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越了解发小夫妻俩之间的相处, 李风逸也想要像夏晚柠这种类型的妻子,绝对会增强自己的幸福感,不用耗费太多精力在家庭的琐碎事务中, 只需要好好工作就行。

  枯燥的工作, 令人疲惫,今天肯定也要加班到晚上的, 李风逸提议:“斯年, 我们今晚出去吃饭, 把嫂子也叫过来一起呗。”

  峰岩食堂的饭,没有一道菜对他的口味。

  言斯年刚将昨晚的画面从脑中抹掉,听到李风逸又说起妻子,对他说话的口吻发生变化,冷漠地道:“她昨晚失眠难受,白天在家补眠,没那个时间出来跟你一起吃晚饭。”

  “正是因为嫂子白天补眠, 晚上才让她出门走走,白天睡那么多, 晚上哪里睡得着, 不然今晚可能接着失眠。”李风逸对此相当有经验, 失眠后, 白天都在睡觉,晚上大概率睡不着。

  李风逸的话也有道理,言斯年随即发消息给妻子。

  看发小拿起手机在操作,李风逸笑了笑:“让嫂子选餐厅吧, 嫂子做饭这么好吃的人,肯定很会选。”

  闻言,言斯年又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与此同时, 夏晚柠刚吃完午饭,纠结要不要去散步。

  在床上躺太久,身体都躺僵了,活动一下筋骨,会对身体比较好

  收到狗男人叫她晚上出去吃饭的消息,她第一个反应就是想拒绝。

  昨天陪完外面的女人,今天要陪妻子,这种操作,莫非是补偿心理?

  出去吃,意味不用做饭,可面对狗男人又烦躁,夏晚柠陷入两难的境地。

  见状,系统温馨提示:“宿主,这件事,你拒绝,也属于崩人设的哦。”

  “……”

  夏晚柠愈发觉得系统欠揍。

  无论愿意与否,她回复了狗男人,答应出去吃饭。

  狗男人还叫她选餐厅,夏晚柠打开地图,在峰岩周围选了一家餐厅,将地址发过去,聊天就算结束了。

  晚上,出门前,她怕自己面对狗男人,会没有食欲,特意在家里吃了个五分饱。

  ***

  随着时间的流逝,李风逸办公桌上堆着的文件越来越多,到了要吃晚饭的时候,他不得不佩服自己的机智,幸好提议叫夏晚柠出来一起吃饭。

  否则,就以目前的工作强度,他离不开发小的办公室,晚饭也会由徐泰宇从食堂里拿过来的,吃完之后,又得马不停蹄地工作,喘口气的缝隙都没有。

  李风逸问:“斯年,嫂子是在餐厅等我们,还是来这里跟我们汇合?”

  言斯年头也不抬地回答:“来这里。”

  有了肯定的回答,李风逸安心工作,坐等吃饭休息的时间到来。

  他精力和发小的没法比,对工作的热爱,也赶不上发小,偏向劳逸结合。

  半小时后,夏晚柠出现在峰岩一楼。

  虽是应该休息的周日,但仍有很多员工来上班,这里和工作日没有区别。

  夏晚柠寻找着直达顶楼的电梯在哪个方向,耳边忽然传来响亮的女声。

  “言太太!”

  夏晚柠扭头,发现右边方向的电梯,韩佳欣从里面走了出来。

  有任务,不代表她不在狗男人面前,也要时刻演戏。

  看见韩佳欣,她面上是生人勿近的表情:“韩小姐。”

  因为项目的事,韩佳欣也带着自己团队的人在峰岩工作,这一工作,不仅有惊喜,还得到了一个意外之喜。

  韩佳欣似看不出夏晚柠面上的冷意,像上次那样遇到她,十足友好地笑道:“前几天刚和言太太认识,今天又在峰岩碰到言太太,还真是有缘分。我们加个微信好友吧?”

  韩佳欣一靠近,夏晚柠若有似无地闻到那股栀子花香味。

  瞬间,她脸色冷了几分:“不好意思,我微信只加熟人。”

  韩佳欣没关系地笑笑:“好的,言太太,等我们熟悉了再加好友。”

  夏晚柠视线往前,不再搭理韩佳欣,迈步到左边的电梯去。

  她这个模样,落在韩佳欣团队里的人看来,过于高傲,像看不上韩佳欣。

  见夏晚柠进电梯里后,有人小声地为韩佳欣打抱不平,“我们韩总这么热情跟言太太打招呼,想加微信好友,她态度也太差了,弄得好像我们韩总欠了她东西似的。”

  韩佳欣不是恒庆集团的接班人,好歹也身居高位,遇到讨好她的机会,底下的员工,自然不会放过。

  有人先开始说,其他人跟着附和。

  员工说的话,韩佳欣一字不落地听在耳里,笑容也越来越灿烂。

  没料到会在峰岩遇到韩佳欣,一口一个言太太,看不懂她脸色似的,说话还笑眯眯的,挑衅的意味非常浓,夏晚柠坐电梯上楼时,觉得自己就是脑子被驴踢了。

  演好人设,不用来峰岩找狗男人,让狗男人去餐厅找她也行。

  韩佳欣想加她微信好友的话,反复在她耳边回荡,恶心得她想将出门前的东西吐出来。

  电梯即将到达顶楼,系统提示:“宿主,请注意你的面部表情。”

  夏晚柠仿若咽下恶心的东西般,咽了口气。

  拿出镜子照了照,确定自己的表情没问题,她放心地去找狗男人。

  狗男人不是独占一层楼,要去他办公室,得经过总裁办。

  周末一起来加班,今晚必定也要加到很晚,总裁办的众人纷纷讨论晚饭吃点什么来补补,然后,话题不知道怎么就歪了。

  “当初韩佳欣追言总,追得轰轰烈烈,被拒绝后,再次跟我们公司合作,她也能做到落落大方,真羡慕她的心理承受能力。”

  “羡慕她,我还不如羡慕言总太太的心理承受能力。老公和以前的追求者共事,她一点也不担心,理都不理,连我们公司都很少来。”

  “我们公司没什么好看的。”

  “哎,话不能这么说。如果是我拥有言总这种超级优质的老公,我肯定要时不时来他工作的地方转转,警告那些想上位当老板娘的小妖精。”

  “你做梦吧,你没那个命。”

  “言总太太条件不是很好,可偏偏有那个命,羡慕!”

  “……”

  夏晚柠刚出电梯,就隐约听到总裁办有声音传来。

  当经过时,她听到里面的聊天内容,目光下意识地扫去总裁办里面,想看看是谁在聊她、韩佳欣和言斯年的八卦。

  在总裁办工作,老板娘长什么样,要都不知道,那就是十分的不及格。夏晚柠的身影出现在办公室门口时,刚才聊天的人,刹那间,全都惊恐和害怕变成哑巴,纷纷装作认真干活。

  人生在世,难免会有人在背后说你一些闲言碎语,尤其是你站的位置越高,便会有更多人盯着你的一举一动,茶余饭后都会聊聊你的八卦。

  夏晚柠也不是第一次抓到别人在背后说她,话说得不难听,但她听到他们说韩佳欣和言斯年一起共事,恶心感更加严重了,她想掉头回去。

  白天和韩佳欣共事,晚上和妻子吃饭,好一个时间管理大师!

  夏晚柠表情差点要崩裂,咬牙忍住,继续去狗男人的办公室。

  李风逸按奈不住地想问发小,夏晚柠什么时候到,话还没问出口,办公室的门被夏晚柠打开了,欣喜一笑:“嫂子,你终于来了!”

  见李风逸面前摆放着笔记本电脑,还有一堆很高的文件,夏晚柠先忽略狗男人,问李风逸:“你怎么也在峰岩加班?”

  李风逸无奈地道:“都是梁皓轩给闹的。”

  话音落下,李风逸觉得夏晚柠可能不认识梁皓轩是谁,又道:“最近跟峰岩竞争的那家公司,他们的掌权人是梁皓轩。”

  妻子一进门,目光最先看李风逸,也是跟李风逸说话,自己仿佛被无视了,前所未有的忽略,言斯年拧眉,冷声朝李风逸说:“不用你科普,晚柠认识梁皓轩。”

  夏晚柠对这些生意上的斗争没有兴趣,结局早就定了,毫无悬念。

  她只想快点吃完饭,不用和狗男人待一起。

  夏晚柠对言斯年道:“老公,我们去吃饭吧。”

  言斯年合上电脑,拿起外套,往妻子身边走去。

  李风逸紧跟其后:“我看了距离,餐厅离这里只有十五分钟的路程,我们走路过去吧。”

  夏晚柠讶异地挑起眉:“你也去吗?”

  “……”李风逸望向发小,“斯年,你没跟嫂子说,今晚出来吃饭,是我提议的吗?”

  “没说。”

  李风逸假装受伤地扶额:“嫂子,你看看斯年冷酷无情的样子,上次我在你们家吃饭,他就不欢迎我。这次,我提议我们一起吃饭,他也没跟你说,唉,我们做发小,做了个寂寞。”

  夏晚柠本想强忍着恶心感,去挽狗男人的手,一听到李风逸的话,刚抬起的手就放了下来:“他没有不欢迎你,你的感觉出现错误,待会吃饭,你随便点,让他买单来补偿你。”

  “我幼小受伤的心灵,吃一顿饭,岂能补偿得了,我得多吃几顿,我还得在峰岩工作几天……”

  连续两天超高强度的工作,使李风逸急需想放松放松。

  跟发小说太多废话,会被让闭嘴,有夏晚柠在,李风逸大胆放心地跟夏晚柠说,不怕发小突然来一句“闭嘴”。

  听着李风逸絮絮叨叨,夏晚柠的恶心感被减少了许多,因为注意力分散,不用集中在狗男人身上。而且,也不担心崩人设,和狗男人身边的人进行社交活动,也是贤妻良母的表现。

  明明并肩行走,他站在妻子和李风逸中间,两人聊天聊得愉快,以至于他像个隐形人,并且妻子正常地走路,也没挎着他的手,霎时,言斯年看李风逸,如是在看刺眼的电灯泡。

  李风逸没有发现什么不妥,依旧跟夏晚柠聊天。

  到达餐厅后,见夏晚柠坐在言斯年的对面,将言斯年旁边的位置留给他,李风逸后知后觉地觉得有点不妥。

  换角度想想,夏晚柠一直是这么大方得体的样子,不想因为和发小相处,而让他尴尬,她才坐到对面的吧。

  李风逸在言斯年旁边坐下,没到一秒,言斯年寒冷的视线扫了过来。

  他如坐针毡,噌地站起来:“嫂子,我们换个位置吧。”

  她才不要跟狗男人坐一起!

  夏晚柠坐着不动:“不换,这样坐,挺好的。”

  “……”

  李风逸硬着头皮坐下来。

  场面一时尴尬,幸好服务生来问他们点什么菜,化解了尴尬。

  然而吃饭的时候,李风逸又再一次被尴尬到了,他和夏晚柠聊天,发小看他的眼神,他可以判定出来,发小就是在看他不顺眼。

  原本是想放松的一顿饭,变成了他吃不下饭。

  同样吃不下饭的也有夏晚柠,不过她用在减肥的借口糊弄过去。

  李风逸一脸震惊地道:“嫂子,你这么瘦,你还减肥?”

  妻子和李风逸从头到尾,聊天没断过,言斯年像彻底被忽略。

  社交方面,妻子极少会让人难堪,和他身边的人每次见面,都是温婉大方,但妻子一般兼顾社交的同时,不会忽略自己。今晚吃饭,妻子都在跟李风逸聊天,没怎么和他说话,言斯年自动将原因归于李风逸话太多。

  言斯年没有正面表达出来自己此刻的心情,勺子放在碟子上,发出来稍微有点刺耳的声音,来间接表达。

  夏晚柠和李风逸目光不由自主地去看着言斯年的勺子,两人脸上的笑意淡了些。

  李风逸尴尬得想找个洞钻进去,提出要和发小夫妻俩一起吃饭,来暂时逃避繁忙的工作,真是个智障的决定,发小并不喜欢他当他们夫妻俩的电灯泡。

  夏晚柠内心里翻白眼。

  狗男人,不想吃饭就不想吃饭,甩脸色给谁看!

  她还不乐意跟他一起吃饭呢!

  李风逸遮掩尴尬地笑笑:“嫂子等下吃完饭,不回家,留在峰岩陪斯年加班吧?”

  他自我感觉这次的提议,绝对会获得发小的喜欢,也会获得夏晚柠的喜欢。夏晚柠那么爱发小,肯定想陪发小加班,两人再一起回家。

  好不容易快要吃完饭了,李风逸给她找事,夏晚柠想用筷子敲一下李风逸的脑袋,瞎出什么主意。

  妻子还没陪过自己工作,都是见到他要工作,就不打扰他,今晚剩下的工作不多,两个小时内可以搞定,言斯年认为李风逸的提议不错,冷峻的神色缓和了些,看李风逸也顺眼了点。

  夏晚柠颇为遗憾地道:“不了,我不懂斯年的工作,在旁边待着,会碍事。”

  李风逸:“……”

  言斯年:“……”

  遗憾完毕后,夏晚柠紧接着说:“老公,从昨晚到现在,我没怎么睡过,我今晚肯定也会失眠,我继续在客房睡。等下,我就先回去了,你今晚加班不要太晚,注意身体。”

  言斯年不禁抿了抿唇。

  和妻子结婚的原因之一,是妻子很懂事、识大体,现在他发现,他有时不喜欢妻子这么懂事和识大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