她大嫂,刚好碰到韩佳欣,我们就认识了。

  李风逸:嫂子,我去忙了,改天聊。

  聊天猝不及防地被结束,夏晚柠有些烦躁,将手机扔到沙发上。

  让狗男人带香水味回家,果然是韩佳欣的第一步,这不,第二步就来了!

  跟她认识,到处说,到底是想做什么?

  主动给线索,很想马上让她知道狗男人外面的女人是谁?

  心里憋着气,夏晚柠吃午饭时,味同嚼蜡。

  傍晚,狗男人回来,她程序化地演了几分钟的戏,就跟狗男人说:“老公,晚饭你自己吃吧,我不吃。”

  妻子话一说完,就要往楼上走,言斯年眉头不禁微拧,一把抓住她的手:“怎么不吃饭?”

  夏晚柠理直气壮地撒谎:“我最近胖了点,要减肥。”

  对着狗男人,她犯恶心,没有胃口!

  言斯年将妻子全身上下,仔细地看了看:“哪里胖了?”

  “大腿粗了。”

  “……”

  言斯年望着妻子纤细修长的双腿,陷入生平目前为止最大的疑惑。

  女为悦己者容,他听过,一些女的为了减肥和变漂亮,无所不用其极,但妻子明明就很瘦,他认为妻子最好长点肉,实在看不出妻子哪里胖了,需要减肥。

  妻子为了减肥,不吃晚饭,他眉头拧在一起:“晚柠,过瘦不好看,你的审美观要健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