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一一章 需要比对

    以前她只觉得生物强化液中拥有的是纯粹的灵气以及掺杂进太多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才这样糟糕的,现在好好分析分析以后才知道,这个锅说不定还真小幅度的冤枉了那些“杂质”。

    宇宙能量千千万,有可以直接使用的,有不能够直接使用的。比如石化染料就需要经过燃烧,而电啊光啊之类的就可以直接使用。一般来说可直接使用的资源最为宝贵,其中又以现代地球人毫无概念的灵气为尊。

    这样的存在平时看上去虽然特别温和,就像是天道赠与的涓涓细流滋润大地一样润泽生灵,可这并不代表它们就是没有“脾气”的。那个研制出生物强化的人由于对其缺乏深刻认识,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居然就让这些灵气的“频段”调整到了一种非常“冲动”的地步。

    连人这样思维复杂还有思考能力和控制能力的存在染上了冲动的性格都不见得能和周围的人类好好相处,更何况是这种没有“没有思维能力”的东西呢?!可以说那些杂质之所以总是不停息的爆裂其中很大的原因就是有这样的灵气在旁边不停的刺激,与此同时,灵气还会反过来刺激使用它的生物体。

    有一定“脾气”的灵气能够很好的为修士利用,比如火属性灵气,其能够燃烧和爆炸的能力让它们成为战斗中使用相当频繁的一种,效果自然不用说;雷属性那就更好用了!而水属性以及木属性这种温和的就适合疗伤和催生生灵。

    特殊者们被这样的灵气在体内不停的横冲直撞,仿佛有一个声音天天在你耳边念叨“打呀,冲呀”的,搁谁谁都得疯!

    而且这种灵气把也不好驾驭,桀骜不驯之下就需要你有强健的体魄经受得起它们的摧残,坚强如钢丝一般的神经不受它们的蛊惑,所以特殊者的升级就这样困难。你得先把自己的身体在i级时受尽影响之下利用灵气练到达到经受ii级摧残的地步,思维也要修炼到可以承受ii级摧残的地步,否则下场大约就是保罗科特这样了。

    然后这个金属球它之所以颜色不同又没有花纹,很可能就是为了地球人特殊者以及体内特殊的灵气所专门设计使用的。试想想,人类又不懂塞塔克人的这种符号,如果要让地球人来使用的话还费那劲儿往上搞这些干什么?与此同时,还可以区别开普通的金属球,成为专门针对特殊者属性灵气的“特别款”。

    苏灵瑶简直不敢相信花旗国到底和塞塔克人“合作”到了什么地步,都能让人家为他们搞定制了!反正不是什么好消息就是了。

    稍微搞明白了这些她觉得还不够,这研究吧绝对不能够不严谨,这是老徐每次在她跟前都会说起的话,她今天决定要把他的这种“嘱托”也好好贯彻一下。只是分析和感受秦冽临时模拟出来的这种爆裂能量怎么行?当然需要其他的样本进行双向比对啦?!

    可华夏国所有特殊者都已经练上了安全的功法,个别以外又全体都安全的渡过了吸收和转化期,此时此刻都没人能够提供样本了!万幸花旗国特殊者却在眼前,这两个样本简直不单能给她提供不同个体的比对,还能给她带来不同国家技术下强化出来特殊者的比对呢,还省得她将来一遭麻烦了!

    想着她把手头这丝能量给化解掉,让它们消散回大自然中去了,转而又面对起莱恩奥尼尔来。

    莱恩奥尼尔强烈的危机意识开始爆发,平时就只有在战场上面对重重杀气才会迸发出这样的感觉的,现在面对一双压根看不见视线就有了这样的感觉,只能说人家的不怀好意是那样的强烈,连遮掩一下都不愿意呀!!!

    “你……你想干什么?!”他下意识就把自己给蜷缩了起来,五大三粗的一个汉子,浑身肌肉虬结还布满浓密的毛发,五官棱角分明一低眼一抬头都能散发浓浓荷尔蒙的猛男此时却像一个小媳妇一样双手抱胸,双腿屈膝护住抱胸的胳膊,就连嘶喊的嗓音都有些哑迷。

    李达刚此刻简直是没眼看,好不容易把自己的嘴巴管住没发出声来,又想捂自己眼睛!自己老了老了怎么感觉见识却越来越少了呢?!有些东西吧还真就要活久见!因为如果眼巴前忽略周遭的情况,单看神秘人先生和那个花旗国人吧,怎么看怎么就像是“外国鲁智深”要被瘦小花姑娘xxoo什么的,场面可以说是相当失控了!

    苏灵瑶还能怎么回答?当然是实话实说:“想从你身上要点儿什么。”

    这是一句多么正常的话,虽然嗓音很哑吧可语气平静啊!可是但是可但是,在莱恩奥尼尔夸张的表现下,都不用表演就活像是真要强夺类似贞操这种在莱恩奥尼尔身上已经不存在的东西。

    说完,她把手从秦冽的额头上拿下来,转而伸向莱恩奥尼尔。

    莱恩奥尼尔戏足到拼命的瞪着这只手,满脸悲壮又可怜的频频摇头,嘴里还呢喃着“不……不要,我不要啊~”这样的“台词”,就连眼睛里都折射出了可疑的水光,让人怀疑他的华夏语究竟是从哪里学来的。

    他这种相当受的样子也无法动摇苏灵瑶任何一点心意,她的内心根本连一点涟漪都不起,很快就把手按在了他的脑门上,紧接着神识就宛如一头斑斓猛虎一样扑了进去,直捣他的经脉黄龙!

    实际上她本可以抓手腕的,谁让莱恩奥尼尔的手抱胸抱的太紧呢,也懒得废那个事儿了,脑门更加敞亮嘛,就是额头的油比较多,皮肤也很粗糙,可以看出这个莱恩奥尼尔平时风里来雨里去变成了干性皮肤,动两下就成大油田,远不如已经成为修士的秦冽摸起来和看起来舒服。

    人的脑袋里冲进这样强大的外来神识还没有对方的灵气帮忙舒缓和屏蔽,但凡有点儿修真常识的不用说都知道这得多惨!这要在修真大陆上你试试?!对方这样做等同于要杀自己,不奋力回击才有鬼。

    可怜莱恩奥尼尔不懂实力还弱小,只感觉到一股强大恐怖的力量简直是把他的脑壳活生生掰开然后冲进来,在大脑伸出钻啊钻、钻啊钻,明明只有那么一点点距离却又像是钻了很久一样!

    强烈的剧痛差点儿就让他晕过去,这时候哪里还管什么胸和害怕,睚眦欲裂下就要直接狂化,把眼前这个打扮的神秘兮兮的可怕女人一掌拍死,让她不敢再这样对他为止。

    可还没等他有动作,也不知道怎么的自己的四肢就酸软无力,意识非常清醒却就是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

    秦冽在旁边都有些同情起莱恩奥尼尔来了,这家伙在修士纯神识在他脑袋里的时候居然还敢反抗?不知道现在这个情况下只要这个修士有那么一丝丝念头就能直接把你的意识抹去嘛?!此刻失去对自己身体的控制他都应该磕头感谢老婆的超强控制力能够把神识操控到这样精细的地步,方才让他躲过一劫!

    疼痛是这样的剧烈,据说这个世界上疼痛分为十级,而女人生孩子就是十级痛感。如果现在能询问莱恩奥尼尔的话他一定能够妥妥的朝着询问的人大叫:“这特么就是超十级!谁敢反驳我就灭了谁!”

    而且生孩子至少还有一段时间是阵痛,就是一阵一阵的来,可他这个可是持续疼痛,要不是他的忍耐力还可以苏灵瑶的动作也快,这疼痛就能生生折磨疯他!

    苏灵瑶分离的爆裂能量是直接从莱恩奥尼尔的“上丹田”里取的。之所以要用引号是因为他目前根本还没能扩展联系上他的上丹田,只是那个部位里一般都会积聚多一点的人体能量,这些能量也比其他地方的更加精纯一丝丝罢了。

    分离的难受和大脑被掰开的痛苦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随着苏灵瑶手上又抽出一条能量光带来离开莱恩奥尼尔的脑门然后限制住,莱恩奥尼尔才像是重新活过来一样,拼命喘着粗气全身的冷汗爆炸般往外冒。

    “呼~呼~”他翻起白眼看着面前苏灵瑶手上的能量,心里居然没有一点儿刚才那种想要狂化后杀人的冲动了,反而对这从自己脑子里弄出来的能量大感兴趣,只想把它看得更加清楚一些。

    这种能量给他的感觉和用塞塔克人教的方式召唤出的感觉完全不同,那只是普通的利用,而这可就是正儿八经自己体内的一部分,就像是身体的毛发和血肉之间的区别差不多,而且这种“血肉”他自己是无法真正用肉眼看到的。现在呈现在里面前,能不得好好看看嘛!

    “它……你要拿它干什么?”他挤了半天才挤出这么一句话问苏灵瑶。

    苏灵瑶已经开始同刚才分析秦冽的能量样本一样分析起来了,大概是因为这毕竟是用如此“残忍”的方式从莱恩奥尼尔头脑中掠夺分离出来的,即便没有再多的精力了也还是强打精神回了他一句:“感知。”

    莱恩奥尼尔立刻明白苏灵瑶的意思了,敢情人家这是拿自己当参照对象来用了,这是想自己看看他们花旗国特殊者体内的这玩意儿和他们华夏国的有什么区别呢!不好,她这样仔细研究这个,该不会是已经猜到金属球的用法了吧!

    他用衣袖擦去满头的汗水和脸油,从半趴着的地上坐直了身子,一眨不眨盯着苏灵瑶看,想观察她是不是真的如自己所想的一样,感知完他的能量以后就去继续搞秦冽。

    结果让他相当失望,片刻以后苏灵瑶散去了他的这些能量后,再一次信心满满的抚上了秦冽的额头。就是有个小动作让他特别牙疼,因为苏灵瑶去摸秦冽之前,居然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手帕,用它狠狠擦了擦刚才摸过他的手再去摸秦冽的。

    嗨这女人这样子做是个什么意思咧?!刚才摸完秦的时候怎么没见过她如此讲究的对待自己!难道自己就这么贱,就这种小事还要被分开对待啊!

    莫名对这种小事特别在意的花旗国人莱恩奥尼尔忍不住就把这个不满抗议了出来,“你刚才为什么也不这样擦手再来摸我?!我也是嫌弃秦的!”

    苏灵瑶不听他的抗议还好,一听之下额头一根青筋就“嘣”弹了出来!哇靠你还好意思提这个!你是个大油田也就算了,偏偏冷汗的分泌量都比别人多,我要不擦擦手再摸秦大队长,他的脸都能让你的脸油糊透喽,你自己面对这事儿能好意思嘛?!我这是为了大家都不尴尬,说出来你不得羞臊到去撞墙?!

    这事儿秦冽也没注意到,他虽然脸皮比莱恩奥尼尔好,但也是个大男人,对这方面是不会在意的。刚才看到苏灵瑶这个动作心里边儿还感动呢,哎呀到底是自己亲老婆,这待遇虽然只是很小很小的一个点,可就是这种小动作才表现对他的特殊呢,心里边儿那是美滋滋儿。

    然后听莱恩奥尼尔大声质疑心里还哼唧唧,“我是我老婆的另一半,你是个什么东西,还想要这待遇?!想太多!”

    苏灵瑶终归还是没有回答莱恩奥尼尔的质疑,只默默将暗中用召唤的水打湿的手帕擦干净手以后再次对金属球展开测试,这一次就是她亲自模拟那种爆裂的能量,想要看看着金属球是否会让另一个人来控制植入秦冽脑中,让他成为这些花旗国人甚至是塞塔克人的傀儡兽奴了。

    被无视了,伐开心啊伐开心!莱恩奥尼尔欲哭无泪,心态从当初那种高高在上还带有西方国家天生傲慢一路崩溃至此,再转过头看着一直也抠缩在墙根头下面的保罗科特心里只盼着自己刚才那个没有被发现的小动作发出的信号能被“自己人”顺利截获。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