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李风逸提出夏晚柠留在峰岩陪发小的建议, 自我感觉非常良好。

  然而,现实中与他想象的恰恰相反。

  夏晚柠居然拒绝,理由令人无法反驳。

  末了, 夏晚柠还以不能打扰发小休息为由, 今晚继续跟发小分房睡。

  这两件事叠加在一起,表明了夏晚柠处处为发小着想, 可怎么看着有点不对劲。

  看到发小的脸色又冷了回来, 李风逸想, 大概是发小不想和夏晚柠分房睡吧。

  于是,他打圆场:“嫂子,你大学读的是美术,不懂经商正常,不陪斯年加班也没什么。可这会还没到睡觉的时间呢,说分房睡,是不是有点早了?”

  “……”

  夏晚柠想用餐巾纸塞住李风逸的嘴巴, 让他叭叭叭。

  这人长嘴巴,是为了讨人厌用的, 这顿饭, 老给她添堵。

  夏晚柠皮笑肉不笑地盯着李风逸:“我刚刚说了, 我今晚肯定也会失眠, 而且,斯年下班时间一定会很晚,明天一早又要工作,因为我的失眠, 影响他精力,妨碍到他的工作,不好。”

  李风逸害了一声:“嫂子, 你是不知道斯年多厉害,他昨晚也失眠,没睡过,今天工作照样不打瞌睡。”

  “……”

  狗男人失不失眠,关她什么事?

  李风逸故意给她找茬的吧,这人怎么能这么能叭叭叭。

  夏晚柠用心疼的眼神望着言斯年:“老公,你怎么也失眠了?你昨晚失眠,今晚更需要一个人睡了。我连续失眠没事,我可以白天补回来,你不行,你白天还得工作呢。”

  妻子的心疼,言斯年看在眼中,勉强地点点头:“嗯,我们今晚分房睡。”

  狗男人亲口说了分房睡,夏晚柠意味不明地瞟了眼李风逸,个中意思让他自己领悟。

  被夏晚柠看的这一眼,李风逸莫名地想发抖。

  他光顾着帮发小说话,好像把夏晚柠也给得罪了。

  吃完饭后,夏晚柠将言斯年和李风逸送到峰岩门口,便自己开车回去。

  目送夏晚柠离去,李风逸以为她会回头看看发小,可是并没有。

  那种不对劲的感觉,在他内心里更强烈了,下意识地想和发小聊聊夏晚柠,想到今晚说错的话,他决定还是闭嘴。

  发小不喜欢他当电灯泡,夏晚柠烦他一个劲地为发小说话,虽然都是小事,也足够让他自我反省,避免下次再出现这种尴尬的情况。

  ***

  失眠会打扰到狗男人休息,这个借口真好用,连续两天和狗男人分房睡,尝到甜头,夏晚柠不禁打起了歪主意。

  借口可以一直用下去,反正睡没睡着,失不失眠,只有她自己清楚。

  系统察觉夏晚柠的想法后,提醒她:“宿主,言斯年不是傻子,失眠的借口长期用,他会怀疑你。”

  夏晚柠真希望言斯年是个傻子,这样,她也不用这么费神。

  在狗男人车祸前,总归还是要和他在同一张床上睡觉,预防演技变差的她,再次请了表演老师,教她演戏。

  表演老师不知道夏晚柠什么身份,收到邀约工作,发现夏晚柠这个名字没在娱乐圈里出现过,认为她是准备艺考、想考表演学校的艺术生,或者是哪家经纪公司准备出道的演员,要找表演老师上课,学习表演的知识。

  当见到自己要教的学生,是一个看模样有二十几岁、长相明艳的女孩时,表演老师愣了愣:“夏小姐,你是演员吗?”

  以前请的表演老师,也这么问过她,夏晚柠还是一如既往地道:“不是。”

  不是演员,以夏晚柠的年纪来看,早就大学毕业了,不用考表演学校,表演老师一时拿不住该用什么态度来教夏晚柠为好。

  见表演老师有些纠结的表情,夏晚柠问:“有什么问题吗?”

  表演老师不好意思地反问:“原谅我冒昧地问一句,夏小姐学表演是为了什么?”

  “闲着没事,随便学学。”

  夏晚柠自然是不会说真话的,说出来,她感觉,敢信的也没几个。

  她这一句话,令表演老师将她从头到脚,仔细地打量,见她浑身上下都是大牌,尤其戴着的那一条项链,吊坠是一颗纯度非常高、形状也极其好看的粉钻,当即心中了然。

  一看就是哪个有钱人家的千金大小姐,闲着学表演玩玩,正常。

  虽说对方说随便学学,表演老师有很强的职业道德,不会随便教教。一下午过去后,表演老师觉得夏晚柠蛮有天赋的,没有经过系统的学习,但就是有灵气。

  结束上课,表演老师道:“以夏小姐的悟性,如果再小几岁,进娱乐圈当演员,不能成为大红大紫的一线演员,二线演员也是很有希望的。”

  对于常人来说,二十五岁还年轻,在出道年龄很低的娱乐圈,混得差劲的二十五岁演员,早就变成被前浪拍死在沙滩上的后浪。

  夏晚柠笑道:“谢谢老师的夸奖,不过我不需要……”进娱乐圈里当演员。

  没说完,她将剩下的话吞了回去。

  等继承千亿遗产后,随心所欲的富婆就是她了,到时候,若是闲得发慌,想找点事情做,去镜头露露脸也没关系,不能白浪费她这几年精心修炼的演技。

  夏晚柠想了下:“如果我想进娱乐圈玩玩,老师有什么好建议吗?”

  “偶尔会有导演让我帮忙找找合适的演员,夏小姐要是想玩玩,露个脸什么的,我可以给你介绍。”说罢,表演老师打开微信的二维码,示意夏晚柠加她好友。

  几个小时没看微信,上面有几十条新消息,夏晚柠懒得现在看都是谁给她的,消息内容是什么,加表演老师好友成功后,说:“如果有导演找投资,你也可以介绍给我。”

  将近四年的时间,她每天都在思考如何完成任务,没有工作过一天,但她没有忘记自己所学的专业知识。并且,拿到千亿遗产,也要进行投资理财,不然,通货膨胀会让财产大量地缩水。

  笃定夏晚柠是千金大小姐,表演老师对这种要投资可以找她的口吻,没有感到惊讶:“好的,夏小姐。”

  夏晚柠本来还想和表演老师多聊几句的,奈何系统催她回去做饭。

  做饭,做饭!

  夏晚柠讨厌听到这个词,她说失眠的这两天,幸好狗男人有点良心,叫她不要做饭,都是叫厨师做的。

  离开上课的地方,夏晚柠就变脸了,怒怼系统:“你简直比剥削人的资本家,还会吸别人的血。”

  系统反击:“世界上有吸完你的血、还让你继承千亿遗产的资本家吗?”

  “……”

  怼不过,夏晚柠略微生气地关上车门,开车回言家。

  半路上,狗男人给她来电话。

  她万般不情愿地划过接听键:“老公。”

  下午刚开始时,言斯年就确定今晚也要加班,不能回家吃饭,便早早地给妻子发了消息,告诉她。可妻子迟迟没有回复,他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看到,或者是看到了,不想回复,才打电话给她。

  听到妻子的声音,言斯年拧眉问:“你下午在做什么,怎么我发消息给你,你没回复?”

  狗男人的质问,夏晚柠淡定地道:“对不起,老公,我在跟朋友逛街,没注意手机。”

  言斯年没和妻子一起逛街过,不知妻子逛起街来,是什么样的。

  妻子说因为逛街而没看手机,这个理由也说得过去,他眉头松开了点:“我今晚也要加班,不回去吃饭,你不要做饭。”

  不用做饭,这件事,多多少少使夏晚柠高兴了一些。

  她脸上挂着笑容,嘴上满是心疼地道:“老公,加班辛苦了!”

  “我先忙了,回家见。”

  “嗯嗯。”

  挂掉电话,夏晚柠在可以停车的路段靠边停下,看起微信的未读消息。

  狗男人是在下午一点时给她发的消息,翻了翻聊天记录,多数时候,她都是秒回狗男人的,有时候不秒回,也不影响她的人设。

  没谁能做到一天二十四小时,手机不离手,就盯着手机看,系统也不会拿这种事来惩罚她。

  她往下翻了翻,其中还有张漫雪的消息。

  张漫雪:晚柠,容子妍想请我们喝下午茶,为上次说错话来跟你赔罪,拜托我来联系你。你去不去?

  两天前在峰岩遇到韩佳欣的场景,夏晚柠还没忘记那股恶心感。

  韩佳欣大嫂要请她喝下午茶,她才不要去,回复:上次她就说错话,谁能保证她这次不会说错话,算了,我不去,免得给自己找不开心,你要想去就自己去吧。

  两分钟后,张漫雪发来新消息:你不去,我也不去,我找借口推了。

  ***

  夜晚。

  不知道狗男人要加班到几点,不能去客房睡的夏晚柠,待在房间里看电视,尽量想把自己早点看困了,祈祷狗男人晚点回来,她能用睡觉来避开面对狗男人。

  天不遂人愿,九点刚过,狗男人回家了。

  狗男人看了看她,再看了看在开着的电视机,说了句“看电视啊”,而后就去衣帽间拿衣服,进了浴室。

  电视剧播放到精彩处,夏晚柠只觉索然无味,没有看电视的兴趣。

  不想面对狗男人,她开始想如何避开他。

  趁狗男人从浴室出来前,装睡?

  想到这,夏晚柠准备开始行动。

  系统看穿她的想法,不给面子地吐槽:“宿主,九点不是你平常睡觉的时间,你装睡,装得有些傻,要装,起码也要晚点再装。”

  好吧……

  今天刚上完表演课,她对自己的演技,还是有信心的。

  夏晚柠恢复到刚才看电视的半躺姿势,心思没集中在电视上。

  洗漱完毕,见妻子仍在看电视,言斯年走了过去:“看什么电视?”

  边跟妻子说话,他边到床上,并往妻子身上靠。

  视线被狗男人的身躯挡住,夏晚柠抬眼,望着狗男人就在眼前的脸,正想要回答狗男人,就在这一刻,狗男人的脑袋靠了过来,一个吻落在她的红唇上。

  狗男人靠近她时,她就想做防备,结果防备的速度,没有狗男人吻她的速度快。

  亲了她一下后,狗男人还抬起手,将她耳边的长发,全撩到她的肩颈后面去,眼神炙热地注视她,狗男人这两个举动,显而易见,他在暗示什么。

  抗拒和狗男人有肌肤接触,夏晚柠冒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她往后靠了靠:“老公,我还没看完电视。”

  几天没和妻子做深入交流运动,言斯年靠近妻子的姿势不变,右手覆在妻子的肩膀上,左手拿走妻子手中的遥控器:“电视剧有几十集,你一晚上也看不完,明天再看吧。”

  话音落下,电视机也随之黑屏。

  夏晚柠想一巴掌拍掉狗男人放在她肩膀的手,再从床上溜掉。

  现实不允许她这样做,她只能歪了歪身体,离狗男人远一点:“不要,我现在看到关键时候,我想看完。”

  “明天看。”言斯年随手将遥控器放在柜子上,跟着妻子变换姿势,一手搂住妻子的细腰,一手与妻子十指紧扣,“电视重要,还是我重要?”

  狗男人坐下来,也依旧比她高出不少。

  两人几乎是脸贴着脸,狗男人呼吸的温热气息,全数喷洒在她的脸上。

  狗男人问的这道题,还是道送命题,她要敢回答电视重要,系统立刻出来送她上西天。

  夏晚柠身体微微僵硬:“当然是你重要!”

  妻子的回答,令言斯年默认,妻子是同意不看电视,跟他深入交流,他不禁低头,下颚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挲妻子的脸颊。

  肌肤摩擦产生的温热感,使他想要妻子的念头更为迫切,大手在妻子的后背缓缓地游移。

  夫妻之间,狗男人这些行为,是正常的,但夏晚柠不能接受,她的鸡皮疙瘩更严重了。狗男人靠近她,释放出他想要的信号,她就感觉全身上下被一团巨大的细菌包围,忍不住地想要撤离。

  她抓住狗男人在她后背的手,想用肢体语言,告诉狗男人,她不想。

  岂料,狗男人会错意,以为她的举动,是愿意。

  刹那间,她就被狗男人压在身下了。

  言斯年亟不可待地想要正式开始,薄唇准备落在妻子的脸时,意外发生了。

  夏晚柠真的是条件反射,用手捂着狗男人的嘴巴,不让他亲她。

  被打断,妻子满脸抗拒地看着他,手放在他的嘴巴上,言斯年的热情稍稍减退,可想要妻子的念头依旧强烈。

  他拿开妻子的手,不满地蹙起眉头:“晚柠,你怎么了?”

  狗男人的表情,大写的不满,夏晚柠心中大叫着完了完了,面上很平稳,还能对着狗男人浅浅一笑,进而卖惨道:“老公,我今天是穿高跟鞋逛街的,双腿酸痛,没有力气。”

  这么委婉地拒绝,但凡狗男人是个人,听懂后,不会再想要了吧?

  她没想到的是,狗男人听懂是听懂了,口中说的是:“你只要享受就好,不用你出力气。”

  “……”

  夏晚柠表情差点就崩了。

  听不懂人话是不是,非得逼着她说狗话?

  她较为牵强地笑笑:“你不知道穿高跟鞋逛几个小时,是什么感受,腿会很酸很痛。”

  妻子一而再的拒绝,言斯年快搞不懂,妻子是不想跟他深入交流,还是真的逛街带来了身体的不舒服:“那你为什么要穿高跟鞋逛街?”

  “……”夏晚柠石化了一会,“因为穿高跟鞋好看。”

  “可是不舒服,不应该换一双平底鞋穿上吗?”

  “……”夏晚柠扶额,“平底鞋不搭我穿的那套衣服。”

  “你在逛街,衣服和鞋,你都可以买到搭配的来穿上。”言斯年出生到现在,没有差过钱,能用钱来解决的事,对他来说都不是事。

  所以,妻子说的行为,他不明白为她为什么花钱买搭配的衣物换上,让自己舒服点。

  夏晚柠要崩溃了,竭力保持表情不要变。

  她还是头一次发现自己和狗男人有沟通障碍。

  冷静了会,夏晚柠撑手坐起来:“没买到好看的,不想换上。”

  不好看,宁愿继续穿着高跟鞋,折磨自己?

  言斯年想,他可能这辈子都弄不明白女性这种思维。

  妻子没有躺在床上,而是坐着了,言斯年将被子弄到旁边去,随后也跟着坐下。垂眸注视妻子,片刻后,他道:“你说了这么多,我只听出来一个意思。”

  夏晚柠也不想说这么多,来打断狗男人的行为。

  不说的话,她这会,早被狗男人拆骨,吃入腹中了。

  她假装听不明白狗男人说什么,无辜地问:“什么意思?”

  “你一会要看电视,一会说逛街太累,这些都是借口吧,你就是不想跟我发生关系。”想要妻子,可言斯年没有被妻子忽悠过去,基本的判断力还在,他一暗示她,自己想要做什么,她的借口全冒了出来。

  “……”

  救命啊,系统让她死吧!

  见狗男人看她的眼神,越来越怀疑,其中还含有一些不悦,夏晚柠吸了吸鼻子,眼中瞬间浮现水雾,用手抓住狗男人的衣袖,委屈又无助地道:“人家这不是借口,不是不想跟你发生关系,我真的是逛街太累。”

  妻子泫然欲泣地向自己诉说委屈,言斯年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下去,判断力全无:“嗯,我相信你不是找借口,是太累。”

  说着,他的双手放在妻子的小腿上:“我帮你揉揉。”

  “……”

  狗男人的举动,太过吓人。

  夏晚柠忘记要怎么演下去了,呆呆地望着狗男人。

  在她还没回过神时,系统提示:“宿主,请注意你的表情。”

  得到提示,夏晚柠一个激灵,装作感动地双手合十:“老公,你对我真好。”

  她今天穿的就是平底鞋出门,走路不多,双腿一点酸痛也没有,狗男人帮她揉揉,她想把腿收回来,不让狗男人揉。

  狗男人的揉法,比专业的按摩师差远了。

  言斯年不知道妻子的想法,揉了一会后,问:“力道还可以吗?”

  夏晚柠先给狗男人灿烂的笑容,再说:“可以的。”

  可以个屁!

  她要按摩,也不会找狗男人!

  听到妻子说可以,言斯年接着刚刚的力度揉下去。

  两人不做深入交流运动,狗男人给她的腿做按摩,房间里寂静无比,在寻常人看来,兴许会有几分温馨的画面,夏晚柠觉得很诡异。

  她就随便卖个惨,狗男人二话不说就帮她揉揉。

  以前,她怎么没发现卖惨这一招对狗男人似乎也很好用。

  十几分钟后,言斯年问:“舒服了点吗?”

  说认真的,夏晚柠没什么感觉,碍于狗男人的威压,只好说:“舒服了点。”

  又过了差不多的时间后,言斯年问了同样的问题,这次,夏晚柠的回答依旧。

  言斯年眸色变了变,双手离开妻子的腿,随即双手压在妻子的肩膀上,薄唇附在她耳边,暗示十足地道:“你舒服了,现在轮到我舒服了。”

  “???”

  夏晚柠没反应过来,人已经被狗男人压倒,平躺在床上。

  然后,她的红唇被狗男人封住。

  再然后,狗男人没有先前那样温柔地开始,而是有些粗暴,紧接着就是按奈不住的急促,以绝对的优势,控制着她的四肢,以及她的大脑,令她反抗不得。

  被攻城略地,大脑空白前的那一刻,夏晚柠心底怒吼。

  狗男人帮她揉腿,让她舒服点,不安好心!

  他就是为了达到自己目的,在套路她!

  ***

  第二天早上,系统叫了夏晚柠几次,她才醒来。

  眼睛是睁开了,大脑没有完全清醒。

  夏晚柠望着天花板,脑海中不禁涌入昨晚的记忆。

  她咬咬牙,该死的狗男人,套路她不够,还死命地玩各种花样。

  昨晚,她逛街太累,这会,是真的太累。

  看她迟迟不起床,系统催促:“宿主,该做早餐了。”

  做什么做,她没有力气做!

  夏晚柠躺着不愿意动:“能不能有点人性?放过我一天?”

  系统:“我要是有人性,我就是个人了。”

  “……”

  夏晚柠还是不愿意动。

  系统再次催促:“宿主,做早餐和惩罚,自己选一个。”

  夏晚柠哪个都没选,直接把旁边还在睡觉的狗男人弄醒:“老公,醒醒!”

  睡得好好的,突然被妻子一阵摇晃,言斯年张开眼睛:“嗯?”

  夏晚柠红唇一撇,委婉地道:“老公,昨晚消耗能量太多,我饿了。”

  今天就算弄死她,她也不要做早餐,实在没力气,必须要从狗男人口中说出,早餐不用她做。

  言斯年坐起来,一把将妻子搂入怀中:“饿了,就洗漱,下楼吃早餐。”

  鬼不知道饿了要吃东西,夏晚柠想听到的不是这句话。

  她推开狗男人,娇嗔道:“都怪你昨晚不节制,弄得我没力气,我要吃你亲手做的早餐,补偿我。”

  为了不做早餐,夏晚柠演技值刷地一下到满分。

  但她也被自己嗲里嗲气的声音恶心到,艰难地忍着想呕吐的冲动。

  妻子向自己撒娇,言斯年还是很受用的,唇角翘了翘:“好,我给你做,补偿你。”

  目睹夏晚柠如何搞定言斯年,系统表示,刚才夏晚柠的演技达到最高值,不想干活的人,为了偷懒,演技水平提升得很快。

  狗男人去厨房忙活时,夏晚柠一个人在餐厅坐,等待投喂。

  说来,夏晚柠有几天没下厨了,今天看见是言斯年下厨,夏晚柠也不像之前那样陪着言斯年在厨房,管家有些许好奇,打量的目光,偷偷地向夏晚柠看去。

  昨晚的事,夏晚柠既生狗男人套路她的气,也生自己的气。

  名字狗男人和韩佳欣有什么,自己还跟他做了许久的深入交流运动,那种感觉,就像她被细菌感染,在臭水沟里打滚了。她当时就应该一脚把狗男人踹下床,然而,狗男人压根踹不动,她也没想着要踹。

  懊恼中,夏晚柠发觉管家在偷偷看她。

  她瞥了过去:“管家,你偷偷摸摸的,是要干嘛?”

  被抓个正着,管家仿佛刚才没有偷看,假装自己在观察角落的盆栽长得怎么样:“夫人,我在看盆栽。”

  管家说得煞有其事,目光也往盆栽的方向看,夏晚柠不让她这么糊弄过去:“你刚才明明是在偷看我!我好看,你可以光明正大地看,何必要偷偷摸摸。你如果有话要说,那就直说。”

  糊弄不过去,管家唯有老实地说:“我是看先生一个人在厨房里,您不去陪他,觉得有点奇怪,毕竟先生做饭经验很少。”

  夏晚柠面露嫌弃地道:“他又不是傻子,做顿早餐,又不会把厨房烧了,我陪他做什么?”

  “……”

  一瞬间,管家以为自己年纪太大,出现老眼昏花和耳背听不清的情况。

  可她正处于中年,眼神和听力都不错,盯着夏晚柠看了会,才敢相信夏晚柠确确实实是在嫌弃言斯年,她嘴巴惊讶地张大了些。

  话说出几秒后,夏晚柠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急忙补救:“我的意思是,做早餐不难,斯年不用我陪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