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被管家听到她们的玩笑话后, 张漫雪不敢随便再跟好友开玩笑。

  终于,协助好友将晚餐做好后,她迫不及待地开始吃。

  好友的做饭水平, 和顶尖的大厨, 是没法比的, 但做出来的味道, 很适合长期吃。

  张漫雪连续吃了几块红烧肉后,给好友点赞:“家有贤妻, 说的就是你!”

  夏晚柠最讨厌别人说她贤妻了,可说这个词的对象是张漫雪,她撕下伪装, 直接说:“夸人的话有无数种, 下次别拿贤妻来夸我,我不喜欢所谓的贤妻。”

  张漫雪立即改口, 变换各种词汇来夸好友。

  夏晚柠面露嫌弃:“狗腿子!”

  张漫雪丝毫不介意好友对她的嫌弃,手上的筷子没停过。

  吃饱后, 张漫雪满足地离开言家, 回自己家去。

  不知道狗男人几点下班回来,夏晚柠到他的书房里看书。

  管家根据她列的书单, 采购了一批书籍,基本上是涉及她专业的书。

  今天和张漫雪聊了聊工作, 她回想起自己在投行工作过的那段时间,忙得昏天暗地,通宵赶工作进度, 是常有的事情。

  虽说工作强度和压力都非常巨大,但每完成一个项目,带来的成就感和金钱, 让人觉得付出是值得的。

  她忽然有点强烈地想回到投行里,在自己熟悉的领域和专业里,继续耕耘。

  回忆往事,又认真看书,时间不知不觉过得很快。

  深夜十一点,夏晚柠还在沉迷阅读,言斯年已经归家。

  看见言斯年回来,管家不禁忆夏晚柠和张漫雪的玩笑,心中多了一个谜团,心想,言斯年有没有发现,夏晚柠近段时间和以前的不同之处。

  平常这个时候,妻子差不多睡觉了,言斯年踏进屋子里,看到的只有管家,没有妻子,也不觉得奇怪,问:“晚柠今天有外出吗?”

  若自己没发现,妻子不会跟自己说,她上课的事情,自此后,言斯年偶尔会问一句管家,妻子有没有出去上课。

  被夏晚柠敲打过后,管家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但夏晚柠外不外出这个事,没法隐瞒言斯年,管家只好实话实说:“夫人有出去,还带了张漫雪回来做客。”

  妻子和张漫雪玩得好,张漫雪的人品也可以,言斯年对于妻子这位好朋友,还是欢迎她到家里做客的。

  问完管家,言斯年便上二楼,到他和妻子的房间,想看看妻子睡觉没。

  然而,妻子不在房间里。

  找了一圈,言斯年发现妻子在书房看书。

  见她手中拿的是,经济学专业类的书籍,他想到管家最新买回来的书,都是妻子让买的。

  妻子一个学美术的,突然对金融和经济产生了兴趣,书看得津津有味,并且,也没说过哪里看不懂。

  言斯年问:“晚柠,这么晚,怎么还不睡?”

  书看到一半,夏晚柠不想中断阅读:“书没看完呢。”

  言斯年建议:“我看你最近对金融和经济都很感兴趣,你也有时间,可以请老师来给你上课。”

  理论知识,夏晚柠在学校时就学的够多了,她也实践过理论知识可不可用,请老师给她上课,那就得请能做博导的老师,这还不如,她直接去读博。

  她朝言斯年甜美一笑:“我就看看书而已,不用老师给我上课。”

  言斯年再次看了看书名:“你确定全部看得懂吗?不需要有人给你讲解意思?”

  “……”

  狗男人这句话,分明就是担心她的智商不够用,看不懂!

  夏晚柠明面上不翻白眼,内心里翻了白眼给狗男人:“如果我看不懂,我就不会看了。”

  言斯年还是感到些许奇怪:“你学的美术,为什么能看懂这一类专业书籍?”

  妻子看的专业书,不是小白拿来入门用的,是要有一定的专业水平。否则,不要说专业名词看不懂,就随便翻几页内容,在小白看来,和天书没区别。

  看个书,狗男人还要怀疑她的智商,真烦人!

  夏晚柠皮笑肉不笑地道:“老公,没人规定,学美术的,不能看懂其他专业的书吧?”

  妻子看书,估计也是个消遣,言斯年没继续这话题。

  见妻子身上穿着的是家居服,不是睡衣,他道:“书明天再看,去洗澡睡觉吧。”

  夏晚柠拿起手机,发现才十一点十分,又重新看书:“差不多十二点的时候,我再去洗澡。”

  “好吧,你看书,我先去洗漱。”

  “嗯。”

  妻子头也不抬地嗯了声,目光仍在书上,言斯年想知道这类书籍,为何对妻子这么大的吸引力。

  想想,他和妻子恋爱到结婚,三年多的时间,他没见妻子看过几次书,妻子突然爱上看书,看的还不是一般人能随便看懂的书。

  他心底产生了一些怪异,有种奇怪的感觉。

  狗男人洗漱完后,夏晚柠也没看完书,但作为凡事为丈夫考虑、着想的贤妻良母,不能打扰狗男人的休息。

  将书放好后,她去洗漱。

  言斯年记得妻子看的是哪本书,妻子前脚离开书房,他下一秒就把书从书架上拿下来。

  书的内容,于他而言,并不难,还能做到一目十行地快速阅读。

  这种书对没学过专业知识的人来说,难理解,也难消化,看的时候,还会觉得枯燥。

  他进来书房时,看到妻子愉悦的表情,妻子是在享受看书,一点也不觉得难理解和枯燥。

  妻子只是看个书,他也没必要非要弄明白,妻子能不能看得懂。

  压下心底的怪异,言斯年回到房间里,等妻子洗漱完,做深入交流运动。

  光洗漱是不够的,夏晚柠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镜子,做保养工作,涂涂抹抹。

  镜子中,能看到狗男人坐在床上,不时地扫她一眼,摆明就是想看她的保养,什么时候做完,他再要求他跟她深入交流。

  妻子拿着一堆的瓶瓶罐罐,一会往脸上擦擦,一会又涂点什么东西到脖子,言斯年早已习惯妻子做保养,但等得太无聊了,道:“你今天和张漫雪又去哪里玩了?我听管家说,你今晚还把她带回来家里。”

  听管家说……

  夏晚柠涂护手霜的动作暂停了下,抬头注视镜中的狗男人:“跟她喝下午茶,准备各回各家的时候,她说想吃我做的饭,我就把她带回来。”  

  瞬间,言斯年薄唇抿成一条直线:“你做饭给她吃了?”

  狗男人的关注点,是在她有没有做饭给张漫雪吃,夏晚柠放心下来,管家应该没有跟狗男人说,张漫雪跟她开的玩笑。

  她低下头,将护手霜挤到没涂的右手上:“对啊,她都说想吃了,我肯定做给她吃。”

  言斯年皱眉,一字一缓地重复道:“你、做、饭、给、她、吃、了?”

  她不是回答狗男人了吗!

  狗男人干嘛还问,说话的语气,还怪怪的!

  夏晚柠一点一点地揉开护手霜,让其均匀地擦在手上:“是呀!你干嘛问两遍?”

  言斯年腾地起床,走到妻子身旁:“你怎么可以做饭给张漫雪吃?”

  地上多了狗男人的影子,再听着狗男人的话,夏晚柠满头雾水。

  张漫雪怎么了?

  她为什么不能做饭给张漫雪吃?

  夏晚柠眨眨眼睛:“张漫雪是我的好朋友,一顿饭的要求,又不过分,我当然给她做饭吃啊。”

  言斯年目光微冷:“今天张漫雪叫你做饭,你就做!明天别人叫你做饭呢?你也照做不误?”

  能有谁这么闲,没眼力劲地叫她做饭?

  擦完护手霜,夏晚柠要将瓶瓶罐罐摆放好,边整理,边回答狗男人:“又不是所有人都会叫我做饭,我就做。要做,也得看对象是谁。”

  “你学习厨艺,不是为了只给我做饭吃吗?”

  “……”

  夏晚柠微怔,抬头仰视狗男人。

  他们身高本就有20公分的差距,她坐着,狗男人是站着的,由下而上的视角,她看狗男人的脸,看得不是很清楚。

  从他冷硬的下颚线条,以及晦暗不明的眼神,第六感告诉她,狗男人在不悦中。

  有什么好不高兴的?

  她不就做了顿饭给张漫雪吃吗,这也有错?

  她学习厨艺,也没有说过,是只为了给狗男人做饭吃!

  夏晚柠get不到狗男人生气的点,一刹那,也不知道怎么回狗男人。

  妻子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言斯年沉了沉脸:“所以,你学习厨艺,不仅是为了给我做饭吃,是吗?”

  “……”

  夏晚柠深深地迷惑了。

  贤妻良母的人设,和狗男人的高要求,她才要学习厨艺。

  为什么到了狗男人那里,她学习厨艺,是只想给他做饭吃。

  这其中,出了什么问题?

  夏晚柠顾不得整理瓶瓶罐罐了,顺着狗男人说:“老公,我学习厨艺的初衷和动力,就是为了你。”

  “现在变了?”言斯年一直以为,妻子学习厨艺,给他做饭吃,只有他才能享受这个待遇。可现在别人说想吃妻子做的饭,妻子就给那个人做,跟他拥有同样的待遇,他心里有点闷。

  “……”

  夏晚柠差点要抑郁了。

  目前为止,她做的饭,只有三个人吃过,一个是狗男人,另一个是李风逸,最后一个是张漫雪。

  李风逸和张漫雪只吃过一次,狗男人就要跟她纠结,她学习厨艺的初衷和动力是不是变了,她有点难以招架。

  夏晚柠摇摇头:“没有。”

  言斯年抿唇道:“可你做饭给张漫雪吃了!”

  “……”

  狗男人是复读机吗!

  至于把这件事,重复说几遍吗。

  她错了还不行,不该给张漫雪做饭吃。

  夏晚柠拉着狗男人的手,晃啊晃,语气也跟着放软地道:“老公,我学习厨艺,是因为你。除了张漫雪和李风逸吃过一次我做的饭,我其他时候做的饭,只有你吃呀。”

  下次做饭,她想给狗男人加点料了!

  她又不是狗男人的专属厨师,不过给别人做顿饭吃,好意思甩脸色给她看。

  言斯年冷着脸,将妻子的手拿开:“我不跟你说,还不知道你要做饭给多少人吃。”

  夏晚柠强忍表情不要变:“不可能的事,我今天给张漫雪做,是看在我们是好朋友的份上。你别跟我计较这个,好不好?”

  “别人叫你做饭,不论对方是谁,你都要拒绝。”言斯年不喜欢自己在妻子这里享有的专属待遇,别人也能拥有。

  “好的,好的!”夏晚柠点头如捣蒜,不让狗男人看出她的敷衍。

  言斯年斜扫一眼台上的瓶瓶罐罐:“你擦完东西了没,可以睡觉了吧?”

  狗男人话锋突然一转,夏晚柠差点没反应过来,愣了愣后,道:“我好了。”

  这会从狗男人口中说出的睡觉,肯定不是单纯的睡觉,她刚跟狗男人到床边,狗男人就将她摁倒在床上躺着,随即炙热的吻,落在她的红唇上……

  ***

  昨晚睡得迟,狗男人又早早起床,第二天早上,夏晚柠没来得及给狗男人做早餐,狗男人就出门去工作了,好在狗男人走之前,跟她说的话,让她避免了系统的惩罚。

  夏晚柠躺回到床上,睡回笼觉时,被张漫雪的夺命连环call吵醒了。

  她忍着起床气,问:“干嘛要连续打我几个电话?”

  “晚柠,出大事了!”

  “……”夏晚柠不信有什么大事,觉得张漫雪太容易一惊一乍,“上班时间,你不忙着工作,关注什么大事?”

  “韩佳欣和梁皓轩传出要订婚的消息,恒庆和捷达合作,联起手对付峰岩。”张漫雪一看到恒庆要跟捷达合作的财经新闻,和梁皓轩要跟韩佳欣商业联姻的八卦新闻,马上转告给好友,毕竟,好友向来不怎么关注这些东西。

  恒庆和捷达有没有合作,夏晚柠记得原著上没写,但梁皓轩的感情史,原著写得清清楚楚,他没有跟沐晴天以外的女人订婚。

  她笃定地道:“他们不可能订婚的。”

  好友过于笃定的语气,仿佛知道了什么内幕消息,张漫雪问:“是不是言斯年跟你说过这些事了?”

  “他没跟我说。”

  “那你怎么知道韩佳欣和梁皓轩不会订婚?”

  “……”夏晚柠换了个躺着的姿势,“漫雪,我要接着睡觉了,就这样吧。”

  “等等,你老公被合作伙伴背叛,跟竞争对手联起手对付他,你不担心吗?”张漫雪粗略地分析过,以捷达和恒庆的规模和资源,联手来攻击峰岩,对峰岩伤害还是很大的。

  如若梁皓轩能一次击败狗男人,狗男人也不会是反派配角了,两人的竞争中,狗男人以绝对优势碾压梁皓轩,梁皓轩最后只赢在男主光环的强大。

  夏晚柠道:“不担心,他们都不会是我老公的对手。”

  好友对言斯年,简直是迷之自信,大概就是不懂经商,才会有这种自信吧。张张漫雪也不打扰夏晚柠了:“我要说的事情说完了,拜拜!”

  睡意所剩无几,夏晚柠不接着睡觉,思考关于韩佳欣的事情。

  韩佳欣的存在感稍微强了点,前阵子,她还以为狗男人出轨韩佳欣,可那些她看到的东西,不能证明他们有什么。

  狗男人跟她解释后,她找私家侦探去查,四个人查到的东西还一样,她就渐渐地淡忘了这件事。但韩佳欣时不时地就出现在她的生活里,真的有点奇怪!

  想了想,夏晚柠找了新的私家侦探,重新查一遍韩佳欣的资料,韩佳欣跟狗男人之间的东西,还有顺便查查韩佳欣和梁皓轩,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