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狗男人说他和韩佳欣除了工作以外, 没有任何的关系,也给她了保证,他们再怎么来往, 两人都不会看上彼此,夏晚柠对此半信半疑。

  无法判断狗男人有没有骗她,最后,她还是找了私家侦探。

  过了几天, 私家侦探反馈回来的资料,一一看完后, 夏晚柠头疼。

  照片和视频依旧显示韩佳欣对狗男人的特殊,狗男人对韩佳欣的态度,仍然像不熟悉的合作方。

  资料上的文字给出的答案很含糊, 既没查到两人有超出普通男女之间的关系的铁证, 也没办法证明两人之间不存在猫腻。

  是她花的钱不够多, 请的私家侦探不够靠谱?

  经过慎重考虑, 夏晚柠再度花钱找私家侦探。

  不同的是,这回,她一次性请了三个私家侦探。

  最终的结果, 也和她第一次请的私家侦探差不多。

  钱有种白花了的感觉,夏晚柠皱着眉, 将邮箱关掉。

  夏晚柠在看资料时,系统也跟着看了, 见她似乎对结果不满意, 问:“宿主,没查到言斯年出轨韩佳欣的证据,你不高兴吗?”

  前阵子,夏晚柠还怕言斯年车祸后, 会冒出私生子,来跟她争遗产。

  夏晚柠揉了揉酸涩的眼睛:“不是不高兴,是觉得越来越奇怪,四个私家侦探查出来的东西居然差不多。”

  看这些花了高价的东西,就跟在看之前的财经新闻,新闻上没写言斯年和韩佳欣私底下怎么着,配的照片和视频一个调调。

  系统:“可能他们的专业水平在同样的水准。”

  “两个水准同样就算了,四个同样的几率会很低。”

  “私家侦探行业有默认的行规?接到一样的活,查到的资料共享,整理在一起,给你发的?”

  “……”

  夏晚柠不了解私家侦探这个行业,系统说的可能,被她排除。

  到点去上表演课了,她暂时放下疑问,准备外出。

  发现夏晚柠连续半个月中午外出,下午四点多到家,管家好奇了,今天又像以前那般,询问:“夫人,您今晚要做饭吗?还是让厨师准备?”

  夏晚柠瞥了眼管家:“晚饭我做。”

  “好的,夫人。”

  管家目送夏晚柠开车出门,好奇感更浓了。

  夏晚柠是有什么事情,值得她半个月都外出?

  在去上课的半路上,夏晚柠接到表演老师的请假电话,说她临时有急事,今天不能上课。

  已经出门了,她不想掉头回去,便联系张漫雪:“下午有时间吗,出来玩玩?”

  张漫雪忙着公司产品新季度宣传广告的事情,没有立即拒绝好友的邀请,道:“我在拍摄场地,暂时走不开,起码得三点以后,才有时间。但你不天天要给言斯年做晚饭嘛,这个时间点,你又没时间。”

  “你在拍摄场地做什么?”

  “看新找的产品代言人拍广告。”

  “有点意思,我想看看,你把地址发给我。”夏晚柠还记得自己前不久,有机会要在镜头前露脸的想法,今天碰巧,那就看看别人是怎么在镜头前表演,

  “好啊。”

  张漫雪给夏晚柠发了地址,半个小时后,夏晚柠便到达目的地。

  忙碌的拍摄场地,多了一个明艳动人的美女,大家下意识地以为她是广告演员或模特。

  作为张漫雪公司产品代言人的徐凯然,目光也扫了过去,职业习惯使他第一眼,就给夏晚柠的外形打分,认为她在娱乐圈也属于大美女的行列。大美女见多了,但夏晚柠仍然让他眼前一亮。

  夏晚柠一来,张漫雪迎了上去:“晚柠,你速度也太快了!”

  环视四周一圈,看见不远处,站在机器前面的徐凯然,夏晚柠颇感意外地挑挑眉:“你请了徐凯然当代言人啊,我刚看完他一部剧没多久,还挺喜欢他演的那个角色。”

  徐凯然出道已有十年,可出道早就是占便宜,今年也才二十七岁,演技在年青一代属于佼佼者,电影和电视剧的两个领域中,都有代表作,夏晚柠先前闲得无聊,就看了徐凯然最新的电视剧作品。

  活了两辈子都不追星的她,突然看到当红演员,即使这位演员外表出色,往人群中一站,星光熠熠,耀眼无比,她也心如止水,宛若看到一个普通人。

  张漫雪调侃:“那你要跟他合影留念吗?”

  也不等夏晚柠说话,张漫雪朝徐凯然挥挥手。

  对方是花钱请自己代言的金主,自然是要客气对待,徐凯然走上前,微笑道:“张总。”

  虽然不追星,但真人就站在自己面前,得以将真人看得清清楚楚,近距离感受到真人比屏幕上还要高的颜值,夏晚柠万分理解女友粉的存在。

  张漫雪笑道:“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好朋友夏晚柠,她是你的剧粉。”

  徐凯然礼貌地朝夏晚柠一笑:“你好,我是徐凯然,谢谢你喜欢我饰演的作品!”

  夏晚柠眉眼微弯:“你好!”

  张漫雪认真地问:“晚柠,你要合影吗?我给你拍?”

  像这种场合,徐凯然经历多了,一听张漫雪的话,立即站在夏晚柠的身边,摆出专业的拍照姿势。

  夏晚柠摆摆手:“不拍,不打扰他的拍摄工作。”

  张漫雪瞟了眼徐凯然,示意他继续回去拍摄。

  徐凯然并不尴尬,重新回到镜头前。

  站在不远处看着工作的徐凯然,专业展示产品之余,依然帅气逼人,张漫雪小声地在夏晚柠耳边说:“你都看人家的剧了,见到本人,不合影留念。你真的是……除了言斯年,其他男人入不了你的眼。”

  好友对言斯年用情至深,张漫雪相当佩服。

  夏晚柠也在看徐凯然工作,镜头不对着徐凯然的脸,他的肢体,都在展示他的演技,她生出了一点点两人是同行的感觉,要靠演技混饭吃。

  余光扫过张漫雪,她昧着良心地道:“对,只有言斯年入得了我的眼,其他男人不行。”

  狗屁!

  狗男人也入不了她的眼!

  张漫雪忽然就好奇了,扭头看着好友:“言斯年是你第一个爱上的男人吧?”

  夏晚柠继续昧着良心地承认:“是的。”

  张漫雪略感遗憾:“那你的人生乐趣减少了很多。”

  “???”

  “和初恋修成正果固然是美好的结局,可多谈几次恋爱,体验和不同类型的男人,带来的恋爱感受,也很美好。”

  不论是穿越前,或是穿越后,夏晚柠都没真正体验过恋爱的感受,不懂张漫雪遗憾什么:“这话说的,小心被你老公听见。”

  “听见就听见,我又没做对不起他的事情,只是随便说说以前恋爱的感受罢了。”

  “……”

  “说实话,你如果不是已婚,喜欢一个男明星,很容易把男明星变成你的男朋友,享受一把千万女粉丝得不到的男人,他却偷偷地爱你的快感。”张漫雪有朋友,看部电影,迷上男主角,没费什么功夫就追到手了。

  夏晚柠没好气地道:“言斯年要是听到你这些话,肯定让我跟你断交。”

  狗男人没有干涉过她的社交和交友,她也知道他的底线在哪,她可以随便和同性玩,但不能有和异性亲密一点的行为,张漫雪这种话被狗男人听了,狗男人十有八九会对她有意见。

  “看看你,张嘴闭嘴就是你老公,你这……”张漫雪本想吐槽好友,猛地发现好友刚才是连名带姓地说言斯年,并没有说我老公。

  张漫雪眨了眨眼睛:“我刚刚没听错吧,你说的是言、斯、年?”

  一不留神,说话没绷住,夏晚柠懊恼地咬咬牙,反问张漫雪:“我说的就是言斯年,有什么问题吗?”

  “没问题,不过……突然听到你连名带姓地称呼言斯年,好奇怪,一点都不像你平时的话说风格。你每次提起言斯年,张嘴闭嘴就是我老公,我老公的。”张漫雪倒也没有仅凭一个称呼,断定好友夫妻的婚姻出了问题。

  “人不是一成不变的,偶尔也会有点变化。”

  “反正怎么变,你都对言斯年死心塌地,绝不多看其他男人一眼。”

  “你去工作吧,赶紧忙完,我们待会去咖啡厅喝下午茶。”夏晚柠不想听到张漫雪说她对狗男人的感情有多深,太尬了。

  “好!”

  张漫雪给好友找了个地方坐着,就去忙自己的。

  夏晚柠就这么坐着,看徐凯然拍广告。

  影视剧和广告呈现的效果不一样,有相同之处的就是,徐凯然很敬业。不拍摄时,徐凯然脸上也挂着温和有礼的笑容,她看出来,笑容只是徐凯然的一个表情而已,他眼中根本没有笑意。

  此刻,夏晚柠感觉自己更像徐凯然的同行了。

  想要成为当红明星,明星本人要有过人之处,明星团队的能力也得跟上。徐凯然的经纪人注意到夏晚柠是张漫雪的好朋友,夏晚柠也一直在看徐凯然拍摄,隐隐露出欣赏之意。

  在夏晚柠和张漫雪离开拍摄场地前,徐凯然经纪人送了一份礼物给夏晚柠。

  礼貌是用精美袋子装着的,里面有徐凯然的多张签名照和海报,以及徐凯然粉丝专属的布偶,他并将自己的名片给了夏晚柠,如果夏晚柠想看有徐凯然的活动,他都可以送门票给她。

  徐凯然经纪人热情的态度下,藏有殷勤和讨好,夏晚柠能感受到。

  上车后,张漫雪对着旁边的好友道:“看见没,像我们这个圈子的人,只要你喜欢一个明星,多的是人,帮你创造机会,追星特别简单。你如果是徐凯然的粉丝,今晚我就组个局,让他陪你吃饭。”

  粉丝对明星的喜爱,不涉及男女之情,好友要追星,男明星或是女明星,张漫雪都能帮她组局。

  夏晚柠没半点兴趣追星,不接张漫雪的话。

  到了咖啡厅,点好要吃的东西后,张漫雪道:“不知道你近段时间有没有关注韩佳欣的事,她父亲不让她当恒庆跟峰岩合作的项目负责人了,负责人换成她哥和公司副总,她竟然闹也不闹。”

  夏晚柠还真没关注过,她重点是关注韩佳欣和狗男人之间有没有关系。

  听见张漫雪说的,她问:“她父亲为什么不让她当项目负责人?”

  “项目负责人原本定的就是韩腾飞,韩佳欣能当上,是因为她闹了一场。”张漫雪和韩佳欣基本没来往,对于韩佳欣在争恒庆接班人的位置,觉得韩佳欣还是挺厉害的。

  “换人,她为什么不闹?”

  “这就是让我奇怪的地方,按照韩佳欣的性格,她肯定要大闹的,这次偏偏没有。”张漫雪听过韩佳欣为了当上接班人,都闹过什么事,韩佳欣这次出人意料地没闹,引起她的好奇。

  韩佳欣不是项目负责人,还跟狗男人有工作接触吗?

  夏晚柠感觉自己可以再找私家侦探查查,她快被狗男人到底有没有出轨这事,给弄糊涂了。

  和张漫雪聊完天后,她觉得时间差不多,要回言家了。

  一看手机,发现狗男人给她发了消息,他今晚不回来吃饭,她也不那么早回去。

  听到她不回去那么快,张漫雪道:“那正好,我老公今晚也不在家,你陪我吃饭、看电影吧。”

  “可以呀。”

  晚上九点,夏晚柠心情愉快地回言家。

  她前脚刚回到,言斯年后脚跟着回到。

  听到身后的管家叫了声“先生”,夏晚柠随即回头,扬起营业的笑容,佯装快快乐乐地往狗男人走去,甜甜地道:“老公,你回来啦!我好想你!”

  光说话不行,她还用行动表示对狗男人的爱意,张开手,想埋进狗男人的怀抱里。然而,由于她动作过快,狗男人还没抱到,手上袋子的绳子,从她手中溜走,袋子啪一声掉在了地上。

  妻子拎着的东西掉了,言斯年潜意识地想帮她捡起。

  腰还没弯下,他看到袋子洒落出来的东西,一个帅气年轻男人的海报和签名照。

  这个男人,他认识,就是之前妻子看的电视剧的男主角徐凯然。

  海报旁边还有一张名片,上面写着陈庆、徐凯然经纪人,联系电话(微信):1360986xxxx。

  霎时,言斯年面色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