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百七十一章 你令我,更失望!

    元瑾是气在当头,有些没控制住,所以这一声出来,外面办公区的人都听见了。

    而安静的空气中,这一秒,更加安静。

    左翼收贿?

    总裁身边的得力助手,左翼收贿?

    要说那么得老板赏识,收贿的可能性确实很大。

    但,毕竟是老员工了,左翼和元瑾的能力,老总自己在公开场合,比如年会,比如公司聚餐时都肯定过二人的才能,并且也公开表示,会把分公司给二人。

    熬了十年,眼看就要出头了,左翼应该不会放着大好前程做傻事。

    可……

    如果这事儿是假的,那元瑾又是为什么那么愤怒?

    宋城缓缓抬眼,目光看向门口。

    元瑾一口气哽在心间,胸腔起伏巨大。

    宋城将钢笔扣上笔盖,随后放在一边。

    “左翼收贿,有证据吗?”

    元瑾迟疑片刻,当即道:“可以查。”

    “可以查,那就是说你没有证据。”宋城淡淡出声。

    元瑾埋下头去,宋城再问:“你既然还没有证据证明左翼收贿,你这样……”

    宋城指着眼下的情况,“人尽皆知,你知不知道你今天的行为,极有可能毁掉左翼?”

    行为不端这种丑闻传出去,合作商怎么愿意相信左翼作为负责人是没有利益图的?

    而损害的,又何止是左翼一人的利益?

    元瑾埋下头去,“对不起,是我行事太莽撞,先生……”

    “你是莽撞了,你还把你的同事、朋友兼兄弟陷入不义,自己想想怎么善后吧,办公室那么多张嘴,你怎么堵得住悠悠之口。还有,左翼代表我们集团作为负责人谈的几个项目,对方如果听信这些传言,认为我们派一个行为不端的负责人去跟他们谈判,后果如何?”

    宋城话落,元瑾面色惊慌。

    “先生……”

    宋城摆手:“去吧,既然你都捅出来了,事情查清楚,公事公办。”

    元瑾忙点头:“是,我一定会以公司的利益为先。”

    宋城轻轻点了下桌面,“等等,我让你去差事情,你说的是什么话?公平公正的处理,不用考虑公司。倘若左翼真有什么问题,公司会用?”

    元瑾这才后知后觉自己在冲动之下犯下了多么不可饶恕的错误。

    他此刻终于明白过来,他是真的会毁了左翼。

    元瑾垂头丧气的走出老总办公室,左翼此刻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在土上坐了一下,裤子上全给蹭上。

    左翼冷眼看着元瑾:“十几年的兄弟,这就是你对我的回馈。”

    元瑾沉默,良久道:“自己把自己所有收贿的相关资料给我吧,在我走之前。”

    左翼心一空,他是恨不得揍元瑾一顿,好好痛快打一架。

    可……

    元瑾被远派去了沙漠,不会在云都停留天长时间。

    “好,简单得很,所有资料都在我电脑里,存了好几份呢。”

    左翼也进了办公室:“你要就拿给你。”

    他二人是在同一间办公室,办公室跟副总办公室空间一样大。

    可见他二人在公司享受的待遇多高,宋城多重视他们。

    左翼快速打印出来,打印机在秘书部门外。

    这边一打印,那边排队等着拿资料的秘书就看到了。

    边给整理边看。

    左翼确实收贿了,秘书惊讶。

    收贿的资料的足足有上百次!这是巨贪啊!这该蹲大牢吧。

    然而,看到后面一份一份的公益捐款信息,都以私人账号转进公益账号,并且是用的世纪豪庭集团的名义。

    大大小小加起来,也足有上百份转账信息了。

    秘书瞬间对左翼肃然起敬,敬佩的原因并不是左翼收贿的金额全拿去捐了。

    敬佩的点在于他用的不是个人名号,是以集团的名义。

    而他本人,根本就没提过这件事,所有人都不知道。

    纵然有些新闻指出过财大气粗的集团做慈善跟打发叫花子似地,现在才恍然大悟,这是左翼个人捐出的,当然比不上集团大手笔捐出的善款。

    左翼连元瑾都没说过这些事情,可见他是真不想让人知道。

    秘书不知道为什么,一腔热情汹涌而来,两眼全是泪。

    “刚才答应的资料呢?”左翼声音从身后响起。

    秘书一怔,忙转身,将已经工整叠好的资料交给左翼。

    “已经帮你整理好了,左特助,你……”

    秘书对左翼竖起了大拇指,真的很厉害,应该没几个人能做到他这样了。

    左翼没多看一样秘书满眼满脸的崇拜和感动,黑着脸回了办公室。

    左翼一走,秘书忍不住对大家说:“你们知道吗?左特助在这些年里收贿了不下一百次,就算每次就一万块,也有百万……”

    办公室顿时哗然,收贿不下百次?

    他还有脸出现在公司,出现在那么倚重他的老总面前、

    他对得起老总的器重吗?

    秘书哽咽着,让大家安静。

    “我跟你们一样的心情,的可你们知道左翼他拿着这些钱给谁了?他全部都给慈善公益基金了,不下百次的转款。他捐给慈善的名字统一用的是我们的集团,是以我们集团的名义捐赠的。”

    “他收贿的钱,我们集团不稀罕!”

    秘书道:“左特助他也是被逼无奈,总要跟人合作下去吧?要在这个圈子混下去,想要左右逢源,真那么死板,项目谈得成吗?对某些受贿者来说,收了才放心合作,是不是?”

    办公区没人再说话,但左翼这做法,有些剑走偏锋。

    集团压根儿不需要左翼收的那些钱来博什么社会好感度,所以,左翼为集团做的是无用功。

    可撇开这些,左翼收贿了,这确实对集团有影响,这行为就确实应该接受调查,并且接受集团给于的处分。

    其实这事儿可大可小,现在闹得人尽皆知,是不是元瑾故意的?

    要真是这样,那左翼这跟头栽得够狠了。

    眼看就可以去分公司大展拳脚了,却被好兄弟给拽了一把,也真是倒霉到家了。

    左翼知道身后同事们都在议论什么,但他无暇他顾,将一沓资料全都摔办公桌上。

    “自己看看吧,每一笔,小道五千块的超市购物卡,我都给山区孩子买了五千块的文具捐给了希望工程。任何一笔,都花在了这些用途上。”

    左翼拳头落在右手边的一摞转账信息上,眼神冰冷。

    “这些钱,”他左手拍了下手下的入账信息:“到账上就没有超过一天的,都是一天之内就花出去了。这边收账转进信息,这边花的转出的,同样的时间,我敢拿这条命保证,中间时间没超二十四小时。”

    元瑾脸色也很沉,他看向左翼。

    很想在这一刻说一声对不起,是他太冲动太鲁莽。

    很想道歉,可……

    “去先生办公室说吧。”

    元瑾绕过办公桌,主动帮左翼将资料拿走。

    左翼黑着脸跟在元瑾身后,心头感觉很不好,兄弟十几年了,不是兄弟却胜过亲兄弟。

    他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没料到会这样。

    元瑾再次进宋城办公室,两摞资料放在桌上。

    “先生,我太冲动了,我……”

    元瑾低声忏悔,脸埋得很低,虽然他声音很轻,但内心的忏悔却比海深。

    左翼看着元瑾,几度想说话,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宋城翻看了这些信息,他知道左翼收了,但很多令他意外的公示名单都出现在里面。

    一般这样的转账,不会用公司账号,但左翼在每一笔上面做了备注。

    其中不乏正常合作多年的老伙伴。

    宋城忽然将东西摔在桌上,目光冰冷的看向左翼。

    “你有想过这样做,恶性循环的后果吗?集团就败在了你这种挖空心思耍小聪明的人身上!”

    左翼埋头:“先生……”

    他不是每个都收,他收也是会挑的。

    比如阳澄实业,那公司很扎实,是能通过他们集团的审核标准,达到跟集团合作的目的。

    可阳澄实业的负责人就是担心,是跪着求他收下的啊!

    左翼神色认真道:“先生,我可以发誓,我绝对没有因为收贿而让不合格的企业跟我们集团合作,哪怕评审团已经明确表明通过审核后,我都会再三考察。我绝没有因为要收贿,而让一些风评不好的企业钻空子。”

    宋城微微虚合了眼,“评审团已经敲定的企业,你还去再三勘察,你是故意想吊对方,给你好处,还是真本着负责的态度,你自己心里清楚。”

    左翼急色上头:“先生,先生,我发誓不是故意拖着要他们给好处,而且就算他们给的好处我也一分没要啊,这根本就不是我的目的。先生,我可以发誓!”

    宋城冷冷出声,“你不是女人,别动不动发誓。想想好怎么补救,至于怎么处置你,这是小事。”

    宋城话落,转向元瑾。

    “你……”

    元瑾再次埋底了头,心口堵得实在难受。

    宋城沉默片刻,心累道:“你令我,更失望!”

    元瑾闻言,如遭雷击!

    效忠了十年的顶头上司,这样的话给他,差点就快抬不起头来做人。

    坑害了自己十几年的队友、伙伴、同事、兄弟,他……

    “事情是我引起的,我会想尽办法弥补,还请先生对左翼从轻发落。”

    元瑾气压极低,说话都没了力气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