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771章 又发现了一个人

    他们经历的事情他也都经历了,虽然唐启还算是明智,将他一个人给藏了起来,但到底大家也都能够想象的到得,所以让曲靖觉得特别的害羞。

    去浇了洗好之后,就准备上岸,这才看到岸上竟然有一头野猪,看着他吓了一跳,大喊了一声。“救命。”

    已经躲在了小木屋里面的几个大男人听到他喊救命,吓了一跳,全部都冲了出来,然后看到曲靖没有穿衣服,又回过了头野猪,不敢看曲靖,曲靖这时赶紧钻进了水里面,对他们说道。

    “有野猪,那么大,我不敢上去,你们把野猪处理了,我再上来吧。”野猪好像对这一片湖泊有着特别强大的占有欲,所以当他们来占领这一片湖泊的时候,他就特别生气地盯着他们。

    反正他是不敢下了,但是看到岸上竟然有这么多的人,而且还全部都是在想,用他的湖水在也不像对待唐启那么温柔了,就直接冲了过来,眼里面的怒火都快要冒出来了。

    唐启这时还开玩笑着对他们说。“看来他对这一片湖泊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感,我们用了这一片湖泊的水,他现在竟然想要跟我们拼命,你们想,如果我们晚上改善一下伙食,吃猪肉怎么样?我都有一点迫不及待了。”

    本来他们还没想什么,看到野猪过来,还有一些害怕,一听到唐启说改善伙食,才吃了两条鱼,根本就不够,还想着等曲靖收拾好了之后,他们在下到湖中,摸两条鱼上来好好的大吃一顿呢。

    要是有一头猪吃,那可就真的太幸福了,而且这头猪看起来最起码都有两百多斤,而且身材真的非常健美,比那种特别肥特别油腻的猪肉气吃起来,不知道好多少。有那么多的肉,接下来几天就不愁没有伙食了,大家都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真是一个好主意。

    所以当野猪冲过来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害怕,全部都排列了齐来,拿出匕首,就打算跟野猪干。

    事实证明,他们的野心都很强大,对于肉的渴望都已经超过了唐启所预期的了,所以他才没有出手呢,他们就已经将野猪给撂到了。唐启看着野猪身上满是伤痕的样子,啧舌道。

    “你们也太不温柔了,这可是我们的晚餐呢,被你们割的这么丑,肯定会影响味口的,反正看到它现在这个模样,我可真的没有什么胃口了。不过先去处理肉吧。记着拿到前院去处理,湖里面还有个人呐。”

    大家都太激动了,所以都有一些迫不及待,哪里还记得湖里还有个人呢?真的是看到肉,都把躲到湖里面的曲靖给忘了,经过唐启这么提醒,大家就赶紧抬着猪到前院儿去了,而曲靖这才从湖里面上来。

    穿好了衣服就来到了前院,看到他们已经把猪毛给处理干净了,就开始去处理肉,打算烤着吃了,能吃完的吃,吃不完的,自然要带着,而且这一下他们还有调料了,真的是人家美味。

    处理出来的一些,肠肠肚肚的都给前进和将军吃了,也应该给他们两个也改善一下伙食了,每一次都吃他们吃剩下的,而且一直也都是蛇肉,内脏也没有多少,让他们两个也委屈了不少,一直在吃着肉干儿。

    这一下野猪的肉非常的多分,给他们两个吃,都完全不是问题,再加上这些内脏,保证他们两个都可以吃到明天早上去,所以他们两个也吃的非常开心。

    酒足饭饱之后,大家也都开始说一些闲散话,也当是放松一下心情,因为能够有这样的闲情逸致去说说笑笑的机会,真的是非常有限的。

    而唐启这时也把这里的草药拿给了曲靖看,对他说道。“你看看这些草药有没有有用的,是我之前在这个屋子里面发现的,虽然你那边的草药背的非常足,但我想如果有用的话,咱们留下来还是比较好一点的,在路上大家也都看到了,有很多的危险,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所以我们最好做到有备无患。”

    曲靖点头,就接过了唐启递过来的中草药,好好地看了一番,就对唐启说道。“还是有用的,好多都是用来治外伤的,看来以前的治沙人为了有备无患,还是做了很多的准备的。”

    知道这个古老的旧房子,很有可能就是治沙人留下来的,对于这一点,他们并没有什么可怀疑的,所以这个屋子里面的一切,都应该是治沙人留下来的。

    包括调料以及他们现在所看的中草药,听到曲靖这样说,唐启就不客气了,将所有的中草药都打包了,到时候送到车上带着,以防万一,以后曲靖的药不够用了,就可以直接用这个。

    看看时间也不早了,王宁这时站起来对他们说道。“最起码今天晚上还有一张床可以用来休息了。你们先聊着,我去把床收拾一下。”

    说着,就去打扫床铺了。

    曲靖这时看着王宁的背影,微笑了一下,然后又很快的收回了目光,掩饰着自己的小羞涩。在这些人之中,他果然是最亮眼的那一个,细心,大胆,温柔。

    唐启看着曲靖的反应,无奈摇头,都已经这样了,春心泛滥到了这种地步了,还不去表白,等着别人抢他呢吗?

    不过作为外人,他还是别轻易插手了,省的到时候他去害羞。所以些颠三倒四,有违初心的话趟起对于这样的人,可是见多了,看起来对方已经爱的不可自拔了,可是嘴中偏偏说出来伤人的话,所以还是别去招惹她们的好,让他们自由发展。

    如此想着,就以一个局外人的姿态,站在了一旁,负手而立,反正这件事情与他也没有多大关系,各人都有各人的缘分,就要看他们的了。

    唐启看到曲靖的反应,就一副了然于心的模样,当然也没有打算去打扰,反正有些事情他也管不过来,有时候管了,也只能是多管闲事。

    所以多管闲事,这样的事情,他还是不要做了,缺德。因为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他还要去做吗?那岂不是缺心眼儿。不是给自己招恨的吗?如此想着,除了摇头,也就不再里这边的情况了。

    而王宁这时已经将原来的破东西都拿了下来,然后就准备把他们的东西铺上去,可是把原来的破褥子拿下来的时候,才发现这个床是用很粗糙的木板直接大在一起而成的,可木板的中间有着很大的缝隙,而缝隙的中间好像夹着什么东西,看起来像是纸。

    本来王宁还没有太在意,但是想想在这沙漠之中,能够看到几页纸,还真的是挺奇怪的,尤其是治沙人,每天都那么的累,在这沙漠之上,生活又非常的艰难。晚上回来肯定就直接睡了,有这样的纸不是很奇怪吗?

    想着,就想把那一几页纸给抠了出来。

    唐启看到他半天不动了,撅着屁股在那边,不知道在抠什么,就走了过来,在他的背上拍了一下,说道。

    “你不是铺床子呢吗?怎么在这里扣扣搜搜的,在干什么呢?一个大男人的干活利索点,没有看到人家小姑娘还等着休息呢吗?都已经这么晚了,你们还是赶紧休息吧,今天身体也都已经虚了吧,咱们在这里休息两天再走,本来我想要直接上路的,但是看到你们这个样子,现在上路实在是太让人担心了。”

    王宁点了一下头,将几页纸抠了起来,看了一下,觉得不太对劲,就直接拿给了唐启。

    “老大,你来看看这几页纸,是我在床板之间扣出来的,总觉得这些描述以及这个图有一点熟悉,你看看。”

    唐启没有想到让王宁铺个床子,王宁竟然还能有所发现,在这几页纸中间找到古怪。奇怪的是,这几页纸竟然是在床板的中间扣出来的。

    不过等到看他看到那几页纸的时候,的确是有一点震惊,这纸上的图岂止是熟悉,简直是太熟悉了,这就是他之前天天看的图呀。

    不过很明显,对方对这一块儿地区非常的熟悉,每走到一个地方,都会在地区图上面标一个点,然后唐启拿出了自己得到的那张羊皮卷,看了两个图,几乎是完美的复制粘贴。

    只不过这几张纸上面的图,没有羊皮纸上面的详细,就是一条路线,再加几个打着叉的地点,根本没有其他的介绍,这么看来,他们之前走过的路,是已经有人走过了,而他们最后的那一点点路程放弃了,那个人去了之后,究竟经历了什么?

    所以这个木屋不是治沙人的,还是说治沙人,利用治沙的机会,有意来到了这里,隐瞒了他们真实的身份。其实是在找这个目的地。

    或者说,这都是命运中的安排,他无意走,然后留下了这样的图像,要让后人知道,他去过这种地方,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他其实在没有办法猜测,但是现在有一个事实正在告诉他们,就是有人之前去过了,他们之前走过的路线,并且平安的出来了。

    这对于唐启来说,非常重要,毕竟桑拉告诉过他,他的这些队友进去,很有可能就出不来了。唐启一直最介意的就是这个,他不希望队友出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