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妻子极少会跟自己说最近认识了谁, 听见妻子说最近新认识的人是韩佳欣,像是特意跟他说这件事,言斯年放下筷子:“怎么认识的?”

  普通人从妻子口中听到外面女人的名字, 应该都会有点心虚吧?

  可狗男人脸上完全不见心虚,甚至面色也不变,夏晚柠仿若在正常聊天般地道:“我之前跟张漫雪喝下午茶时认识她的,后来在你公司, 有遇到过她,我才知道她家公司跟你公司有合作。”

  “是有合作。”

  “……”

  夏晚柠想将话题说下去, 好观察狗男人的反应,来判断狗男人和韩佳欣的关系。

  但她无论怎么看,也看不出狗男人反应有哪里不对劲, 狗男人说的话, 她也接不下去。

  心中郁闷地叹口气, 她继续吃饭, 不强行跟狗男人聊天。

  从狗男人这里试探不出什么,还是花钱请私家侦探吧,省事!

  妻子突然沉默, 言斯年嗅到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怎么了?”

  夏晚柠眼皮也不抬地道:“没什么。”

  “真的没什么?”

  “嗯。”

  夏晚柠想着要请哪个私家侦探好,价格多高都没关系, 关键是要办事牢靠,不能被狗男人所察觉, 她没打算跟狗男人因为这事翻脸。

  妻子表面上没露出什么, 但言斯年没有因此相信了。

  无端端的,妻子跟自己提起他身边的异性,其中必有问题。

  言斯年握住妻子的手腕:“等会再吃饭,我们先聊聊。”

  右手被狗男人抓住, 夏晚柠吃不了饭,唯有将碗筷放下:“聊什么?”

  聊韩佳欣?

  狗男人想说一堆话糊弄她,说他跟韩佳欣不熟悉?

  言斯年身体侧了侧,与妻子四目相对:“你是不是听别人说了些什么?”

  狗男人这个反应,夏晚柠直接理解为他心虚了,否认道:“没有。”

  “如果你没听别人说什么,你为什么会特地跟我说你认识韩佳欣,这不像你。”

  “……”

  夏晚柠弄不清狗男人想做什么了,她自己停止说韩佳欣的话题,不试探了,狗男人反而跟她主动说起韩佳欣。

  言斯年握紧妻子手腕的力气大了些:“是有人跟你说,韩佳欣追过我的事情吗?”

  狗男人直白的问,夏晚柠疑惑地眨眨眼睛,不明白狗男人是什么意思。

  妻子不说话,言斯年当她默认,面色随即微微一变:“追过我的人很多,她只是其中之一,而且已经是过去的事情。”

  “???”

  铺垫一下,然后要开始糊弄大法,撇清他和韩佳欣的关系?

  夏晚柠依然不说话,直直地看着狗男人,看他怎么往下说。

  妻子的反应,使言斯年笃定有人跟妻子说了,韩佳欣曾经追求过他,妻子又发现恒庆和峰岩有合作,韩佳欣是恒庆的项目负责人,跟他有接触,妻子才会今晚跟他说认识韩佳欣,大概是心底感到不安。

  言斯年微拧眉头:“她现在跟我有工作来往,但我们除了工作,没有其他关系。公是公,私是私,我分得很清楚。”

  夏晚柠有些迷惑,不知道是相信,还是不相信。

  狗男人带着和韩佳欣身上一样的栀子花香味回来,财经新闻上报道的照片和视频,又确实证明了韩佳欣对狗男人,和其他男人不同。

  妻子眼中透着迷惑,言斯年注意到后,接着说:“晚柠,你不要沉默,你有什么想法,说出来。”

  怎么说得,好像她做错事了!

  夏晚柠微歪脑袋:“我没什么想法,就是……韩佳欣喜欢过你嘛,你们合作……”

  她都不知道怎么组织语言了。

  首先,狗男人是她完成任务的对象,她对他没有百分百的信任,他说的话,她持怀疑态度。狗男人如此像坦白地告诉他和韩佳欣之间什么都没有,她也不能把怀疑他出轨的心思露出来。

  言斯年像听到笑话般地笑了:“韩佳欣不喜欢我,她追我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她就是想跟我结婚后,从峰岩这里分到一杯羹,自己手上的筹码增多,好在恒庆站稳阵脚,再把她哥踢出去。”

  韩佳欣追求他,可不像别人所说的她喜欢他,放下千金大小姐的架子来追他。韩佳欣的目标,他一眼就看穿,她只喜欢他的资产。

  追他的人,大多数都是冲着他的钱来的,韩佳欣是这群人中,隐藏得比较好的。

  夏晚柠更加迷惑了,脑子还有点乱。

  言斯年松开妻子的手:“你不要因为韩佳欣追过我,就觉得她喜欢我,我们现在合作,有来往,她对我的感情会死灰复燃。没有存在过的喜欢,不会有所谓的死灰复燃,她看不上我,我也看不上她。”

  信任的天秤稍微倾向狗男人,夏晚柠皱了皱眉:“可是……”

  言斯年打断妻子:“没有可是,她绝对不喜欢我。”

  “那……”

  怕妻子对自己有误会,言斯年加重语气道:“再怎么有来往,我也绝对不可能喜欢她,我是不会喜欢一个装着喜欢我、实际想图我钱的女人。”

  “……”

  膝盖仿佛中了一箭,夏晚柠突然就不敢说话了。

  言斯年重新拿起筷子:“你不用担心韩佳欣对我什么想法,或者我对她有什么想法。我清楚地知道,我已经结婚了。”

  形形式式的女人,他见多了,妻子是他唯一感受到,她是真心爱他的,不是完全冲着他的钱来的。当然,他也没有肤浅地认为,自己是一文不值的穷光蛋,妻子也能像这样深爱他。

  财富名利,本来就属于人的一部分,妻子爱他,也爱他的钱,他不觉得有什么问题。这个世界上,人不仅仅需要爱情,也需要物质,没有物质维持的爱情,最终两人只会变成怨侣,分道扬镳。

  既然决定和妻子相伴一生,他就不会做对不起妻子的事情。

  心虚的人变成了夏晚柠,看狗男人的神情和语气,她得感谢系统这几年的鞭策,令她不敢崩坏人设。

  这人设要是崩了,被狗男人发现她一直是在演戏,装爱着他的样子,不用系统弄死她,狗男人就先弄死她吧。

  夏晚柠将剥好的虾肉,放到狗男人的碗里:“我没有担心你对韩佳欣有什么想法,我就是听别人说了些话,随便问问,我没什么意思。”

  言斯年不相信妻子说的话,根据妻子对他的感情,从而认定妻子必然是吃醋了。

  妻子上次因为夏思思喜欢过他,而吃醋跟生气,这次也吃醋,他依然觉得妻子吃醋时的样子很可爱:“晚柠,你是吃醋了吗?”

  “……”狗男人一脸认定她是吃醋了,夏晚柠顺着他,装作勉强地点点头,不好意思地承认,“有那么一点点。”

  “以后再有这种事,你直接跟我说,我也不会骗你,你没必要吃醋。”

  这种时刻,夏晚柠万万不敢按照自己的人设,表现得很感动,来跟狗男人说:老公,你对我这么好,你是不是也很爱我。

  对狗男人说完这句话后,再疯狂地表达自己有多爱他。

  她只敢笑而不语,默默地吃饭。

  饭后,狗男人要去书房办公,夏晚柠得到解脱,迅速回房间里,一个人待着。

  早知就不试探狗男人跟韩佳欣的关系了,反倒让她心生恐惧,害怕起来。

  近段时间,她演技发挥不是特别稳定。

  人设崩了,系统会要她命,狗男人也会要她的命,横竖都是死。

  随时都有生命威胁,夏晚柠浑身无力地躺在沙发上,满脸的生无可恋。

  系统看她毫无斗志的表情,问:“宿主,你为什么要这样?”

  夏晚柠叹气道:“我是做了多少辈的坏事,才穿越到这里来,天天都要小心翼翼的,不敢松懈。现在不止你会要我命,万一被言斯年知道我这几年都是在演戏,我没死在你手里,我就要死在他手里。”

  “慌什么?言斯年不一定会对你这么残忍!”

  “你没听他刚才说话的语气吗?”

  “听到是听到了,但他的重点不是跟你解释,他和韩佳欣的关系吗?”

  “……”夏晚柠站了起来,“跟你一个不懂人类感情的机器说什么,你又不懂!”

  来回踱步许久后,夏晚柠也未能减轻恐惧,决定去打探下狗男人的口风。

  于是,她端着泡好的茶和点心,走去书房。

  听到敲门声,言斯年抬头:“进来。”

  夏晚柠笑意盈盈地走到狗男人身旁:“老公,用脑过度,会容易饿,我给你拿了点吃的。你工作的时候,饿了,可以吃点东西填填肚子。”

  妻子一向贴心,言斯年也习以为常:“谢谢。”

  东西放好后,夏晚柠不像以前那样怕打扰狗男人工作,就立刻出去。

  她双手放在狗男人的肩膀上:“老公,坐着不动,时间久了,身体会有些僵硬,尤其是肩颈这一块,我给你按按。”

  边说话,她边按了起来。

  言斯年扭头,看了看身后的妻子,唇角不由微微翘起。

  狗男人电脑屏幕显示的东西,夏晚柠全部都能看懂,她佯装没看到,即使看到,也看不懂的样子。

  按了一会,见狗男人工作不是十分紧急,她开始找话题跟他聊。

  妻子说什么,言斯年都有回应,并不会感觉妻子会干扰自己的工作进度。相反,自己办公,妻子在身边,工作变得没有那么枯燥。

  时机差不多了,夏晚柠见缝插针地说:“老公,有件事,我有点好奇。”  

  “好奇什么?”

  “吃饭的时候,我们不是聊到韩佳欣嘛。万一,我说的是万一!万一你不幸被韩佳欣欺骗,她跟你结婚了,你发现她不是爱你,只爱你的钱,想从峰岩那里得到利益,你会怎么对她?”

  不知道妻子为什么会对这种事产生好奇,言斯年想也不想地回答:“没有万一,我没那么蠢。”

  “……”夏晚柠嘴角抽了抽,“我都说是万一了,做的假设,你不能假设地回答我吗?”

  妻子要自己做个假设的答案,言斯年认真地思考了下:“她在意什么,我就会让她失去什么,再让她滚出S市。”

  夏晚柠咽了咽害怕的口水,镇定地问:“让她身败名裂,变成穷人,不能在S市生存下来的意思吗?”

  “差不多。”

  “……”

  夏晚柠无比地想回到原本的世界,虽然没有花不完的钱,但她有年薪百万的工作,拥有属于自己的房子和车子,还有几十万的存款,只要好好工作,不作死,她这辈子都会吃喝不愁。

  哪像在这里战战兢兢地活着,有烦人的系统,和可怕的狗男人!

  夏晚柠收回双手:“老公,不打扰你工作,我出去了。”

  一心二用,一边跟妻子说话,一边工作,言斯年没有发觉妻子的变化,问:“出去看你昨晚没看完的电视剧吗?”

  狗男人这么问,夏晚柠也这么回答:“是的。”

  昨晚妻子不愿意跟自己深入交流,也要看电视的画面,浮现在言斯年的眼前。他停下工作,起身正对着妻子:“电视不好看,看多了还伤眼睛,你看书吧,我很快就忙完了。”

  说罢,言斯年从后面的书架上,随手拿下来一本书,递给妻子。

  看书?她不配看电视吗?

  夏晚柠盯着狗男人递来的书。

  见妻子盯着书,言斯年低头看了下书名,发现拿的是英文版《月亮与六便士》。

  妻子是一本毕业,可从小到大学习成绩都不行,能读一本的大学,是借助夏家的力量和艺术生的身份,妻子在大学时期,连英语四级都没过。

  如此一想,言斯年明白妻子为什么会盯着书看了。

  他便即将书放回到书架上,挑选一本通俗易懂的历史书给妻子:“这本书不错,你也能看懂。”

  你也能看懂……

  狗男人说的这一句话,夏晚柠想面无表情地用书拍在他脸上。

  看不起谁呢,拿本英文书,就以为她看不懂!

  夏晚柠没接过狗男人的书:“我不想看书,我要看电视。”

  妻子坚持要看电视,言斯年也不为难她:“好吧,你去看吧。”

  夏晚柠头也不回地出去。

  回到房间里,她没看电视,愤怒地捶打着枕头来发泄。

  系统:“宿主,你是对言斯年关于韩佳欣骗他的答案不满意,还是?”

  夏晚柠白眼:“他刚才先拿了一本英文书,后来换成中文的历史书,说我也能看得懂!你没听出来是什么意思吗?”

  “很好啊,担心你看不懂英文书,才给你拿中文的历史书。”

  “闭嘴吧你!”

  夏晚柠和系统无法沟通这种事,她就不喜欢别人这样照顾她的智商。

  区区一本英文版的《月亮与六便士》,她怎么可能看不懂,要是看不懂,她英语八级白考了,金融圈也别混了。

  演了将近四年的戏,夏晚柠厌倦演戏,厌倦狗男人时不时的高要求,还有一个就是,她演出来的样子,不是真实的自己。她一直在压抑着,不敢露出真实的自己,很烦躁。

  压不下烦躁,夏晚柠拿出有段时间没写的日记本,写了下现在的心情如何,以及祈祷任务完成的那天,快点到来,中途,她不要崩人设,出现什么意外。

  ***

  工作完毕,言斯年看到韩佳欣发来的新消息,不由想到妻子今晚的吃醋。

  妻子是个识大体和懂事的人,他相信,今晚跟妻子说清楚后,妻子不会怀疑自己和韩佳欣有什么,也不会理睬别人说什么。

  但韩佳欣的确追过他,圈子里的人也传韩佳欣是喜欢他,自己丈夫身边有个曾经的追求者,妻子显然是介意的。

  韩佳欣的工作能力没有以前好,又和李风逸相处不来,细细想想,言斯年决定与韩佳欣的父亲韩国庆提出,恒庆更换项目负责人的要求。

  决定一做,他立即电话联系韩国庆。

  大晚上的,突然接到言斯年的电话,听完他的要求,韩国庆不曾犹豫一下,便答应了言斯年,将项目负责人更换成自己的儿子和公司的副总裁,由副总裁来带着儿子做事,借此让儿子成长。

  和峰岩合作的这个大项目,韩国庆本就有意拿来培养儿子,女儿偏要当负责人,不给她当,她就闹,他才勉强让女儿去当负责人。如今,言斯年给了他理由,他也不怕女儿闹事。

  事情比想象中要解决得快,言斯年挂电话后,第一时间去房间里。

  说要看电视,夏晚柠并没有看。

  言斯年进来时,她正在放空自己。

  妻子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言斯年到她旁边,弯腰俯身,注视她:“怎么了?在想什么?”

  见到狗男人,夏晚柠露出一贯用来营业的笑容,坐了起来:“在想你什么时候忙完?”

  妻子身上的衣服已换成睡衣,言斯年低头亲了亲妻子白皙的脸颊,眸中是掩饰不住的笑意,暗示意味极浓地道:“忙完了!你等会,我很快洗漱好。”

  昨晚狗男人才刚毫无节制地折腾她,夏晚柠本应拒绝他,想一想狗男人今晚说过的话,她眼睛一闭,算了,狗男人过一天少一天,她就忍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