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不用伺候狗男人的快乐, 夏晚柠真想写八百字小作文来详细描述。

  美滋滋地重新睡觉,一觉睡到差不多中午时,她才舒服地醒过来。

  好友昨晚跟自己聊天, 聊到一半,人就不见了,张漫雪今天想起这事,发消息问她:晚柠, 你跟你老公和好了吗?

  早餐错过了,厨师也还没做好午饭, 夏晚柠不急着下楼,躺在床上看手机。

  张漫雪发来的新消息,显然是在关心她, 她面上是高兴的表情, 文字却表达了她所谓的伤心:没呢, 他还在生我气, 不想理我。

  发送后,感觉文字不足以表达她的伤心,她加上一个大哭的表情包。

  几秒过去, 张漫雪不在微信跟她聊天,打电话打了过来。

  “要不要, 我跟你老公解释一下?”

  “……”夏晚柠惊得手机要掉在地上,“不用, 还没到那种程度。”

  “可你老公不理你, 你又那么爱他,你怎么扛得住?没有背着人,偷偷哭鼻子吧?”张漫雪自动脑补出,言斯年不理好友, 跟好友冷战,好友伤心欲绝,不由为好友感到着急。

  “……”

  演技太好了,也会有困扰。

  比如,张漫雪问她有没有哭鼻子,就显得她之前的演技炉火纯青,将爱狗男人如命的人设,发挥得太好了。

  夏晚柠有些哭笑不得:“我扛得住,你不用担心!”

  张漫雪半信半疑:“真的假的?”

  像好友这种把丈夫当全世界的人,张漫雪真不信好友能扛得住跟丈夫的冷战,表面上装着没多大事,弄不好,背地里已经用掉好几盒擦眼泪的纸巾。

  夏晚柠挑眉:“真的。”

  “你不要假装没事,要是太伤心,不知道怎么办,你找我,我陪你,给你出主意。”张漫雪也给好友出不了什么好主意,好友和言斯年冷战的起因又是一件小事,估计没两天就和好了。

  “谢谢!不过我暂时不需要!”

  “好吧,有需要,记得跟我说。”

  “我要下楼吃午饭了,拜拜!”张漫雪是好意,但夏晚柠当前不想和她聊如何跟狗男人和好的办法,她想狗男人不跟她和好。

  ***

  接下来的两天,夏晚柠谨记任务,将爱狗男人如命的人设保持好之余,还超常发挥了。

  察觉狗男人不想搭理她,她演出小心翼翼、怕惹起狗男人反感,实则,内心乐不思蜀,巴不得狗男人永远这样。

  作为一名尽职尽责的管家,发现言斯年和夏晚柠在冷战,看见夏晚柠想靠近、又不敢靠近言斯年后,趁言斯年不在家时,管家特地安慰夏晚柠:“夫人,您不要太伤心,夫妻之间,就这样,总会有点磕绊。”

  突如其来的安慰,夏晚柠愣了愣,拿着糕点的手悬在半空。

  管家继续安慰:“过不了几天,先生一定会跟您和好的。”

  “……”

  别,不要诅咒她!

  她很享受眼下的日子,演一会求和的戏,再演不敢靠近狗男人,就可以自己找地方待着了,轻松惬意。

  夏晚柠将糕点放到口中,细细地品尝完了,再缓缓对管家说:“你说得对,夫妻之间难免会有磕绊。”

  管家笑了笑:“男人很好哄的,夫人您或许可以试试做一顿丰盛的大餐,给先生吃。”

  这两天,狗男人没直接说不想吃她做的饭,但都是叫厨师做饭,夏晚柠难得清闲,不用受油烟的摧残。

  管家给她出的主意,她眯了眯眼睛,斜扫管家一眼:“我已经在哄他了,就不做饭了。厨师做的饭,他吃得很开心啊。”

  “……”

  管家原先有许多安慰的话,要说给夏晚柠听。

  听到夏晚柠说,言斯年吃厨师做的饭,吃得很开心,管家自我怀疑眼神是不是出问题了,她明明看到言斯年昨天和今天饭量都减少了,怎么夏晚柠毫无所觉。

  管家低头注视在缓慢减少的糕点,心想,吃东西吃得很开心的那个人,分明就是夏晚柠。和言斯年冷战,一点也没耽误她的饭量,而且,就现在,她好像从夏晚柠这里看不出伤心的迹象。

  糕点吃多了,有点腻,夏晚柠吩咐:“管家,你去厨房,帮我倒一杯鲜牛奶过来。”

  正在打量夏晚柠的管家,听见吩咐,立即回归专业:“是,夫人,您稍等一下。”

  管家进入厨房,看到厨师在搅拌巧克力,问:“你在做什么?”

  厨师答道:“夫人要吃慕斯蛋糕,我在做。”

  “……”

  管家产生了人生怀疑,夏晚柠和言斯年确定要结婚时,夏晚柠就进驻言家当女主人,照顾了夏晚柠三年的起居饮食,早就对夏晚柠的饮食喜好一清二楚,她记得夏晚柠不怎么爱吃甜食。

  倒好鲜牛奶后,管家问厨师:“除开慕斯蛋糕,夫人还叫你做什么吗?”

  厨师抬头看着管家:“没有了。”

  一个人的饮食喜好突然改变了,管家往夏晚柠是不是怀孕的方向去想,将鲜牛奶送到夏晚柠面前,直接问:“夫人,您要不要让医生检查检查身体?”

  夏晚柠莫名奇怪,反问:“我年初刚体检完,我身体又没不舒服,请医生做什么?”

  管家目光落在夏晚柠的小腹上:“夫人,您以前不爱吃甜食的,突然爱吃了起来,可能是怀孕初期的征兆。”

  “……”

  夏晚柠庆幸牛奶刚放在嘴边,没来得及喝下,不然,她一定会把牛奶喷出来。

  突然吃点甜食,就是怀孕初期的征兆,管家脑洞还挺大的!

  她心血来潮吃甜食,完全是因为心情好,觉得甜食很搭她的心情。

  见管家说得一脸认真,夏晚柠不急不缓地喝了半杯牛奶,才搭理管家:“我生理期刚过一个星期。”

  搞了乌龙,管家很是尴尬:“夫人,对不起!”

  夏晚柠放下杯子:“我要出门了,晚饭叫厨师做吧。”

  “是。”

  和言斯年冷战,也没耽搁夏晚柠出门,管家认为目前,没有东西能阻碍夏晚柠外出。

  收拾好夏晚柠吃剩的东西,管家端着回厨房,跟厨师说:“夫人要外出了,她今晚还是不做饭,由你来做。”

  拿人高薪,就得干活,厨师虽想回到以前一天只要做一顿饭的日子,现在要一日三餐地做,也没有怨言,这是他的本职工作。

  听见夏晚柠外出,厨师这段时间,也有关注到她天天外出,好奇地问:“管家,夫人天天往外跑,她是要去干嘛?”

  夏晚柠不是社交特别丰富的人,以前都是一个月外出几次,跟朋友们去玩,偶尔拎着逛街的战利品回来。

  看夏晚柠最近的样子,也不像去玩,或者是逛街了,她又不是有工作的人,连续多天外出,还真让人好奇。

  管家示意厨师小点声,防止被别人听到:“夫人外出做什么,岂是我们能管的事情,做好自己的工作。”

  被管家一说,厨师立刻闭上嘴巴。

  对这一切浑然不知的夏晚柠,开车出门上课。

  教了夏晚柠大半个月,表演老师和夏晚柠也熟悉了起来,有个导演在拜托她找演员,今天上完课后,她就跟夏晚柠说了这事。

  夏晚柠没有拒绝,离狗男人车祸的日子,刚好两个月整。

  表演老师说的那部电视剧,在筛选演员阶段,还得几个月才开拍,她可以先去试镜。

  ***

  捷达集团先烧钱想抢占市场,并且攻击峰岩集团的项目,言斯年没有坐以待毙,一连串的反击后,捷达集团落于下风,还损失了不少钱。

  这是能让人喜悦的事情,李风逸发觉言斯年并没有喜悦,尤其昨天和今天的心情,看起来就不怎么样。

  李风逸问:“斯年,捷达现在败退了一步,你不开心点?”

  捷达的败退,在言斯年意料之中,不值得让他高兴。

  他瞥了瞥李风逸:“败退一步,不是彻底败退。”

  “……”

  那也是让人开心的事情!

  梁皓轩来势汹涌,信心十足地来和峰岩竞争,现在吃瘪,大快人心!

  李风逸将文件放在发小的办公桌上后,仔细端详了发小的神色,道:“我怎么觉得你心情不好?”

  言斯年确实心情不好。

  从他用自己的方式,向妻子表达了他的心情起,妻子对待他的态度,没有变过。是,她是想和好,可又怕自己生气,跟他说一句话,一看他不想理她,她就没有靠近过来。

  妻子这种求和的态度,反而让他心情更不好了。

  为什么要怕他生气,就不靠近他?

  她靠近一点,多靠近一会,而不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把他的话当成圣旨一样执行,他都不会能持续两天的心情不好。

  言斯年拧了拧眉:“心情是有点差。”

  发小亲口承认心情不好,李风逸极为好奇:“工作顺利,你还有什么事,心情不好的?”

  言斯年抿紧唇角,不想跟李风逸说。

  他不说,李风逸就猜测:“不是工作的事,莫非是私事?”

  被说中,言斯年抬眸扫了扫李风逸。

  李风逸立马知道自己猜中了:“是什么私事?谁跟你闹矛盾了吗?”

  发小身边的所有人,他都认识,想了一遍,没发现有敢跟发小闹矛盾的人。

  言斯年依然不语。

  李风逸只好斗胆包天地猜测:“不会是嫂子吧?”

  言斯年将看一半的文件合上:“没事,就回你的公司去!”

  “……”

  发小下逐客令,李风逸也没有走。

  盯着发小一会后,从他拧紧的眉宇,李风逸觉得可以拿来印证自己的猜测,不可思议地道:“你和嫂子竟然会闹矛盾?嫂子那么那么爱你,怎么会舍得跟你闹矛盾呢?你们发生了什么?”

  言斯年沉了沉脸,冷眸注视追问的李风逸:“她没跟我闹矛盾。”

  发小的回答,李风逸感觉这才是正常的。

  夏晚柠就不可能会跟发小闹矛盾,他继续说:“她没跟你闹矛盾,那你心情不好做什么?你心情不好这么明显,嫂子得对着你,她肯定心里很难受吧。哎,不行,我要在微信上安慰她几句。”

  说着,李风逸就同情起夏晚柠。

  夏晚柠爱发小,爱得有多深,众所周知。

  发小不知因为什么事而心情不好,夏晚柠看到发小这样,会自我检讨,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吧,和发小相处时,必定会小心翼翼。

  光想象的画面,他都觉得夏晚柠好可怜。

  言斯年眸光逐渐锐利:“我们俩的事,你别再问了,行吗?”

  李风逸摇头:“不是我要问,我是觉得嫂子可怜。嫂子多爱你的一个人,你心情不好,她不得难受,挖空心思地想,自己哪里做得不好。”

  言斯年抿唇道:“她知道自己哪里做得不好。”

  “她做了什么?”

  跟李风逸说到这,已算是言斯年有耐心,见李风逸求知欲旺盛的眼神,再次冷声道:“闭嘴,出去!”

  第二次被下逐客令,李风逸也待不住了。

  走出发小办公室的第一件事,他就是给夏晚柠打电话。

  夏晚柠在开车回去,接到李风逸的电话,略感奇怪:“怎么给我打电话?”

  李风逸同情地问:“嫂子,你很难受吧?”

  “……”夏晚柠一头雾水。

  她难受什么?难受得心情大好,能吃三大碗米饭?

  夏晚柠不明所以:“没听懂你的意思,你说明白点?”

  她的疑惑,在李风逸听来,是强装的坚强,不想被人看出难受。

  顿时,李风逸对夏晚柠的同情又多了几分:“嫂子,我刚和斯年聊完,发现他心情不好。你天天跟他朝夕相处,他心情不好,你还得对着他,一定很难受吧。”

  狗男人心情不好,她心情才好,好吗!

  夏晚柠将蓝牙耳机捂了捂,快速清了下嗓子后,立刻变成含有伤心的声调地道:“是啊,斯年心情不好,我难受。”

  “他为什么心情不好?”

  “……”

  夏晚柠天真了,她以为李风逸打这个电话,是特地来安慰她的,听他这口气,主要是冲着八卦来的。

  她声调依旧:“我也不是很清楚。”

  “不是跟你有关吗?”

  “有一部分原因吧。”夏晚柠没能料到狗男人,会因为她拿了徐凯然经纪人送的礼物,能连续两天不想搭理她,李风逸来问,她感觉说出去,有损狗男人的面子,含糊的回答,对他最好。

  “你……你做错事了?”

  “没有做错事,你不要瞎猜,你要是瞎猜,我就跟斯年说,让他收拾你。”夏晚柠想吓一吓李风逸,快点结束通话。

  “……”李风逸也不八卦了,“不知道你和斯年怎么了,但我还是要跟你说几句,斯年心情不好,你也别难受,夫妻没有隔夜仇。”

  出门前刚听完管家的安慰,夏晚柠不想再听李风逸的安慰:“我知道夫妻没有隔夜仇!我在开车,不方便讲电话,先这样吧。”

  “???”

  李风逸没反应过来,通话就结束了。

  发小夫妻之间,他忽然就看不明白。

  一个心情不好,问什么原因,不肯说。

  一个刚开始以为会很难受,说话的声音确实也听起来很难受,后来,听都不听他的安慰,就以开车不方便讲电话为由,把电话挂了。

  难道已婚人士的生活,是他这种单身狗,永远都不会明白的?

  接完李风逸的电话,看到路边鲜花店门口摆放着向日葵,夏晚柠停车,去买了一大束向日葵。

  全世界都以为她和狗男人冷战,会难受。

  她只想说,难受个屁!

  灿烂的向日葵,代表了她的心情。

  如果狗男人愿意,她可以一直装难受的,也随便周围的人安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