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千八百百一十六章 孟府

    四周欢呼叫好的人群陡然陷入一片静谧,怔怔地望着擂台上的两道身影。

    他们大多数眼力不高,根本看不出方才两人擦肩而过的玄妙。

    唯有少数一些人眼帘微缩,望着杨开的眼神一片凝重。

    胜负已分!

    擂台之战,没有什么限制,赤手空拳也好,持刀拿剑也罢,胜者为王,所以杨开出刀,并不违反什么规矩。

    吕安国没有倒下,伸手抹了一把自己的颈脖,湿漉漉一片,低头望去,手上满是鲜血。

    直到此刻,颈脖处才传了一丝丝疼痛。

    他脸色变换,虽然知道对手方才手下留情,否则就不是让自己轻伤这么简单,而是会直接割下自己的头颅,但这样的结果他还是有些无法接受。

    在刚才那电光火石的一瞬间,他甚至没有看清杨开是如何出刀的。

    那惊艳一刀,迅如闪电,斩断了他反抗的机会。

    之前的山羊胡子老者应该是听到了什么人的指点,匆忙上台,大声宣布:“杨开胜!”

    说完之后也没有其他的表示,只是让两人下了擂台。

    接下来半日,不断地有人跳上擂台争斗,其中有些花拳绣腿,有些真实本领。

    杨开察言观色,发现这擂台战似乎是在选拔什么,不过至于到底在选拔什么,他也不太清楚。

    好在附近的人都在窃窃私语,杨开聆听之下倒也拼凑出个大概。

    孟家是白玉城有名的大商,家族产业富可敌国,由此也遭到了不少人的觊觎。就在数日前,附近宝田峰的一伙山匪放下话来,要孟家每月孝敬银钱十万两,美色婢女十名,否则便要将孟家赶尽杀绝。

    宝田峰原本是有一小股山匪盘踞的,不过不成什么气候,却不知又从哪里流落过来一批亡命盗寇,宝田峰的力量一下子便壮大了,而这些新来的盗寇有意要打响自己的名声,所以便直接找上了附近最有名最富有的孟家。

    白玉城虽有城主坐镇,也有自己的守军,但孟家也不敢全部指望别人,是以便在今日,设下擂台,许以重利,广招高手护院,以做防备。

    淋淋散散拼凑出这些信息,杨开有些明白自己的处境了,自己这是来应招人家的护院来的。

    曲师姐在孟家?杨开不由做出这个猜想,否则没办法解释自己为何一入这轮回界便在参加擂台赛。

    想到这里,他倒是有些期待起来。

    快到傍晚时分,擂台赛才算结束。

    孟家自有高手一直隐藏着,观看参加擂台赛武者的身手,做出评判,合格者便会被带回孟家,不合格者便送上一些钱财遣散。

    杨开表现不错,那山羊胡子老者站在擂台上喊出了他的名字,表示他合格了。

    被杨开击败的吕安国同样在列,他虽落败,但其实力不容小觑,只不过是碰到了杨开这个更强的对手。

    孟家的高手还是有些眼力,并没有单纯地以一场擂台战的胜负来招收人选,而是有着自己的判断。

    被淘汰的那些也没什么怨言,他们自己的本事自己清楚,参加这一场擂台赛也不过是为了从孟家手中得一些赏钱买酒,如今拿了遣散的费用,自然是感恩戴德。

    留下的人不少,足有四五十个,在一个青衣小厮的带领下,从孟府偏门而入,进了一间院落中。

    在这里,他们将接受为期半月的训练,护院头目会告诉他们孟府哪些地方能去,哪些地方不能去,什么规矩需要遵守,违反规矩会是什么下场。

    第一天便有一个人违反了规矩,此人也不知怎地,许是寻茅房的时候走错了路,竟跑到了内院附近,结果被守在那里的护卫们抓了起来。

    护院头目有意杀鸡儆猴,将此人带来之后,当着所有人的面,将之打成残废丢了出去。

    与之一同进入孟府的人,都有些噤若寒蝉,这才知道,孟家的钱不是那么好赚的,在这里,规矩便是一切,不守规矩的下场会很惨。

    孟家富有,府邸也巨大无比,不过杨开等人一直都生活在那小院落之中,出了第一日的事情,再没人敢随意乱跑了。

    三日后又是一场内部比试,淘汰掉十几个人。

    杨开在这里稍稍熟悉了三日之后,便决定开始行动,孟府护院什么的他不感兴趣,既然猜测曲华裳可能是在孟家,自然是要寻觅一番。

    曲华裳是女眷,杨开虽然不知她在孟府到底是什么身份,但既是女眷,肯定会住在内院的。

    趁着夜色,他悄无声息地走了出去,一路朝内院深入着。

    孟府四周角落内,有许多护院潜藏了身形,不过都被杨开轻易察觉,避开他们的耳目不难。

    准备进内院查探的时候出了点意外,内院的防守明显要严密的多,他能察觉到在内院外围有一双双眼睛悄悄地盯着四周,他虽然可以察觉,但以他眼下具备的实力,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深入内院,却是不太可能的。

    他静静地蛰伏了将近有一个多时辰,依然没有找到机会,最终决定徐徐图谋。

    而就在他准备离去之时,黑夜之中,一道身影在他的眼角余光处一闪而过,那人似乎跟他的目的一样,但都没能找到合适的机会进入内院,只能放弃。

    不过他放弃的时间比杨开早那么一点点,所以杨开才有所察觉。

    纵然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也掩盖不了那人魁梧的身形。

    杨开眉头一皱,认出这人到底是谁了!

    他来这里干什么?又是什么时候来的?

    对方明显没有发现他,杨开所有动作都很小心,并没有暴露什么。

    待到那人离去之后,他才悄悄退回。

    重新回到自己的住处,翻窗而入,同屋的几人依然在沉睡中,丝毫没有察觉他的去而复返。

    白天依然在受训,护院头目的要求越来越严格,又有几个桀骜不驯之辈被打伤,然后丢出了孟府。

    初来时四五十人,如今只剩下三十个了。

    入夜时分,杨开佯装熟睡,静静等待着,昨夜那人不管是什么目的,肯定都没有得逞,今日怕是也安奈不住的。

    果不其然,夜半三更时,杨开听到一声细微的动静,这动静若不是他刻意去听,恐怕还发现不了。

    确定同屋的几个人都已沉睡,杨开悄悄起身。

    出了院落,很快便见到那魁梧身形矫健地在黑夜中穿梭,直奔内院所居而去。

    杨开紧随其后!

    不过这一夜依然没有什么发现,那人如昨日一般蛰伏观察着,一个时辰后离去。

    接连半月时间,除了每日受训,杨开一无所获,连内院的门槛都没有摸进去。

    而在半月时间内,留下的人只剩下不到二十了,淘汰掉将近一半。

    护院头目对此却很是满意,站在这二十面前,他目光威严地扫视众人,开口道:“能留下来的诸位,身手都是不差的,差的都已经被我赶走了,而且诸位的来历也清清白白,经得起考验,今日你等既然通过考验,那便是我孟府的一员,只要对孟府忠心,孟府自然不会亏待了你们,我等身为护院,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做好为主家奋战至死的心理准备,做不到这一点的,现在自己离开,我不会怪你。”

    没人离开。

    不管来这里的人目的是什么,孟府开出来的条件确实极为优渥,等闲找不到这样的好差事。

    护院头目更加满意了,微微颔首道:“看样子你们都舍不得离开。也罢,我最后还有一个问题,你们有谁对孟府居心叵测的?说出来我绕他不死!”

    静待片刻,无人应答,护院头目轻轻笑着:“看样子你是不愿意自己出来啊。”

    转过头,望向一个面色冷毅的青年:“林小山,山上几位当家的,身体可好?”

    他话落之时,一直站在他身后的几个护院身形飘动,瞬间将那林小山团团围聚。

    林小山脸上闪过一丝慌乱之意,盯着护院头目:“这是什么意思?”

    护院头目淡淡道:“什么意思你自己清楚!”

    林小山微微皱了皱眉,忽然释然一般地笑了笑:“怎么查出来的?”

    护院头目缓缓摇头:“孟府自有手段。”

    林小山点点头:“几位当家的都小瞧孟府了,既然你们知道了,要杀要刮,悉听尊便吧。”

    护院头目道:“按我的意思,自然是杀了你,将你人头送上山去,不过老爷不喜杀戮,所以吩咐下来,你可以活着离开,不过要给几位当家的带几句话。”

    “请说!”林小山不卑不亢地应道。

    护院头目道:“老爷说,孟府以商立本,也不愿与山上的豪雄们结仇,不如大家交个朋友。”

    林小山咧嘴笑了起来:“这个朋友怎么交?”

    护院头目拍拍手,身边有人送上来了一个包裹,他将包裹抛给林小山:“这是我家老爷的诚意,以后每月还有相同的数量。”

    林小山也不避讳他,直接打开包裹,只见里面是一堆银票,数一数,约莫两万两的样子。