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三十六章:同病相怜VS三人行

    “你来看看我?你是来幸灾乐祸吧?不论你是什么人,你在珍珠心里是什么样的地位,你来这里,对我来说就是挑衅。”

    冯敏成捏成拳,愤怒等着居杰。

    “不用你来假好心,你走吧。”

    居杰起身:“我来只是想告诫你,认清自己的身份,看清楚自己的角色,不是自己的,别妄想。”

    居杰话落,转身离开。

    冯敏成疲惫的闭上眼,奔波大半个月,本以为再来云都,一切会是一个新的起点。

    没想到……

    却是自己从没想过的新起点。

    太累了,他好像一睡不醒。

    闭上眼,眼前全是自己跪求借钱的一幕幕。

    那么多朋友,有交情的没交情的,最终借了钱给他的,还有家里亲人为了给他筹钱,差点连穿房子都卖了。

    一幕幕心酸场面在眼前闪过,他不能就这样一睡不起。

    他还借了那么多钱,他得还清啊。

    做人不能不讲诚信,他得站起来,把人情还了。

    *

    宋珍珠这两天各种不对,心情一不好,就无心工作,晚上无法睡。

    下午约了刘千舟、尚卓佳做SPA,刘千舟和尚卓佳正在忙会所的事儿,午餐后小睡一会儿,下午再写写画画,还真没给做肩背的时间。

    可宋珍珠说她已经两个晚上没睡好了,刘千舟和尚卓佳只能把自己的计划搁下,出门陪宋珍珠。

    在美容院外见到宋珍珠时,刘千舟就觉得宋珍珠确实不对劲儿,脸色很难看。

    尚卓佳跑上前:“小姑,你是不是工作压力太大了?你也是时候步子放慢一点了。”

    宋珍珠哪里有过气色这么难看的时候?

    即便有,也会被精致妆容修饰得不留痕迹。

    可今天,她居然连妆都没耐心化,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儿了?

    刘千舟忍不住问:“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小姑,你从来不会素颜出来的,你今天都没化妆。”

    宋珍珠看向刘千舟:“最近没休息好,皮肤状况有点差,你们将就看。”

    “哈哈,姑姑,我们又不是你男人,放心啦,我们没所谓的,你放松就好。”尚卓佳笑着挽着宋珍珠的胳膊走进美容院。

    刘千舟柜台咨询,难怪一说做背,做肩颈,尚卓佳和宋珍珠就直接来这了。

    因为那俩人都有年卡,就她没有。

    问了下年卡,居然要十二万。

    刘千舟这心瞬间抽了下,十二万,她要办了这卡,那就是脑袋被大锤给砸了。

    客户经理还在尽力游说:“小姐,年卡意味着你可以每天过来,不会再重复收钱的。你想啊,十二万每个月也才一万块,分摊在每天来说,也才三百来块钱。”

    客户经理将年卡标准项目拿出来,给刘千舟分析。

    “小姐您看,你要是办了年卡,每天三百来块钱,却能享受单次做八百八十八的项目,这是非常划算的……”

    这是管用的推销说辞,尚卓佳那样容易头脑发热的姑娘,自然抵挡不了优惠一半多,还能享受更好服务质量的诱惑。

    但是刘千舟不一样,她本就不是从优渥环境中长大的。

    一听这话,立马出声:“那我今天就做单次的吧。”

    “小姐,您看您这单次给钱,那多不划算。我们既然是为顾客服务的,自然是要把最好最优质的服务成果给你。”

    刘千舟摆手:“不用,办了年卡我一年也来不来几回,一个月没两天来一次,这每一次的成本就已经赶上单次的花费。何况我不愿意出门的人,这年卡对享受的顾客是福音,对我来说,非常不划算……”

    “小姐,小姐您听我说,您看尚小姐和宋小姐都办的是VVIP的贵宾年卡,她们办的都是二十四万的,您是她们的朋友,不办个二十四万的贵宾卡,十二万的会员年卡,应该是可以的。并且我们店里还有会员日,会员生日当天还有很多优惠……”

    “不做了。”

    刘千舟起身,脸上写满不高兴。

    还能求着她花钱的?

    一通电话打给尚卓佳和宋珍珠:“你们俩别磨蹭啊,我在车里等你们。”

    尚卓佳一听,嘿,什么情况啊?

    裹着毛巾翻身坐起来:“千千怎么不做了?”

    宋珍珠抬眼,美容师正在给她洗脸,她要做个脸先,最近皮肤太差,需要喝饱水。

    给尚卓佳做的美容师笑说:“尚小姐,你的那位朋友没有会员卡,在办卡呢,可能是没办成功吧。”

    宋家和尚家是什么家底儿?

    正儿八经的豪门大族,十几二十万在她们眼里,就跟玩儿似的,哪里认真对待过?

    美容师没想通,这样的豪门千金,是怎么认识刚才那样寒酸人的。

    尚卓佳电话追给刘千舟:“你在外面等我一下,我马上出来。”

    尚卓佳披上外套,身上还裹着美容院的毛巾呢,就这么找出来了。

    “千千。”

    尚卓佳快步找出来,那边客户经理已经走开了,跟美容院其他美容师在小声聊天,喝着糖水。

    显然不是美容院的顾客,人家也没那个闲工夫来搭理。

    刘千舟一人坐在沙发上,等尚卓佳。

    尚卓佳走出来,一看刘千舟居然一个人坐在这,面前就放了杯一次性纸杯装的水,这给气得脸色瞬间黑下去。

    “谢经理!”

    尚卓佳还站在大厅就发飙了,转身看向坐在前台旁边休闲区的人。

    谢经理和几个美容师同时抬眼,见是她们的贵客,赶忙起身走过来,满脸笑容。

    “尚小姐,怎么了?有什么需要,我立马给您安排。”

    这话刚落,谢经理话题立马又岔开:“哇,尚小姐最后保养得很好啊,皮肤又白又亮的。”

    尚卓佳脸子一沉再沉,指着刘千舟:“那是我嫂子,我宋家未来当家主母,你们就这么招待她啊?”

    谢经理一听,脸上笑容有些卡壳。

    什么当家主母?什么意思?

    尚卓佳语气阴沉冰冷:“连我和我姑姑都要对我嫂子客气恭敬点儿,到你们这以服务为本的美容院,居然这么对她?你信不信她老公一句话买下你们美容院,让你们下一秒全部失业!”

    谢经理一听,脸色瞬间大变。

    这、这么厉害,那是个什么人物?

    下意识看向刘千舟,就那花钱的样子,也不像真有钱的大小姐啊。

    不论尚卓佳说的是真是假,她得立马给尚卓佳这火气平下去。

    那是不是大人物,她不知道,但尚卓佳是货真价实的尚家千金。

    当即解释道:“不是,尚小姐,您误会了,你朋友说普通会员年卡,十二万太贵了,她不愿意办,我们给了很好讲解,办年卡并不吃亏,绝对比单次消费更加划算,但是您的朋友依然不办卡。然后她就说不做了,要离开这里。您朋友自己选择不做了,我也没办法啊,不能逼着人消费啊,还请尚小姐您了解清楚情况。”

    “是啊,谢经理是把会员卡项目解释得很清楚,并没有半点为难那位小姐。”

    前台小姐帮腔,在尚卓佳转头看过去时,前台又接话。

    “尚小姐,我们店开了六年了,从来不会怠慢任何一位客人,更何况那是您的朋友,不论她是谁,我们看在您和宋小姐的份上,也不会怠慢她呀。”

    尚卓佳稍稍平息了火气,想想可能也是。

    刘千舟也确实说不想做了,要去车里等她们。

    她不能把火气撒在她们身上。

    尚卓佳披着外套走向刘千舟,刘千舟在翻看杂志,尚卓佳过来,她将杂志合上。

    坐的这一会儿,刘千舟也冷静了不少。

    刚才是被那位顾客经理给说厌烦了,看来是自己修炼不到家。

    人家也是为了工作,多说两句,也没有言语上的冲突,是她自己性格太冲。

    “千千,你是不是生气了?”尚卓佳问。

    刘千舟点头:“刚才是生气了,但现在好了,是我自己小气,人家根本就没有别的意思,我自己小气,你呀,也别瞎说什么大话去吓唬人家。省得我们一走,人家当笑话给传开来。”

    “我刚出来看到你一个人坐在这里,还就给你喝这个水,还用的是纸杯,我就气不过啊。”

    尚卓佳靠近刘千舟,“千千,你真没生气吗?”

    “现在好了啊。”刘千舟摊手:“你看我像有事的样子吗?”

    尚卓佳打量刘千舟,一个人的愤怒是能被感受到的,刘千舟此刻很平和。

    她摇头,“倒是没有,可是,你为什么不办了?刚才谢经理说,年卡就十二万,我和姑姑办年卡的时候,花了二十四万呢,十二万已经优惠一半了诶。”

    “十二万,平均每天都三百多块,我并不是每天都过来。我们俩厮混这么长时间,你过来过几次?十天半个月不过来一次,每一次的成本是不是翻倍累加?更别说你们是办VVIP贵宾卡了,更贵。”

    刘千舟平静出声,随后看向尚卓佳:“你觉得值得吗?”

    “那也不贵啊,一个限量款的包贵一点的也得二三十万吧,有时候买了还压箱底儿了,都没用过,那不是更浪费吗?办了这个年卡,至少还有点用啊。”

    开心最重要,没过来跟这些人见见面,说说话,挺开心的啊。

    能让她开心,这钱花得挺值的。

    这是尚卓佳的观念,小声说出来,刘千舟沉默。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