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五十六章:妥协,偶遇

    刘千舟拧着眉头,宋城现在吧,在她面前是一点儿最初的样子都没有了,就跟缠老婆的小男人一样。

    甜言蜜语随手拈来,可见他的本质并不是真正的冷漠不近人情。

    “我生你的气,不尊重我的感受。你要是尊重我,就不会让你妈妈动我的东西。还生气是因为我连你和卓佳都不让轻易动的东西,我那么多画纸、工具、要用的材料,别人一动我就会乱了方向的,可你妈妈不仅动了,还给我弄走了。宋城,你一开始认识我的时候,我脾气不算好吧?”

    “是,这点是有过分了。”宋城叹气。

    这倒是说到了点儿上,这点是值得生气。

    但他是真没料到母亲问能不能动他的东西,指的是一搬而空。

    刘千舟咬牙,看着宋城满满的内疚,她也心疼。

    他会因为她重要的东西被人触及而生气,更会因为她在面临这种情况下的愤怒而自责。

    到底是自己爱的丈夫,又怎么忍心真跟他生气多久?更不忍心看他自责。

    “我警告你啊,”良久,她闷闷出声:“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你们任何人都不准再碰我的东西,特别是我工作需要的东西。”

    “好,我发誓这是最后一次。如连我老婆的东西都保护不好,那我还算什么大丈夫。”宋城认真道。

    刘千舟埋头,“那走吧。”

    宋城抬眼:“是回宋家吗?”

    “不然呢?”

    刘千舟那气啊,又上来了。

    “你妈妈就是故意的啊,就是不让我们在这里过夜,所以连被子、毛毯都给卷走了。”

    服气!

    就算他们执意要留在这里过夜,准备床上用品等等,也得费些时间。

    刘千舟长吐了口气,随后离开房间。

    不能多想,不能深想,否则心情太难受,会忍不住火气飙升。

    她性子是被磨平了不少,可那不代表没了脾气。

    宋城将脏衣服快速又塞回箱子里,领着箱子下楼,行李箱全部扔上车。

    “千千,走了,上车。”宋城那边喊着,从声音里就能听到解脱后的畅快释然。

    刘千舟在门边站着,看着忙前忙后的宋城,并从他认真的脸上捕捉几分笑意之后,忍不住笑了起来。

    两个人在一起,不就是因为能够相互体谅,相互疼惜吗?

    她是生气,但她根本就舍不得他为难。

    女人是最心软的生物,果然啊,即便是为了自己,也会选择妥协。因为对方开心,自己才会开心。

    她依旧板着脸上了车:“我想吃海鲜。”

    宋城发动车,同时看向她。

    “好,现在就去海鲜酒楼,是吃了再回去,还是带回去吃,或者,让酒楼的人送去?”

    “啊,那还是去那吃吧。”刘千舟赶紧回答。

    带回去吃,她敢在本就对她分外不满的婆婆面前作威作福吗?

    “行,一切听老婆的!”宋城一口回应。

    刘千舟头靠在车窗上,心里在想宋珍珠的事儿。

    听尚卓佳说,冯家那边的事儿已经慢慢落地归位了,小米先生的墓就落在丽江公墓中。

    有家里人的陪伴,小米先生应该不会那么孤独。

    以前冯敏成借的所有钱,宋珍珠都还完了,曾经冯敏成买下的小公寓,宋珍珠也重新买了回来。

    冯敏成身前的一切,都在回归原样。

    宋城车子停在海鲜酒楼外,两人下车。

    宋城揽着她腰上楼,经理早将这些贵人认了个熟。

    “宋先生,宋公子也在,是否要请宋公子一起?”

    宋城回头,经理跟在身后点头哈腰的询问。

    刘千舟第一反应是尚卓佳也在:“是跟一位年轻貌美的小姐来的吗?”

    “是,也确实有一位年轻的女伴,宋太太……”

    “不要打扰他们约会,也别告诉他们我们来了。”刘千舟笑了下。

    经理缓缓点头:“好的。”

    两人进了包间,宋城问:“为什么不去打个招呼?”

    刘千舟抬眼:“难得他们两个人约会啊,干嘛要打扰人家?”

    宋城了然,笑道:“我老婆想得真周到。”

    刘千舟撑着脸,看着面前的菜单却忽然没了食欲。

    飞了一天,又坐了那么长时间的车子,即便睡了一个下午,依然还没彻底恢复过来。

    “想吃什么,看看。”宋城道。

    刘千舟摇头:“我不知道,你随意点吧,不挑食,都吃。”

    “好,那我就做主了。”宋城道。

    刘千舟撑着脸看他,“宋城,你答应过我的,只要我住得不开心,就搬回去,不能再反悔。”

    “放心吧,谁都希望家里日子过得和谐美满,没有人愿意找茬儿。”

    宋城话落,抬眼看她:“千千,我妈并不是你想的那么不好接触,你相处过一段时间就知道。”

    “嗯,站在她的角度看,我完全理解。所以,你也别那么认定我就反感你妈妈。那毕竟是你妈妈,我就当长辈尊敬,不主动挑事儿。宋城,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刘千舟认真说话,只要不先来招惹她,她一定不会去招惹婆婆。

    宋城拧眉,“千千,你这话,听着是在不好。”

    刘千舟耸肩:“可我说的就是实话啊,我不会主动挑事儿的,如果可以,相敬如宾最好。”

    “嗯。”

    宋城一时间也挑不出她的错来,只能点头。

    没有血缘的两个人,要在一起住,难免会有摩擦。

    一开始相敬如宾挺好,住久了,自然会有感情。

    宋城快速点了份套餐,给她加了份甜品,将饮料换成了清酒,随后下单等着食物送上来。

    刘千舟问他:“我是不是只用看着我喝啊?你在开车,可不能喝酒。”

    “怎么,你一个人喝得了?”宋城反问。

    刘千舟点点头:“当然啊,你别打扰我,我自己慢慢喝。”

    宋城但笑不语。

    他端了茶杯,轻轻闻着茶水的清香。动作间,贵气天成,煞是迷人。

    刘千舟撑着脸看他,眼里全是笑意。

    有些自豪,她居然找了个这样的老公,别的优点一时半刻说不上来,但此刻沾沾他身上的贵气也是享受的。

    “看什么?”宋城抬眼,对上她眼中笑意。

    刘千舟笑说:“看你好看啊。”

    “现在发现,还来得及。”宋城大笑。

    一壶透着桂花香味儿的清酒上桌,口感鲜嫩的海鲜及时上桌。

    刘千舟没什么胃口,却也吃了不少。

    二人在酒楼吃饱喝足,困意顿顿。

    刘千舟撑着头说:“不然让元瑾来开车好了,你喝了酒,不能开车。”

    “这点酒,算什么?”宋城拒绝。

    “万一碰上交警呢?”刘千舟反问。

    宋城抬眼:“不会。”

    “你要不要听我的?”刘千舟严肃的问。

    宋城立马改口:“好,我给元瑾电话。”

    “嗯,我去洗手间。”

    刘千舟起身去了洗手间,从洗手间出来时遇到服务员,她立马抓着人问。

    “宋公子他们走了吗?”刘千舟问。

    要回宋家,那他们就很近了,如果宋剑桥也喝了酒,那顺道将他们也车回去。

    不能因为酒量好,喝点儿小酒不当回事儿。

    “还在包间吧,小姐要过去吗?”服务生问,他记得这是跟着宋先生来的小姐,经理说是宋先生的太太。

    刘千舟点点头,服务生给指了方向,刘千舟直接就找过了。

    到了包间外,她轻轻推开推拉门,随后撩开帘子。

    宋剑桥坐在面对她的方向,所以看得清楚他的脸。

    他脸上并没有好颜色,不知道在说什么,脸色很严肃。

    刘千舟本想推开门进去,但看宋剑桥脸色严肃,便打退了想法。

    再看背她而坐的女人,目光看过去时,就轻轻皱眉。

    那并不是尚卓佳!

    刘千舟脸色瞬间难看起来,她在外面守了良久,看宋剑桥依旧只是脸色严肃的说着话,喝着酒,女人没动筷子也没动酒杯。

    虽然不知道说什么,但看宋剑桥没有任何轻浮举动,刘千舟也稍稍放松了些。

    站了好大会儿,偷听墙角的事儿挺累,所以离开了。

    回到包间,宋城直接问:“去哪儿了?”

    刘千舟坐回去,又撑着脸说:“去找卓佳啊,谁知道宋剑桥并不是带她一起来的,是另一个女的。难怪卓佳会打电话给我,要约夜宵,还不带男人。”

    宋城看着她:“别人?”

    “应该是什么朋友,或者是合作伙伴吧,我看了好一会儿,没看到他们有任何肢体接触。看里面气氛很沉重,我也没好意思进去打扰,就回来了。”刘千舟淡淡说。

    宋城看着她,忍不住笑开:“你呀。”

    怂。

    刘千舟看出来他的潜台词,眼珠子上翻,不想理会他。

    宋城道:“元瑾要过一会儿才到,你是在这里休息,还是去车里?”

    刘千舟抬眼:“这里吧,我看宋剑桥喝了不少酒,待会儿稍他一程好了。”

    “嗯。”宋城同意。

    约莫二十分钟后,元瑾电话打进来,说车子已经停在酒楼下。

    宋城挂了电话,起身拉刘千舟。

    “困了?”

    她眼睛合上又睁开,是真困了,大抵是喝了不少酒的缘故。

    “闭上眼睛,还有中起起伏伏的感觉。”刘千舟道。

    宋城笑起来,“是吗?好好睡一觉,这种起伏感就消失了。”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