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望着前方长长的车龙, 夏晚柠再心急,想在六点前赶回言家,这堵塞的交通也不允许。

  出门不看黄历的后果, 就是遇到两次塞车, 她认命了, 打算等着受惩罚好。

  夏晚柠迟迟不回来, 管家也联系不上她,晚餐总得有人做, 就叫厨师去准备了。

  六点半时,前方终于不塞车了,夏晚柠边开车, 边想, 狗男人肯定比她早回去家里的,他问起她为什么这么晚回来, 她觉得自己还是说,出来找张漫雪玩了, 比较好。

  夏晚柠仍在开车, 没完成任务,系统也不敢现在就惩罚她。

  万一惩罚夏晚柠的过程中, 发生车祸,她狗带了, 剧情就崩了。

  即将七点,夏晚柠如是历经千辛万苦,才回到言家。

  一踏进屋子里, 她问管家:“斯年是不是回来了?”

  管家点头:“夫人,先生在二楼。”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言斯年到家后, 神色不大好看。

  夏晚柠没急着去找狗男人:“晚饭做了吗?”

  “已经做好了。”

  “行,你去忙你的吧。”

  夏晚柠拎着挎包上楼,没走完楼梯,便看见狗男人面色冷漠地坐在客厅。

  早上才刚跟狗男人闹了脾气,人设没崩,她这会可以延续。

  因此,她表情淡淡的,目光放在狗男人身上,没像以往般,一看到他,就笑脸相迎,再甜而不腻地叫他老公。

  外出,没跟人说去哪了,电话和消息一概不回,他下班到家了,也不见她的人影。言斯年见到妻子回来后,脸色不禁微沉:“你今天去哪了?”

  果不其然,狗男人问了这个问题。

  夏晚柠早有准备,道:“去找张漫雪玩了。”

  管家说妻子连续大半个月天天出去,这件事,若非管家告诉他,至今,他都不知道。言斯年脸色更沉了些:“张漫雪有时间天天陪你玩?你跟她玩,就那么开心?值得你天天出去,连续了大半个月!”

  “!!!”

  狗男人怎么知道她天天出去的?

  夏晚柠丝毫不慌,被狗男人发现她天天是去上表演课,也没什么。

  目前,作为一个没有工作、也没有什么产业要打理的豪门贵妇,难道就不能有点爱好?再凭借自己漂亮的外表,逐梦娱乐圈?

  夏晚柠半真半假地道:“张漫雪要工作,怎么可能有时间天天陪我玩。我只是偶尔,趁她有时间,才找她玩的。我最近连续出门,是因为我报了个班,去上课,学点东西。”

  “你上课,为什么不跟我说?我下午打给你的电话,发给你的消息,你通通都没回。”言斯年勉强接受妻子天天出门上课的解释,不过他还是在意妻子不回复他的电话和消息。

  听到狗男人的后半句,夏晚柠从包里拿出手机,浏览了下未接来电记录和微信新消息,上面确实显示了狗男人给她打电话和发消息。

  那会,在塞车,她心里烦躁,不想看手机,也不能怪她。

  夏晚柠走近狗男人:“去上课,是我心血来潮做的决定,觉得自己可能坚持不了几天,就没跟你说。”

  解释完上课的事,她把手机屏幕对准狗男人,向狗男人展示,没来得及点开的消息提示:“你找我的时间不对,我开车回家的路上呢,遇到两次塞车,烦死我了,我就没看手机。”

  弄清楚妻子不是故意没回复自己,言斯年跳过这件事,继续问妻子:“你去哪里上的课,学习什么东西?怎么不把老师请回来,在家给你上课,不用出门这么麻烦?”

  “我就是给自己培养点业余爱好,请老师到家里给我上课,是不用出门,可……我不想天天在家待着,我出门上课,也是给自己找点事做,不那么无聊。”夏晚柠不想说表演课,用业余爱好蒙混过关。

  “什么爱好?”

  “……”

  业余爱好竟然蒙混不过关!

  夏晚柠哎呀一声,放软态度,像撒娇地说:“女孩子喜欢的爱好,你一个直男,你是不会懂的。跟你说了,也解释不明白。”

  “你不说,我怎么会明白?”言斯年还是想知道,妻子天天出门,是学习什么东西。

  “……”

  狗男人杠精转世吧!

  夏晚柠故作神秘一笑:“不行,我不要告诉你。我要拥有属于自己的一点小秘密,这样,你看我才有神秘感,会喜欢我长长久久。”

  言斯年拧起眉头:“神秘感?”

  夏晚柠保持笑容:“对呀!夫妻之间有神秘感,感情会稳固。如果我什么东西,你都了如指掌,万一你哪天觉得我无趣,那……”

  为配合语气,她脸上换成略微哀伤的表情:“那你想一脚踹了我,怎么办?”

  问妻子前,言斯年是万万料不到,话题会跳跃成,妻子担心他抛弃她,他突然就跟不上她的聊天思维。

  望着妻子哀伤的表情,他也不好继续问下去,道:“包放好,下去吃饭吧。”

  成功蒙混过关,夏晚柠眼底深处有一丝得意。

  将包放好后,她没有延续早上的闹脾气,恢复成那个满心满眼都是狗男人的样子。

  吃饭时,妻子笑容满面地给自己夹菜,毫无早上生气的影子,言斯年发觉妻子生气,真的只能维持很短暂的时间。

  狗男人去书房工作后,夏晚柠将在干活的管家,叫到她面前。

  管家恭敬地问:“夫人,您找我,有什么吩咐吗?”

  夏晚柠端起茶杯:“管家,你在言家工作多少年了?”

  言家没有女主人前,管家曾经担心过女主人会很难搞,但预想的情况没有出现过,因为夏晚柠不难搞,相反很好伺候,没苛刻过任何人,出手也大方,假如一直这么下去,她可以工作到退休。

  突然被夏晚柠这么问话,管家有些惊恐,想自己最近工作,哪里被夏晚柠不满意了:“夫……夫人,我在言家工作七年了。”

  夏晚柠喝了口茶,缓缓抬眼注视管家:“你紧张什么?”

  管家也不想紧张,是夏晚柠这副与平日不同的样子,弄得她紧张。

  踌躇了一下,管家弱弱问:“夫人,是我近日工作哪里不到位,没达到您的要求吗?”

  跟狗男人吃饭的时候,夏晚柠就在思考,狗男人是如何得知她天天外出的,想了一通,她认为最大的可能是管家告诉狗男人的。

  这栋别墅不止她和狗男人,还有服务他们的工作人员,他们接触最多的是管家,有什么东西要别人做的,都是先跟管家说的,管家再去安排别人。其他人,则不会随便跟他们说话,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关注到她天天外出,敢跟狗男人说的人,只剩管家了。

  离彻底完成任务的时间,不长了,夏晚柠不想自己在狗男人面前演好戏,却被别人拖了后腿。

  她没在狗男人那里崩人设,因为别人对她的关注,去跟狗男人说什么,从而让狗男人怀疑她,得不偿失。

  夏晚柠放下茶杯:“你的工作做得很好,没有问题,问题是……”

  她一停顿,管家的心都被提起来了。

  夏晚柠直视管家:“做好自己的分内工作就行了,不用关注工作以外的事情。”

  这番话,令管家想到五点多接言斯年的那通电话,自己说过的话,立刻明白夏晚柠指的是什么。

  管家低头:“是,夫人!”

  敲打完管家,夏晚柠不留在一楼,重新返回二楼。

  望着夏晚柠离去的背影,管家不紧张了,就是感觉自己像没有认识过夏晚柠,自以为对她的了解,都是很表面的东西。

  ***

  被狗男人知道她天天出门,夏晚柠虽是不怕被狗男人知道她上什么课,为了不出意外,还有连续出门,确实容易让人怀疑,她将表演课改成一周去上三天。

  上课的次数减少,谈好的报酬照拿,表演老师很高兴。

  下次给夏晚柠上课是两天后,表演老师笑着对夏晚柠道:“夏小姐,我上次跟您说的那部电视剧,明天就是试镜的日子,您需要我陪您准备吗?”

  “不用。”

  “好的,祝您顺利!”

  “谢谢。”

  去试一个小角色,夏晚柠认为以自己的演技,不用特别准备。

  次日,她根据表演老师给她的地址,去到试镜的地方。

  这部剧是大制作,男女主角听说都定了当红演员,只有配角没定演员,要通过试镜来筛选。来试镜的人不少,一眼看去,全是帅哥美女,夏晚柠在走廊找了张椅子坐下。

  她刚坐下,旁边一位年轻女演员就问她:“你长得好漂亮,经纪公司是哪家,试镜哪个角色?”

  娱乐圈里最不缺帅哥美女,可缺辨识度的帅哥美女,年轻女演员看见夏晚柠的第一眼,就觉得她明艳大气的美,是有辨识度的。同时,眼尖地发现夏晚柠身上的衣物,全是顶尖大牌,特别是那个包,一看就知道价值七位数。

  夏晚柠朝这位女演员笑了笑:“我没有经纪公司,我是来试男主角妹妹的那个角色。”

  听到她没有经纪公司,又是来试镜男主角妹妹的角色,女演员打趣道:“你看起来不像靠拍戏为生的演员!你不会是徐凯然的粉丝吧,喜欢他,所以想拍拍戏,跟徐凯然有接触?”

  追星的粉丝中,永远不缺少白富美,尤其是当红男演员的粉圈,谁家没几个有钱又漂亮的粉丝,都不好意思出来混。担任这部剧男主角的徐凯然,近两年红到发紫,粉丝正是最有鸡血和激情的时候。

  女演员在娱乐圈里待久了,下意识地认为夏晚柠也是来追星的。

  听到徐凯然的名字,夏晚柠疑惑地挑起眉:“男主角是徐凯然吗?”

  看她一脸疑惑,女演员也疑惑,莫非自己弄错了,眼前这位女孩不是徐凯然的粉丝,是真的靠拍戏为生的演员。

  女演员道:“剧方没有官宣男主角的演员是徐凯然,但圈子里已经传开了,板上钉钉的事情。否则,今天来试镜的……”

  女演员想跟夏晚柠科普一番,多数来试镜的人,是冲着什么来的。

  话没说完,女演员就被一道意外的男声打断。

  “夏小姐,您怎么在这?”

  忽然听到有人好像在叫她,夏晚柠环视四周,发现右手边,徐凯然的经纪人陈庆,正在快步向她走来。

  夏晚柠站起来:“我是来试镜的。”

  听见夏晚柠来试镜,陈庆愣了愣。

  张漫雪不仅是一家大公司的老板,也是另一家大公司的老板娘,她的好朋友应该是和她一个层次的,他在娱乐圈混了这么多年,也没听说过女演员有叫夏晚柠的。

  陈庆不动声色地把夏晚柠身上的衣着看了遍,确定这是有钱人才买得起的物品,好奇地问:“夏小姐也是演员吗?”

  夏晚柠摇头:“不是,我就是突然对演戏有点兴趣,想玩玩。”

  陈庆扬起笑容:“凯然已经签了这部剧,夏小姐想拍戏玩玩,您跟我说一声,我马上就能帮您办妥。不知夏小姐,是来试镜哪个角色?”

  上次,他就认为夏晚柠是徐凯然的粉丝。

  这次,夏晚柠来试镜徐凯然主演的电视剧的角色,他更加认定夏晚柠是闲着无聊的千金大小姐,没事追星玩玩。

  不知夏晚柠是哪个有钱人家的女儿,但她的好朋友既然是张漫雪这种级别的有钱人,说明她人脉资源丰富,手上的资金也不少。和夏晚柠打好关系,没有坏处,只有好处。

  见夏晚柠和徐凯然经纪人认识,一开始和夏晚柠说话的女演员,见缝插针地插话:“她是来试镜男主角妹妹的。”

  有人帮她回答,夏晚柠就不回答了。

  陈庆笑道:“这个角色戏份很少,夏小姐,您不用试镜,我直接带您去见制片人,把合约签了。”

  角色戏份确实少,陈庆不担心夏晚柠有没有演技这东西,反正不是重要角色,演技为零,不会影响收视率,拿个小角色来做人情,划算。

  于是,夏晚柠就这么运气好地拿到了合约。

  先前,狗男人因为她拿了陈庆送的礼物,生气,跟她冷战,她这次拿了合约回去,一点也不怕被狗男人发现,她要和徐凯然一起拍戏。

  因为电视剧是八月开始拍摄,那个时候,狗男人早不在人世了,她爱跟谁拍戏,就跟谁拍戏。

  到家后,她回到房间里,将合约放在梳妆台的抽屉里。

  抽屉有许多东西,其中有她的日记本,之所以把合约也放在抽屉,是安全。

  梳妆台是她一个人用,全是瓶瓶罐罐的化妆品和护肤品,狗男人一个比钢筋还直的直男,压根不会碰她的梳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