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三十一章:婆媳生意经

    刘千舟揉揉廖宝来的头:“以后有什么想法,告诉姐姐。”

    “好。”

    廖宝来埋头吃饭,桌上安静下来,可气氛却有点僵。

    李丽元不时在赔笑,却又找不着好话来。

    廖庆生那边被刘千舟怼了几句,心下来气,想着这事儿,他就不求她了,省得这臭丫头跟他端着架子拿乔。

    反正都是求人,就不能助长了这臭丫头的脾性,免得日后这个家,她话说得更多。

    一餐饭吃得人没了滋味,刘千舟饭后就走了。

    让她过来吃饭的,饭她是铁定要吃的,至于廖庆生怎么想,她管不着。

    想要廖宝来再回省队,这事儿她不插手。再者,这不是她管不管的问题,她根本也没办法处理,人家省队的教练,凭什么就给她面子?她也不认识好吗?更没个交情。

    至于廖庆生,他要是不甘心,那就自个儿折腾去吧,不见棺材不掉泪,反正谁说也没用。

    刘千舟人一走,廖庆生在家里大发雷霆,指着李丽元破口大骂,骂她生出个好女儿。

    “还有百十种法子把我们赶出云都?她厉害啊,她本事啊,云都市的市长都得听她差遣啊。这本事,牛气,给亲弟弟说几句话,就推三阻四,就这么个玩意儿,宋老板能稀罕几天?迟早给扫地出门。李丽元,你给我看着,到时候那臭丫头要被扫地出门了,看我怎么收拾她!”

    李丽元给廖庆生气得浑身发抖,怒吼回去:“你瞎说什么啊?你以为我千千日子不好过了,你就能好过到哪里去?”

    “我不好过,这几十年我都过来了,她不好过那可要遭些罪了。就她那种眼睛长在头顶的玩意儿,以后不吃点苦头,我就不姓廖!”

    廖庆生差点摔了个杯子,只握在手里,是看到这杯子自己买的,心疼钱,硬生生给放下了。

    李丽元吵架是远吵不过廖庆生,气得直哭。

    廖宝来在一边给安慰,不停给母亲擦眼泪。

    廖庆生那一通火发完了,也冷静了下来。

    说话轻了几分:“不是针对你,你哭个什么劲?”

    那边点了根烟,抽了两口,看见那边母子俩都在,这又给灭了。

    廖庆生现在是有点儿寄人篱下的感觉,很多行为被迫收敛。

    比如这烟,以前再没钱,都要挤几块钱出来去买半包烟抽。

    现在是因为住着么好的房子,做着这么好的工作,有些行为得收收。

    刘千舟厌烦抽烟的人,李丽元说了,这屋子不能有烟味儿,还说宋城宋大老板以前也是抽烟的,可就因为刘千舟,不抽了。

    人家大老板都能戒,你一草根,还住着人家的房子,让你戒烟,怎么了?

    李丽元给廖庆生收拾的那些性子,廖庆生倒也是记得清楚。

    廖庆生这边看着刚抽了几口的烟,有些心疼。

    中华啊,主管送的。

    但酒店是万不能抽烟的,抽两口那一天烟味儿都在,被礼仪部门那些家伙发现,那可是扣工资的事儿。

    所以这烟,收着也是收着,没机会抽。

    廖庆生喝了两口浓茶,才出声:“回头我去求求二楼的,怎么说也是邻居,邻里间就该互帮互助。”

    李丽元抬眼:“你去求人家,人家就肯点头了?要是宋女婿在……”

    “行了!不去求他们,你那个女儿那话都说出来了,你还不嫌脸疼是吧?你脸皮多厚才拉下脸去求人几次?”

    廖庆生怒吼,随后看了眼旁边的儿子,怒气又沉下去。

    李丽元擦了一把眼泪:“那是千千不同意吗?千千那话也有道理,她说不勉强小宝。”

    李丽元手压在廖宝来肩膀上,心痛一瞬。

    廖庆生冷笑:“不勉强小宝?这就是她的借口,孩子才多大,她自己不知道?她分明就不是想帮忙,不想看到我们儿子成功。她怕小宝以后当了运动员,当了球星会把她的风光压下去。”

    自私自利的狠心丫头,即便没养过她,也生过她,她居然这么狠心的对自己亲弟弟。

    李丽元就不爱听这话:“我千千不是这种人,你别用自己的想法却猜忌人家,人家对你对我们一家子,已经够好了。”

    “给个房子住就是好?真正好,那是想办法把小宝培养成才,这才是真正的好!”廖庆生怒声而出。

    “我不跟你争这个,想要怎么样,你自己看着办吧。千千是小宝的姐姐,既然他姐姐说不去省队了,那就不去了,我听千千的。千千说了让送回学校,以后考学什么的,要是小宝差一点儿,我也有法子拿现在的事儿去求她,她总不能不管小宝的。日后小宝的工作,什么好的机会,我就不相信她不给小宝留意着。让小宝回学校上课,我可是听了她的建议。”

    李丽元算是想明白了,听女儿建议,把儿子送回学校念书,那么以后儿子的每一步,刘千舟可都别想轻松了,谁让她给的建议。

    家里听了,那就该她负责。

    廖庆生是听懂了李丽元的话,可他不甘心啊。

    “读死书的能有个啥出息……”

    “读书的是不一定有出息,可不读书的现在这社会,就一定没出息。我的儿子,我也赞同送回学校!”李丽元出声道。

    廖庆生看了眼李丽元:“你留意着二楼的人,家里有人就去拜访一下,能回省队,当然是要争取回省队。实在不行,那就听刘千舟的吧。”

    李丽元沉默,随后点头。

    “你非要去求二楼的,那就去吧。”

    廖庆生那话,李丽元是认可并赞同的,能回省队,当然好啊。

    可看样子,就回不去了。

    张教练亲自送回来的,如果能成,张教练又怎么给送回来?

    刘千舟下午回云宫天阙,睡了一觉,尚卓佳电话吵醒。

    尚卓佳问她装裱的事儿,问她建议,人家装裱师傅带着不少样本来,她每一种都比划了下,视频电话问刘千舟怎么样。

    刘千舟睡眼惺忪,没睡好,头疼得不行。

    “千千,你有没有看啊?你觉得刚才哪几种搭配不错啊?”

    尚卓佳那语调一直高八度,吵得刚醒的刘千舟有些头晕。

    “你安静一点,你真要听我的建议?”刘千舟反问。

    “当然了,你审美肯定比我强一点,毕竟那是你的专业啊。我才不跟你这个专业人士比呢。”尚卓佳笑说。

    刘千舟按着头说:“你刚才选的那几种都太过了,厚重。字用最简单那种装裱一下就行。画呢,看色彩,明艳的可用选用复杂一点花纹的框镶起来,色彩淡雅的,最好也选适合的用。不要以为追求华丽贵重,要和谐,懂吗?”

    刘千舟话落,想起上次去二太太家,随后又接话。

    “对了,你也可以选择同一个色系的,在纹路上有些许变化那种,你是放在家里的,要和谐啊,对吧?”

    “你是说,自己搭配一套吗?”尚卓佳问。

    “嗯,自己搭配一套,要么选择同色系作为一套,要么选择同纹理作为一套,看你的喜欢。”刘千舟道。

    “嗯、嗯,我好像明白了。”

    尚卓佳挂了电话,她是个聪明的,一点就通。

    给刘千舟打了电话之后,思路就清晰多了。

    按照刘千舟的建议,自己选搭了两套不同风格的出来,简单环纹的边框,和同色系的边框。

    其中简单的配字和浅色系列,复杂的配色彩明艳的画。

    每一种分配好,下人上来帮忙,事半功倍,不过半小时,所有的字画全部装裱完成。

    二太太只知道儿媳妇这段时间经常去刘千舟那,也不晓得在外面搞什么。

    今儿见带了这么多字画回来,还听说都是自己画的,满口称赞。

    二太太比大太太想法俗气一些,看见自己儿媳妇有这等天赋,生意头脑就上来了。

    “佳佳啊,你这么厉害,要不就跟刘家丫头一起开个写字画画的会所,邀请那些得太太、小姐们去会写字画画,办个会员制。你看哦,不说赚多少钱吧,但既能当事业做,又能陶冶情操,这个风雅的东西,哪个不喜好?”

    尚卓佳听婆婆则建议,顿觉眼前一亮。

    “这还真可以考虑考虑,回头我去问问千千,我听说她好像在筹办自己的工作室,我觉得吧,不如一块儿办了。”

    让宋二哥和宋剑桥一块儿出资给她和刘千舟开个字画的会馆,既能借此机会让刘千舟认识云都上层圈子的太太小姐们,打开交际圈,又能交不少朋友,还能培养自己的兴趣爱好,这是一举多得的好事。

    “那丫头我看着是个不太愿意跟人接触的,她会同意吗?不如你自己弄,妈来给你打下手。”二太太揣度道。

    “那可不行,我还远远不够呢。万一那些太太小姐们需要指点的,我这皮毛,哪里行啊?得要千千坐镇才行。”

    尚卓佳赶紧出声,二太太一听,也确实是这样。

    得要一个“德高望重”,技艺精湛的人坐镇才行。

    “这么说,倒是不能撇开她。”二太太缓缓点头。

    细想想,这随口一提的建议,还真有可行性。

    “那这样,这事儿你就当一个事业机会,跟刘家那丫头说了,我看她是个懂的,应该能答应。”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